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在彼岸

我在这里,梦在彼岸

http://i.mtime.com/bluedream/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这个折腾的五一@西安 4月30日之一:那么远那么近——Maximilian live后记

在彼岸 发布于:

这张还算比较真实地呈现了maximilian的本来面目


 
从很早以前就知道max要来中国巡演,要来西安live,却直到四月将尽才去买了票,还约了小美。五一没了长假,有些遗憾,不过想想这个假期还是会很丰富的,果然最重要的不是数量而是质量。我像期盼着郊游的童年时一样难得地兴奋了好久,至少最近的一个星期都晚上很晚都睡不着,清晨也会早早醒来。好在白天依然精神大好——好吧,或者我只是前一段时间睡多了。星期五还上班,中午临近下班时腆着脸跟头儿请假说下午要去西安,头儿很仁慈地恩准了。于是吃了午饭我就卷起小包裹颠颠地出发奔往西安了。
尽管五一假期缩水,大家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车站去西安的车居然要排队才能上,那队伍长达三四百米,露天的。在炎炎烈日下等了近一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上车,又颠簸了两个小时,终于到了西安的窝,稍作停顿就跑去人潮拥挤的鼓楼跟小美汇合,匆忙的M记晚饭后又在人群中穿梭了十多分钟,凭借我超常发挥的直觉而紧赶慢赶地赶在八点前到了传说中live 的场地:光圈club。此地灰常难找,它身处传说中的菊花园(囧名儿,我邪恶了)饮马池,那是一小巷子中的一小小死胡同,门口的招牌连霓虹灯都么得,那疑似纸糊的红底白字儿的“光圈”俩字儿愣是险让我看成了“花圈”,因此被小美荣封犀利姐。我一扬头:瞎说,姐明明是刻薄姐!
时间不早,进门之后看到墙上胡子拉碴的max童鞋的海报,以此确认了地点之后,我们俩就颠颠地下楼去了(地下式的bar哎)。头一次进酒吧,刻薄姐心情灰常激动,在走下了三转两转的楼梯,又拐了几拐之后,酒吧的真相终于呈现在我们面前——好多人!传说中200张的预售票,居然来了有三五百号人(原谅我目测估计数据的能力)。当时就被震惊了,小美斜眼看了看我说,没那么小众嘛——我一直粉自豪地跟小美说小麦是小众歌手来着,以为自己难得非主流一次,居然还是主流了……
没想到,传说中八点开始的演出,直到八点才开始清场检票。怀着小心思,以为或者我们晚点出去就可以排在检票队伍的前面,于是我就在吧里磨磨蹭蹭想出去排队站前面。事实证明这想法是很白痴的,不过这一白痴举动还是有一点小小收获。正当我们走到N拐的最后,正要上楼梯时,迎面走来几个金发帅哥。我一抬头:oh my ladygaga!不是小麦又是谁???
小麦从我左边走进酒吧,我俩中间还隔了小美(小美我嫉妒你)。据我后来回忆再加跟小美求证,当时跟他的距离绝对不超过一米。这一次伪擦肩而过让我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都在念叨:正太啊正太啊我被照片骗了啊maximilian其实是正太大叔嗷嗷嗷他好可爱皮肤好好头发好柔顺他太帅了!
三五百号人在小巷子里排队等候的样子还是挺壮观的,由此引发了无数路人的好奇(小美曰:其实偶也素路人)。我们排在队伍的后三分之一处,待到终于进场时已经接近8点半,而小麦并没等我们,已经开唱了。
 
 
 
其实小麦的风格跟酒吧并不是很贴,用小美的话说,他的live“很轻很软很想睡”。前面已经站了两百来号人,大家都站着,甚至站在长椅上,桌子上,吧台上。我自恃海拔比较高,但是就算踮起脚尖也还是只能偶尔从人缝中瞥见小麦金光灿灿的卷毛头。
据说在这种场合下,当个人淹没在群体中时,个人意识会变得淡薄。大约在场的很多人平时也不会轻易爬高,也不会大声叫好,只是被“没个性化”的心理作用驱使了。好在人还没有多到一定程度,我还保持了清醒的自我意识,在踮脚尖挣扎了半天还是看不到小麦那张让我惊艳的正太脸之后,我决定乖乖站在原地,好好听歌。我的自控能力原本没那么强大的,想当年在上海看con就曾激动得作loli状,不知道果真是场合不太一样还是别的什么(莫非我成长了成熟了沉稳了?这个解释不错)。
大概是地下的缘故,兼之有人抽烟,bar的空气不是很好;除了擦肩而过的惊鸿一瞥之外,我也没看到max几眼;不大的bar里塞得满满当当全是人,而我并不喜欢这种拥挤的感觉——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小细节让我觉得温暖而幸福。果然小麦的气场吸引来的多是美女帅哥,真正算一饱眼福。一直留意到坐在我右边吧台上的男生,有着很好看的侧面,挺拔的鼻梁上架一副眼镜,十指干净而修长;他一直安静地坐着,双手指尖轻轻相扣,朝向舞台的方向,脚偶尔会轻轻随着音乐打着节拍。也注意到身边的木质靠背圆椅上坐着的一对情侣,长发的安静的女孩子和坐在她对面的男孩儿,两个人双手用接近祈祷的样子交握,有时男孩儿会揽过女孩儿,仿佛那音乐是只为他俩演奏的。
其实酒吧这样的环境很容易让人产生类似恋爱的感觉吧,昏暗的灯光,以及由于昏暗的灯光而导致的陌生人之间那比光天化日之下缩短了的距离。在这里,即使有人离你很近你也不会有私人空间被侵犯的感觉,而那贸然闯入的家伙在幽暗的光线下看起来会比他平常的样子帅得多,诱惑和被诱惑都成了容易的事儿。我很惊讶自己居然保持不亚于常的清醒,或者我果然自我意识过于强烈,或者自我保护意识太强大。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是件好事。
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轻笑着说,好像小狮子啊。大概德国人还是喜欢粗犷的类型,所以max一如既往留了络腮的金色胡子,还有他吼长的金毛,顺顺地卷着,还有点蓬(又顺又卷又蓬?这是个什么状态?刻薄姐的形容有问题!)。的确很像小狮子!金毛狮王!然而我又想起那近距离的一眼(已经脑内回放了无数遍的场景,擦肩擦肩擦肩……),就算是狮子,他也是温和无害的那只。
酒吧的墙上镶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相框。有时候,透过前面人穿插的缝隙,我偶尔可以从舞台一侧的相框里看到倒影出的max的大半个后脑勺和小半个侧脸,居然很清楚。昏黄的灯光营造出一点点温暖和暧昧的气氛,而头顶星星点点的蓝色小灯又难得契合了max“忧郁的流行赞美诗”的感觉,像夜色中的天空。蓝色灯光在垂下的塑面招贴画上映出河水一样流动的丝带状色彩,流畅的钢琴声在小小的吧里回响,在人头攒动的人群中流淌。Max的声音干净而清澈,尽管有时并不能听清他在唱什么,但听到他柔和的声音便足以让人心安。有时我侧过头,闭上眼睛;身后有人在喝酒,在大声地喧哗着,于是我仿佛身处两个世界的交界线上,一边是安静流动的音乐,另一边是纷扰的现实。
 
 
 
小美好像问我,像他这样搞音乐的人会不会很花。对于这个问题,我经常想起《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里的一句话,正好用来回答它:有些搞文艺的男青年,搞文艺只是为了搞姑娘;还有一些搞艺术的男青年,他们只爱他的艺术。而我坚定地以为,max其人,必然是像他的歌一样,温柔而干净,像静谧流淌的清澈的小溪。
Live期间,有几处小小的互动。对于此,我汗颜地回答,有时听不清,有时听不懂。他唱了我喜欢的那几首,包括i’ll be a mountian, i’ll be a virgin, 包括miss underwater(这个现场的感觉不如CD), 包括 this poison called love,等等。总的来说,还是觉得唱的很棒,尽管音响效果并没能把他的声音淋漓地展示,他依然把那完美转换的真假声发挥到极致。即便不是如此,琴声也足以动人。如果有个男人在我身边这样对我弹琴唱歌,我想我再强的抵抗力都发挥不了作用,那是充满了真挚的声音,那是纯净音乐的声音。
Ancore的曲目似乎是三首或者更多,最后一首歌很好听,但似乎从前没听过,知道的筒子可以告知一声,免得我翻遍他所有的专辑一个一个找了。不到十点live就结束,max先行离场,于是本来还打算赖着不走的我也只好早早回家了(这个,回家的过程另有故事,请见五一小长假的销魂日志系列之二)。总的来说是满足,很满足,尽管没带相机没拍照也没要到签名,连海报也没留一张(鉴于觉得他本人跟海报差异太大),但是一整晚的经历和记忆已经足够。
 
 
 
我知道自己一直是伪文艺,不过一直很感谢这世界上能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真心的。
 
后来一直在想很多零零碎碎的问题,比如max在中国巡这么多场有没有哪位MM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一下,比如这小场子和廉价票他能赚到多少米,再比如他会不会顺便在这些城市都玩玩,五一会不会到兵马俑……又想到,其实他还是小众的,估计他走到街上都会被大家当路人,顶多是一很帅的外国路人。然而我知道他真正吸引人的绝不是他的金发碧眼,而是他身上纯净的气息。果然,做音乐的人总有种特别的单纯,我相信那是音乐打上的烙印。
最后,谢谢maximilian带来的这次live,我相信会很难忘。尽管光圈的组织不力让我暗骂了很多遍,但还是明白工作人员也很辛苦的,谢谢。谢谢小美陪我看小麦,小美大概觉得boring了吧?很轻很软的风格果然不适合看live,唱给咱俩人听就爽了……哈哈,YY了,偏题了,重点是,谢谢~
 
回复 (28) | 收藏 (0) | 698 次阅读 |

bluepurple (南京)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