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市隐侠兽犀利的电影世界

这里是星空。

http://i.mtime.com/boyi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扑光捉影录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残虐的美学意义——浅谈六十年代日本武士和战争电影对暴力尺度的突破

市隐侠兽 发布于:

残虐的美学意义
——浅谈六十年代日本武士和战争电影对暴力尺度的突破

 

黑泽明让三船敏郎在《用心棒》和《椿三十郎》的结尾中秋风扫落叶、乾坤一击,分别拍出了斩手与斩首的正面镜头,伏尸数十,血溅五步,在当时影坛具有震撼的效果。但是极限地表现血腥和暴力,也引起主流影评人的反感,以《映画评论》为阵地的中青年影评人,如佐藤忠男,大都质疑:黑泽明这样不过是拍出了耍弄武士刀的残虐美,完全是江户时代的情趣,这在反战反核反日本再武装的时代环境中有什么意义?以当时的认知水平,也难怪心系天下的影评人作如此反应。


一、斩首的价值与吓人的鬼物相同
是啊,残虐有什么意义?《异形》和《猛鬼街》又有什么意义?当新的拍法推出、新的标杆树立起来时,人们往往由于欣赏习惯、思维定势而有种种不适,这是受时代背景等条件的限制,用旧的标准去度量新生事物所造成的。在电影这一行,视觉语言是最有力的语言,甚至视觉形象本身就是最有力的语言,同行与同好之间用这种语言沟通最直接、最有效,最有视觉效果的形象“语言”必然引起跟风者风起云涌,最终推动原有电影美学价值评价体系的松动和革新。《用心棒》和《椿三十郎》之后,日本电影“喀嚓喀嚓”的音画场面多了起来,仅仅三五年间,人斩、杀人,就开始在三隅研次的《眠狂四郎》、《座头市》系列里血流成河,终至70年代的《带子雄狼》、《修罗雪姬》登峰造极。同样在好莱坞,《异形》和《猛鬼街》不是已经成为表现外星怪物与人世鬼魅——所谓科幻恐怖片的标准了吗?斩首的价值,与外星和人世恶魔一样的。
二、武士片与西部片相互借鉴
佛陀的苦口婆心、天花乱坠、祥云朵朵,赶不上行者武松、花和尚血淋淋指上鼻尖来的戒刀和禅杖,直接作用于人的感官。黑社会说服别人的工具是枪,动作电影打动观众的工具无庸讳言,是暴力本身。如果说,斩首是日本武士和武士电影特有的一种亚文化现象,不应忽略的是,《用心棒》和《椿三十郎》必须放在黑泽明美学渊源之一的西部片背景上来考察。几乎与上述两片同时,霍克斯的《赤胆屠龙》与福特的《双虎屠龙》,均以“屠龙”扫荡流氓、诛除首恶为主题,展现了美国式的古典武士——传统的牛仔在新时代的失落,以及部分地重新找回男人的自我。这两部影片的高潮戏,即正义与邪恶双方的对决场面都是效果强烈的,一个浓墨重彩,一个干脆利落;一个秋风扫落叶,一个快刀斩乱麻,暴力的作用都是为主题服务的。《用心棒》和《椿三十郎》的决斗风格,恰恰分别对应《赤胆屠龙》和《双虎屠龙》,其暴力表现同样服从服务于主题。
《用心棒》的结尾,桑畑三十郎一人连斩数十人,并飞刀断手,压倒了火枪,这么夸张,会有这样的超人吗?可是看看《赤胆屠龙》,西部片的高潮,又有哪一个不是斩瓜切菜、英雄神枪让恶棍断魂?又有哪一个不是一个人(《赤胆屠龙》是三个人)打几十个的?英雄固然是神技超人,恶棍也确然是外强中干,怪只怪自己手腕太软。
黑泽明波澜万丈的手法、三船敏郎携风掣电的身法,毕竟是凡俗难及的,《用心棒》的一夫万敌,自有它的独特性,让世界实实在在地见识了日本刀凌厉的美学。对这一点感触最深的与其说是蜂涌而进影院的观众,不如说是西方世界的电影制作者,有志于动作片者,从中看到了最有震撼力、最能撼动感官的风格,于是,塞尔乔·莱翁内将传统西部片的屠龙美学与黑泽明西部武士片的日本刀人斩美学结合,放到仿西部荒野的背景上,织就了幻想的英雄空间;于是,萨姆·佩金帕颠覆性地用起了机枪,把风扫落叶的快感推上新的波澜,于是,东西方电影界的暴力尺度一次次被刷新,感官冲击的标尺一次次被升上新的高度。突破已有的标准就是创新,黑泽明的《用心棒》是不是创新呢?
三、斩首场面深层的悲怆美
从《椿三十郎》开始,武士片的残酷场面在快感之余,有了更深层的意义。黑泽明用泵血的手法,将扮演顽固鹰犬武士的仲代达矢变成了一具喷血机,其视觉的冲击固然是无以复加、在日本电影中别开天地;然而,黑泽明真正的用意,却是通过三船敏郎得手后的落寞与深切的哀痛,传达出了一位武士的挽歌:两虎相争,原本惺惺相惜,却不得不争,不争便没有了武士的尊严;对自己心仪的武士最佳的尊重,就是使出全力、乾坤一击给他一个尊严的死。
20年后,程小东的《生死决》从中国人自己的理解来讲述日本武士追求武学的武士道,无心之中却表达了与《椿三十郎》相近的主题:一个武士的视野里,除了武学上更高更强再没有别的事物,两个惺惺相惜的习武者,本应做朋友,却由于一方太过偏执的追求,只能做敌人。乃知兵者是凶器,执之者必危。出鞘宝刀、锋芒一露,不是伤人,就是伤己。这就是《椿三十郎》的室户半兵卫、《生死决》的宫本一所代表的武人宿命。
冈本喜八的《大战末日》(《日本最长的一天》)有叛乱军官将近卫师团长副官斩首的镜头,残酷直露的尺度也是突破常格的,被认为有意效仿《椿三十郎》并试图超越。一般所见者仅仅是中谷一郎扮演的陆军航空学校上尉一刀砍去,副官头颅飞出,滚落地上打了几个转,被斩断的腔管里的血泼墨似的溅满了背后的白墙,如此这般凌厉的手法确实很出位,黑泽明再怎样也不会把飞起的头颅和暴露的腔管呈现给观众的,证明黑泽与喜八有代差。其实,这一斩首镜头一定要与随后的场面连接起来看才有意义。在抢先拔刀斩杀企图拔刀保护师长的副官狂乱中,叛军主谋之一、黑泽年男扮演的畑中少佐一阵手枪乱射,击毙了森师团长,中谷一郎上前补了一刀,随后是一系列反应镜头:杀人者中谷一郎和黑泽年男如受雷击一般,满头大汗,不知所措,另一主谋中丸忠雄扮演的椎崎中佐震惊、错愕转化为无力的虚脱;然后,中谷一郎开始慌乱地掀起衣角擦拭军刀,一边擦一边喘着粗气,显示心里极不平静;黑泽年男由紧张到绝顶也转化为虚脱,握枪的双手无力的垂落,脸色惨白,呈现出一片惶惑麻木,进入了没有经验的人犯下重罪后几近休克的大脑空白状态。短暂的平静后,是再度异常的兴奋,几个主谋抱着“反正事已至此,不如破釜沉舟”的心态,加速开动叛乱的机器,就血泊中扯过森师团长的印章,盖在了伪造的兵变命令上。整个师团长办公室的场景,最后定格在森师团长的签名、印章上面,随之镜头冷冷地转向已成为一具尸首的森师团长身体,就此结束。这一系列波澜迭起、由极热归于极冷的镜头在揭示,青年叛乱军官的狂热,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他们并没有经历过前线血与火的磨砺,以肤浅的人生阅历和军事经验玩死亡游戏,注定逃不过螳臂当车的命运。


冈本喜八1965年元旦推出的贺岁之作《侍》,也以斩首为高潮。受雇于水户藩武士的新纳鹤千代,不仅在樱田门前斩下了当世第一号权势人物井伊直弼的首级,还把这首级挑在刀尖之上,在混乱的杀人场中奔跑、炫耀,不断发出似癫若狂的大笑。这笑意,自然是一个浪人终将列名水户藩下、闻达于诸候的志得意满,也是一介武夫凭一己之力斩得天下第一权势人物首级的成就感。然而,观众看到这里无不知道,他斩下的,就是他毕生所要一见的生身父亲的首级;老谋深算的水户藩并不会给他带来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真正能提携他、正在准备提携他的,只有他的父亲。他砍断的,实际是显达之路,他面临的,只是水户藩灭口与幕府追捕的一个双重陷阱。这份以弑父切断血缘脐带与进身之路的悲剧,与新纳鹤千代一生坎坷,尝尽自幼无父、未婚妻被夺的屈辱不幸相对照,就更加令人心酸和深思。这已经不限于一个人的悲剧,而是幕府末期武士时代即将结束、所有漂泊浪人企图进身为“侍”——武士却终于要被时代淘汰的集体命运的缩影。这样来看,冈本喜八让三船敏郎高举首级炫耀的残酷,还有更深长的意味,没有细味者是不可以感官刺激简单视之的。
2008年10月13日中午11:41分

用心棒 Yojinbo(1961)

8 .4

用心棒(1961)

影评(110)

收藏(505)

回复 (44) | 收藏 (20) | 6693 次阅读 |

市隐侠兽 (通化)

男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