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爱在瘟疫蔓延时

情欲游戏与痴呆宿命之搏命演出

http://i.mtime.com/andiyaorao/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台湾电影这些年

暗地妖娆 发布于:

 

有人跟我讲,台湾真是什么都好,文学作品、电影电视、综艺节目,都好,基本上没有差的。我是“台湾盲”,台湾电影看得也少,知道的不外乎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之流,了不起再加王童、余为彦和陈国富。后来,杨德昌死了,侯孝贤声称支持拍武侠片,蔡明亮退出金马奖;再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台湾电影离不开两个元素:青春与同性恋。其实从前极喜欢易智言的《蓝色大门》,初夏课堂里那些复杂隐秘的暗恋,被困惑扭曲着的美丽时光,只爱一点点,所以只痛一点点,这阵痛最后成就了刻骨记忆;于是过了几年,又出现了《盛夏光年》、《九降风》,以及《渺渺》,眼睁睁看台湾电影以极缓慢阴柔的方式死去,死在那些轻薄如纸的忧愁里,死在失去内蕴的胶片里,死在狭隘的格局里,死在毫无胸襟的私人情调里。

当一个出过电影大师的地域一直向着“轻小说”的方向发展,就已属自杀行为,一年里出的那些电影,多半都必须融入同志情结,仿佛拍台湾电影“没有同志,不成方圆”,无论需不需要。几十年前想摆脱日本文化侵袭,学生都爱去舞厅听爵士乐,唱西方民谣,几十年后却回归日系,咀嚼的还是最下三滥的腐文化。可悲的是这仿佛正中电影人下怀,纷纷将作品贴上同志标签,多数都是牵强附会的,架空现实,脱离社会,成了杨过与小龙女的世外伤感桃源。再也没有《悲情城市》里敢怒不敢言的恐惧悲怆了,再也没有《一一》里以一个孩子经历的“生老病死”与“悲欢离合”为自己的人生作一个深遂的总结,“青少年哪吒”在黄舒骏压抑且神经质的配乐里游走,汗水浸透背脊,但你永远也不会再看到他。抑或是台湾的新生代太幸福,只能刻意在自己身上划几条刀痕,由造作的伤口里挖出血来尝尝滋味,那不是真正的伤口,也不是真正的血液,是人造的虚假苦难。在这幻想的苦难里,禁忌之恋就是全部,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可以纠结断肠的事,眼界与阅历也只限于此,因此大陆与台湾也不必谁来嘲笑谁,都指着郭敬明那一口混江湖呢。

记得周美玲的《艳光四射歌舞团》初看着实惊艳,许多男人不喜欢,嫌太浓丽,那是对中性之美无从欣赏,然而后来的《刺青》却彻底暴露了境界上的单薄,连最起码的诗意都没有了。李康生学蔡明亮也是一样,只学到最浮表那一层,将表现形式曲解为纯粹的情色与无病呻吟,意识既无创新亦无沉淀,久而久之,戏剧冲突转变为单一的情欲崩放。自然的,也不是同志电影就不好,陈玉秀的《那年夏天我们去海边》就是一段暧昧清透的年少记忆,甚至她进入社会参加工作几多时,辞职那天下午坐在路边等公车,海潮的芬芳依旧能穿越时光扑面而来,酸甜且美好。在《征婚启事》里,同志亦只作为“怪现状”的一部份而存在,是一个征婚女坐在茶馆中观到的“奇景”之一。如今我们却只能观赏大S在《爱的发声练习》中杂乱无章的情欲纠葛,为取宠而哗众的另类情节;《十七岁的天空》捧红杨佑宁之后,人们又一次被催眠,以为演同志才是突破与挑战,连彭宇晏都要试。

没错,李安也拍《喜宴》的么,可人家的视角与思维早已纵横四海,研讨的是传统观念上的冲突,与接下来一丁点儿与同志不搭边的《饮食男女》、《推手》一脉贯通;即便后来拍个武打片,亦能将中国功夫讲出个四五六来,完全不是即兴发挥,这是有学识有文化才能从细部将作品渗透进真正的价值。而非搞几段多角恋,落几滴眼泪就以为能征服什么。

好巧不巧,戴立忍推出了《不能没有你》,而《海角七号》又擂响胜利的战鼓,《囧男孩》剑走偏锋风光了一回,你瞧,也不是必须要拍同志题材才能把故事编圆罢。所谓一击即中的震撼力在台湾电影中早已不知去向,现在反而要不断妥协,找恶趣味的卖点做宣传,同处“太平盛世”的日本,都还在挖掘人性的死角,孕育有厚度有激情的艺术土壤。台湾却一直往皮毛上打滚,连语文已经都学不好,更别说创作。时常看台版书里头那些翻译作者的遣词造句,哭笑不得,最基本的语法都错误百出,而且年纪也不算小了,好似从来不看书的,翻译刻板琐碎,古文基础基本没有,读起来拗口不讲,对原著更是一种损伤。台湾电影同样有愈行愈无知的趋势,从前琼瑶写小说,形容男主角都用到“深度”这个词,那么台湾电影的“深度”又在哪里?缺乏魅力只怪创作者没有积累,居然还有脸调侃琼瑶,就这点知识量都远不及她,人家还知道叔本华,熟读张爱玲,对《罪与罚》了如指掌,适度评判一下《被污侮与被损害的》,而如今搞电影的那群孩子又知道什么?只晓得轻小说与同性恋,泡沫之夏与禁忌之情,最终思想也纷纷化作泡沫。恭喜这些新生代与大陆的“青春疼痛文学”全面结合到一起来了,也恭喜当年刘若英的《美丽在唱歌》没有白拍,换到现在怕是又要归于“无知流”了。

    怪道如今跟几个大老爷们推荐台湾电影,他们都是摇头的,说受不了软绵绵的台湾腔。事实上不是乡音的问题,而是整个文艺基调就处于古怪的低成本寂寞之中,有意无意扩大性取向的影响,估计异性恋看多了会烦,真正的同志都未必受用。这是个小众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主流的时代,所以才出了王家卫这种奇迹,这也是个能将主流炮制成“神话”的时代,所以才有了芙蓉与曾哥,陈汉典在《康熙来了》里干了几年背景墙,身价涨到老前辈都想揍他。台湾电影也同样在一次次地蜕变,变成张艾嘉手里的一盆《海南鸡饭》,最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回复 (17) | 收藏 (12) | 8311 次阅读 |
标签:

暗地妖娆 (湖州)

女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