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不厄菩提

青春的断代史

http://i.mtime.com/blueput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温故1942:一个“饥饿”中国的真相

不厄菩提 发布于:

(转载自荐轩辕历史网 www.jianxuanyuan.com)整整70年前的中国,1942年,正是抗日战争最为艰苦卓绝的岁月。而作为抗日前线的河南省,在1942年夏到1943年春,连续发生大旱灾,夏秋两季大部绝收。大旱之后,又遇蝗灾,饥荒遍及全省110个县,灾难导致饿死者、冻死者、病死者不计其数。这便是1942年的河南大灾荒,它隐藏在抗战烽火之中,不为人所熟知,渐渐被时间所“掩埋”。但我们不能忘却这段国之殇,民族之痛。站在浩浩荡荡的黄河面前,我们那千千万万的父老乡亲,正在为我们诉说七十年前的真相……

 

【真相:被掩埋在历史的角落】

气象部门的“无记录” 

    1942年大旱,在气象资料上没有任何记录。现在的河南省气象台,最早的资料只能从1952年查起。省档案局的情况相同。那一年到底旱到什么地步,气温多少度,多少天没下雨,我们都已经无从得知。只有《河南省志》曾有简略的记载:“1942年安阳苦旱,二麦未收,秋禾盈尺又末结实,淇县山丘颗粒末收。洛宁二麦收成不佳,早秋旱死,晚秋未出土。”

    铁路局依旧“无记录” 

    当年大规模的逃荒,除去极少数往北边、南边跑的,大部分是顺着陇海铁路,西逃陕西。当时报纸记载,每天有数千人聚集洛阳火车站。铁路部门是否留有资料?仔细翻查《铁路年鉴》和《陇海年鉴》,关于民国31年(即1942年)的记载只有“宝天段铁路局成立,孝感至汉水埠铁路支线通车”这些无关的。据铁路资料管理者解释,难民逃荒是社会事件,和铁路关系也许不大…… 

    真相藏在历史的角落 

    还好,河南省档案馆,依然有档案留下来。今天所能查到的具体描述,主要出自当年的三个记者:《大公报》记者张高峰、《前锋报》记者李蕤、美国《时代》周刊记者白修德。通过《河南省志》、《河南省档案》、《大公报》记录、《河南文史资料》记录、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宋致新的研究、《时代》周刊记者白修德的回忆录,以及相关当事人后代的回忆,资料虽然极少,但已经能够告诉我们,那一年发生了什么。70年前的河南,呈现在我们眼前。

 

【河南形势:黄河东南流】

阻击日军:国民政府扒开花园口黄河大堤 

    “花园口决堤事件”,和1942年有着绕不开的重大关系。1942年,中国正处于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但此时河南已经半省沦陷,依旧处于中日交锋的前线。在日军继续进攻郑州前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扒开花园口黄河大堤,以此阻击日军西进。具体执行决堤的任务,落到了53军头上。尽管都知道这是造孽的事情,但军命难违。1942年6月9日,大堤还是扒开了。

    形成大片“黄泛区”:1200万百姓受灾 

    花园口决堤后,黄河水波涛汹涌,经中牟、尉氏直泻而下,经贾鲁河、涡河分两股汇入淮河,最后流入长江,在豫东、皖北、苏北地区形成了广泛的黄河泛滥区,黄水所到之处,尽成泽国,千万人民在兵灾之中又遭水灾,死伤无数。花园口掘堤黄河东南流,暂时挡住了日军西进的脚步。1938年9月,日军掉头进犯豫南地区。国民政府对外舆论称日军炸毁了黄河大堤……

    部队“吃地面”:抢一只鸡还要勒索20个鸡蛋 

    从沦陷区和黄泛区逃到国统区的人,日子也并不好过。当时国民政府的规定是,每个地区向驻在该地区的军队提供给养。这样,越是近前线的地区,驻守的军队就越多,农民的负担也就越重。当时河南战区副司令员汤恩伯沿用北洋军阀的做法“吃地面”,甚至公开抢劫,把河南吃得一干二净,无论大户小户,都无粮食储备。当时驻军纪律极差,士兵依仗汤恩伯的势力,在地方上作恶多端,更为可恶的是,抓人一只母鸡,还要勒索20个鸡蛋。

 

【灾相初显之吃光卖光】

一九四二:灾象初显 

    粮荒,巨大的粮荒。数十个县都滴雨未下。经历过光绪三年大灾荒的人,隐隐闻到了某种气息。一路上,全是白花花的榆树,皮已经没有了。老人们讲,吃草根树皮的人,即使熬过这个年景,仍是要病死的。 ”

    大灾来临前的气息 

    1942年整个夏天滴雨未下,麦收只有两三成。往年麦收之后,往往是粮价最低之时,今年却反其道,粮价大涨,地价大跌,上好的地,一亩只卖两百块钱。树叶、杂菜,这些平时给牲畜吃的东西,成了饥民们难得的食物。对于灾民来说,美味莫过于路边叫卖的烙榆皮饼。[详细] 

    被当成“香饽饽”的大雁屎 

    60年所罕见的灾荒,让大雁屎成了香饽饽。物价,特别是粮食价格的飞速上涨让灾民们基本断绝了吃粮的希望。据《偃师县志》记载:民国31年(1942)春夏大旱,二麦歉收。7月,蝗灾、风灾,粮食收获仅一至二成,人多以树皮、草根、观音土、雁屎充饥。 

    当上天成为最后的希望 

    面对灾荒,当时的河南省政府主席是这么想的。当减征或赈粮指望不上时,这也成为当时灾民最后的希望。希望成为现实,需要的仅仅是一场雨。河南省政府主席李培基为了自己的仕途,隐瞒灾情不报,甚至他曾对人表示过,“秋收丰稔,便可补麦季之不足。”

 

【死神在中原大地横行】

一九四二:饥荒蔓延 

    但离秋收还有两三个月,早已无米下锅的灾民为了活下去,开始贱卖一切能卖的家当。于是,有了李蕤笔下“惊人的古董集”。灾荒引来的死神,还在中原大地进一步横行。死亡不再是黑色幽灵,而成了家常便饭,一条条生命,变成了一串串冰冷的死亡数字。

饥饿催生的畸形市场 

    他们好像不懂事的小孩一样,只是哭着哭着,连买主也不知道照顾一下。有人问被子卖多少钱,老婆儿一边哭着一边说‘一百块’,问弹花锤多少钱,她也说‘一百块’,问锄柄的价,也说‘一百块’,应酬似地回答完,便又正正经经地哭起来。四围的人,都报以惨笑。 

一开门,就看到倒毙的人 

    1942年的大饥荒,集中在洛阳的饥民很多人来到这个地方,要吃要喝。这里是当时洛阳的救灾中心之一,也是古董集,饥民们用来交换吃的地方。当时每天一开大门,便能看到灾民在门口因饥饿倒毙的惨状,每天一睁眼听到的便是啼饥号寒的哭声,到街上走走,到处是要饭的。

战火纷飞,灾情无法统计 

    1942年春节,他和爷爷奶奶在家喝了一碗稀汤,喝过汤后到门外和叔叔会合,全家人就上路了,一路要饭,要到了山西。路上,家人听说去洛阳坐火车的话,沿途会遭到日本人炮击,于是,全家人决定不坐火车,改沿太行山一路步行,最后硬是走到了山西。

 

【官方提炼为“赤地千里,饿殍遍野”】

1942,生死抉择 

    干旱让土地裂成一块块龟纹。饥饿如魔鬼般肆虐。官方此后把这场景提炼为“赤地千里,饿殍遍野”。有人为了生存选择当壮丁,也有人选择卖妹妹救弟弟……特殊的时代背景决定了,他们可作出选择的机会并不多。

    许昌大街上,每天都有上百人饿死 

    饥民无以为食,只好挖野菜、摘树叶、剥树皮、捞河草、捡雁屎充饥。大街上到处都是要饭的,趁人不注意抢走食物的事时有发生。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家还有一只鸡,刘玉兰的母亲把鸡锁在屋里,用布裹住鸡嘴,再捆上绳,防止鸡叫。

    摆在农民面前两条路:当壮丁或逃荒 

    大多数时候,每家每户都要被派壮丁。有些年轻人被派去当壮丁,天真地以为比在家饿死强,当了兵就有吃的了。事实上,壮丁并不好当,在军队中逃跑的、饿死的不在少数。

    带上观音土、雁粪等灾民食物 

    1942年,我续任第三届国民参政员,是年河南大旱,除少数水田外,一粒未收。中央不准报灾,亦不救济,我以参政员奔走呼号,不遗余力,“结果河南饿死了500多万人,河南省主席李培基只报了1602人,开政治上未有之奇”。

一九四二 Back to 1942(2012)
 

7 .3

一九四二(2012)

影评(1165)|收藏(1258)

回复 (1) | 收藏 (1) | 311 次阅读 |

不厄菩提 (北京)

男 36岁 射手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