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时间和图像

猛然跃下,听凭狂风戏弄!

http://i.mtime.com/april/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侯孝贤:最好的时光在自觉与不自觉间(转)

龙勋 发布于:

侯孝贤来京,自然是大事一件,可惜当时有事外出。杂志这方面请巴乌同学去现场,后来做了一个侯孝贤自述的稿子,很好看。侯孝贤天马行空地乱弹,对于熟知他电影的听众来说,是很享受的事情。看稿子时每每想象着真人的声态。等杂志出来以后,再把文章转出来吧。

先转一个《凤凰周刊》的稿子。做得很不错。主流杂志做采访,都很注重背景部分的写作,把读者设置到一个空白状态,像《南方人物周刊》做韩寒,虽然对象的名气很大,仍然耐心地扫盲了一下。这一点,专业定位的电影杂志或许该学习一下,不必把傻瓜一下的采访冷冷地一放。

废话少叙,看文章:

 

 

 文  记者/张婷


  这位今年60岁、景深深得不行的长镜头导演,已经过了那个“非做不可,非拍不行”的阶段。
  “长镜头怎么来的?是为了解决问题。我的演员大多不是职业的,镜头拉近后,一个个吓得要命,根本无法表演,那好,我就后退,远一点嘛。”侯孝贤这样解释他最著名的电影风格,令人忍俊不禁。
  片长158分钟的《悲情城市》只有222个镜头,平均每个镜头时长约为43秒,有的长达3分钟以上。不仅这部电影,他大部分作品都有类似的风格,如《恋恋风尘》平均每个镜头时长有34秒。“机位在远一些的位置固定下来,演员不可能一个个走到镜头前来说台词,那么时间和空间的意义就出来了,一切都很自然,很有味道。”
  这位善于运用长镜头的台湾导演,近日来到大陆,原计划与编剧阿城讨论其首部武侠片《聂隐娘》,无奈阿城临时去了香港。他便顺路去第三极书局为好友兼“御用编剧”朱天文的《最好的时光——侯孝贤电影记录》做签售,并在北京电影学院进行演讲。棉质休闲拉链外套、牛仔裤、运动鞋,这身随意的打扮与今年在戛纳宣传《红气球》时一模一样。他的出场,没有明星架势,却有十足的明星气场。

  电影所呈现的是童年

  侯孝贤曾对一名法国导演说:“你的影片好悲伤呀!”对方回他:“是啊,但哪有你悲伤呀,你的电影更惨。”他心里一怔,仿佛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的电影悲情色彩真的很浓。这种底色来源于他的童年,他说:“我的电影呈现的就是我的童年,是传统中国人看世界的角度与方式。”
  60年前,刚出生不久的侯孝贤随全家迁往台湾,住在高雄附近的一个小岛上,其家人本想客居几年,却由于时局无法回归故土。
  幼年记忆中,母亲颈上的一道疤痕,仿佛家里的一道禁忌,他不敢因为好奇而发问。长大后,才听说母亲患有忧郁症,曾经自杀过两次。而温和的父亲,常年生病,留给他的是静静坐在桌前读书写字的身影。
  自称是乡下长大的“野孩子”,他成天往外跑,其实是对家的逃离。学校的功课自然很差,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打架和看课外书。家里的书翻完了,就和哥哥一起去租书看,用菜篮子提回来。古典名著看完了,就看武侠,武侠看完了就看言情,看到没书可看。此外,只要电影院放映,他就去混,没钱买票,什么方法都试过,爬墙、做假票,新片子一部不落地看下来。
  12岁时父亲去世,18岁时母亲又去世,躲在树上看小说的无忧日子结束,侯孝贤不得不出去做事。打架的经历让他很容易进入社会,也会靠赌博赢一些钱。这些情节均在他的电影中出现过。
  到了服兵役的年龄,入伍之前,侯孝贤撕掉了身上的3张当票:父亲的一件西装、一支派克钢笔,还有一块手表。他在心里与以前的日子告别。
  “之前的那群朋友,后来死的死,伤的伤,为什么我没有继续走上那条路?也许还是因为我的家庭氛围,是父亲生前读书写字的样子,是我读过的那些书。”
  服兵役期满后,侯孝贤开始考大学。在部队时,他已经定下今后的方向,第一志愿是国立艺专影剧科,那是当时录取分数线最低的专业。1972年毕业后,他却没能进入电影界,有八九个月的时间只能做一份电子计算器推销员的工作。
  1973年,恰好李行导演要找场记,有人便推荐了侯孝贤。自此,他才算正式踏足电影界,先后担任场记、副导演,同时是编剧。台北的咖啡馆、茶座都是他最好的写作环境。而此时正值台湾流行言情电影,侯孝贤编剧并拍摄的《就是溜溜的她》等由凤飞飞主演的琼瑶剧,非常上座。“谁说我是‘票房毒药’来着?早年我的电影可是票房冠军,不过那还不是我自己。”侯孝贤幽默地打趣。
  转折点在1983年。他的《风柜来的人》获得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最佳影片奖,侯孝贤的名字浮出国际影坛。他摆脱商业电影的路数,成为艺术电影作者。这部21天拍完的电影从第一个镜头开始,便宣告了他的改变:质朴无华的演员,追忆逝去的时光,青春的宣泄与迷茫,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此后,他对电影有了重新认识,感觉那是另一种语言。“我看过的曹雪芹、张爱玲、沈从文,亲人的离世,台北的乡下,所有的经历混杂在一起,像一根油里的绳子,一点就着。”
  而1980年代初,正值一批从西方受教育的电影人陆续回到台湾,包括杨德昌。他们从国外带来一些西方大师的片子,两批台湾电影人在一起交流,新的电影观念和创作观念对台湾电影的影响,自不待言。在那之后,侯孝贤的悲悯苍凉,杨德昌的冷静酷烈,都找到各自的方式喷薄而出。两人在台湾、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电影史上像两面镜子,互为映照,从他们的影片中,可以看到台湾这块变动的土地上曾被埋没的悸动和痛楚。

  特殊的选角方式

  梁朝伟在拍摄《色,戒》时,兴奋地给侯孝贤打电话,说李安的西式拍摄方法,让他新奇过瘾,表演精准到一个镜头可以重复拍10多次。而在王家卫的影片中,梁朝伟常常被灌醉后开始拍戏,而侯孝贤则是什么都不说,点点头,你可以开始了。
  在片场,侯孝贤手中通常没有剧本,没有精确的对白,常根据当天的拍摄情况设计剧情。比如下雨了,就改成一场雨中的戏。他尤为善于处理复杂的人物关系,阿城曾评价他是一位抒情诗人,电影语法是中国诗,是抒情,而非叙事。阿城认为《悲情城市》得威尼斯大奖有道理,因为片中那样庞杂的血缘关系,简直是考美国人心算,而意大利人对家族关系的理解是一流的。
  从1989年的《悲情城市》开始,历史记忆超越个人成长经历的记忆,成为侯孝贤电影题材的重要组成部分。《悲情城市》讲述的是1945年日本投降至1949年国民党政府逃台之前,一系列政治历史事件中,林氏家族所遭遇的风风雨雨,是电影题材上对在台湾一直以来被视为禁忌的“2·28”事件的首次触及。
  《悲情城市》里的演员,除梁朝伟以外,辛树芬、高捷、李天禄等都是侯孝贤发掘的非职业演员。这些各行各业的非职业演员,像真的生活那样去表演,吃饭就是热饭热菜香香地吃,关门回房间进去了也许就不出来了,这些全无正统可言的表演使他的影片有了另一种特殊的味道。
  侯孝贤坦言,不会刻意搞什么选秀去物色演员,偶然的一次机会,认识一个朋友,感觉还不错,随后忘记了,后来无意又听说了这个人的一些事情,慢慢地,此人的形象开始立体起来,某天需要一个角色的时候,他/她就会从脑海中突然跳出来。身边的经纪人有时也会向他推荐一些感觉不错的人。“至于什么样的演员才适合我的戏,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气质,但是我一看就准。”
  这种特殊选角方式带来的表演问题,让他开始采用长镜头,也让他形成自己一套特别的导戏方法,他的眼睛能看到他们的内心。
  一个连说话都很温和的人却要演一个打架长大的地头蛇,侯孝贤领他去专门为帮派理发的发廊理平头,一身黑衣,脖子上戴粗壮的金链子,双臂画上刺青。这个温和的人,走在街上,发现迎面而来的路人都在回避和他的目光对视。这样生活几个星期后,他在影片中所显示出来的爆发力,让人吃惊。对于非职业演员,表演的惯性会持续更长时间,甚至有一次,这位演员跟杨德昌打招呼,因为杨德昌没有听见没理睬,竟然突然大发雷霆地拍桌子。
  侯孝贤讲起这些帮助演员塑造角色的故事,乐不可支。他还习惯用星座去分析人,比如刘嘉玲是射手座,自然演戏时现场的爆发力很强。而舒淇与他同属白羊座,性格强悍,他会顺着那股飙劲引导她,在试拍的时候甚至让她发怒,最后剪辑时用的其实就是试拍镜头。《千禧曼波》在坎城影展上映时,舒淇看了自己的表演后,哭了很久,从业这么久,她第一次看到自己在银幕上是另一种状态。“但这种方式带来的张力用一次就不灵了,她飙完之后发现我原来是个纸老虎,哈哈。”
  问及与大陆演员的合作计划时,侯孝贤表示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对在大陆拍片有顾虑,不知从何下手。大陆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有趣的变化太多,可以拍的题材丰富,但是他完全不熟悉这边的生活,抓不准,要拍也只能拍1949年之前的内容。

  电影之外的侯孝贤

  在台湾,知识分子会积极显示出对公共领域的关注和投入,很多文化界人士都与社会运动有着紧密联系,侯孝贤也不例外,2004年,他与政治走得很近。
  2004年1月11日,在充满艺术气息的“台北之家”,侯孝贤担任召集人,几十位台湾文化艺术界知名人士宣布组成“族群平等行动联盟”。该联盟发表声明:为防止台海政治人物操作族群议题、撕裂族群,族群平等行动联盟将以第三势力监督台湾“大选”中政治人物的言行。联盟成立后,随即发起“反操弄、反撕裂、反歧视”宣言联署,并成立台湾民主学校。
  台湾的文化名人不少,但是愿意出来担这个头的人却不多,因为太容易被扣帽子、贴标签,而且文艺圈里很多人都从当局的基金会申请基金,会有顾虑。但是侯孝贤拍片不靠台湾政府投资,不怕得罪政府。
  “只有政治客会挑逗台湾的省籍问题,取得政治利益,平常谁会做这种事?现在还谈本省、外省,无稽之谈。台湾本省、外省的通婚已经很普遍,移民从很早就来了,以前这里是原住民,荷兰人很早就来台湾,招募很多大陆沿海的人来台开垦。”侯孝贤说。
  这个联盟从成立至今,现在仍有聚会。当时,国民党的秘书曾来找过侯孝贤,让他当官,他推辞了。后来又有帮会来查他的账,查了1年,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我没有犹豫和后悔卷入这次政治,没什么了不起。”
  在北京停留的短暂几日,侯孝贤早上7时会爬上景山,散步一圈,今年60岁的他,身体并没有开始发福,依旧健魄干练。北京的朋友知道他爱唱歌,请他去KTV。作为生平一大爱好,1986年,他就出过一张名叫《太阳》的闽南语专辑,当然也是他唯一的一张专辑。1992年他和林强演唱过影片《少年也,安啦》里的一曲《无声的所在》,1993年《戏梦人生》里演唱过《港边惜别》,1995年的《好男好女》中则和伊能静一起唱过山歌。在台北的KTV的歌曲库中都能找到侯孝贤的曲目。1997年法国导演阿萨亚斯向他致敬的纪录片《侯孝贤画像》的结尾,便是他在卡拉OK厅里接连唱了几首歌。不过,在北京的KTV里,他却疲惫地睡着了。
  这位今年60岁、景深深得不行的长镜头导演,已经过了那个“非做不可,非拍不行”的阶段。他说自己最好的时光是三四十岁时,处于自觉与不自觉之间,意识到什么东西,但却又捉摸不透,只能慢慢靠拍电影去寻找。而今,在他看来,一切都已明了,可拍成电影的内容到处都是,只看怎么拍。他的电影工作室整合方面资源,为很多热爱电影的年轻人提供机会。
  在北京的最后一夜,他的结石病发作。在忍耐了5个小时、疼痛没有任何缓解后,他回到宾馆,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裤,然后才躺到床上给朋友打电话,被送往医院。他毫不避讳地强调,特意选了一条最新的内裤换上,别真有什么问题,到医院检查时,发现内裤上有一个洞。这就是侯孝贤现在的状态,对自己有周全的安排,经验丰富,内心仁厚,不见锋芒,但有种柔和安定的光。
回复 (5) | 收藏 (7) | 824 次阅读 |

江海任平生 (北京)

男 金牛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