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写在电影边上

继续看电影,继续写心情文字!

http://i.mtime.com/chuanwe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支言片语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我的这七年:为什么写影评?

四少 发布于:

以下的这些文字是我对自己这七年的一个总结。由于文字太多,苦于没有好的编排,我便采用虚拟访谈录的形式来完成这个自我总结。算是为下一个七年做准备吧。

--------------------------------------------------------

不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电影的?

 

四少:如果只是单纯的看,我想我看电影的时间很早了,早到我对此都没有记忆。听父母说,我那时跟着他们去电影院,他们看电影,我在怀中睡觉,偶尔睁开眼看看。这大概算是我最早与电影的接触吧。这大致属于无意识的,而有意识的看是在小学。那个时候我可以通过熟人的介绍免费进出影院,我还清晰地记得看的第一部电影叫《飞天长老》,是个武侠片,当时的票价大概是三角。这大概算是主动的看吧。要说主动地把观影的感受记下来,或者说把看电影作为一种研究行为的话,那么我就是从写影评开始有这个意识的。我对电影的要求不再仅仅满足于娱乐,而是希望从中找到能够启发我思考的东西。

 

不惑:什么时候开始写影评,同时让你开始关注电影本身的东西?

 

四少:大概2005年前后吧。这大概和我的心态有很大关系。那时自己毕业两年多,事业上没有起色,整天处于一种混的状态,现实与梦想之间的落差让我找不到一种发泄的途径。由于在异地打拼,业余时间除了玩实况足球,周末与朋友聚聚,有时陪女友逛逛街,其余时间便是看影碟了。那时正好一个大学同学是个欧美电影通,他那里有很多碟片,我便每周去拿一大摞回来,有时自己看,有时和女友看,期间便产生了想写点东西的冲动。大概从那时开始,电影慢慢成了我表达情绪的一种手段。

 

不惑:你还记着你的第一篇影评吗?

 

四少:那是看了《蝴蝶效应》憋了很长时间才写出来的。那部电影最棒的是结局,它有两个版本。剧场版表达了两个相恋的人如果不能相濡以沫,还不如相忘于江湖,背景音乐超赞;而导演版则是绝望的,男主角凯文面对无法把握的爱情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这些情节对当时的我影响很大,我感受到了命运无法掌控的一种悲哀。不好意思,说的有点偏了。

 

其实,在写所谓的影评之前,我早在新浪上开通了博客并在上面随便写点生活随感。那个时候对所谓的点击量还是很在意的,只是来我这里看的人太少,我于是不断地在搜狐、网易上都建立了博客,期望能获得更多的人气。由于我需要查看一些电影的信息,便去了当时“互连影库”,也就是时光网的前身查阅资料,在上面我看了许多网友写的影评,觉得自己也可以写这类文字,于是便模仿着别人的套路写了《蝴蝶效应》的影评,从那开始,我发现电影可以给我许多思考的灵感,我也开始写所谓的影评。

 

不惑:那部电影我看过。我觉得作为一部科幻电影,它骨子里还是我们常见的爱情故事。你说模仿别人的手法,这大概是一个人写作初期最常见的一种方式。另外,你提到“所谓的影评”,而不是“影评”,你对自己的文字有什么想法吗?

 

四少:想法算不上。就和你说的那样,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模仿中寻找自己的风格。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能写出什么样的文字来,便看那些点击量多的人是如何写,慢慢学他们的,随后慢慢脱离别人的限制,写属于自己的。这个过程应该是任何一个菜鸟都走的路,不管是写文章还是做其他。

 

另外,其实电影所表达的内容很简单,就像一个故事能给我们的启示一样,最后的道理都很简单。但是,越简单的东西越没有人喜欢,因此导演才会绕一个大圈子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就想《蝴蝶效应》对于爱情的描述。其实,当一个人电影看得多了,就能看出其中的窍门。但在那个时候,我只被影片的故事所感动,而没有考虑其他因素。

 

因此,我对于自己先前写的文字都不认同是影评,只能算作观后感,好听一点叫做心情文字。只有后来我尝试从电影的角度去写,那才算是入门级别的影评,只是由于自己的水平有限,写的并不深入。

 

不惑:当一个人电影看得多了,就能看出其中的窍门。你想表达的是熟能生巧的意思吧。

 

四少:大体上是。我只能从看电影的角度去说,毕竟我没有拍过。不过我可以类比的看,这两个应该是差不多的。对于看电影的人来说,就如一个喜欢看书的人,书读的多了,便能写一些东西。同样,我觉得电影看多了,也能写一些电影本质的东西。

 

我曾经把电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就是纯技术层面的,包括电影的画面、声音、造型、场景等,这些是可以通过不断的磨练而越发纯熟的,就如庖丁解牛一样。另一部分便是艺术的表现,就是如何通过技术来表现自己的艺术手法。如果纯技术看做是硬件,那么文艺类的就是软件。硬件好学,软件则由于导演的风格和艺术修养而千差万别。我们现在学校教的主要是硬件,软件不是教出来的,一部分是靠天生,一部分是靠不断的练习。

 

另外,所谓的艺术是影响人的精神世界的,它是有一定的规律。电影是一门艺术,它首先是给人看的。为了照顾人的观看习惯,电影镜头在叙事方面的一些手法是具有共性的。比如,全景镜头通常来描述整个故事发生的外部环境,特写一般用来表示人物在某种外部刺激下的情感反映。一般情况下你就不能反过来用。当然,有些导演喜欢颠覆,这些属于电影艺术的创新,不适合普通人观看。

 

我始终觉得电影语言是可以熟能生巧的,它包括了上面所说的技术层面和艺术表现,是一个整体。

 

不惑:也就说电影是可以作为一门技术的。

 

四少:对。最近我反复读《认识电影》这本书,这加深了我的这种想法。只不过这本书是普及类的,有的地方写的很简略,只能让我明白了电影是怎么一回事。由于许多东西都很浅显,讲的不透彻。我于是做读书笔记,希望把这几年自己的观影感受写进去,算作是一个阶段性的学习总结,同时希望能够扩展自己的知识面。只不过坚持了一段时间,由于自己的能力有限,速度放慢了许多。

 

不惑:这从你最近博客的更新速度变慢就能体现。还是回到影评上,我看了一下你在时光网上的第一篇文章是《赛末点》,并不是《蝴蝶效应》。这是为什么?

 

四少:其实没有什么。我的那些观后感一开始并没有贴在时光网上,而是放在了新浪上,后来我对自己的点击量不满意,于是便在时光网上安了家,新浪上的文字我都删除了,从此我只在时光网上更新,期望这些有关电影的文字能够为我带来人气。当时正好看完《赛末点》这部电影,这让我联想到了张爱玲关于红玫瑰和白玫瑰的论调,便写了一些关于外遇的一些看法,从命运角度去解读人的这种变化。于是就把它作为了时光网的第一篇。由于看电影的随机性比较大,当我为了保持一周一篇的更新速度,便把以前写的陆续贴上来,《蝴蝶效应》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放上来的。

 

不惑:你那个时候很在意人气?

 

四少:是的。与我那个时候想出人头地的心态有关。现实中的一些压抑让我特别希望能有一个地方证明自己。在网络上,点击量越高也就越能代表你的欢迎。这些数字不一定代表你的水平,却能体现你的影响力。这和现在的微博其实是一回事。在坚持中我赢得了不少的人气,这是我最初能够坚持写下去的一种动力。当写的多了,便不在意数字了,写博客的过程让我慢慢平和了心态。现在的我更关注这些文字是否表达了我的思想。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只有坚持下去,才能获得一些收获。好高骛远是一个人最容易犯的毛病。

 

不惑:在浏览你博客的过程中,看到你曾经换了三次名字。是否有一些特别的含义?比如人工智能,这是一部电影名字,似乎还好理解一点。那么像五羊皮就难懂一些了。

 

四少:是的。这大概和我的性格有关,我不喜欢一成不变。最初在时光网注册时,我想到的第一个名字便是“人工智能”。因为我脑海中始终忘不了《人工智能》这部电影中大卫在海底面对蓝天使的表情,这一种超乎常人的执着,一种对梦想的追寻。我想既然是写有关电影的文字,用个电影名也符合我当时的心态。随后我用电影海报做了自己的头像。头像的主体我没有变过,只是把背景从黑色换成了现在的淡黄色,黄色带有朦胧的感觉,这符合我对记忆的一种认知。

 

后来,在网上有朋友说这个名字有点冷,不好记。我想那就换个吧,我便想起初中时,我和一群朋友仿照《水浒传》的好汉所起的绰号,我在中间排行老四,为了追忆自己的年少,我便起名“四少”。这个简单好记,从此之后,我就一直沿用这个名字。

 

到了2009年底,那段时间我对于自己观后感的写法有点厌倦,想尝试换一种风格,但是当时并未找到思路,便从战国百里奚的故事中提取了“五羊皮”这个名字,以此表达自己虽然暂时身份低微,以后肯定会有所成绩的愿望。不过在写了四篇文章后,我便改回了“四少”这个名字。原因我也说不上,可能是对“四少”有感情了。


另外,我的博客的题名“写在电影边上”是模仿钱老的“写在人生边上”,我曾经把他的全文中有关人生的那些全部换成了电影,全篇文章读下来一样别有韵味,算是一种恶搞吧。

 

不惑:从你名字的变化完全可以看出你文字风格的变化。你一开始的文字大都是观后感,夹杂着一些很随意的文章,中间有一段写了一些很有深意的文字,比前期的观后感更进了一步,后来开始从电影内容上进行分析,还有从镜头上分析的,接下来便是《读书笔记》系列。从这条转变之路看来,你似乎不断往专业影评上靠。

 

四少:是的。起初看电影是为了好玩,后来慢慢地有一些随感便记录下来,借电影这个载体去说一些自己心里的话。后来,电影看得多了,有了对比,有了联想,便写了一些整合性的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某些想法。第一种是借电影中的人物或故事被动的写想法,后面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想法去找合适的电影。这种大概算是第一次转变。

 

后来,我不再满足于写这类感性文章,结合自己的工科背景,想写一些理性的文章,我便找到了电影语言这个落脚点,先从最简单的内容开始,慢慢地学习电影镜头、剪辑、场景等各种电影语言,并尝试来分析一部电影。这期间看了大量电影书籍,可惜由于自己的水平有限,很多知识都是似是而非,写来写去,还是内容为主。我觉得如果把内容分析透了,便能讲好故事。

 

不惑:讲故事本是一个导演最基本的能力。不过在当下的中国这个能力似乎弱化了。你学着讲故事,是不是也想写剧本,想当编剧?

 

四少:看电影多了,自然有写剧本的冲动,期间写了一些小故事,算作对自己的一种尝试。至于当编剧是曾经的一个梦想,但是不太现实。我能力有限,达不到那样的高度。

 

对于剧本,大家也知道,当下中国电影讲故事的能力太弱,太习惯于拿画面说事儿,追求简单的视觉冲击。虽然近几年也有一些不错的国产电影赢得了口碑,但是整个电影的剧本质量还是很差的。这个问题其实是全球性的,好莱坞也面临这样的问题。不然他们也不用整天翻拍电影,或者把那些成名漫画拿来改编,纯粹的剧本太少。

 

一些人曾说电影已经死了,当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活了一百多年,它一样会遇到自己的发展瓶颈。毕竟现在的电影技术已经没有创新的余地了,我们只是在视觉感受上去追求新的起点,比如现在的3D。如果你看电影的内容,他的镜头、音乐、剪辑其实还是老一套。比如今年的奥斯卡,都是向老电影致敬。其实电影在默片时代就已经完成了自我技术上的定型,后来都是在这个基础上的一种延续。

 

有的电影人对这些严格按照电影语言拍摄的电影称之为“精致的平庸”。我很喜欢这个五个字。“精致”是说这些电影把电影技术做到了极致,“平庸”是指电影的艺术内涵是空白的。我们如今的电影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特别是那些商业类型片,当快餐可以,成不了佳肴。


不惑:这确实是电影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但是好莱坞毕竟有很好的电影工业,而中国则没有形成。这些年引进的电影在增多,票价也在飙升。似乎中国电影迎来了春天。

 

四少:你说到电影工业,我很喜欢这个称呼。电影首先是一个商品,其后才有它的艺术属性。这是多年来电影发展的结果。那么既然是一个商品,必然会形成一个产业,好莱坞把电影的所有环节都结合起来,形成了一套完善的体系,电影就像日常消费品一样,是通过电影工业这个庞大体系产生的。这种商品能够满足我们的精神诉求,能够给我们带来快乐。这是他们的第一个优势。另外,他们的体系和规则是健全的,这保证了电影作为一门行业是可以健康的持续的发展的。这是他们最大的优势。中国在这个方面还差得远。香港曾经做得不错,可惜地方太小,市场有限,当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外面的市场不能支撑它的发展,就做不下去了,因此陷入了低估。而好莱坞则是全球性的市场。现在做企业都说全球化,其实,电影必须要走这一步的。这和经济有一定的关联。

 

另外,你说的中国又要多引进好莱坞的电影,这个事情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看。电影首先就是外来的,当年中国拍的第一部电影《定军山》是把京剧与电影结合起来,这是因为当时的人喜欢看京剧,任景泰才能这么多,这完全是为了迎合当时人的喜好。所以说,当下的年轻人喜欢看好莱坞的电影,那么这个行业多引进欧美大片,这是满足了这部分的市场需求,应该是没有坏处的。另一方面,引进大片对中国电影肯定有冲击,不管是反对还是赞同,这里面都需要中国电影产业要重新洗牌,单单靠着资本的运作就想获得更大的发展是行不通的。这一点上类似于中国足球,没有一个坚实的基础还想要成绩,结果是你投的多,表面上繁华,到了关键时候,大家都不买账了,你还怎么玩。中国电影这几年的路子走的有点偏,因此大家才使劲的骂,这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态。我想任何事物都有这样的阶段。

 

对电影人而言,如何满足当下观众的需求是他们首先考虑的问题,不要以为观众都是弱智,整一些下三滥的电影来赚大家的钱,这样做等于自寻死路。还有就是建立一种规范的科学的体系,现在我们老用体制做挡箭牌,这是没有办法的,在中国这个社会下,许多事情的发展不能照搬国外的那一套,必须找到适合中国自己的道路。中国电影走出去通过获奖提高知名度是一种手段,利用大片制造社会话题也是一种手段。但是最后,电影工业必须要有一部分在幕后付出的人,必须有一个基础,如果这个基础没有,就像没有根基的大厦,来点风雨,就有可能倒掉。好莱坞的一些公司来和我们合作,我觉得这种思路和改革开发之初,汽车界想用“市场换技术”的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老外都不是白求恩,他们也是来赚取利润的,电影是一门生意,艺术只是其中的属性。我想许多人可能没有搞明白这个道理。中国电影这几年看似风生水起,可许多时候大家都不买账,根本原因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说道提高票价,那是外行指导内行的思维,是中国最常见的一种行政干预。至于效果不用多说,大家都看得到。其实就算是把票价降下来,虽然短期内可以提升观影人数,如果没有好的作品,一样会丧失吸引力的。电影工业的建立毕竟是一个需要时间的事,靠引外资,提高票价,这些都短期行为,这说明我们做事情都比较短视,有点急功近利。

 

不惑:你对中国电影似乎有很多话要说。这几年中国电影的大制作之风越演越烈,电影质量下降的同时电影成本却不断升高。对于这样的问题,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四少:我是圈外人,属于自娱自乐。我想许多人都比我有发言权,他们也比我看的远。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写自己的文字,把这些难题留给应该关心的人吧。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不惑:你很谨慎啊?

 

四少:很多时候你不在那个位置,所说的话是不起作用的。因此,还不如多看电影,多写点文字,少说多做嘛。水平不行,就不要乱讲话。

 

不惑:你似乎很谦虚。

 

四少:这不是谦虚,这是一种自知之明。毕竟我是一个圈外人,没有进入这个圈子的途径。我就是一个在外围看热闹的人,写的这些文字只满足于自己。我一直都是文字来思考,或者表达某种情绪,或者表达一些想法,这些都是借了电影这个载体。其实,我很多时候也想放弃。能够坚持下来,我是觉得我不能停止思考,不能放弃这种表达自己的途径。由于自己的文学天赋实在一般,也就并不在意大家的看法。如果这些文字能够打动网上的一些人,我就认为值了。

 

不惑:你的一些文字似乎表达了你的这种想法。

 

四少:有段时间我是这么想的,想通过自己的文字去影响别人。还是老话,水平有限,效果也不佳。最近看了许多历史方面的书,加深了我的历史感,其实也就是悲观主义,我觉得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多意义,有意义的只要坚持写自己的想法就行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许三多式的人很少。如果真有这样的人,只能是两类,要么是天才,要么是白痴。社会是具有排异性的。又说的远了。

 

不惑:越说感觉越有哲学味了。你经常去电影院看电影吗?

 

四少:去的次数一个手就数的过来。不是我不想去,一是我消费不起,二是觉得氛围不对。喜欢看的电影一般都不再影院里放。那就不如从网上下载。

 

不惑:进入新世纪,通过网络下载的方式观看电影是一种潮流。网络资源的发达间接地提高了全国人民的观赏水平,这大概是许多人没有想到的。

 

四少:的确如此。这与互联网的兴起有关。我小时候,大家都在电影院和录像厅看电影,但是来源有限,电影类型也很少,很受限制。当然,那个时候也没有对电影形成一种主动,都是有什么看什么。进入大学,那个时候VCD和DVD的盗版满天飞,学生时代就是靠这个来消遣的,也是被动的多。当互联网进入大家的生活后,大家有了一定的观影经历,通过交流便会选择了。这个时候观影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家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可以在网上寻找大量自己喜欢的电影,这更加促进了大家的观赏水平。

 

我觉得外部环境还有一种促进,那就是2005年中国电影迎来了它的百年华诞。从1905年的《定军山》拉开了中国电影的序幕开始,经历了一百年的风吹雨打,中国电影伴随着经济的腾飞再次获得了空间的生命力。那个时候,电影圈内外的许多人,不管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都在借电影表达自己的想法。

 

另外,好莱坞大片从1995年进入中国,这些年下来,他们除了贡献了票房还完成了对大家的电影启蒙,让大家见识了什么是大制作,大场面,什么是大投入高回报。同时,2000年以后中国电影的大片时代也随之而来。在整个经济形势大好的背景下,大批资金进入投资电影,这种现象一致持续到今天。我觉得这种资金对于中国电影的健康发展起到了很坏的作用,因为许多人是抱着挣一把就走的心态,这是因为电影的回报率是很高的。去年我看了一份相关的资料,数值我记不清了,反正是超大的。

 

另外,97年以后,香港电影由于自身的发展遇到了瓶颈,越来越力不从心,如今香港的电影人大多借助大陆开启新的事业,但是电影手法却是老一套,这些都是繁荣背后的危机。这说的又远了。

 

不惑:写的过程中有没有难忘的事儿?

 

四少:最难忘的是自己写《顽主》的文章为自己挣了150元的稿费。是编辑通过时光网联系到我的,我很激动,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有文章发表。我在那篇文章里表达了每代人虽然所处时代不同,但是面临的问题大致是一样的主体。当我去邮局领取稿费时,就平静了,只是觉得这是上天对我这几年坚持的一种奖励。另外,我还参加了时光网的征文活动,写《肖申克救赎》和《这个杀手不太冷》让我赢得了一些礼品,也增添了一些人气,这除了满足我的一点虚荣心,还让我有一点小小的自豪。

 

不惑:你似乎是一个不自信的人,对于自己的能力有点低估。

 

四少:我觉得还是高估了自己在某方面的能力,我觉得这不能叫不自信。从小我就喜欢做我有把握的事,只要我没有把握,我都不会做。这虽然让我错过了一些机会,但是心比较稳。我想,《饮食男女》中曾说不要等菜都准备齐了才下手,我觉得那是在说我。有时,我也挺讨厌自己这种性格的。不过,性格注定了,是很难改的。能够改的那都是缺点。简单的说,有时思想虽然激进,行为上却是保守的。

 

不惑:总结的很到位。现在那么多影评人,你比较喜欢谁一点。

 

四少: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对我有影响的有魏君子,那是个港片专家,我为此还买了他写的那本书《港片残卷》,里面对于香港电影的描述还是很不错的。据说他是靠看电影后面的字幕把许多电影串联起来的。我觉得真牛人。算是对我的一种启蒙。还有就是孙昌健,他的那本《我的电影笔记》中的一些文章成了我模仿的对象,他采用文学手笔,能让我再情感上产生共鸣。另外还有已故的影评人卡夫卡·陆,他在《青年电影手册》上的访谈录我读过多次,都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对比这些人,我就觉得自己还差得远,还需要不断学习。国外的书读的杂,但是都不深入,还是《认识电影》读的多点。另外写香港电影的那本书,我也读过,感觉老外对于研究类的文章写的确实很好,很值得学习。这大概就是文化氛围不同导致的。

 

不惑:有没有想过做自由撰稿人,靠稿费实现自己的价值?

 

四少:刚写博客那会儿想过。当时的心气可高了,看完电影就写感想,期望能为中国电影做点贡献。还是那句话,水平有限就慢慢断了这种念想。看了许多人的访谈录,那些真正靠文字生活的人绝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光鲜。大家都知道,如今的影评有一部分是营销的手段。所以,我不受别人的影响,可以自由的写自己的文字,这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不惑:接下来谈谈喜欢什么样的电影吧?

 

四少:刚看电影那会儿,特别在意这些。好像没有自己喜欢的电影都不好意思和人家谈论。面对一些电影,总喜欢弄一些独特的观点来表达自己比别人强。这种心态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没有了,人也随和了。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能看到不同的闪光点,就算是观点不同,那也是正常的,没有必要争辩。再说,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也可以拓宽知识面。

 

先前我除了恐怖片不看,其他的电影类型都看过,比较偏爱人文类的,主要是这些电影可以让我产生思考。喜欢杨德昌的那些电影,特别是《一一》,讲家庭和个人,虽然说的台北,不过适合所有的中国人。单纯的娱乐,我喜欢看港片和欧美大片,刺激好玩,老一点的港片比现在的好看。港片中比较侧重于银河映像的片子。大陆的导演中,以前喜欢贾樟柯,后来对于他的电影说不上是种什么感觉,总觉得少点什么。以后有时间,我想从电影中找到这个东西。看完《二十四城记》后,我觉得如果贾樟柯和崔永元合作,一起去做口述历史,去做影像记录的话,他们应该会走的很远。

 

不惑:可是这种影片的市场是很小的。另外也没有太多的投资,可能需要国家扶持。

 

四少:这就是当下中国的一种电影现象。不健全的电影市场导致了诸多现象,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经阶段,我想以后会慢慢变好的。

 

不惑:在你的那些文字里,我发现你有一个阶段比较喜欢《东邪西毒》的台词,你曾在很多文章中直接或间接表露了出来。可是,刚才问你喜欢的电影中,你并没有提到它。

 

四少:最早看《东邪西毒》是初中,那时喜欢武侠,结果看见整部电影都是对话,画面也是模糊杂乱的,不知所云,便兴趣全无。以后只要听到这个名字,便不想看了。等到大学毕业后,遇到了一些爱情上、事业上的问题,才发现这部电影是在借武侠说当代人的困境,便一下子喜欢上了,甚至有点过火。我没事就看,反复有几十遍,连台词和镜头几乎都背了下来。因此,那段时间的文字中都有它的影子。

 

由这部电影我就关注王家卫,他的电影是一种情绪的集合,很适合处在这个精神层面的人看。但是,毕竟人也在变,有人走了出来,就对他的电影不感兴趣了。而且,他似乎也老在那个圈子了打转。

 

我那个时候很喜欢洪七那个角色,就如一个初入职场的人,他很直接,不懂的人情世故,所以在复杂的人眼中他很简单。等后来王家卫捣鼓出终极版,把画面加强,重新剪辑,重新配乐。有了几年生活阅历的我才发现欧阳锋才更接近与普通人,他有欲望,有弱点。面对问题,他主动,他消极,处处体现出一种人为的复杂。这时我便不能从影片中找到那种直接的感动了。或许吕克贝松说的很对,电影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只是一片阿司匹林。电影可以让我们忘记暂时的烦恼,但是生活却依然会给我们出难题,我们依然要主动去化解。也如埃弗雷多对多多说的那样,电影和生活不一样,生活难多了。

 

不惑:我发现你的心态调整的很好。虽然你说自己悲观,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乐观的。

 

四少:悲观和乐观只是相对的。悲观让人容易产生思考,乐观则倾向干了再说。其实这个结合起来,就是我们的生活。之所以偏向悲观,这大概与生活有关。经历了一些事儿,自己变得成熟了点,爱琢磨点事,就显得不积极了。其实,很多时候没有必要觉得这个问题让我没有办法活不下去了。每当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山里的孩子,我就觉得自己的这点烦恼根本不算什么。那些孩子天真的笑脸就是对于生活最好的解释,太阳还不是每天照样升起。

 

不惑:一代人来,一代人去,太阳照常升起。

 

四少:对,世界其实就是这个样子。生活上的一些问题不能和电影搞混了,不然就真的走火入魔了。电影对我而言,只是提供了一扇认识世界的窗口。我能够借电影写点属于自己的文字,我觉得就很幸福。

 

不惑:生活和电影确实不一样。杨德昌说过,电影延长了人三倍的生命。他是从电影的功能上说的。而《东邪西毒》似乎更加关注人的精神世界。所以争议也就很大。

 

四少:是的。和《东邪西毒》类似的还有《大话西游》。这些电影解读后满足了一部分人的精神诉求。只要能够给人思考的电影,我觉得都是好电影。

 

不惑:我看你最近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晰:电影技术追寻者和电影情绪记录者。

 

四少:这应该是我这七年来的一个总结吧。先前在不断地寻找适合自己的路,如今觉得这两个方面挺适合自己的。虽然我知道自己离真正的专业人士还差得远,但我还是希望靠自己的努力能够了解电影的内涵。

 

不惑:后面还会写么?

 

四少:应该会的。只是现在处于一个调整期。虽然我知道了方向,但如何走下去却需要很大的努力。以我现在的知识,还差得远。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学习。而博客的内容,大概还会维持当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另外,《读书笔记》还没有写完呢,多看点书多看点电影,我还要把这个事给继续下去。我是一个毅力不怎么强的人,不给自己施加压力,我就松懈了。

 

不惑:很期待你后面的文章。

 

四少:谢谢。我要做好准备,迎接下一个七年。

 

 

回复 (10) | 收藏 (3) | 1155 次阅读 |
标签:

四少 (潍坊)

男 水瓶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