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青秧的杂货铺

浮生恰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人不知。

http://i.mtime.com/anita/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杂货铺货架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中国电影三十年代之 如果牡丹会说话:《歌女红牡丹》

青秧 发布于:
                   如果牡丹会说话:《歌女红牡丹》
    
      1927年,世界上第一部“会讲话”电影在好莱坞首映的第二年,上海的首轮影院就开始播映有声片了。有声电影的时代到来已是大势所趋。而且中国观众也盼望银幕上的明星能说话。1926年,默片时期的艳星杨耐梅在北平新明剧场登台,票价比梅兰芳还要高,居然天天满座。原因就是杨耐梅久在银幕上出现,但一直未能开口说话,现在即便唱的是北方人听不懂的粤剧(杨耐梅是广东人。)观众也受好奇心的驱使而趋之若鹜。
      面对这一新兴的技术和美学变革,各大公司都在蠢蠢欲动,明星公司能够抢占先机,于1931年摄制了中国第一部有声片《歌女红牡丹》,借此郑正秋正式向自己亲手开创的默片黄金时代发出了挑战,而明星老板之一周剑云则圆了自己儿时的梦想。周剑云九岁时从内地来到繁华的上海,当时使他最感兴趣的有两样:一是留声机;一是电影。他觉得留声机有声无影,电影有影无声,都是美中不足。有声电影正是他理想中有声有色,极尽视听之娱的媒体。
     《歌女红牡丹》耗资十二万元,由明星公司的一线红星胡蝶、王献斋、夏佩珍、龚稼农主演。期间反复试验,拍摄历尽艰辛。《歌女红牡丹》中的二十余位演员,分别来自广东、山东、湖南、湖北、江苏、浙江等六省,语言相当混杂。为此洪深主办语言训练班,让演员熟读剧本,逐一纠正发音。
     由于技术和资金上的限制,当时尚不能采取先进的片上发音方法,只能采用蜡盘发音的方法。摄制时,既要使演员的动作、口型和声音吻合,又要照顾到千人左右的影院的音响效果,还要在没有隔音设备的情况下要避免一切杂音,总之是困难重重。导演张石川回忆说:“前后失败了有4次之多,到第5次才算大功告成。那4次失败的时候,我们全体同志,有时真急得要哭出来,有时真急得走投无路,真是吃了千辛万苦。”
     拍摄《歌女红牡丹》,花费了近六个月的时间,打破了张石川拍片的纪录。期间,张石川制定了极为严格的纪律制度,无论是谁,一律不准迟到早退,无故请假。一直是明星公司当红小生的朱飞,就是因为工作态度不严肃,而被张石川毫不留情的解雇。周剑云曾感慨:张石川脾气虽然不好,但做事情很有魄力,明星能拍出第一部有声片,不能不归功于他的果断与行动迅速。
    1931年1月下旬,我国第一部真正的有声影片终于摄制成功,《歌女红牡丹》在明星大戏院试映,3月3日在光陆大戏院招待各界,3月15日在新光大戏院正式公映。由于是中国第一部国语对白的有声片,片未开映,座已告满,盛况空前,不仅轰动了全国各大城市的观众,同时也吸引了南洋的侨胞。上海远东公司、青年公司纷纷以高出默片10余倍的价格,购买该片在南洋各地的上映权,一时传为美谈。
      当时上海各报均撰文大加赞扬。《歌女红牡丹》的表演是出色的,均有上佳表现。姚苏凤在当时这样评说该片:“我在试片时,曾经几次看过,觉得有几点好处:一、声音很准确、很清楚、很自然、很扼要。二、情节很凄婉、很曲折、很有刺激、很有回味。三、表演很细腻、很紧张、很有力量、很见功夫。四、穿插很繁缛、很浓厚、很可发笑、很可感触。”
    明星公司还特为该片出版了由周剑云编辑的《中国第一部有声影片歌女红牡丹》特刊。该刊16开本,共140页,由上海华威贸易公司发行,刊有主要演职员的照片及电影剧照30多幅。有朱大可撰写的《歌女红牡丹》本事及洪深的《歌女红牡丹》对白剧本。还有周剑云、张石川、程小青、胡蝶、郑正秋、严独鹤、周瘦鹃、戈公振、顾肯夫、姚苏凤、程步高等人评论介绍影片的文章,以及上海各报对该片的宣传文字。特刊图文并茂,内容丰富,编排新颖,十分吸引人。
 
   《歌女红牡丹》虽然是我国最早摄制的有声片,不过它是蜡盘配音的有声片,而且只有主题曲《可怜的秋香》一段才有微小的声音。从技术和艺术上讲,这一次的初试啼声都不够响亮。《歌女红牡丹》的一炮而红,促使了各个公司进一步探索有声片的拍摄技巧。直到1931年,中国电影才出现片上录音的有声影片,即“大中国”和“暨南”合股摄制的《雨过天青》,还有“天一”公司摄制的《歌场春色》。这两部有声片都是在外国人的技术支援下摄制完成。
 
    《歌场春色》1931年10 月10日在上海光陆大戏院上映,获得了很大轰动,尤其是在南洋一带,卖座率很高。影片根据笑舞台新剧《舞女美姑娘》改编。杨耐梅、宣景琳等主演。片中加插了大量歌舞场面和上海闻人的演讲。
 
    1933年夏,司徒逸民、马德建等人自制的的录音机试验成功,定名为“三友式”电影录音机,接着,正式成立了电通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电影的有声片拍摄终于摆脱了对国外技术和设备的依赖。《桃李劫》是用三友式录音机同步录音的。《渔光曲》中的歌曲也是用三友式录音机录制的。
     中国的无声电影向有声电影的转变,所历经的时间远远要比西方长。它从第一次在影片中配放蜡盘录音的歌曲,到完全停拍无声片,时间长达七年之久,其间经过了从蜡盘发音到片上发音,从部分段落有声,到只配音乐、音响、歌唱而无对白的配音片,最后再到完全的有声电影的过程。
 
     1935对于中国电影来说,绝对是个值得记念的年份。1935年3月8日,阮玲玉留下“人言可畏”的遗言后自杀。四个月后的7月16日,郑正秋辞世,年仅47岁。与此巧合的是,默片于这一年在中国影坛渐渐消失了,似乎是在配合着这两位默片时代标志性人物的离去。

PS:
     大中国拍摄的有声影片《雨过天青》遭到了明星公司等的攻击,使该片在营业上大受损失。大中国的老板顾无为为此怀恨在心。
     1931年,《啼笑因缘》推出单行本,“明星”趁热打铁,有生意眼的张石川立即和张恨水达成协议,购得了影片摄制权,并请《新闻报》主笔严独鹤改编剧本。明星在《啼笑因缘》上押足了宝。顾无为为了向明星报复出气,他钻了空子。他匆匆赶出了一份《啼笑因缘》的电影脚本,也申请到了“准予摄制”的执照,并在报上作公布。
      这下演出了“双胞案”,“明星”走投无路,只得去找与黄金荣地位相当的另一位“海上闻人”杜月笙出面调停。明星三巨头张石川、周剑云、郑正秋一同屈辱地拜在杜的门下,并献上大洋十万作为孝顺费。经过如此一番活动之后,调停成功,双方“和解”。十万银元,满腹辛酸,就换来一纸“调停启事”的公文。
     自此,明星公司元气大伤,可谓有啼无笑。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例规范购买改编权的现代化商业操作,就这样在电影界的恶性竞争和个人恩怨面前遭到了彻底惨败。
    
 
歌女红牡丹 Sing-song Girl Red Peony(1931)

歌女红牡丹(1931)

影评(4)

收藏(10)

回复 (2) | 收藏 (1) | 3774 次阅读 |

青秧 (北京)

女 35岁 双子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