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市隐侠兽犀利的电影世界

这里是星空。

http://i.mtime.com/boyi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扑光捉影录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李碧华小说改编电影研究

市隐侠兽 发布于:

历史风烟与人生花屑中的奇情影像
——李碧华的电影缘

 

港台有两个李碧华,都是女作家。台湾的李碧华写专栏、策划电视,在《仕女杂志》上开个专栏名叫“两性拔河”,曝光率较高;香港的李碧华写小说起家,以电影闻名,《胭脂扣》、《霸王别姬》、《青蛇》、《诱僧》,一个个华彩奕奕、煊赫青史的经典片名,也将李碧华之名镶嵌在了星汉灿烂的银河。她本人虽然闺门深锁,一不接受采访、二不公开照片、三不与读者见面,却由于她小说改编、她自己编剧的电影流行,拥有许多频繁抛头露面的女作家、媒体人所远远不及的观众缘。
李碧华其人
李碧华,原名李白,人不知其芳年几许、华颜若何也,只听她自己说“年龄的数字太大,三围数字太小”。已知其1976年高中毕业,早早出道,曾做记者、《中国学生》周报“快活谷”专栏、《幸福家庭》杂志“意有未尽”专栏撰稿;后来入无线、香港电台为电视剧编剧本,作品《七女性》、《北斗星》、《狮子山下》、《岁月河山》、《香港香港》均系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品。由此看来,李碧华当为50年代生人,如今已逼近知天命之年。
1981年,李碧华涉足电影圈,协助舒琪、张坚庭等人编剧了《两小无知》、《父子情》,其中香港电影新浪潮写实派方育平导演的《父子情》为影史名作,获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奖。以此,李碧华迅速完成了专栏撰稿人、电视人到电影编剧的角色转换。同时她开始写小说,处女作《胭脂扣》,当时未引起广泛注意,日后由女性电影名家关锦鹏搬上银幕,威震歌坛的姐姐、哥哥梅艳芳、张国荣挂牌主演,票房、口碑双双轰动,卖座盛况空前,法国南特、意大利都灵国际电影节迭有斩获。被誉为打通了艺术与商业电影的界限,香港电影流派屈指可数的经典。影片原著、编剧之一的李碧华也声势大振,从此与电影结下难解之缘,成了由小说到电影的改编专业户,其小说既为经典名片的孵化器,又为“导演和演员功名膨胀的酵母”。
伴随着电影走向国际、小说风行海内,李碧华名利双收,完全够条件安享她所谓“快乐美满的人生”了:“七成饱、三分醉,十足收成;过上等生活、付中等劳力,享下等情欲。”其身价从专栏文章每千字5000港元的超级稿酬便可得见一斑。但自称有自虐倾向的李碧华还在不停耕耘着小说、散文、舞台剧的稿纸田,至今出书40余本,两岸三地各有版本,中文以外世界版权也有美国出版商代理。《霸王别姬》、《胭脂扣》的深入人心为她在大江南北笼络了好大一批接受群,不分电影与小说,带有李碧华印记的文化产品共同构成了一个蔚为大观的文化现象。
李碧华小说
李碧华个性独特,她的小说也独辟蹊径,备受读者和电影制作者青睐,突出的原因是一个“奇”字:以奇人,驭奇才,运奇笔,写奇情,记奇事,成奇书。
她的小说具有典型的奇书体例,都以风云动荡的历史时代为背景,人物生存在踬踣坎坷的环境中。她笔下以胭脂和墨,幽缈为理,惝恍为情,纵横古今时空,穿梭阴阳两界,出入想象与现实之间,说古道今,述奇志异,让虚构人物(蒙天放、石彦生、云开)与历史名人(秦始皇、唐太宗、川岛芳子)并驾齐驱,让古人与今人(蒙天放、白云飞)、死人与活人(如花、袁永安)分庭抗礼,让人物的前世与今生交织印证(潘金莲—单玉莲),一幅幅文字织成的景致浓烈似火,迷离似烟。奇诡与妖艳,是李碧华文字的两大特点。
她对乱世中艳丽的女人、强力的男人最感兴趣。因为“基本上,任何好看的小说不外‘痴男怨女,悲欢离合’”(李碧华语)。然而既以乱世的历史震荡为背景,就不能不涉及政治、争斗、厮杀,一般言情小说的男欢女爱、月闲风定,在李碧华小说里看不到,她小说的情爱都在权力与野心的交迫下挣扎生出,在血与火的动乱中曲折延伸:女人艳丽,往往不得不靠色相生存(如花、菊仙、川岛芳子、单玉莲);男人强力,每每却被更强大的政治或世俗力量摧折、屈服,随波逐流(十二少、蒙天放、石彦生、段小楼、武龙),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心爱的女人。因此,李碧华笔下的男女之情是很煞风景的,离多恨永,在古代故事、鬼魅奇谈的外表下,承载的是男人薄幸的历史经验和红颜薄命的人生宿命。


政治斗争、疆场杀伐,这些不属于女性的世界,李碧华一再描绘,为自己作品引入了女作家鲜有涉猎的图景,增添了普通言情小说所不具备的吸引力。这也许源于追踪时弊的记者的敏感,从她“有权大丈夫、有钱小丈夫”的择偶条件,又似乎透露出她对男性世界的向往。无论是做人还是写小说,李碧华都不讳言对男人的向往。只有她,才会将“享下等情欲”堂而皇之的列为美满人生的追求目标;也只有她,才会将“他在床上很劲的,一晚来四次都试过”,“我想起他都会湿的”这样的常人羞于启齿的纯女性感觉纳入小说中。但李碧华是畅销小说家,她的小说与经典文学尚有相当远的距离。如果说天下文章家作女性小说以胭脂和墨,能从女性角度发出女性心声,为女性知音,那么,曹雪芹以胭脂和的是泪,“千红一窟,万艳同杯”,深入人的灵魂;张爱玲和的是茶,品罢余香满口,绕梁三日,沁人心脾;李碧华以胭脂和的是蜡泪,虽也砭肌入理,却稍纵即逝,令人的心弦稍有震颤便迅即冷凝了。
不管有意无意,李碧华在下笔时以旁观者的冷漠,保持了审视历史、洞察人生的清醒,与她描写的对象和读者保持着距离。她的笔是冷冷的,目光是透彻的,不直面今时今世的现实,而始终关注活人的欲望,借乱世浮沉人物命运的同一性,带出一份劫数循环的灵异感,在历史传奇中演义了人生的残酷与悲欢。穿透历史深锁的风烟、披开人生浓稠的花屑,李碧华带着她笔下的男男女女,向着读者和观众的面前走来。
李碧华电影
李碧华小说改编成电影的7部,高潮时《秦俑》、《潘金莲》、《川岛芳子》几乎同时开镜。拍电影人之所以如此偏爱,除了李碧华小说话题性、可看性之外,还与李碧华影视编剧出身,深通电影表现手段有关。她这7部小说,篇幅都不长,每部五、七万字,和电影剧本差不多;每一本书中,矛盾起伏转合,终归了结,正是一部电影的结构和容量,略加增删取舍,恰好可装在一部100来分钟的电影里。写小说,李碧华与金庸在手法上有相似处,他们都做过编剧,金庸更当过导演,他们的小说借鉴了电影的某些表现手段,都有很强的视觉性。李碧华小说的形象不算丰满,但轮廓鲜明,线条简括;主要靠人物的外部形体动作、空间移动来塑造人物,而她的动作描写简洁、清楚,空间、方位交代明确;人物的语言不多,却言简意丰,而且很“酷”,酷似电影对白,极适于电影化。很大程度上,不管出于自然还是刻意,她的小说都写成了电影剧本式的,改编起来不仅容易,而且成功的系数大。
所有改编李碧华小说的电影,均由原著者本人参与编剧,这保证了电影风格的一致性,也保证了所有改编作品都十分“忠于原著”。改编李碧华小说拍成的《霸王别姬》、《胭脂扣》,早已是代表中国电影形象、华人影圈内奉若圭皋的经典,登上电影艺术的殿堂,为后辈电影人必修的功课;《秦俑》、《青蛇》、《诱僧》,虽然艺术未臻化境,也能凭借缤纷的手法、独到的内涵,在观众和影评家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或入选华语电影年度十佳,或夺取金马、金像演艺、技术单项奖;《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川岛芳子》更逊一筹,观众、舆论毁多誉少,尽管如此,与其他李氏小说改编的影片一样,无不打着李氏怪谈艳说、奇诡妖艳的幽幽烙印,自能带人进入一个别有洞天的境界。


李碧华电影过眼录

1、窥情 (Maybe  it's  love)
出品:邵氏1984年/导演:陈安琪/编剧:李碧华/演员:钟楚红、汤镇业、徐可缨、谷烽、金燕玲
李碧华早期独力编剧,新晋导演陈安琪执导,钟楚红尚未大红特红时主演的青春恋爱片。虽未闻反响多大,但亦借钟楚红艳名以传,算是李碧华单独编剧取得了初次的成功。


2、胭脂扣(Rouge)
出品:威禾1987年/导演:关锦鹏/编剧:邱戴安平、李碧华/策划:邓景生、李碧华/监制:成龙/摄影:黄仲标/美术:朴若木、马光荣/动作:成家班/剪接:张耀宗/音乐:黎小田/ 演员:梅艳芳、张国荣、万梓良、朱宝意
关锦鹏的第三部作品具有重要意义,在影史上为女性和灵异主题影片的代表。作为小说,《胭脂扣》也是李碧华成熟之作。作品通过一个殉情妓女数十年后返回人间,寻找情郎补续前缘,结果却大失所望的故事,“确立了一种地老天荒也不能抛弃的价值观”,这便是生死不渝的执著与信诺。借如花这个形象,代表了出身烟尘而保持自尊、追求真情的女性风骨,表达了对甘受女性牺牲却沉沦不自醒的男性的批判,并以她的坚贞执著对衬了当代社会易碎的人伦关系。本片是由成龙投资的,表明了他对文艺片的爱好与支持。剧本虽经李碧华七易其稿,关锦鹏仍然坚持老拍档邱戴安平重新结构,最后定稿。小说作者与电影的美术对三十年代香港塘西地区的娼门风情、礼俗、服饰、建筑进行了大范围调查,在小说和电影中作了细致的再现。影片视觉形象精美,韵味悠长,空幻灵异的色彩、风月绮丽的画面,连同如花死后53年不渝的恋情,给观众营建了一个似幻亦真的假定世界,也启发了《群莺乱舞》、《塘西风月痕》等怀旧电影的跟风浪潮。《胭脂扣》1988年获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等7项奖,李碧华也分享到最佳编剧奖。


3、潘金莲之前世今生(Reincarnation of Golden Lotus)
出品:友禾1989年/导演:罗卓瑶/编剧:李碧华/美术:李景文 、 袁澄洋/动作:梁小熊/ 音乐:鲁世杰、卫朋/ 演员:王祖贤、林俊贤、单立文、曾志伟、谷烽、焦姣、陈立品     
潘金莲被武松杀死后,在地府故意不饮孟婆茶,带着未获满足的欲望和立志复仇的怨气轮回人世,托身成芭蕾舞学生单玉莲,与武松投生的鞋厂工人武龙情愫暗生,却在文革的风暴中失贞被赶下乡。改革开放后,武大郎投生的港商武汝大把她从乡村带到香港,她成了他的妻子,而投靠堂兄来的武龙做了她的司机。武龙、单玉莲仍为习俗所束缚,玉莲被诱与西门庆投生的服装设计师西蒙偷情,武汝大为满足妻子误服春药丧命。武龙撞破后杀死西蒙,被玉莲不慎开车撞死。最后,单玉莲开着高速车载着武龙尸体撞向大树,同归于尽。这就是电影为我们展示的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小说结尾与电影略有不同,武汝大没有死,单玉莲也只是残废,满足了武汝大白痴般天真的幸福。后来李碧华的想法也许有变,电影改成同归于尽的结局,矛盾和时空更紧凑了,也更切合女性的不幸轮回、今生是前世投影的主题。原著只能说是独特而不能说是成功的,以今生为主而穿插着《金瓶梅》的小段描写,构成交叉蒙太奇的效果;然而对单玉莲缺乏丰满立体的经营,涉及几笔情欲的不满足和被男性侮辱伤害的不平,未能在水平与纵深方向作更痛切的开掘,表明“新女性视角的代言人”李碧华对女性的理解还是比较肤浅的,女性真正追求什么她并不了解。至于电影虽然取得了800多万的票房成绩,但从观感来说只能以“失败”形容。夫妻导演罗卓瑶、方令正的风格是枯淡的,影像是暗淡晦涩的,《潘金莲》影片并没有精心摆拍的剧照那么明艳照人,可看性极低,与描写对象和观众保持间离感这一点上,倒是比李碧华做得更尽。


4、川岛芳子(Kawashima Yoshiko)
出品:威禾1990 年/导演:方令正/编剧:李碧华/摄影:马楚成/美术:莫均杰、方盈/动作:冯克安/剪接 :张兆熙/音乐:沈圣德/演员:梅艳芳、刘德华、尔冬升、谢贤、陈玉莲、吴启华、黄衍蒙
在李碧华笔下,川岛芳子的一生是作为政治上争权夺利的工具,被男性侮辱伤害展开的。她写出了这个人物形象百变的妖艳,杀戮、破坏的强悍外表下内心的空虚与惶惑,皮肉征逐中对真情的渴望,最后还不忘了神来一笔,给她留下70年代东京银座街头牵狗老妇的悬念形象,在李氏小说的女性人物中下无疑是形象较为丰满的一个。电影和小说一样,矛盾结构在“一个女人和她一生的数个男人”模式中展开,侧重展现了川岛芳子与中国热血青年、日本狡诈特务的爱恨纠葛。刘德华饰梨园子弟云开,俊朗不凡,因此片与梅艳芳一度结缘;谢贤饰演的大特务宇野骏吉(当为田中隆吉的化身)老奸巨猾,极为出彩,停车荒林,在舞曲伴奏下与川岛芳子起舞、做爱的场面,通过音画对位和梅艳芳的厌恶表情,很有力地制造了讽刺效果,对人物的心理描写也别开生面,构成为有点意大利政治片味道的经典场面。


5、秦俑(A Terra-Cotta Warrior)
出品:加拿大天艺、香港嘉民1990年/导演、武术指导:程小东/编剧:李碧华/摄影:鲍起鸣、李新业/美术:奚仲文/剪接:麦子善/音乐:黄沾、顾嘉辉、戴乐民/演员:张艺谋、巩俐、于荣光、陆树铭
《秦俑》于80年代末在西安附近拍摄达两年之久,摄制组成员曾满布西安街头,西影厂长、名导演吴天明还在其内客串了“导演”一角。该片于1990年底在国内公映时,上座率奇高,几乎买不到票,大片的声势、古迹的魅力、明星的号召力都为它奠定了观众基础。看过此片的观众,想必对当日映前加演的《人体艺术》15分钟短片还记忆犹新。小说原著在李碧华作品中应该说是较为浅薄的一部,一对情侣,三世轮回,两世不得团圆,终于在最后一世完续前缘。这像是金童玉女七世轮回传说的翻版,韩国的《隔世琴缘》又像是照此抄的。也许,李碧华借《秦俑》只想说明一个道理:“世上还有些东西,是永恒不变的!”但是,电影《秦俑》建立在秦国混一六国、兵马俑方阵巍峨的视觉形象基础上,境界就完全不同了。这是一种苍凉深厚、雄浑阔大的境界。擅长运用特技、倾心于战争场面和形式美的程小东,在莽莽黄土平原的地面和地下,以惊人魄力复原了威武肃穆的兵马俑方阵,并以刀剑对手枪、盔甲对西装,构造了古今大战的奇异景观,迸发出青铜器与火器文明相撞击的璀粲火花。秦人张艺谋在影片中如木雕泥塑,线条坚毅,以无招胜有招的本色演技演活了秦代将军,真不知他化身为秦俑,还是秦俑化身为他。巩俐演古代少女分数合格,演现代泼辣女艺员则略嫌生涩。陆树铭的秦始皇则气度沉雄,于荣光的优皮匪首也棱角分明,很有几分好莱坞魅力反派的派头。影片再现世界第八奇迹的气魄确实不凡,但还不及电影音乐成就之高。该片的配乐为香港电影音乐登峰造极的手笔,“焚心以火”主旋律既空灵奇幻,又大气磅礴,一声声石落深潭、回波千尺的鼓点,敲出了千年沉重,将暴政压迫下百姓的呼吸和幽冥异路爱情不渝的主题诠释到极点。
6、霸王别姬(Fairwell to My Concubine)
出品:汤臣1993年/导演 :陈凯歌/编剧:芦苇、李碧华/摄影:顾长卫/音乐:赵季平/演员:张国荣、张丰毅、巩俐、葛优、英达、雷汉、吕齐、蒋雯丽
如果说《胭脂扣》是风月残梦,《霸王别姬》就是京华浩梦。这浩梦是艺术之梦,是人生之梦,是哀悼兴亡更替的政治暴力下人性沦丧的悼亡之梦,是礼赞传统文化、寄托追怀之情的斑斓绚丽之梦。论小说的艺术严整性,《胭脂扣》和《生死桥》是李碧华的巅峰之作,可视为其代表作,但电影《霸王别姬》却是根据她小说改编的电影中成就最高的一部。小说本来是李碧华为方令正编剧的电视剧改写成的。李氏生于梨园之家,曾在父亲领路下对京剧做过相当时期的修行。她笔下多写梨园,无论京腔粤曲,都能写得有情有韵,这一段戏曲经历当然不会无益。


小说写梨园50年政治变迁中的血泪,写痴迷于艺术、人戏不分的程蝶衣为情、为戏、为尊严的坚持和磨难,也写了同性恋、异性恋的三角纠葛,在京剧的缤纷舞台上,给人以一定的丰富和深度感。然而小说《霸王别姬》也与李氏其他小说和香港文学、影视作品一样,保持着与新中国生活的隔离,对大到文革等历史事件、特定条件下人物的处境和心理特点,小到北京话等细节把握不准。许多用于评价电影的赞誉之词被加在了原著小说上,这是不恰当的。荣誉属于电影。
关于电影《霸王别姬》,学者已经做出了精允的研究,学界已形成定论,概括起来主要是:在内容上,影片达到了丰富性与深刻性的高度统一,展示了人在文化与政治暴力下的角色错位,人性在面临暴力威胁时的多面性,其主题是“忠贞与背叛”,程蝶衣以外的人在艺术与人生舞台上基本无例外地表现出背叛,陈凯歌在其中贯注了自己在文革时做红卫兵背叛父亲的沉痛经验;在形式上,影片实现了意象化与规模化的完美结合,是故事线索清晰的情节剧,又是东方人文精神和规模化形式严整统一的历史活剧,京剧的华丽色彩、精美表演程式与膜拜传统艺术、强调人之尊严的仪式化场面贯穿全片,京剧的精华浓缩在《霸王别姬》的戏中戏之中反复摆演,构成了一次堂皇盛大的视觉、听觉飨宴,强烈冲击着人们的感官和心扉。尤其值得称道的是,片头片尾舞台追光下一对梨园兄弟的生离死别,程蝶衣按照“从一而终”的信条在《霸王别姬》的排演中从容自刎,姬别霸王,在历尽磨难与屈辱之后,借由物我两忘、人戏合一,以身践道,完成了戏剧舞台上的艺术角色,也达到了人生舞台上的人格完成和自我实现,将整部影片作了点睛和升华。
在拍此片时,张国荣在陈凯歌的点拨下表现特别出色,将角色细细咀嚼后“化为一种意韵无穷的沉静”,达到了物我合一、人戏一体的境界,观众在他的表演中也一定能品味到那一种“意韵无穷的沉静”。本片是李碧华小说改编的电影中获奖最多、规格最高的,诸如法国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美国洛杉矶电影记者评选最佳外语片金球奖、亚太影展最佳男主角等。


7、诱僧(Temptation of A Monk)
出品:泰影轩1993 年/导演:罗卓瑶/编剧:方令正、李碧华/摄影:黄岳泰、Andrew  Lesnie/美术:叶锦添 、杨占家、李伟明/剪接:Jill Bilcock/音乐:刘以达/演员:吴兴国、陈冲、张丰毅、李名炀
《诱僧》虽然电影仍不好看,却是李碧华与罗卓瑶夫妇最好的一次合作。这是罗卓瑶为打开美国市场的奠基之作,请来了美籍华人明星陈冲一人分饰两角,卢燕饰石彦生之母。原著是李碧华小说形而上观念较强的一部,以唐朝建国之初大将石彦生背叛了主子,暗中支持皇次子李世民发动玄武门兵变夺权,自己目睹屠杀心生悔意,被李世民逼入空门,屡次逃过追杀为主脉,探索了两个命题:一是政治权力争夺中、面对名利诱惑人的方向抉择,一是遁入空门后、面对酒色诱惑人的解脱,即人生方向和终极真理的探求这两个人生根本问题。当然,也可以说问题就是一个,就是诱僧,就是僧如何不被诱。可惜,《诱僧》虽然有很好的立意,文笔也颇为高逸,但是仍把精力过多用在红萼纯情、青绶色欲这些可看性强的花屑之上,未免尺短意长,表意不尽,缺乏丰满的形象和痛快的说理。同时,李碧华对佛学的掌握恐怕也是浅薄的,十渡方丈所代表的禅机,远不如金庸小说中的禅理透彻,意象丰厚,仍是灵光一闪,人们刚有所悟便没了下文。
李碧华在小说中营造的空旷壮大的意象美,在罗卓瑶电影中化成了孤倔峭拔的岸然古意,全片青灰色的画面基调,方硬苍郁的山西山梁,蛛网纠结的深山古刹,广漠坚厚的宫门城墙,尤其是一层层、一叠叠满目无尽的黄土灰山,仿佛千百里人烟绝迹,营造了极为荒冷萧飒的意境。这不是人们想象中万紫千红的盛唐,但这是一个想定的禅意世界,成功地营造出政治暴力下的恐怖和深山古寺的枯寂。从武夫被迫沦为佛门弟子的石彦生等人,在难以忍受的物质和肉体匮乏中,连破佛家荤戒、酒戒、色戒、杀戒;最后,人欲在石彦生与酷似其情人的青绶交合中总爆发,极乐与生死悬于一线,事后的冷汗却让石彦生完成了佛法的彻悟。陈冲在影片中的表演,倒是很能体现李碧华笔下女子的另一种妖艳——危险。刘以达空灵的配乐,衬托出枯索,缥缈着禅韵,与叶锦添的美术相得益彰。本片不被中国观众看好,却在西方得到一定评价,影碟相当畅销。
8、青蛇(Green Snake)
出品:思远1993 年/导演:徐克/编剧:徐克、李碧华/摄影:高照林/美术:雷楚雄/剪接:亚积/音乐 :黄沾、雷颂德/演员:张曼玉、王祖贤、吴兴国、赵文卓、马精武
白蛇的传说由来已久,李碧华做出的一个最重要改变,不在于将叙事重点从白蛇向小青转变,而在于将法海从白眉老僧设定为精壮男子,血气方刚、精力过人而持戒未定,为小说的多元性恋关系提供了空间。这显示了李碧华对现实中的人感兴趣,关心人欲、热衷表现男女题材的偏好。


小说里单纯精壮、被“诱僧”的僧人形象的法海,到了徐克电影里,一变而为贯彻始终、提纲挈领的灵魂人物,并且通过干练中透出阴鸷之气的赵文卓具体形象,将法海塑造为执法者与犯戒者、拯救者与破坏者、仁慈者与暴虐者双重形象、矛盾一体的典型。白蛇、青蛇追求人的幸福与法海维护人类社会秩序的神妖斗争,在影片中居于次要地位,白素贞、小青、许仙与法海的四元互动关系,才是构成本片结构基础的主线。
这四元关系隐喻的是人类追求享乐、沉迷不醒的劣根性,全片弥漫着世界末日的危机感。例如,影片开头群妖乱舞,寓示众生欲海浮沉,人妖莫辨,只有拯救者法海悲悯地低呼他们“人”;公子哥在艳舞和毒品助兴下宴饮作乐,青蛇参与其中表明其重视欲,白蛇注视书生表明其向往情。这向往驱使她在红尘浊世建立了一个碧水风荷上的世外桃源,可这桃源没有给她带来终生安定,男性许仙的介入,只促成了两姐妹的分裂和人世经验的幻灭。
白蛇、青蛇代表了女性的不同追求,白蛇所追求的幸福是一种可以带来安全感的幸福,一旦获得爱情但企图以家庭的形式稳定下来;在自己、许仙、小青三者之间,她希望各人遵守契约,使三角关系成为一种符合伦理的可靠关系。小青就没有这种追求,顾上享乐就顾不上他人。没有安全感,至亲好友之间也没有安全感,这是青蛇白蛇反目的现实性悲剧意义,也是影片末日危机感的重要来源。片末法海在洪水中抱着完全纯洁的初生婴儿,具有《罗生门》结尾式的象征意义,对人类的未来寄予希望。
影片整体造型高度风格化、意象化,借用浓烈的美术造型、人物形体动作,构成强烈隐喻,对观众感官施以强劲的外部冲击。影片在整体意象经营和美术上的戮力,使本片成为少数比原著好看的电影之一。然而影片人物不可爱,特技、打斗不合口味,情节、思想太超越常轨,寓意无人能懂,忽略了人们看电影的最普通、最基本要求:欣赏一部有情趣的情节剧,造成观众与电影作者很难沟通,使本片的内在价值被埋没了。从思想上说,《青蛇》是徐克《黄飞鸿》之后最重要的作品。

回复 (27) | 收藏 (16) | 4810 次阅读 |

市隐侠兽 (通化)

男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