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北京群众演员之生存

冰麒麟 发布于:

在北京电影学院(北京电影制片厂)的门口,长年聚集着一群人,有男有女,有俊有丑;有皓首苍髯,有青春年少。长张三,矮李四,胖王五,瘦赵六。总之是各色人等,世相大全。他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他们是群众,他们是来等待被挑选去拍戏的。
他们被称做群众演员。
从早上等到晚上,可能会排上一到两出戏,一次可以挣20元,外加一份盒饭。
李大爷
李大爷干这个行当几十年了,自打北京出现这个行当起就在开始做,可以说是元老级人物了。他长得很有特色,身材魁梧,腰背挺直,白须飘飘,一张威严的脸上透出饱经风桑的神色,扮演忠臣的老将军再合适不过。实际上呢,他也是一直扮演这之类的角色,基本上可以算做特型演员了。

他干的岁数长,见识自然广,谈起哪个哪个知名导演如谈自己的熟人朋友,让人羡慕。他也不像一般人样天天来这里从早蹲到晚,只是闲得慌就来转转。毕竟现在不需要靠这个混饭吃了,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虽然不是什么高知家庭,但在北京日子还过得下去。他原来养家时靠做群众演员赚的钱不比一般工人少,因为那时做这个的人少,而且一般由副导演直接负责管理他们,不象现在要经过戏头抽掉一部分钱。

李大爷人缘好,受人尊敬,每次来总有人围着他,有时就一起坐在地上打牌和闲扯,那些小伙子总希望他能讲些某某明星或导演的掌故,但他总是笑笑,端的是云淡风清,他告诫他们,找份正当工作,或者回去,不要浪费时间,还要吃无谓的苦。

现在群众演员中像李大爷这样年纪的人是越来越少的,多的是二十上下农村来的小伙子,一个带着瑟瑟的神情和饥渴的表情;北京原住民更是没有,我曾和房东提到过,她一脸的不屑,他们眼里这种活计是下贱和丢人的,但关键是赚不到钱。她说在二十年前,群众导演要剧组到处去找,现在呢,比买白菜还方便。这倒是真话。一个司机夸张地说,在北京做这一行当的有几百万人。我想,只要是去北京电影学院蹲过的都算计在内,恐怕一百万也是有的吧。


小王
小王,19岁,外省人,高中没有毕业,来京打工已有一年半,先后干过餐馆、咖啡店、酒吧和保安,实在没饭吃时还去过工地卖过苦力,没有一样月工资超过1000人民币,没有一样干的时间超过三个月。不是老板嫌他“不识相”炒掉他,就是他因为受上级“欺负、管制、侮辱”而炒掉老板。最后一次失业,躺在和人合租的北京少有的没有暖气的平房里,听同屋说在哪里可以拍戏,有钱发还管饭呢。他猛然一拍大腿:操,你怎么不早说,有这样的好事,害我白白浪费一年多的时间!于是第二天,天还微微亮他便奔新希望而去了。

另一个小王,23岁,刚刚大学毕业,从外省来到北京工作。从满腔热血的理想主义者迅速堕入灰心失望的悲观失望者,原来工作是这么枯燥,同事是这么势力,没钱没势是这么痛苦,接下来丢掉工作成为社会边缘人。一时间找不到新工作,想何不去做群众演员跑龙套呢,想现在无所不能万众景仰的星爷周星驰就是靠跑龙套起家的呢,即使成不了星爷,也可以锻炼自己某些方面(表演?交际?抗白眼?忍受欺骗?)的能力啊。于是在某一天,装模做样地踱过去,看到那里的景况,或者当时就打消心中的念头而回去找正经工作,或者在那里呆上一两天、一两月、一两年。

如此,在北影门口,寒来暑往流过的面孔里,有千百个小王,在这所有“小王”的心目中,据有一个共同的“小王”——王宝强。当年和他们一样蹲在北影门口的王宝强靠《天下无贼》中本色演出“傻根”成为真正的明星,由此给他们注射的兴奋剂,好比当年慕容雪村在天涯舞文凭借前无古人的点击率成功走入市场后,给众写手种下的“点击情结”。他们不止一个在想,我长得不比王宝强差,看起来不会比他更“傻根”,他能出头,我也能。仿若耐克广告不是一句扯淡,而依靠其不厌其烦的重复宣传已深入这些微贱的梦想者的心了。

戏头
现在的行情是,一个临时的群众演员排一次戏(一般是一天),有20元钱,这钱是由戏头发给他们,据说剧组给戏头的50元。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这些,但他们还是必须任人宰割,因为自己没有门路,没有信息来源,就只有等,等着戏头带着某个用人的消息。

戏头的文化素质大多不高,好多是从群众演员做起的,在这一行当摸爬滚打好多年,好不容易搭上某个剧组的某位副导演或灯光师什么的,于是能够及时地收到一些信息,接下来找齐群众演员,做了几次就能够取得剧组的信任,可以保持长期的联系。我学院门口,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戏头拿着手机不停讲话,有时他们陪同剧组某个人一起来,这时可以看见他们不住的点头哈腰,对剧组的人多么的巴结逢迎。当然,群众演员对作为他们饭碗之源的戏头也是趋之若骛的,只要他们一来,就马上被包围住,任他拨拉、打量、挑拣。

还有另外一种戏头,不如说是骗子或地痞,或者说中介,他们大量的要人,一般是去排大型古装戏,将几十人带到一个偏郊的地方,如昌平或涿州,也不要你交钱,让你吃让你睡(当然条件非常恶劣),但演戏正式开始后,每天过后他不会当天结帐,你想脱身,他则威逼利诱,等到戏结束了,他们人就不见了,卷走了所有人的辛苦钱。

由于这样一些骗子的存在,群众演员与戏头甚至剧组的冲突时有发生,前些时报道有北京几个大学生被骗到昌平某个剧组做了几天义务工,他们去和戏头理论,却遭戏头和当地人群殴,几人受伤住院。

群众演员,在北京的,在北影门口等待的那些人,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是社会边缘人了。一次,一个北影的学生扛着摄象机从外面归来,用镜头把学校门口的这群人扫了一下,大概是想拍记录片,帮助其对社会或社会心理某种分析吧。效果马上就出来了,有个人冲上去和他吵架,抢他的摄象机。
“你侵犯我的人权,肖像权,你懂不懂?”那个五大三粗的青年汉子说。
“你丫算什么人啊!”他反唇相讥。

 

 
回复 (27) | 收藏 (0) | 4389 次阅读 |

冰麒麟106827 (波哥大)

男 32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