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在绝望中永生

我爱光,于是有了光。

http://i.mtime.com/bishuixiansheng/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白盔帽

思水先生 发布于:

看到他的时候,我正在码头上等船,他蹲在湖边台阶下洗衣服。

在这样晴好的下午又如此的悠闲,慢慢的在湖边来回溜达着,闻着清风携来的桂花香,心情舒畅极了。坐在石墩上,看几个学生在小木船上戏耍,童年往事不由得袭上心来。

儿时每到放假便和伙伴到湖边玩耍,钓鱼,游泳。如果逢年少雨水位低,露出大块平整的田地来,一种叫半子莲的草铺在上面像绿地毯一样,绿油油的。地是软的,草是软的,白里带红的花是香的,引来一群群小蝴蝶,小蜜蜂。伙伴们在绿毯上踢球,相互追逐,丝毫不在乎输赢,累了便往草地上一躺,惊得一只只蝴蝶乱撞。望着蓝天,享受着阳光,没有大人老师的管束,那就是我们的天堂。

湖水还是像儿时的那样清澈,天还是那么蓝,沐浴着阳光吹着小风,却是近而立之年。没有了管束,却在为生存疲于奔波。快乐的回忆瞬间被现实的惆怅取代。小儿们晃着小木船,高声喧闹,享受着无拘无束的欢乐,看着真是羡煞人。

他洗好了衣服,慢慢的从台阶下爬上来,正想去拉他一把,他已经提起篮子,弯腰捡起拐杖慢慢移着步子,竹篮里只有一条粗布的黑长裤,一个刷子,挎着篮子的手上还拿着着个洗洁精的瓶子,什么牌子已经看不清了。

“老人家身体还好?”我向他打招呼。

他有些惊讶的望着我,好一会儿,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又指了指胳膊,没说话先摇了摇头,低头往前挪了一小步,立身驻着拐说:“吃了肚子就痛,手上这些地方都是碰到好些日子了,就是不回血。”老人停了下又说,“老伴去年没的,从医院直接拉到火葬场,想去见一面,没见上,他们说不用去了,连最后一面也没见上。从44年抗战到现在,没得说,共产党,我听毛主席的。”

我有点吃惊,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说话,超出了想象的对话。倒是从小就认识他,他有个明显的特征,永远的戴着那顶白盔帽,像二战英军的头盔,不管酷暑寒天。认识他还不如说认识是那顶白盔帽。到现在也没说刻意的好奇的去追究他为什么老带着那帽子,一年有四个季节,习惯了而已。如今这白盔帽已经有些发黄而且沿边已经残缺破损,依然戴在老人的头上,两边悬着条发黑的尼龙绳。

对他老伴印象不是那么的深,只是记得确实有这么一个人。

听一个孤独的老人讲述是有好处的,哲理倒不用说,至少等船的这两个小时可以不会空虚的渡过。我陪着老人慢慢往前走。

“你多大年纪了?”

“八十了,老伴八十一,她比我大一岁,临走的时候最后一面也没见上,他们不让我见,说太远了。你在这个学校读书?”老人问我。

老人是指这的初中,我的长相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不,我已经工作了。”我笑着说。

“哦,我十八岁就去抗战了,人家是被抓壮丁的,我是自愿的。那时候号召打小日本,我就去了。”老人弯腰捡起一个空烟盒。

老人住得不远,很快就到了。一间不大的平房,从上面“毛主席万岁”的大红字和许多依稀还能辨认的标语看来,恐怕赶得上父辈的年岁了。屋子内很黑,没有进去,老人给我搬了个小竹椅。门前也是很凌乱,散落些个废品。

坐在冬青树下,不时有黄叶随风飘落下。抛开生活所需的一切,这确实是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地处半岛上,山清水秀,清静自然。

老人进出屋好几趟才把裤子晾好,搬个板凳也坐在树底下。我给他递了颗烟,稍稍推让了下接住了,有风不容易点烟,两人坚持了好长时间才点上。

“他们说我44年抗战是胡说。”老人气愤又有点无奈。

他们指的是民政局。老人现在生活很贫困,而且多病,毕竟是八十岁上了年纪的人了,希望取得帮助。抗过战自然是取得政府补助的好理由。不说现在提出来他们帮不帮,他们自然有他们的办事规矩,说你胡说当然是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抗过战。这么长时间了,抗战胜利后,解放战争,移民,辖区合并,文革,就是有资料也恐怕不在了,这是个小地方。

和老人聊天,听明白了些,上了年纪许多事不是那么清晰记得起。我稍稍整理下,故事的大概是这样的。

老人姓吴,暂且叫他老吴吧。上世纪二十六年,老吴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家。贫困是我推断的,因为老吴六岁卖给了吴家,吴家原有两个儿子,神智不是很清楚。十二岁那年养父母相继去世,老吴太小务不了农随村里人去了县城打零工,后来又学了泥瓦匠的手艺,过生活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不巧赶上了国难,这山高岭峻,小鬼子的铁蹄是踏不进,可飞机时不常的来下几个蛋,老吴在县城里呆不了了。

当时兵役局规定十八岁到四十五要服兵役。打仗要死人的,多数人不愿意去,便有了抓壮丁。田的好坏分甲乙丙丁,老吴有八亩丁田,是最坏的,每亩只能收六十斤粮食,又和保长有些矛盾。等他们来抓壮丁,还不如自己去。那年老吴十八岁,一九四四年,已到了抗战的末期。

问老吴参加的是那只部队,共军的还是国军的。老吴说天下的军队都是一个统一,都是听蒋委员长的。后来查了史料,这地方没有共产党的武装,离四明山根据地也隔着千里,尚且这还有设着军统,前敌指挥部。老吴参加的是国军。

当时有点乱,有人为了当官,当连长,就买兵,买足了一个连就当连长,为此好几个被查出枪毙了,老吴可能参加的不是正牌国军。没怎么打,抗战就胜利了。

很多次老吴提到上海,我追问怎么到的上海。

胜利后,老吴用上了美式武器,很神气。部队拉到了北面和共军作战,结果让人从山海关一路赶到了上海,老吴回想起只是说,林彪太厉害了。

在上海也没呆多长时间,解放军随之也到了。上海大溃退时,老吴在往船上爬的时候让人挤了下来,伤了腿,台湾没去成,只好呆在上海等解放。那些天心里很害怕,也不知道从什么那边解放过来,只好呆在火车站。他们一个班副带着几个人坐火车跑回杭州了。老吴说班副是个好人,是个老实人,走前给他两袋面粉。老吴扛着两袋面粉沿着铁路线走,等他回到上海城里,已经解放了。

老吴说那个接收他的人真是个好人,给他饭吃还给他房间休息。

接收处的人问他,其他人呢?老吴说跑了。问他为什么没跑,老吴说抗战的时候他是自愿参军的。

于是老吴拿着接收处开的条子来到杭州西湖工作,回了趟老家,本来还回西湖,本家叔叔说你还走,你让吴家断子绝孙啊。老吴留了下来。

里村的一个姑娘无父无母,经常到外村来做事,他们便结婚了。结完婚两人恩恩爱爱的,有时间便到外面去走走看看。库区形成后,本家人都迁移到了外县,老吴没去,因为老吴抗过战,又在西湖工作过,原本安排在民政局,水库刚形成,又是两县合并,人事很乱。大家互不相让,排挤他。老吴说,听毛主席的话,不去就不去了,带着老婆回家开田辟荒,大炼钢铁,倒是按了个头衔: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宣传员。

有了这,老吴干劲更大了,带着老婆家当撑着条船到了荒郊野外养珍珠,开农场,倒是年年丰收,上面经常有人下来视察。外面的生活很艰苦,老吴得了胃病,到了一九八九年实在受不了了,干部把他接来,算是让他退休了。

算下来,那时候老吴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退休后就到这小镇的食堂做炊事员。航运不兴时食堂也就没了。

老吴无儿无女,该说现在应该在养老院。

“那东西吃了肚子就痛,吃不下,原来有两个炊事员,后来走了一个,那菜更没法吃,呆不了回来了,能动就捡些废纸卖卖。”老吴指着百米之遥的政府楼说,“这帮小年轻,唉,毛主席死得早。”

“你不是有退休工资吗,没领过?”

老吴摇了摇头:“前年我打着铺盖去上面反映,晚上就在那个有四个大柱子的棚子下住了一个晚上,去了民政局,光应付我,让我回来,回来又没音信。”

那个有四个大柱子的棚子,应该是政府大院边花园的凉亭。

老吴接着说:“在养老院呢,上面下来个人说了下。”他又指了下那楼,“这帮人说我胡说,走了后也没什么音信了。那个干部死了,他要在也没这些事,他是个好人,我胃痛就让我退休。”

老人很老了,花白的胡子长而稀疏,白盔帽因为年月过久泛黄。

“去年过年,吃不下东西,买个面包,很松,上面还有奶油,吃那个不痛。”

我已经没有言语了,只能静静的倾听。

下午的清风吹着,枯黄的树叶飘落下,顺手捡起一片撕扯起来,依然还有些水分。

“最后一面也没见上,他们不让我见。”老人自言自语道。

“等天气再凉点,我再去上面。”

“别去了,他们不会理你的,去养老院吧。”我说。

老人不同意摇了摇头。

站起身告别,老人进了那黑黑的屋内,他累了,他太老了。

这么个晴好而又悠闲的下午,听了个不曾经历过的故事。

小儿在湖边依然在戏耍,这幽幽碧浪下曾有老人故乡,童年,校场。

湖水拍打着岸石,风浪中还携带着来自湖底更多的故事。

 

回复 (2) | 收藏 (0) | 920 次阅读 |
标签:

思水先生 (北京)

男 射手座

日志分类
日志标签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