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写在电影边上

继续看电影,继续写心情文字!

http://i.mtime.com/chuanwe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支言片语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断影取意之低成本电影

四少 发布于:
前几天看完《夜·店》,便思考起低成本电影这个话题来。于是,在观影后第一时间写了一篇影评,内容主要是借这部电影来感慨当下中国的低成本电影的作用。在后续的几天中,我觉得自己的观点似乎需要点理论支持,便不断看低成本电影的相关资料,接受来自各方面的信息,以使自己能够保持足够多的客观。但是到头来我却发现,低成本电影终究是很多年轻导演能够脱颖而出的最佳途径,不管这条路是否有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般的惨烈,但却丝毫不能改变当下中国电影整体的一种悲哀。
 
虽然看电影能够帮助我分析电影中表达的情感,但是电影后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却是无法真实知晓的。我不是在电影圈混的,由此不可能掌握电影动态的第一手资料。我的知识主要来源于各种电影书籍和网络,而这些资料大多都是二手的(不是我不相信作者,而是如今的社会里,记者的真实性有很大空间)。由此,我只能从很多书籍的字里行间来根据自己的观影感受来判断信息的准确。
 
在《十四位导演讲述电影生涯:一个人的电影》这本书中,王朔对于中国电影的现状讲了很多,我摘抄其中自认为重要的一部分,以期望可以作为中国电影现状的一种参考。
 
… …其实就我在这行里做看客的感受,以为这种商业大片对本地电影市场是一种严重杀伤。因为这样的片子,一个就差不多把全年国产电影的放映空间占满了。全国目前票房不到十个亿,其中包括二十部外国大片的票房,据中影公司人讲,每年国产片票房百分之九十五就那两三部片子拿。不是说它卖钱有罪,问题是卖到上亿就一定意味着它对影院实行了垄断性放映,至少要在最佳档期放三个月以上… …
 
… …中国电影目前年产大概维持在二百部左右,大部分电影根本排不上档期。而且档期要拿钱砸的,要忽悠,拷贝差不多一个一万,全国影院同时上映至少印二百个……小电影三五百万拍的,拷贝费、宣传费都付不起。一个电影要在全国煽得大小城市每只耳朵都听见,基本宣发费用去年问一个兄弟还说五百万够了,转过年就听说一千万、二千万。大片的成功只是一次性成功。这成功甚至都没人敢说一定延续到其本人的下一部… …
 
… …说实在的,国外卖电影非常简单,就问你谁演的,我必须知道。但华语地区他们知道谁呀?他们不就知道一两个人么?都说挣着钱了,《甲方乙方》投四五百万,北京收一千二百万,全国三百万,总共一千五百万,本利和。《天下无贼》投三千多四千万,票房一亿二,谁挣着钱了?反正我知道投资方之一“太合”没挣着钱,一年之后投的一千万还没收全呢。票房成功,都是聊出来的。低于两百万的小成本电影,靠国外电影节和艺术院线、博物馆、大学、基金会、私人拷贝就能把本钱拿回来,还能小赚。所以你看拍地下电影的日子都过得挺好,光听说有投电影赔了跑路的,没听说拍电影有活不下去改行的… …
 
… …五百万到一千万这一级别的投入,实际上就等于你既没有国外市场,国内又根本吃不下来,是个很危险的数。宣发费、财务成本、管理成本、税收……这得需要多少票房?投入三百万危险不危险?一样危险。口碑极好,一千万票房,到头了。《疯狂的石头》也就是一千来万。再有,你是不是能如期收回分账也是个问题。中间还有税收等好多问题,你最后拿回来的毛利可能不到百分之几,好多时候,钱没回来,公司已经散了。当然卖DVD,卖电影频道,也是一笔收入。DVD一般四五十万算高的,还在不断往下滑,电影频道一百万上下。如果你有版权的话,还会有长期效益,国外电视台,上星节目偶尔会来买你的播映权,跟其他中国电影打捆买,好的一两万美金,少的比一台电视钱多点。那就二百万吧。那您就不能搭景了。您也用不起腕儿。因为电视剧,现在最骇的腕能给到一集二十万吧。一线小腕儿十万八万都能给到……但,那个,你拍电影就不可能啦。除非这位腕儿商业够了,会演个话剧呀,艺术电影呀过过瘾… …
 
不管王朔在写小说的时候是不是很“天才”,或者他讲话的时候“天马行空”,不过结合他的这些话,再联想一下中国的电影市场,我觉得基本上还算靠谱的。这些论断从侧面说明了中国电影的现状。
 
在电影大环境下,低成本电影是很多导演(成功的极少)在拍第一部电影的自然选择,我想除了资金困难外,大多数导演一开始都凭着梦想在努力,不会太在意钱,而是在意自己的作品是否能够得到观众的认可,更进一步讲,是看自己是否有能力在这个行业里获得成功。想想贾樟柯的《小武》,他那个时候有多少钱呢?前期二十万,加上后期一共三十八万(摘自《贾樟柯电影:小武》一书中的谈话)。虽说《小武》并没有获得大面积公映,却无法阻碍贾樟柯在第六代所处的“地下电影”中脱颖而出,并使他逐渐成为这一代电影人的佼佼者。可是,像贾樟柯般拍第一部电影长片,这样的故事又有几个人可以复制?包括国外比较极端的例子,比如《女巫布莱尔》二万美元拍的,二百万被一个发行商买走了,在全世界卖了二亿。但是,这样低成本电影的成功除了能够激励更多的人进入电影圈,除了更多的作为别人的梦想之外,还能带来的就是一种盲目的随从。这很容易误导许多的电影从业者。这就好比我学计算机的时候,时刻会把比尔盖兹作为榜样。难道每个人学软件的都能成为比尔盖兹吗?
 
回到开头的话题,低成本确实为很多年轻导演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这种机会结合如今的中国电影市场,便觉得是一种悲哀。在第五代导演全面掌权的时代,无可否认他们的电影带动了电影产业的繁荣,但是这个繁荣却是牺牲了健康的中国电影体制作为前提的。王朔的话语中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这一点。想要保持健康,就要平衡大片、中等投资以及低成本之间的比例,使每个电影从业人都能在各自的位置上找到坐标。
 
我们都知道要不是台湾辅导金的支持,就不可能有李安。当然,进而可以参考到宁浩,要不是刘德华的投资,《疯狂的石头》就不会开启中国低成本电影的大门。但是,李安和宁浩似乎也有不同,李安的资金来源更多是一种政府行为,而宁浩的资金来源是来自商业的考虑。在这一方面,法国政府似乎做的更好,他们都有专门用于电影方面的资金,用来资助电影人员。好莱坞的具体做法我不很了解,不过考虑到好莱坞已经将电影作为一门产业,想必自有好的规则。而曾经的香港电影,虽然远没有形成一个良好的工业体系,不过靠着良好的投资环境,还是成为“东方好莱坞”。这些都表明健康的电影产业注定是一门包罗万象的工业体系,在这个体系下既要考虑电影的市场收益,还要体现电影的艺术特色,同时,还要保证电影从业人员的整体素质。
 
这些字里面有许多大家都明白的常识,可是我却还是罗列了出来。我只是想,电影绝不是导演一个人的事情,它是一个群体,也是一门产业,中国人似乎过多看中个人的力量,而忽略群体的能力(一说到这个,便想起中国男子足球)。我喜欢电影,但是由于现有的社会位置,也只能站在电影边上。而那些电影从业人员,应该比我看的更高看的更远。当电影局的领导已经认同了电影是一门产业的时候,我继续重复前面所提到的健康的电影体系。不管这种想法是否俗套或空洞,我都会坚持这么写,而只有当中国电影拥有健康的体制后,才能保证未来中国电影的希望。
回复 (3) | 收藏 (0) | 1086 次阅读 |
标签:

四少 (潍坊)

男 水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