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风筝の天空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摄魂取念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Choice - 间の楔同人(短篇)

风筝の天空 发布于:

Choice - Lena

Iason X Riki, PG—13
翻译校对:风筝の天空
 
 
Riki有两天的时间好好审视自己所处的环境----一间病房,挺大的,四面都是柔和的绿色墙壁,只是给人惨淡的感觉,两张床,主要家具则是非常多的医疗设备。还有就是他美丽的金发室友,现在正坐在Riki的床边,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他们幸存下来了。或者说----他们被迅速的拯救行动挽回了生命。两人在Tanagura技术最先进的医院里抢救,进而恢复。一切都多亏了Katze,是他在爆炸前就呼叫了救援。也多亏了Raoul,有条不紊地亲自监督一切的进行。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五个月,可以称的上是生化工程科技的又一个顶尖成就,两人的身上都没有留下任何一伤疤----医师在一开始就保证了----在复健完成后他们连Dana Bahn这个地方都不会记得。
 
当然了,这取决于他们是否愿意忘记。
 
Iason在自己坐的地方动了动,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安定下来。他早Riki几天醒来,于是已经有时间来用新的腿练习走路,但这样还远远不够。他的下肢现在还是相当笨拙,一定挺尴尬的。
 
“嘿,”金发说,就好像他没和Riki坐在同间房里一整天似的。
 
“嘿,”Riki回答,看到金发的态度有点想笑。
 
金发想说什么。他知道。从几分钟前Iason在自己的床边坐下然后开始用那种冷静而严肃的目光注视他,他就感觉到了。令他感到有点沉沦的是,他知道金发想说什么。
 
金发把手伸进口袋里。当他拿出来是,指尖多了一小块发着光亮的金属。Riki的面颊不开心地抽搐了一下。没错,他猜对了。
 
宠物环。醒来不久他就发现自己没戴着那个环----当他在检查自己的全身时发现的。他自然立即就问起,不过被几个字打发了:“回来再说,Riki。”于是他就等到现在。其实这个念头也没困扰他多久,他的思维仍然有点迷糊,而且无数的治疗检查围着自己团团转,让他几乎没什么时间去细想。可现在他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他低下眼帘。“Iason,我知道你想把那个环戴在我身上。”很安静的话,声音有点闷闷的。“而且我想告诉你......”他皱起眉。要说出这些话一点都不容易,“我不会反抗的。”
 
“不会反抗?”一条柔美的拱形眉毛轻轻扬了起来。
 
“恩。”Riki翻了翻眼睛,“别太兴奋了。”他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已经发生了那种事,再反抗也没有意义。”
 
不知为何,在Dana Bahn事件发生后Riki觉得自己理所当然应该和Iason在一起。尤其是现在,连Jupiter也终于公开声明不会再反对自己最心爱的儿子养宠物这件事。于是再也没有任何人或事可以阻碍Iason把Riki留在身边了。当然再也没有任何人敢再斥责他离经叛道。Riki仍觉得有点吃惊,Iason居然把和Jupiter的会面情形告诉了他。 “虽然听起来是有点不可思议,但她似乎......被我们感动了。”
 
环被Iason握在了手中,他把手放在膝上。
 
“如果我告诉你,我可以还你自由呢?”
 
Riki猛地把视线转回眼前坐的男人。
 
“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并不是要给你戴上这个环,而是问你愿不愿意戴呢?”
 
他睁大了眼睛,有点吃惊地看着金发。
 
“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让你自己选择,Riki。经历了Dana Bahn这件事,我不想再自作主张了,那样很不对,我应该更公平地对待你的。你来决定自己的自由。如果你选择了自由,我会放你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Riki只是望着Iason,就那样过了很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感觉自己的胃不舒服地蠕动着。
 
“Iason!”他轻声说,一半耳语,另一半是喘息。金发的样子很平静。
 
“只不过,我给你的选择是有一些条件限制的。”
 
“限制?”
 
“我可以放你走,不过然后你就要离开Eos。你离开之后我们就再也不会见面。或者你可以留下,不过这样的话......你就仍然是我的宠物。就是这样。只有两个选择,二选一------现在,在这里,你就要决定。而且以后不可以反悔。”
 
长长一阵沉默。Riki仍然望着Iason,他倾着脑袋,微微皱起眉。渐渐地,耻辱感一点一点回来了。他嗅到了最后通牒的味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Iason?”他终于出声,声音很轻。
 
回答声也很轻。“因为这是Jupiter的旨意。而且我也想要这样。”
 
“你也.....? ”
 
“这是Jupiter唯一允许我们在一起的方式。我同意她的观点,Riki。如果你要和我在一起,就要以宠物的身份。因为这就是我看待你的方式。因为你确实是我的宠物。”
 
心好痛。Iason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Riki是他的宠物。他从来没有用情侣的地位承认过他----即使当他冒着失去自己地位的风险也要把Riki留在身边时,当他给了他那么多别的宠物没有的自由时,也没有承认过。永远都是宠物,其实Riki已经适应了。可现在.....不知怎么,他仍然觉得心痛。
 
Riki扭开头,Iason似乎觉得有必要加上一句:“我是她的儿子,Riki。她创造了现在这个世界,而且也制定了这些规定:宠物,精英,还有种种限制。而且我在基因上被创造成为适应这个社会的限制的样子。对不起,Riki。可是我没有办法用另一种方式承认你。”
 
“那么,”Riki苦涩地哼了一声,“我不过就是只宠物而已。如果我选择了离开,你连见都不愿意再见到我。”
 
他还以为......还以为这个男人真的值得自己去爱....
 
“不愿意。如果你选择了离开,我不想用可望而不可及来折磨自己。如果你选择离开我,我真心希望自己能够忘记你,否则......我会生不如死的。”
 
Riki看了他一眼。刚刚那些话真的是Iason对他说的?以前他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感情告诉Riki的。居然这样把自己作为金发的骄傲放置一边,如此坦白地承认了自己的感情。他真的有这么绝望吗?
 
不过尽管这样,他面对的选择还是一样艰难。Riki在心里摇摇头,又把视线移开了。
 
“面对现实吧,Riki。”Iason接着说。“即使Jupiter终于接受了我们在一起,即使她允许我们享有性爱,你要一个金发和一个杂种怎么在一起?金发是不能拥有爱人的。但如果你是我的宠物的话,起码在形式上还符合规定的最底线。”
 
他的余光看到Iason向自己伸出手来,感觉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自己的下颌,迫自己扭过头去面对那双蓝色的眼睛。他没有反抗。
 
“我要你知道我真实的想法,”金发继续说,眼中仍是那种莫名的热忱和激动。“你只有知道了我真正想要的,才能做出一个不后悔的决定。我想我们坦诚相待。”
 
Riki耸耸肩。这一切于他来说早就无所谓了。
 
“那好。你说吧。”
 
Iason点了点头,下颌上的肌肉放松了一点。
 
“我不会欺骗你,Riki。如果你选择留下来,一切都会回到以前的轨道。你必须遵守一切宠物要遵守的规则。戴上宠物环,并且再也不能去掉。而且在任何我想要你的时候,还会像以前那样要你。我对待你的方式会一如你当时回到我身边时。除却这次机会外你不会再有任何别的机会离开我,因为宠物没有决定自由的权利。”
 
真好,Iason真是坦诚。比起这种可怕的坦诚方式大概无论谁都宁愿自己被欺骗吧?Riki立刻就了解了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幅前景。他再清楚不过了。当你是宠物的时候,只有主人的意愿能称为意愿。你的想法和愿望完全作废。主人什么时候想要你,怎样要你,要你几次都和你无关。他们才不管你有时是不是很累,生病了,或者因为上次的性爱还在浑身酸痛。如果他们全无兴致,即使你欲望难忍也没有用,他们仍毫不留情地遣你走开------Riki总是最讨厌这部分。更别提那些羞辱不堪的宠物表演,还有Iason可以通过宠物环对他施加惩罚这点。
 
不过当然了,Riki注意到Iason提到了他们恋爱关系的改变,这算是不错的进步,但也只是位于“绝对难以忍受”和“糟糕”之间而已。
 
“我会给予你另一项特权的,”金发继续陈述自己的条件,“你以前在黑市中表现很不错,我也知道那些打字的工作确实不适合你。所以在工作方面我会给你更多的自由。我会告诉Katze让你负责更重要的工作,如果我觉得不需要你的时候你也可以独自离开Amoi一两天。但也只是这样而已,其他的绝对不会改变。”
 
Riki不安地动了一下,内心咒骂着Iason。该死的!这金发总是如此准确无误地戳到自己的痛处。这些所谓的慷慨仁慈一点都不会让他快乐,只会给他更多的挫折感而已。真狡猾啊!给他选择。这他妈的叫什么选择?!只是设计让他跌进自己挖的陷阱里而已,陷阱上面覆着大大的“我很感激你”和“都是为你好”。可是......如果Iason是真心想要和他在一起呢?现在想想看,在发生了那一切之后金发也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要离开Iason….....他真的做得到吗?
 
妈的!这怪圈,根本就让人无路可逃!
 
“你真他妈的是个混蛋!Iason!你知不知道啊!”他吸着气。
 
“嗯,当然知道了。我听你吼过好几次了。”金发也不生气,居然微笑着承认了。
 
Riki无助地苦笑一声。他觉得气愤,很自然。可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在现在这种状况下Iason的样子也让他沉迷陶醉。除了他,还能有谁在坦白的同时还这么诡计多端?又有谁仅仅用微笑就让他陷得这么深.....以至于万劫不复....也不肯回头?
 
Riki摇了摇头,软弱的让脑袋自由落体埋进枕头里。
 
“这样好不公平,Iason。”
 
“怎样好不公平?给你选择吗?”
 
“这种选择不公平,你自己一清二楚。”
 
Iason认真的望着他。
 
“我承认,经过了Dana Bahn,我确实希望你能自己选择作为宠物留在我身边。”
 
“不然你根本不会让我决定,对不对?”
 
“可能吧,”金发丝毫不显得羞耻。“不过如果你选择离开,选择自由,我发誓不会阻拦你。”
 
“是么!你可真好。”Riki沮丧地闷声说。
 
真的不公平!他能忍受做Iason的宠物,但那并不是他渴望的。他渴望得到自由,梦寐以求。其实他已经做好自己被再次强迫留在Iason身边的心理准备了。现在要让他自己选择,这完全是另一回事。就像是被别人上绑和自己用绳子绑住自己,以后如果后悔了只能怨自己。这根本让他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究竟怎样,又在耍我么?”他脱口而出,“你以为如果我选择留下,就不会继续反抗你了,是么?你不仅能够得到我,还能省去不少麻烦。是吗?”
 
“耍你,”Iason低沉温柔地笑起来。“没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确实指望你能不再大规模地剧烈反抗。不过如果你以为我只想控制你,就大错特错了,Riki。”不知为什么,这些话听起来很真诚。
 
Riki转过脸来,细细地看着Iason。
 
“我不能选择成为你的宠物,Iason,”他轻声说。“你看不出来么?我真的不能!”
 
“那就选择自由。”Iason的声音很镇定,很冷静。可Riki太了解他了。
 
他闭上眼睛。做哪种选择对自己最好他再清楚不过。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他是个杂种啊!最珍贵的莫过于自己的骄傲和自由。现在终于有机会再次得到这两样东西了,一生一次,唯一的机会!要选择另一项简直就是疯了,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要那么做。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什么他不能干干脆脆地离开面前这个男人?那样对所有人都好。这个男人羞辱过自己,虐待过自己,冒犯过自己----经常冒犯自己,就连现在都是。
 
......他爱自己......
 
这恼人的想法不知什么时候钻了进来,Riki战栗了一下。好吧,这男人大概真的也非常在乎他,但大部分时候他都很讨厌。如果再也不用和他打交道起纠纷Riki应该非常开心的。如果他现在离开的话,就能在黑市找份工作,大概能为Katze打打下手;或许他还会在Midas买间公寓。他能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他能够自由的生活!至于Iason.......他会忘记他的。不是么?
 
他能吗?
 
不能,他忘不了他。永远都忘不掉-----已经试过了。妈的!
 
他紧紧地抓着毯子的边缘。
 
“至少....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考虑?”
 
“我现在就想要一个答案。”Iason的声音虽然优雅,却充满了不容质疑的坚定。
 
然后Riki看到自己那么做了。动作很快,好像稍稍放慢的动作就会产生巨大的痛苦。他掀开毯子,露出自己的股间。
 
“快点戴上。”他低声吼道,这四个字折磨着他。他在发抖。是愤怒还是挫折感?他不知道。
 
Iason什么都没问。‘你确定么?’‘你会后悔吗?’他只是掀起Riki穿的睡袍,手很习惯地向他的胯间伸去。Riki感到泪水在自己眼中打转,几乎就要落下来。他感觉到那块小金属咬上腿间的肉。他没去看,实在没有足够的勇气。
 
“你别指望我会突然间顺从地像小羊似的。”他恶狠狠地说,竭尽全力表现地无礼。
 
Iason并没立刻把手抽回来,而是开始轻柔地爱抚宠物环咬着的部位。Riki的下体几乎立即就觉醒了,他不由自主地轻轻喘息了一声,然后绝望地挣扎着让自己保持安静。真是糟糕透了-----又一个他彻底适应作为宠物地生活的证据。
 
“放手!”他呻吟着。Iason笑了。
 
“总是这样。嗯,Riki?我没有指望你会变得顺从,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失望的。”
 
那只手终于抽回来了,Riki的睡衣下摆又很得体地盖住了他的大腿。直到现在,小杂种才冒险望了一眼自己的主人。他的主人----曾经这四个字会让他怒火冲天,因为他从未承认过,可以立即否认。现在连否认的权利也没有了。
 
“为什么你总要欺负我?”他不开心地轻声道。
 
“总是这样的,Riki。一切都和以前一样。”金发重复着自己的话,带着那种他特有的令人恼火的摄魂魅力。他一手环过自己的宠物,把他拉到自己身边。Riki把头靠在主人强壮的胸脯上,半推半就着他的拥抱。他一只手捶着后者的肋骨,可并没用力。而Iason的样子好像完全没留意。
 
“我真的很开心,你选择留在我身边。”金发耳语。
 
Riki的手----貌似闲着也是闲着-----违反主人的意愿抱住了Iason。
 
“我也很开心。你这个混蛋。”Riki轻声回答。
 
 
*************************
 
一段时间后。
 
“Riki去哪儿了,Iason?”Raoul问,环顾着Iason的公寓。
 
小宠物不在家。挺令人吃惊的,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无论是黑市还是别的什么工作早就应该结束,他应该回来了。
 
“Katze没告诉你么?”Iason坐在他对面的鸡尾酒桌旁,懒懒地把玩着一只还有半杯酒的高脚杯。“他在跑一单生意,今天飞去Laocon了,明天就回来。”
 
“你真的让你的宠物就那样飞来飞去的?拜托Iason,他还是不是宠物啊?”
 
Iason挑起自己精致漂亮的眉。“你觉得他不是?很好嘛,”他笑了,“不过Raoul,你就别担心了,他是我的宠物。我规定我的宠物要达到的标准他都达到了,这就足够了。”说完他冲Raoul举举杯,刻意忽略自己朋友脸上阴沉的表情,满足地开始啜饮。
 
 
 
————— 完 —————
回复 (0) | 收藏 (0) | 3661 次阅读 |
标签:
bl

风筝的天空 (斯德哥尔摩)

女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