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麦田

我是上帝初恋落下的泪 透明的质 苦涩的味 虽然我简单得只有盐和水 但我为爱而生 为恨而碎

http://i.mtime.com/chs8318/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那一眼的《灿烂公厕》

麦田卡夫卡 发布于:

     “公厕时空,公厕时空......call66333”
      一个暧昧的声音成全了公厕的灿烂,背景乐是小奇的《依靠》,曾经有位少年写手称赞他的声音“像干燥的大便一样”,就因为这个比喻,我喜欢上这篇文章。
      等到出完片头,除了同样的公厕电台的收尾,再无太多出彩的地方。看了全片才知道公厕文化是同性的代指,或许也只是导演一厢情愿的解释吧!故事很简单,两个女人相爱,两个男人相爱,一个男人在同性和异性之间摇摆。作为99年北京的同志电影,能不再过多地纠缠于人们对同志的无限“关怀”,而把他们当作特定性取向的普通人群——他们也有第三者,也有嫉妒,也有被判,更重要的是那种爱恨离别得撕心裂肺,尺度确实开放!片子也没回避现实,安置了一个恰如其分的角色——野蛮的外貌加上庸俗的言行。社会上确实有那样一群谩骂同志肮脏而嗜好更肮脏的人,也可以说,他们不是人,是禽兽:)
      在这我也想探讨一下,同志有多少是心理本源?其实这个本源真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状态,姑且定义吧!冲冲,归归为什么会走到一起,无从得知,除了他们的电台和杂志,也许他们可以算作本源。而小博,最早谈论他的性取向是在和阿梦的第一次约会以后。应该说小博从第一次见面就认定了阿梦不是他喜欢的女孩,作为普通人,谁会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孩有太多的兴趣呢?不过,导演把推测突变成了事实。就在影片结尾的前一晚,冲冲上了小博的床。到此,也只能认可小博本源的同志身份了。还有,青姐和阿梦,他们谈小博,谈旅游,一起逛街,只能看到异性朋友的友谊,就在跳转的下一个镜头说出了连观众都吃惊的“第三者”:阿梦。观众总算明白了:“这是一部同志电影啊!”为什么她们会走到一起呢?也是一条说不清道不明的线。有人会说“他排斥男性的性暗示”,我要说的是任何有主见的女人都有拒绝一个野蛮男人性要求的权利。作为他们半途出家的同志情结,我臆想了三个理由:冲冲的隔绝,小博的无缘,青姐的压抑。
      最后,我就以归归的暧昧祝福作结吧:“大便畅通无阻,小便万古流长”。就因为这个祈祷,我喜欢上了这部电影。

回复 (0) | 收藏 (0) | 410 次阅读 |

麦田卡夫卡 (宜昌)

男 37岁 摩羯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