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写在电影边上

继续看电影,继续写心情文字!

http://i.mtime.com/chuanwe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支言片语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断影取意之功夫电影

四少 发布于:

回归或者创新,一个决定功夫电影未来走向的难题!

——题记

 

最近出差经常做长途大客,由此打发时间莫过于看车上播放的电影。在这个有点嘈杂的密闭空间中,我恍惚回到了年少时的录像厅。虽然车上众人的电影喜好各有不同,但是调动大家兴趣的电影还是以港片或者好莱坞的大片为主。我在这个过程中重温了《黄飞鸿》(二、三部)、《精武英雄》、《精武风云》等一些功夫片,看着黄飞鸿和陈真这两位功夫英雄,我便联想到了方世玉、霍元甲、叶问等人。如果说方世玉还带有传统江湖的意味,黄飞鸿则已经开始萌发中西合并的意识,而霍元甲和叶问便扯起了抵抗外族入侵的民族主义大旗。

 

 

 

传统意义中的江湖就如电影《笑傲江湖2》中描述的那样: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便有江湖。于是,江湖中的血雨腥风便是功夫英雄成长的环境。这些主角大都来自观众熟知的武侠小说或民间传奇。只不过武侠小说的主角由于自身的限制对于电影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而民间传奇的英雄则可以进行“无限大”的加工。这其中李连杰版的方世玉和洪熙官便是经典。《新少林五祖》中的洪熙官一开始便遭遇灭门之灾,他带着儿子存活在世的前进动力便是复仇。一路上,他杀尽出卖他的兄弟,防范清廷派来的杀手,只有当复仇完成后,他才带着心爱的女人退出江湖;《方世玉》系列中的方世玉一开始并没有涉入江湖,只是因为和天地会的陈近南结识后,一步步被动的进入江湖。为了救父亲救母亲,他杀退清廷的官兵并杀尽叛变的兄弟。到了最后,完成“使命”的他带着两个心爱的女人远离江湖。这类传统的功夫英雄大都身负血海深仇或少不更事,在江湖中一步一步地成长,完成各自的使命,当然,最终大都会赢得美人归。类似情节的影片只是为娱乐而娱乐占了功夫影片的大多数。唯一能调动观众情绪的便是出神入化的视觉效果和花样繁多的功夫门类。

 

 

 

“鬼才导演”徐克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对传统武侠进行重新包装。他的《黄飞鸿》系列成了功夫片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由于《黄飞鸿》的续集太多,期间赵文卓主演了两部、王晶也拍了一部,由于后面的几部娱乐性突出,大家公认的经典还是《黄飞鸿》系列的前三部(个人觉得第三部已经与前两部有了一定程度的差距,前两部更像是一个整体)。黄飞鸿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但是电影中的他早已脱离了历史面目。如果说关德兴的黄飞鸿还是中国传统的功夫传人,那么李连杰的黄飞鸿已经成了一座连接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进步思想的桥梁。第一部中黄飞鸿面对传统功夫的代表——严振东,他已认识到功夫再高也无法抵挡西方的坚船利炮,他已经将学武之人的思想境界从个人逐步上升到国家,这一转变是徐克借清末民初这个时代赋予给这个角色的时代特色。从这个层面上讲,这一系列的影片比一般的传统功夫电影有了更深的思想内涵。到了第二部,黄飞鸿结识了孙中山。他开始有意识的接纳新事物,对于旧传统的代表——白莲教。他挑战愚昧,试图通过一人之力扭转落后的思想对人的蚕食。而最后他为救革命党人而与清政府为敌凸显了他的高大形象。此时的黄飞鸿已经从一个学武之人上升到了一代宗师的地位。到了第三部,黄飞鸿只是将自己新建立的形象继续发挥广大而已。无论是以德报怨地救助鬼脚七,还是身不由己地营救李鸿章,他的“侠”已经不在纠缠于个人的得失而是扩大到国的得失。也正因为这一点,黄飞鸿这个角色深入人心。而徐克做的努力经过了一段时间才被大家认可,而后人对其的模仿也显得形似而神不在。

 

 

 

如果说黄飞鸿面对的还是中国人,同时代的其他功夫英雄则开始面向外国人的挑战。在进入新世纪后,中国的功夫片又开始另一种的转型。霍元甲这个近代最有名的武术教育家站了出来。人们在他身上赋予了强身健体,抵抗外敌,振兴民族的重任。李连杰版的《霍元甲》则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不过它更像是对中国传统功夫做了一个总结。影片中的霍元甲从一个热爱打擂的年轻人经历家破人亡后逐步领悟武术的境界,直到成了一代大师。影片中他虽然在擂台上对抗外国人,却没有让人产生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或许,此时的霍元甲在行使他的教育本色,让每个学武之人都知道,武术的本质是禁止争斗。导演于仁泰似乎已经意识到传统功夫需要创新,可是把功夫引入到民族主义这一条路上,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民族主义这个话题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便有个人开始关注了,这个人扮演的陈真成了一个经典。于是,于仁泰的霍元甲则被局限于说教而不是调动民族情绪。

 

 

 

当霍元甲不能完成这个使命时,能够完美充当民族英雄的人便是霍元甲的徒弟——陈真。陈真面对的对手主要是日本人,因为霍元甲的死多少和日本人有关系。那么打日本人,打败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便能调动中国人在近代遭受日本的“欺负”,宣扬民族主义。在这一点上,陈真比霍元甲更进一步。他成功打碎了“东亚病夫”的匾额,将民族主义彻底的释放出来。无论是李小龙版、李连杰版还是甄子丹版,他们扮演的陈真虽然功夫的招式上千差万别,但是有一样是不变的——专打日本人。《精武门》中的陈真一招一式凌厉有劲配合着李小龙独特的叫喊声,至今让人热血沸腾,而他影片最后的凌空侧踢也成了一个经典画面。李小龙的陈真是为了打而打,简单明了;《精武英雄》中的陈真在袁和平的重新包装下,兼收了西方竞技的特点,一招一式同样是有力有劲。而且,影片除了陈真挑战虹口道场外,还加了一场陈真与日本第一高人川越的比武,并表达了决定功夫高低的是武术修为而不是武术本身,到最后更是让陈真活了下去;《精武风云》中的陈真则更加娱乐化,他的使命虽然还在——打日本人。只不过俨然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功夫英雄了,他变得更加西方化,更加的传奇化,或者说更加的科幻化。在陈真这个点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功夫片的转型过程。而以影片的时代来看,李小龙正值香港经济崛起之时,而甄子丹也赶上中国经济腾飞之时,他们的陈真却给人两种不同的感觉,只能说明电影受时代赋予的创作观念在改变。

  

 

 

当霍元甲和陈真已经有点审美疲劳的时候,叶问适时出现。对于这个黄飞鸿的同乡和李小龙的启蒙老师,这个近代的武术家靠咏春拳而闻名海内外。真实的叶问于1976人去世,而且他的弟子多达百万人。种种客观条件就决定了他的故事不能有太多的演义。就现在的有关他的三部电影而言,《叶问前传》中规中矩,将叶问学艺的过程一一展露,并没有展现太多民族情绪,算是一部“传统”的功夫片;《叶问》则延续已经转型的功夫片概念,先讲传统的武术比武,然后再讲日本侵略后其大战日本武士点燃观众的民族热情,并逃脱至香港;《叶问2》的情节与第一部类似,先是将叶问与洪师傅的冲突渲染并化解,然后突出叶问与英国拳王的比赛,将民族情绪渲染到极点。当然,叶问与英国人的比赛时虚构的情节,这也凸显了功夫片已经无法单靠传统的那些套路来获取观众的喝彩。这三部影片中的后两部明显是靠着“民族主义”在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当传统武侠的套路已经不能吸引观众眼球的时候,功夫片便开始高举民族主义大旗期望重新调动观众的情绪。趁着这股风潮,一批学武之人便变身为抵抗外族入侵的“民族英雄”。今年的《苏乞儿》便搭此风上演了一把抵抗外族的好戏,只不过这些桥段用的如此频繁难免会陷入到“鸡肋”的境地。如今,这些“民族英雄”再次需要转型,毕竟功夫电影如果单靠学艺下山、国恨家仇、讲述武术境界、拿民族主义说事等桥段已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

 

回归或者创新,一个决定功夫电影未来走向的难题!

 

回复 (20) | 收藏 (6) | 1548 次阅读 |

四少 (潍坊)

男 水瓶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