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私人电影研究所

Live iN Movie;是某一个时代里的真实写照。如今——我要努力地做一个慎独的思想者。

http://i.mtime.com/chryz/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神之絮叨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断章《我脑中的橡皮擦》·二段

火神纪 发布于:


 

断章《我脑中的橡皮擦》·文字祭
——与电影无关


1.

  我突然没有半点印象,在我开始写影评之前,我曾经写过一些什么样的文字呢。一种文字的诞生是不是意味着另一种文字的死寂呢。我不知道。
  我记得曾经写过的诗歌。昨夜突然翻出来一看,原来那竟然是我自己写的。我无法相信,因为那里面有一种死而不僵的平静让我彻夜不安地回头。
  我记得曾经写过的哀伤和幽怨。可是哀伤至死,幽怨无声。
  我又突然想起了最疯狂的奢糜。鲜血;暴虐;咽喉;青丝和白发。战壕;碉堡;冲刺;敌人和战友的尸体已经冰凉。

  突然想起了这些。突然对现在的生活失望,也许,还抱着一丝不肯彻底死弃的尸骸未凉的祈盼。
  突然想起了这些。然后我突然明白,我曾经站在最高处,一个完全自我的最高处,高举着手中的剑,刺死了最后一个爬到我脚边的敌人。我踩在他的肚子上,和敌人的尸体成了朋友。

  夜。大风起兮。我突然奶声奶气地想呻几句诗。可是我发现我的喉咙原来已经嘶哑无声。
  遍地尸骸。除了这些尸体,还有谁与我相伴呢。

  那些稚味的诗句曾经感动过整整一代人;那些激扬的诗句曾经鼓舞过整整一代人。如今,泛黄的诗笺被收在谁家的书架上,哪一本书的哪一个夹层。
  可是这些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每天用键盘和屏幕写了很多并不是我自己所喜欢的文字,我说,只是为了换一口饭吃。可是至今我依旧还在坐吃山空的时候,我却已经抛弃了我曾经最挚爱的那些文字。

  我开始对我的文字感觉到一种疲惫和失望的同时,我对文字突然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饥渴。只是,我找不到可以吸食的咽颈,当我感觉我像一个饥渴的吸血鬼的时候,我居然找不到可以吸食的咽颈。
  我在屏幕里活得太久太久,突然开始想念起纸和笔的时候,我发现我对那些曾经让我害怕的阳光,原来如此迷恋。

2.

  我想出逃。可是我感觉我无处可去。所有的人都对我说,休息一些日子吧。看看别人的字,然后学着用别人的眼睛去看,去读,再去写。
  可是当我开始用别人的一切来书写一些我想书写的对象的时候,我突然想,我的,自我的这一切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闭门造车的确是一个很可笑的过程,可是当郭小四开始写一本《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小说时,我突然想,那比闭门造车还更可笑,甚至可耻。
  回归自我或者抛弃自我,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可犹豫的了。

  幸福,关于幸福。张浅潜的歌里唱:幸福是绝望的后半拍。
  可是我突然想,为什么我还不曾感觉到幸福,我就开始感受绝望呢。是的,我从不否认,现在的我很绝望。昨天的现在;今天的现在;明天的现在;现在的现在,我都很绝望。
  绝望。是绝望。当我只能把绝望的感觉当成一种幸福的时候,我可以彻底地死去了。

  同一首歌里还唱道:我的内心拥有一颗原子弹;让它爆炸,爆炸。它将不朽。
  是不是呢。所谓不朽,就是一个从自己的内心开始,引爆,然后炸出一个世界大同。

  《我脑中的橡皮擦》里的台词说:宽恕和愤怒,只是一念之差。
  是不是呢。往回走并不可耻,当前路不通的时候,往回走也许比无用的固执来得更需要勇气。

  郭小四还在自家的游乐场里闭门自拍,在显眼的位置里写着《梦里花落知多少》是自己原创。我不知道,我应该去相信法院的判决,还是去相信一个还只是孩子的自欺欺人。
  只是,如果法院里的判决让我们怀疑的话,我应该可以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力了。看着那些疯狂的粉丝团们此起彼伏的高喊着抄袭有理的时候,我突然胸口刺痛,那一代人的判断力实在让我胸口郁闷。当这些人有一天走上社会充当着一些重要角色的时候,我在想,郭小四那个时候还在做什么呢。

  有人说,天下的文章一大抄。我在想,哪里还有纯粹而干净的文字呢。这时候想起来,闭门造车的那些人们更值得我去尊敬。至少闭门,至少声息不通。
  当两耳不闻窗外事成了一种闭塞。当圣贤书都被我们转变成另外的类似文字。我还是不要去想所谓纯粹和干净吧。当三毛抄袭了郭小四的书名,嘿嘿,我在替逝去的文人不值。
  现代,青年,或者少年。有一个家伙如此可笑,有一群更可笑的家伙跟着起哄。

  《我脑中的橡皮擦》里的台词说:宽恕和愤怒,只是一念之差。
  我不想再说什么了。再说一句,其实我很想宽恕。

                2006-07-26  丙戌年七月初二

回复 (2) | 收藏 (0) | 973 次阅读 |

火神 (汕头)

男 金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