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承认落后,才有机会赶超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对电影《快乐的结局》的几句话影评

ChatBigMountain 发布于:

朋友极力推荐本片时是这样描述的:这是一部从头至尾倒序的电影,但它又是顺叙的。

 

甚为贴切,借此句以为噱头引众看官似恰到好处。

 

这部相见恨晚的捷克电影名为happy end,无疑是心中又一颠覆影像语言叙事的神作!相比于同样狠玩视听结构而声名大噪的memento、mulholland drive乃至before the rain,本片都算得上默默无闻,mtime上惨淡得仅有30人评分(豆瓣上倒有近900人评分,足见本片有多么得文艺青年了),但全天朝不过千余人有幸见证最后一幕快乐的结局,还是不免唏嘘惋叹,顿觉有尽人多知的义务,但仅此也没到打破照例一句话的地步,可恨又被射手上的个体户中字翻译坑得不轻,于是载了英字,详拉对白,理清逻辑,一发不可收拾,索性正解全片,自愧于托福102的英语水平实属暗弱,力所能及只改了改这坑爹字幕中实在不堪忍之处,还请字幕组高人完善。

 

废话不多,且看一个正常的故事

 

 

 

贝德里赫·弗雷德列赫和阿奈斯卡是青梅竹马的一对

 

长大后感情发展顺利,快要修成正果

 

但弗氏一次救火时一见钟情移情别恋了朱丽亚

 

弗:别害怕,最糟糕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还在后面呢!(原句应具双义)
朱:哦,上帝!太高了
弗:闭上眼睛以免晕眩
朱:实际上,勇敢的消防员你是谁?我一生都欠你的
弗:没关系的,小姐
朱:真可怕!如果我死在火里会怎样?
弗:有人得点火
朱:可能是猫
弗:我开始相信是命运让你投到我的怀抱
朱:损失将是巨大的,是吗?
弗:好的,我们会明白的
朱:但在你的臂弯里我感觉安全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在我身上,那段楼梯太长了
弗:不是的,过一会儿就都结束了
朱:我感觉有些美好的事情就要开始了,不朽的事情

 

弗氏的见异思迁恰巧撞上朱氏对救命恩人的好感,情投意合了

 

弗氏带朱氏带至家中展示厨艺(有木有现代都市爱情剧经典套路的感觉,男人不止一面)

 

朱氏被鱼刺卡住喉咙,弗氏的借机殷勤(还是男人不止一面)

 

阿氏来到,一如既往的新欢被旧爱发现的情节,还有劈腿一方的尴尬

 

弗:阿奈斯卡,我告诉过你不要过来
阿:她来这儿干什么?那个贪心的家伙!贝德里赫!
朱:这个女人是谁,弗雷德列赫先生
阿:你还有一个!
朱:你还有一个?

 

旧爱新欢间必不可少的一场冲突,雌性发飙时无解的厮打

 

弗:镇静点儿!
阿:你允许她插足...
弗:的确!当然!
阿:你答应过跟我结婚的!
弗:最后,我要把你踢出去!毫无疑问!
朱:你为我做了什么,弗雷德列赫先生?我想你是爱我的

 

根植于雄性基因中的动物性判断毫无争议地背弃了缺乏生殖冲动的一方,阿氏离场

 

此后朱氏几番以死相逼,加速感情培养

 

当然弗氏也得几番甘愿上钩

 

然后两人通讯交往(基本等于现在的微信调情约pao)

 

信曰:

爱着你的贝德里赫·弗雷德列赫
今晚来夜总会,你需要娱乐
我爱你,并想让你相信这份爱
我的爱人,你的自杀倾向正在撕裂我的心

 

约在夜总会吃喝玩乐(相当于现在去一趟大悦城吧),聊天内容偏心灵鸡汤(约会看脱衣舞这个。。。中西差异吧)

 

朱:我想我永远不会做那件事(指脱衣舞)
弗:朱丽亚,你不想进行一次严肃的谈话吗?
朱:为什么不?你可以开始
弗:我们都期望自杀吗?
朱:当我知道你不属于我时我的人生很孤寂

 

弗氏以救命恩人的身份登门见家长,当然先是礼遇

 

母:会是谁呢?
父:爸爸,妈妈,这是贝德里赫先生,我的救命恩人
弗:晚上好,夫人,我是弗雷德列赫
父:请进!你是个勇敢的男人,你应该把你见义勇为的行为公开,跟我来!我希望你永远是我们家的朋友

 

但当挑明来意后断然受阻(朱丽亚放到现在必属白富美,三流编剧也会让屌丝道阻且长)

 

母:好啊,朱丽亚,给我们的客人推荐点什么吧
朱:你想在你的茶水里倒点别的东西吗?
弗:好的,来几滴朗姆酒
父:我们女儿暗示,你有个请求
弗:议员夫人和议员先生,我有个热切的请求
父:最有可能是一件古物?
母:是什么呢,弗雷德列赫先生?地毯或是别的东西?
朱:根本就不是!
弗:你们的女儿,朱丽亚
父:我明白,但有什么为我们留下的呢?
弗:记忆,但首先是外孙们,议员先生
父:这点不错,但我想知道一下,你的专业是什么,弗雷德列赫先生?
母:我也想知道,就像任何其他的好妈妈一样,我知道什么是重要的
朱:贝德里赫会杀小牛,你知道吗,妈妈?
弗:嗯,牛,猪之类的,都是些牲畜,议员先生
父:我对此有魄力,真厚颜无耻!你知道我们家代表什么?
弗:我会寸步不让
父:我们的决定不会变更

 

于是,两人的表态很重要,当然又是海誓山盟的老一套

 

朱:我父母反对我们的恋情
弗:太可怕了!
朱:啊,贝德里赫!我们又在一起了

 

剩下的就是两人突破重重阻力的过程了,于是,阻力就来了,朱氏父母拽走了女儿

 

弗氏潜入豪宅

 

带走朱氏

 

却在逃走途中遭遇车祸(狗血的韩剧剧情啊!)

 

朱母问责

 

母:我要让你的计划破灭!你放心!你会知道我的厉害!
弗:真的,你在说什么?我已下定决心,我要做我想做的
母:你得先把我杀了!幸运的是我仍在那儿!我不许事情像那样!

 

听完弗氏的话立刻翘辫子(横遭天谴啊)

 

朱父在丧妻的打击之下默许了

 

弗:假如夫人通情达理,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
父:我恐怕得说贝德里赫先生是对的
弗:如果我没判断错,你已经决定了,不要挡着我的路
父:因此,我的孩子们

 

屌丝总算逆袭成功了(差不多算shrek1结束,shrek2马上开始)

 

神父:是不是很不舒服?
弗:不
神父:我问你,贝德里赫,在上帝面前你愿意娶朱丽亚为妻吗?
弗:我愿意
神父:我问你,朱丽亚,在上帝面前你愿意让贝德里赫做你的丈夫吗?
朱:我愿意
神父:上帝放到一起的,人类就不能分开
神父:上帝保佑你们,祝你们生活美好


洞房花烛

朱:你爱你的小宝贝吗?
弗:是的,永远
朱:今天,我们可以分开睡,你不这样想吗?不,不...贝德里赫!慢慢来,这之前都很好!不,这很可怕,你要做什么?我会害羞的
弗:你不要这么严肃,另一个扣子....
朱:以前没有男人见我穿睡衣的
弗:镇静,甜心
弗:这让我高兴
朱:你为什么如此迫不及待呢?我开始厌恶它了
弗:你会喜欢的,相信我
朱:我害怕,事情会很糟糕
弗:一点也不
朱:你真的爱我吗?
朱:把灯关了,贝德里赫!
弗:你会习惯它的
朱:我不想,贝德里赫!不...
朱:不,我不想那样!
弗:你是处女吗?
朱:别这样,贝德里赫,你在干什么?
弗:再来一小会儿
朱:你为什么不考虑我的幸福?
弗:那就是我所想的
朱:我不再是你的小宝贝了
弗:正相反,朱丽亚
朱:你伤我很深


甜蜜新婚

朱:早上好,你知道吗?
弗:什么?
朱:我去做美味的早餐,煮嫩鸡蛋
弗:找什么?
朱:睡衣
弗:所以,贝德里谢赫会吃什么呢?
朱:我们得取消牛奶了
弗:房东会处理它的
弗:还有布拉格女人,她的日常工作和捷克语
弗:嗯
朱:你喜欢沙丁鱼吗?
弗:这个太...但宁愿是煎蛋
朱:我是你的小甜饼干,是吗?
朱丽!朱琳卡!我快饿瞎了!你怎么用那么长时间?
朱:马上!马上!
弗:我饿了
朱:忍耐是最好的药物,马上,贝德里克!
弗:把它给我
弗:我不需要药物,朱琳卡
朱:在那段艰难旅程之前你得吃点东西


两人蜜月度假时救了溺水的博奇先生


博奇先生是个高富帅,免不了也是个情场高手,两人眉目有意,已埋下伏笔


蜜月时朱父去世了


不久女儿帕芙琳卡出生


普通三口之家生活


帕芙琳卡长大后喜欢烧钱


一次弗氏夫妇去赌马场,朱氏邂逅了博奇先生

朱:真是惊奇,博帝先生?
博: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马?
朱:我? 嗯,你有时想到湖和我了吗?
博:你真宽宏大量
朱:走开!
博:我会给你留张便条


自古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弗氏赢了一大笔钱

弗:多么幸运!
朱:什么,你今早遇见谁了?
弗:扫烟囱的
朱:我们要去买什么
弗:马的屠宰场,亲爱的!


但朱氏和博奇的一番举动早被弗氏看在眼里


弗氏要去探个究竟

弗:老板,我可以去动物园吗?
老板:太奇怪了!今天是弗朗塔斯值班,对吗?
弗: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约会
老板:你妻子?
弗:在狮子笼那儿,2点钟
老板:好,你可以走了
弗:谢谢你


弗氏发觉两人在私会

(狮吼盖过博奇说话)
朱:我不明白,你能大点声吗?
博:就像我所说的,和你一样
朱:那些动物很凶残,你听说过吗?
博:嗯,相当饥饿
朱:我是准时的,是吗?精确地说是两小时
博:自从我被淹,我一直在想你
朱:你言过了
(狮吼盖过博奇说话)
朱:你说什么?
博:我很渴望再见到你
朱:我明白,但为什么是在动物之中?
博:因为非常方便,那就是我为什么要去那儿吃午餐
博:但愿没人发现我们,这是被禁止的
朱:整片(面包),对于他来说无所谓(喂河马)
(博奇喂海豹)
朱:你认为每只动物都能学会这样吗,博帝先生?让它们学会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技法真的不容易
博:驯兽师给它们提供成吨的鱼
朱:他们真大方


高富帅展示屌丝不常有的一些特质

朱:你从哪儿钓到所有的这些鱼?
博:只需要多练习
朱:在那里面有一种奇异的魔力,多美好的一天啊!
博:就像弗雷德列赫夫人你一样
朱:你对她就不感到同情吗?多漂亮的一条鱼!
朱:我丈夫从不会做这些(貌似指钓鱼)


两人举止变得更为亲近

朱:湖水里没有泥你记得吗?
博:是的,真讨厌,有沙子会好一些
朱:我感觉像个小女孩,你喜欢我吗?
朱:你可以探访我,我丈夫要出门
博:真的?你不能想象得到,我是多么地高兴
朱:我想我踩到块儿碎片了
博:假如他问你和谁在一起呢?你怎么说?
朱:和我堂兄
博:友谊和忠诚相伴而来,不是吗?
博:夫人,我不得不说谎,这很困扰我


跟踪了一路的弗氏故意试探朱氏,假说外出

弗:我一直在陪孩子玩,没去巴尔杜比采!
弗:你终于回来了!我想知道这么长时间你去哪儿了!
朱:在树林里,和堂兄
弗:在哪儿?
朱:和堂兄
弗:你买蘑菇了?你要怎么烹制它们?
朱:树林里到处都是我们脚都能踩到
弗:是! 我得去看表兄了
朱:跟爸爸说再见,他要去杀小猪
弗:谢谢,宝贝


博奇先生果然趁虚而入


弗氏在暗中监视


两人在家私会

朱:来了! 稍等!你好!
博:嗯
朱:好可爱!(指花)欢迎
博:你丈夫在家吗?
博:这是给你的,花!
朱:丈夫去亲戚们那儿了,去屠夫那儿
博:小牛?
朱:猪
博:这意味着你是独自一人
朱:进来,请不要东张西望,我没想到是你,周围有点乱
博:一点儿都不,这儿井井有条
朱:我们可以坐在贵宾室里,你喜欢咖啡吗?
博:哦,文雅,真可爱!
朱:这是我叔叔画的,他死于痛风
博:我可以将百叶窗放下一点吗?


两人吃茶点前戏

博:我们成为朋友,你丈夫应当高兴
朱:没什么好隐藏的,博奇先生,你只是来拜访
博:我们为什么不玩纸牌游戏呢弗雷德列赫太太?
朱:或者骨牌游戏
博:我喜欢叫你朱丽亚,你可以叫我...彥尼克
朱:好的,你可以叫我朱丽亚
博:谢谢你,朱丽亚
博:你做的真不错!好吃!
博:非常好!
朱:你喜欢它吗?
博:美味!特别好!
博:我的胃口一直不错
朱:我很高兴你喜欢它
博:好极了,真的好极了,真香!
朱:我烘烤的!
博:你知道我在梦想什么吗?在我一生中至少吻你一次,朱丽亚
朱:我怕我们的关系会超越珍贵友谊的界限
博:好吃!为什么?是不道德吗?


高富帅开始出重拳,糖衣炮弹套路,拿出戒指

朱:哦,你不必,哦,戒指!
博:纪念物
朱:不,不要这样,彥尼克!
朱:你要把我拽到哪儿去?好傻好天真!
博:这会更美妙的


朱氏半推半就,最终就范,博奇直奔主题

朱:不,这不可能的,彥尼克!不,不,不...
博:我们让自己更舒服些
朱:你在干什么呢,彥尼克?
博:别挣扎!
朱:不,我会害羞的,不!
朱:我是已婚女人!
博:我不能抑制激情
博:你确信你丈夫不会返回来?
朱:不可能,他现在在火车上呢
博:朱丽亚,你正唤醒我内心的兽性


弗氏突然杀回


两人惊慌失措,朱氏只得应门

朱:谁啊?是斯拉维齐科娃太太吗?
朱:来了,甜心
弗:开门!
朱:你没在巴尔杜比采,贝德里赫?
弗:他在那儿!我抓到你了,你,你
弗:吓了一跳吧,是不是?
朱: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刚才在挂东西
弗:我知道他在那儿!


弗氏揪出博奇,大战三十回合

朱:你在做什么,甜心?那儿是如此漂亮!
弗:我要把他的最后一颗毛拔掉!
朱:贝德里赫,理智一些!这间公寓看起来会像什么?
弗:像柴房!
朱:贝德里赫,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只是来玩牌的!
弗:什么?你上了我的床?
博:没有任何恶意!
弗:下流狗!
朱:真是拙劣说法!
弗:为你灵魂的救赎!祈祷!


弗氏怒将博奇摔出窗外,悲剧就此酿定


朱氏因博奇之死失去理智,怒而杀夫


混斗中弗氏失手误杀了朱氏(这一段情节很有科恩兄弟的感觉)


恢复理智的弗氏想要毁尸灭迹(其后情节口味偏重)


但出逃中被一小警察抓住


弗氏被带至警局并被捕

小警察:对不起,检查员
警长:走开!
小警察:我带来了一个拿着可疑行李的可疑人
警长:递过来!
警长:手提箱里装的是什么?
弗:我不知道,或许是鸟食
警长:是个女人!
警长:一条腿!
警长:一颗脑袋!
弗:真不幸,她不完整了。抽烟吗?(对小警察)
警长:这是你妻子!
警长:一只手!
警长:你干的!
弗:怎么就你知道?
警长:你被捕了!


弗氏入狱


法庭受审

法官: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
弗:(点头)
法官:有精神病吗?
弗:一点都没!
法官:你的名字和职业?你生在...?
弗:我的名字叫贝德里赫·弗雷德列赫,屠夫,1889年11月1日生于楚姆伯克
检察官:我再问被告一个问题
弗:我不知道你想从我这里了解什么,法官询问了我每一件事情
检察官:谁问过你?
弗:法官大人。他已经问过我了
检察官:是谁把尸体装进了你的手提箱里?
弗:或许是房东,或者是那个洗衣女
检察官:滴血没有溅到你的眼睛上?
弗:我什么都没注意到
法官:我问你最后一次?你杀了你的妻子和她的情人吗?
弗:如我之前所说,我没有杀人!
(庭内混乱起哄)
法官:安静!否则法庭将要清场
检察官:但这是谎言!
法官:所以,你杀了他们吗?你的否认是没有用的,我们知道一切
弗:是的,是我做的
检察官:总算有公道了
法官:陪审团马上要退庭休息


弗氏被判死刑

弗:你怎么看呢,医生?
医生:不要害怕,一切都会好的
(法官上庭)
法官:陪审团判定被告有罪根据第382款......死刑
法官: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弗:没有
法官:宣判有罪退庭




短暂的铁窗生涯


行刑前的圣礼

警官:起床!行刑!
神父:忏悔,我的孩子!把一切都告诉我
弗:这要花费很长时间
神父:你对那个可怜男子做了什么?只有那些发自内心忏悔的人,才能进入天堂
弗:我把他扔到了窗外
神父:你至少知道摩西十诫吧?
(摇头)
神父:愿上帝宽恕你,祈祷,我的孩子
弗:我希望如此
神父:把死囚带出去!


刑场人员宣读:根据第836款...以共和国之名


上架

警官:最后来支烟?
弗:太恶心了!(指烟)
神父:勇敢点,我的孩子,届时,你会与我们的上帝相遇
刑场人员:几点了?
刑场人员:五点十七
刑场人员:他有孩子吗?
刑场人员:有一个


人头落地(有没有点鬼子来了里的含笑九泉的意思)

片尾箴言:You've made your bed, now lie in it. 你已经铺好自己的床了,现在睡进去吧(作茧自缚?)

 

 

 

 

 

诸位看官,以上便是本片倒放着的画面暗述的一个现实故事,而导演实际上是硬生生地将这个现实故事倒序,通过旁白重新顺叙地解说出来,变成一个不同逻辑的超现实故事(其中必然有很多超越自然力的部分),前者是一出情感悲剧,后者则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在一段线性时间内,却同时进行了两段全长的叙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真是天马行空的手笔!!

 

作为一个同样以影像创作为专业且仍在院校学习的后生,无疑对本片的前期工作有莫大的好奇,这位导演Oldrich Lipský前辈是怎么做到的?真是想想都困难!首先本片剧作必须让全片的对白在顺叙和倒叙间找到都富有逻辑合理性的平衡点,以上拉出的这些台词是顺序的,如果按片中所呈现的倒序再看一遍就可以发现,其中相当数量的对白都是顺应旁白逻辑的(当然不能做到所有句子在正序和倒序时都完全产生连贯意义),而且在相当部分的桥段(圣礼、婚礼之类)其逻辑通顺的贴合度极高,其次,人脑倾于通过接受正向线性叙事来会意,所谓非线性叙事更多只是打乱了一大段正向线性叙事中诸多小段线性叙事的次序而已,典型如memento,属于分割得比较极致的,本片虽极具颠覆性,但必要的会意同样不可少,比如对白的字词必须是正着说的,而跳楼、撞车等等桥段则可以用负向叙事产生强烈的画面冲击力,于是,在剪辑分镜上安排哪些场次正演倒放、哪些场次倒演正放、那些场次正演正放是个极大的工作量,影片还未开拍,估计已经在导演的脑海里播放了几十遍了,更厉害的是,已经有这么些高难度的条条框框了,Oldrich Lipský还经常要玩玩长镜头调度,类似特写拉到中近景的镜内剪辑笔笔皆是,运镜风格甚至有些希区柯克的味道,正向设计此类镜头已是匠心之举,逆向设计简直逆天!最后请注意,这不是 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一句简单玩笑的话,也不是什么两分钟创意短片,全片整整70分钟!恢弘杰构!!!

 

一向感觉有两类顶级影像大师作品,一类,是形式与形上都润物无声的笔法,丝毫没有技巧感与人为痕迹,行云流水的境界。另一类则是形式与形上都足够振聋发聩。很明显,本片应该属于后者。形式上,仅倒序一个创意,就足以被电影史铭记借鉴了(甚至不光是影像,孟京辉版《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中一个回放桥段恐怕灵感也源于此)。至于形上,本片可能也并非仅仅解构了一出情感悲剧,把讨论止步于婚姻与爱情之类,显而易见的还有对宗教的揶揄,对警察、法庭、监狱云云国家机器的戏谑,包括讽刺议员是牲畜之类更细微的嬉笑背后都暗藏怒骂,此外,两段叙事中弗雷德列赫的经历又何其相似,色欲、抛弃、嫉妒、暴怒、杀戮(都可以凑七宗罪了),一个屌丝逆袭白富美的俗套故事硬是被说成了一个有哲学意味轮回的黑洞,加上片头的箴言,这背后寓意又为何?太可怕了,不敢牵强附会,姑且算我辈脑残呵呵想多了

 

万取还须一收,理性分析终究要回归感性认知,在看完本片后的几个小时内看任何影像都有倒序的错觉,自此对逆向思维的认识想必又上了一层台阶,对影像语言叙事的构思想必也多了一种选择,仅此,足矣!

快乐的结局 Happy End(1966)

8 .6 / 10 .0

快乐的结局(1966)

影评(12)

收藏(36)

回复 (8) | 收藏 (0) | 993 次阅读 |

ChatBigMountain (上海)

男 处女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