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写在电影边上

微信公众号:不惑之惑

http://i.mtime.com/chuanwei/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支言片语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以组织管理角度重温《兄弟连》

四少 发布于:
兄弟连 Band of Brothers(2001)

9 .3 / 9 .6

兄弟连(2001)

影评(437)

收藏(2270)

前记

 

《兄弟连》是2001年播出的美国10集电视连续剧,改编自斯蒂芬·安布罗斯的畅销书《Band of Brothers》。

 

这部电视剧是我的最爱之一。由于近期对组织管理有一些想法,于是借E连这个案列把感悟写下来。为了更好地理解某些细节,我又去读了原著。由于书本的信息比电视剧详实,我所写的内容里引用了许多书中的文字。

 

我共写了5篇文章,分别是训练、入伍、哗变事件、连长和转折点。用《重温“兄弟连”》来做标题。文中的人名或地名为便于统一,以书本为准。由于自己的知识有限,如有错误,请大家指正。

 

重温《兄弟连》之训练

 

《兄弟连》主要描述二战期间美国101空降师506团E连的众多故事。这些战士是美军最新的一个兵种——空降兵。由于从没有这个兵种,所以如何把他们训练成为一名合格的空降兵,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一个问题。

 

这一群战士为了诺曼底登陆的攻击任务,准备工作用了差不多2年的时间。他们从1942年7月开始到1944年6月,辗转了多个训练营,并最终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空降兵。

 

先来看看他们在这两年中到底训练了那些内容:

 

 

 

通过以上的内容可以看出以下三点:


(1)训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2)训练科目以贴近实战为目标,通过不同科目的设置来达到综合应用的目的。

(3)训练之外必须有演习,作为阶段性的结果验收。

 

军队上的训练和企业中的培训是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上面总结到三点只是结果,关键还需要弄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伞降兵是一个新兵种,但是本质上是一个具备综合能力的兵种。他们在作战中的作用近似于步兵,只是到达战场的方式不同。也正是基于这一点,他们的训练还是借鉴步兵的训练体系,增加了跳伞的相关训练。

 

1、训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任何一门知识的学习都要经过从易到难的过程,绝对不能拔苗助长。

 

以跳伞训练为例。首先是模拟跳伞,利用跳伞塔让战士们适应跳伞;然后是4个等级的跳伞训练,逐步提高训练的难度;接着是负重跳伞训练,接近于战争状态中的要求;最后是空降联合演习,也就是将前面所学综合应用,从而达到近似实战的目的。上述的这一套训练,基本贯穿了整个训练周期。而且,还会随着时间和地点的变化,不断进行动态的调整。

 

为了保证训练效果,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有一个相对稳定的训练体系,让每个人都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2、训练科目以贴近实战为目标,通过不同科目的设置来达到综合应用的目的。

 

为什么会用2年时间去准备呢?这是在训练之前首先要解答的问题。伞降兵为了满足登陆战的需要而诞生的,它们是登陆战实施的一种战术安排。因为它们可以绕过敌军的正面防卫,而从后方或侧方给予打击。有了这个目标,随后的训练才会有针对性,才会有意义。所以,想要培训必须要搞明白培训的目标。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这群战士就必须按照目标来分解训练科目。这些科目包含了体能训练、军事理论学习、跳伞训练、战斗技能训练、特种训练等。通过这些复杂而枯燥的训练,让每一个战士充分掌握战争中需要的生存和战斗技巧。

 

在训练体系下,通过不同科目的设置来实现对目标的分解,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思路。

 

3. 训练之外必须有演习,作为阶段性的结果验收。

 

军事演习是训练的最高阶段,也是除了实战外最能检验军队战斗力的一种考核方式。从表中可以看出E连的战士在训练的中后期经常参加各种规模的演习,越接近登陆作战,演习的规模也就越大。这也说明,除了检验训练成果,更重要的是让战士们在这些演习中具备一定的实战能力。

 

演习最难的就是如何策划的过程。由于是接近实战,毕竟不是实战,如何让参与演习的战士感受到实战的氛围,这是一个难题。所以就如书中所言:无论经过怎样艰苦的训练,无论这种训练有多逼真,对于真正战斗中的紧张激烈程度,任何人都无法做到有充分的准备。

 

正是由于训练不能完全代替实战,所以在大部分企业里,培训就成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工作。但是一个具备竞争力的企业,培训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E连的兄弟们对于这种艰苦的训练也有众多抱怨,但是当他们进入战场后,他们才发现训练带给他们的好处,也正是这些技能帮助他们不断走向一个个胜利。

 

重温《兄弟连》之入伍

 

当美军决定成立伞降兵,那么该招募什么样的人入伍呢?

 

书中有关E连官兵的来源有两段话,摘抄如下:

 

E连的官兵来自全国各地,具有不同的背景。有的是农夫,有的是矿工;有的是山里人,有的是南方人的子弟;有的一贫如洗,有的出身于中产阶级;一位来自哈佛大学,一位来自耶鲁大学,两位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原本是军人的只有一位,来自国民警卫队或预备役部队的也仅有几位。可以说,E连的成员原本都是老百姓。

 

E连是在佐治亚洲的托科阿营地组建的。全连140名士兵和7名军官尽管来自四面八方,但有几点是共同的:都是一战以后出生的,很年轻;全连都是白人,因为美军在二战时期实行的是种族隔离制;除3人外,均未结婚;大多数在中学时都打过猎,当过运动员。

 

从第一段话可以看出,官兵来源于老百姓,但是他们的背景、职业、学历、经历等千差万别。而第二段话则是对这个群体特征的总结。这四个共同点也从侧面反映了军队选人的标准。

 

(1)都是一战以后出生的,很年轻。这是基于年龄的描述。按照推算,这些官兵的年龄大都20多岁。书中也说过E连的军官最大的28岁,其他人都不超过24岁。20多岁的年轻人无论从体力上,还是智力上都很适合当兵。

 

(2)全连都是白人,因为美军在二战时期实行的是种族隔离制。这是基于团队稳定的要求。美国的种族冲突一直是个火药桶,如果在战争期间战友内部发生摩擦,对于军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3)除3人外,均未结婚。这是基于家庭状态的描述。结婚的人,责任感要强一些;未结婚的人,更多是基于父母的牵绊。

 

(4)大多数在中学时都打过猎,当过运动员。这是对个人经历的描述。打过猎说明这些人有一定的射击基础;当过运动员说明大都具备良好的体魄。

 

由上可以看出,美军是从年龄、价值观、家庭背景、个人经历等角度进行士兵的选择。可是,只提要求是不够的,还必须给出相应的条件。

 

二战时,一个二等兵的月薪是50美元,而一个二等伞兵的月薪则是100美元(包含50美元的补贴),而军官则是每月100美元的补贴。也就是说,当时伞兵的工资是普通陆兵的2倍。正是在相对高额的工资刺激下,伞降兵这个新兵种才能吸引足够多的人来加入。因此可见,只谈付出不谈回报,绝对是耍流氓的行为。

 

由上可见,想要招收到合适的官兵,一方面要有严格的招兵的标准,另一方面要有竞争力的薪酬保障。两者缺一不可。

 

当把目光从军队转移到其他行业,无论是公务员、事业单位还是企业的招聘。这些组织再吸招募成员的时候,都会建立一套选材标准。这些标准大致离不开年龄、性格、家庭、经历、技能等方面。除此之外,每个组织还会根据自己的需求来提供相应的薪酬,以便能够吸引人才。

 

通过以上的分析,可以得到如下的启示:

 

一个角度是组织的负责人。为了组织的发展,必须建立招募的标准并匹配相应的激励体系,只有这样才能吸引人,从而筛选出想要的人才。

 

另一个角度是渴望加入组织的人。为了个人的发展,必须展示个人的能力或魅力来证明自己适合组织的需要。

 

回到E连,进入军队并不代表就适合军队。比如,在托科阿的训练中,因为体能不达标而导致离开的人就有很多。就如书中所言:“500名候选军官中只有148名通过了在托科阿的训练;提出申请的新兵共有5300名,仅有1800名训练合格。”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组织还必须有健全的培训体系来进一步筛选,确保没有南郭先生。

 

重温《兄弟连》之哗变事件

 

在E连投入战场之前,E连发生了一件大事。军士们对失去信任感的索贝尔连长联合上书,引发了一起“小规模”的哗变。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事件的处理方式。以下的分析中不针对每个人的性格展开讨论,重点是看当事人是如何处理的这次冲突的。

 

简单回顾下事件的起因:由于索贝尔连长对温特斯副连长始终存在一定的偏见,他们之间的冲突终于在英国的奥尔德本爆发了。冲突的起因是双方对检查厕所时间的不一致;冲突的过程是两个人通过公文来进行争论,各不退让;冲突的结果是温斯特对于索贝尔的“无理”要求去军事法庭裁决。

 

由于两个人是E连的领导,他们的冲突影响到整个连队的稳定。所以,营领导斯特雷耶中校赶紧召集军官研究军法审判手册,并找出了一个办法来避开这种尴尬局面。于是,他宣布两人之间的问题不会闹到军事法庭。

 

此时,他还是希望当事人双方能够自行解决问题,不把问题扩大化。然而,索贝尔并不满意这个结果,继续用公文“质问”温特斯。温特斯则继续应战,两人僵持不下。此时,斯特雷耶中校再次出手,从E连的利益出发把温特斯调出E连,到营里担任伙食军官。尽管温特斯对这个判罚有意见,但是他恪守军人的职责,接受了这个决定。

 

斯特雷耶解决两位连级干部冲突的方法很直接:首先平息双方的情绪,让双方能够冷静地自行处理。如果这种方式不起作用,那么就要保证连长的权威,将另一方调离连队。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么这种处置方式很合理。但是,这一次的措施中未考虑到士兵的感受,最终引发了军士的哗变。

 

由于索贝尔在E连士兵中的信任度越来越低,很多军士已经表露出想撤换他的想法。于是,除了不方便参与讨论的几个人外,E连所有的军士都参加了一次讨论,商量的结论是给团领导辛克上校递交一份声明:不把索贝尔换掉,他们就把肩章交上去。他们还把结论告诉了温特斯。但是,温特斯极力发对这种做法,并称之为哗变。

 

当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营领导已经不能决策了。几天之后,团领导辛克上校亲自出马,到达E连,给E连的军士开了一次会,在会上他严厉批评军士们的这种做法。书中写到:“把我们狠狠骂了一顿。他说我们给我们连抹了黑,他可以把我们全都关上几年禁闭。他说,由于我们正准备打仗,大敌当前,这可以算兵变,我们每个人都够得上枪毙。”随后,他进行了人员调整:

 

(1)把索贝尔派到切尔顿弗里亚特新成立的伞降学校,对非军人员进行跳伞培训;

(2)把A连的帕特里克.斯威尼中尉调到E连担任副连长;

(3)把B连的托马斯.米汉中尉调到E连担任连长;

(4)把温特斯调回E连担任1排排长;

(5)把带头哗变的兰尼中士降为二等兵,把哈里斯调离E连。

 

面对E连领导的冲突升级,辛克上校的思路也很清晰。由于战争时期,他不可能处罚所有哗变的军士,但又必须体现军队的权威。所以,他把失去士兵信任度的索贝尔调离,是为了保证E连的凝聚力;他把温特斯调回并降级,一是为了E连的凝聚力,一是为了延续斯特雷耶的处理意见,一是为了树立军队绝对服从的组织文化;把带头哗变的一位降级,一位调离是为了强化组织纪律的重要性;从团部其他连队选派新的连级干部是为了延续整个团的组织文化,防止组织再次发生震荡。

 

斯特雷耶中校和辛克上校在这次事件中处理冲突的思路是一致的:他们必须要维护军队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他们的差异是在处理技巧上。而导致这种差异的原因,我更倾向于他们两个所处的层级不同。斯特雷耶中校是营级干部,他只能基于营级干部的权限来行使自己的权力;辛克上校是团级干部,他拥有比营级干部更大的决策权和灵活性。由此可见,在军队这个体系下,每个干部都只能根据自身角色所赋予的权力来处理事情,当超过这个范围,有时候就只有无能为力了。

 

再说冲突本身的问题。当冲突出现时,不管管理者的身份是什么,都要基于冲突的严重度来选择合适的处理方式。按照项目管理冲突管理的理论,不管是采用回避、包容、调解、命令或解决问题,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消除冲突,争取实现共赢,保证组织或个人的正常发展。所以,每位管理者必须具备解决冲突的能力。

 

经历哗变事件的E连士兵终于脱离了索贝尔的领导。而米汉连长凭借自己出色的军事素养和个人魅力获得了大家的信任。如书中所言:米汉与索贝尔截然相反。他身材修长,个子较高,稍显瘦弱。他很有常识,也很干练。他对部下要求严格,但是一视同仁。他善于通过口头下达命令。温特斯说:“我们在米汉的领导下,成了一个运作正常的连队。”

 

重温《兄弟连》之连长

 

连长就是一连之长。这个角色决定着整个连的命运。

 

E连从成立到解散的大约3年半的时间,共经历了6任连长。

 

第一任连长,是最具有争议的索贝尔。书中对他的细节描述很多,总结也很到位。概括而言:索贝尔挺霸道,在职权范围内独断专行,容不得人。由于,索贝尔下决心要使E连成为团里最好的连队。为此,他对E连的要求很严格,也有点残酷。E连的操练时间比别人长,跑得比别人快,练得比别人起劲。另外,索贝尔对连里的军官也是这么狠。正因为在训练中“不近人情”的做法,他在E连没有朋友。

 

索贝尔除了他的小肚鸡肠和武断的处理方法外,最致命的是缺乏判断力。在多次的野外演习中,他看不懂地图和缺少决策力的弱点,让E连的官兵们逐渐失去了对他的信任。正如温特斯所言:索贝尔看不见队伍里不安和鄙视的情绪在滋长。带兵有言教和身教两种方法,索贝尔用的是前者。

 

索贝尔对于始终和官兵们打成一片的温特斯有很深的偏见,最终在英国的奥尔德本因“厕所事件”而产生冲突。在第一回合,营领导站在了索贝尔这边,将温特斯调离E连;但是E连军士们的联合“上书”,让团领导只能采取另一种处理方式,辛克上校把索贝尔调离E连,去新成立的伞降学校继续当教官;把温特斯重新调回E连但降级为1排排长;把B连的托马斯.米汉中尉调到E连担任连长。自此,E连索贝尔的时代结束了。

 

索贝尔作为E连的第一任连长,他唯一的优点就是以“讨人嫌”的角色提升了整个连队的凝聚力。由于性格弱点,他不适合指挥官兵们进入战斗。所以,他是一个合格的教官,是一个不合格的连长。

 

米汉中尉成为E连的第二任连长。由于在登陆日当天,他所乘坐的飞机失事从而失去了带领E连走向辉煌的机会。书中对于米汉的描述很简短,但很有针对性。如书中所言:米汉与索贝尔截然相反。他身材修长,个子较高,稍显瘦弱。他很有常识,也很干练。他对部下要求严格,但是一视同仁。他善于通过口头下达命令。温特斯说:“我们在米汉的领导下,成了一个运作正常的连队。”

 

米汉中尉在战争之前的训练和演习中所表现的领导力正好弥补了索贝尔的弱点,所以,他是一个可以带兵打仗的人,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他是一个合格的连长。

 

第三任连长就是温特斯。他是在米汉连长牺牲后代理连长职务的。作为E连在登陆日当天幸存的最高指挥官,从那一天开始,他就伴随着E连,一起成长,并利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军事素养深深影响着每个人。

 

E连成立时,温特斯是候补军官学校毕业后新提拔的少尉。通过这一条信息,只能说明他是经过正规的军官培训的,至于能不能成为真正的领导,还要看他的努力。

 

从新兵训练营开始,他就真心实意地关心士兵,关心他们的体能训练,和他们一起训练,不搞特殊化;等进入战场后,他的冷静地决策力,身先士卒的号召力,很快就带领E连获得胜利;等面对上级毫无意义的任务时,他也会从官兵角度上出发,变通地违抗军令。他不仅从E连的整体角度出发,也从每个士兵的视角去考虑问题。也正是如此,他逐步成为一名合格的指挥官,不断地获得荣誉,也逐步升迁。在他26岁,任上尉和连长才三个月后,被提拔为2营副营长。

 

温斯特是E连最成功的连长,也是最有名的连长。

 

弗雷德.海利格是第四任连长。他是在温特斯成为副营长后上任的。书中对海利格中尉的描写也比较集中,也相对较少,因为他是因为一场意外而离开连队的。

 

他同样毕业于美国候补军官学校,在诺曼底和荷兰曾经担任直属连的迫击炮排长。早在美国时他就是E连的成员,从一开始温特斯就非常喜欢他。他也是一名优秀的军官。他会亲力亲为,注重让战士们发挥最大的潜能。面对困难,他会顽强地承担起责任,承担起压力,恪尽职守。

 

海利格最出色的一次任务时营救被德军保卫的英国部队。他利用自己出色的策划能力、组织能力、实施能力完成了任务,并获得了嘉奖。

 

有天晚上,海利格和温特斯一同查哨,结果在黑暗中,被自己的士兵开枪击中。幸运的是,他挺住了。一周以后,他回到英国的一家医院。在那里他被提升为上尉,并且因为在营救行动中的出色表现被授予英军十字奖章。但是对海利格来说,战争到此结束了,他的连长任期也结束了。

 

综合而论,经过战争洗礼的海利格也是一名合格的连长。

 

接替海利格担任E连连长的是小诺曼.S.戴克中尉。他是第五任连长。他来自师部,高挑的个儿,长得很帅,受过良好的教育,讲话一副军人腔调。给人的印象很好。但是,在巴斯托涅(另译巴斯通),整个E连士气最低落的时候,他并没有选择和官兵们在一起,而是远离了连队。当一切都正常后,他又回来了。也正因如此,他也正在失去E连的信任度。由于戴克是师部派来的人,暂时还不能随便撤换。

 

让戴克彻底离开E连是因为在攻占福伊的战争中,他优柔寡断,无法进行有效决策,从而使整个部队被德军压制,随时都有让E连牺牲的巨大风险。由于他的“崩溃”,作为营长的温特斯直接在战场上任命斯皮尔斯接替E连的领导,带领士兵们继续战斗。

 

戴克跟索贝尔相似的地方就是缺少决断力。另外,他也不能身先士卒,跟官兵们站在一起。所以,他也不是一个合格的连长。

 

第六任连长是斯皮尔斯。但是,他的任命还要等待攻占福伊之后。他授命接管E连的时候,戴克连长正一筹莫展,整个E连都在被德军的火力压制无法向前一步。为了取得和I连的联系,他一个人穿越火线,在德军的火力下来回奔跑传递信息。然后,又组织各个排有序进攻。正是这一战,让他获得了官兵的认可。

 

虽然E连的官兵对于斯皮尔斯的一些个人做法并不认同,但是他遵从常理,重视军士的作用,着重实战训练,而不是纸上谈兵。而且他特别关照E连的官兵,在战场上能够冲在前面,带领大家赢得胜利。

 

E连经历了6位不同的连长,大家认可是其中3位。第一位是索贝尔,他打造了E连,并因为自己的性格劣势让E连格外的团结;温特斯从E连建立的第一天到它解散,一直与连队息息相关,是让全连弟兄最为难忘的人;斯皮尔斯则是最后一任连长,陪着E连走过了最后的荣光。

 

通过E连的这些经历,我们也可以找到一些普遍的规律,并不是所有的连长都能够胜任这个角色。优秀的连长,都具备良好的军事素养和人格魅力,都能够跟全连始终在一起,都能在困难的时候永远站在最前面。而一个失败的连长,是从失去全连的信任感开始的。

 

E连无疑是幸运的,尽管也遇到失败的连长,但在关键时刻,总有合适的军官站出来,带领大家走出困境,赢得荣誉。这种现象也说明,组织基于不同的发展阶段,需要具有不同功能的领导人。但最重要的是,组织必须要有合格的领导人才能维持正常运转。

 

重温《兄弟连》之转折点

 

转折点是电视剧版《兄弟连》第七集的片名,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集。

 

这一集主要讲了两件事。一件是E连在巴斯托涅(另译巴斯通)遭遇困境,士气最低落时大家的表现;另一件是戴克连长失去大家信任并被撤换。

 

E连在巴斯托涅的战斗,在二战历史上是属于阿登战役的一部分,也称为巴斯托涅战役(或巴斯通战役)。

 

先来了解下整个战役的背景。1944年12月16日,“二战”结束前西线最后、也是最大规模的战役“阿登战役”爆发。德军希望借此能够挽回颓势,并将盟军赶出德国领土。此时,美军在阿登地区只部署了4个师,且无工事依托。1944年12月17日,美军第106师和第28师的阵地被突破,两个团投降。就在17日当天早上,盟军最高指挥部决定急调美军第82和第101空降师火速增援,第101空降师的任务是夺占巴斯托涅,扰乱德军的交通线。

 

在投入本次战役之前,E连的官兵正在法国的莫米昂兵营休整并担任盟军总部的卫戍任务。当他们接到参加战斗的通知,就被卡车连夜运到了前线。此时,从后勤保障来说,他们缺少御寒的衣物,也缺少足够的弹药。从战斗环境来说,他们被德军包围了,没有炮火支援,也没有空中支援。他们的任务就是抵挡住德军的进攻,并争取撑到援军的到来。

 

孤立无援的E连除了忍受恶劣的环境,还要随时应对德军不定期的炮火袭击,在这种双重的压力下特别容易引起精神崩溃。

 

书中对引起精神崩溃的原因做了总结:

 

当时美国陆军规定,步枪连应该在前线长期作战,步兵师里的步枪连更应该连续长期作战,伤亡人员由单个士兵替补。这就意味着替补来的新兵并不是和当初带他们一起训练、并且和他们一起来到国外的人并肩作战,而是和陌生人一起作战。这也意味着老兵们只有被打死或受重伤才有望逃离危险。于是,正如温特斯指出的那样,就造成了一种“遥遥无期”和“毫无指望”的情绪。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保持战斗力是有时间限度的。有些人很快就精神失常;陆军的心理医生发现,诺曼底战役中,第一周步枪连就有人患上不同形式的精神病,不是逃跑就是不得不被撤离前线(当然,也有很多人后来又回到了原部队)。有些人虽看不出精神崩溃的症状,但却失去了战斗力。平民想像不出战争能使人产生多么强烈的情绪:恐怖、害怕、气愤、悲哀、疑惑、无助、无用,每一种情绪都消耗人的精力,逼人发疯。

 

“根本没有‘习惯于打仗’这回事,”陆军心理学医生在一份关于“战场上的精神性疲乏”的正式报告中写道,“战场上的每一刻都给人以精神压力,这种压力会直接导致精神崩溃。精神崩溃的程度因压力的强度和时间长度不同而不同……战场上精神崩溃造成的伤亡和枪炮造成的伤亡一样不可避免……大多数人在重压140到180天后便失去战斗力。普遍认为,一个士兵在战场上的头90天里战斗力最强,此后就开始下降,渐渐地失去战斗力,直到完全没有战斗力。”

 

到1945年1月3日为止,E连已在诺曼底前线度过23天,在荷兰78天,比利时15天,总共116天。根据统计学,全连的人随时都面临着精神崩溃的危险。

 

如何缓解士兵的精神崩溃,就成了E连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就如电视剧中所表现的那样,军官们及时的安慰和鼓励是相对有效的措施之一。担任军士长的利普顿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自己作用。之所以是他,是因为戴克连长在连队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了习惯性“隐身”。由于戴克是师部的人,作为营领导的温特斯也无能为力。

 

在这个关键时刻,正是利普顿等一批军士站了出来。而利普顿作为军士长,他有责任有义务去安慰这些兄弟们。他作为E最早的士官之一,了解E连每个人的性格,并能和他们建立一种信任感。正是这一群军士,替代连长行使职责,把大家从低潮中拉了出来。

 

当利普顿用自己的行动和言语缓解气氛的时候,师部的领导也想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让参加巴斯托涅英勇保卫战的每个团出一名军官回美国休假,既可以鼓励士气,又有利于舆论宣传。就这样,在全师的共同努力下,暂时没有整个连队崩溃。但是,想要解决这个困难,就需要尽快结束战斗。终于在12月26日,美军第4装甲师在巴顿的带领下,突破德军重围进入巴斯托涅,让整个101师重获新生。

 

第二件事就是戴克连长的撤换。在E连士气最低落的时候,戴克选择隐身。在攻取福伊的战斗中,他的无能又让连队面临巨大的伤亡。温特斯在战场上及时撤掉他的指挥权,让D连的斯皮尔斯接管E连,并最终取得胜利。

 

当一个组织遭遇困难,最难的就是让大家恢复信心。E连能够做到这一点,大致有以下几点可供借鉴。

 

(1)团结。E连是一个团结的组织,虽然在战斗减员后不断增加新兵,但是整个连队的骨干依然是托科阿的那些军士。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使E连始终都团结在一起,不会因困难而产生逃离的想法。

 

(2)精神。电视剧和书本上极力展示的是兄弟情。何为兄弟情,就是在同一个战壕里,在同一场战斗中,大家相互依存,相互帮助。就如《士兵突击》中总结的“不抛弃、不放弃”那样,正是这种精神支撑着他们走过最困难的时刻。

 

(3)领导。虽然连长不称职,但是军士长、排长们站了出来。他们凭借对E连的责任感,展现出非同一般的领导力,让全连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没有合格的将领,组织迟早是要灭亡的。

 

后记:

 

有个前记,就写一个后记吧。

 

就如前记中所言,这五篇系列文章是借E连这个案例写的一些关于组织的感悟。这些文字仅是一家之言,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在后记中,我想回答两个问题。一个是E连为什么这么出名?一个是E连的意义是什么?

 

E连的全称是101空降师506伞降步兵团2营E连。它成立于1942年夏天,在战争结束后的1945年11月解散。它参加了诺曼底登陆,参加了突出部战役,攻占了希特勒的“鹰巢”。伴随着不断的胜利,它也赢得了很多的荣誉。

 

第一个, E连为什么这么出名?

 

这主要是媒体的宣传作用。首先是畅销书。这本书是美国历史学家和作家史蒂芬·安布罗斯创作的长篇记录文学,以《兄弟连》为名;其次是电视剧的热播。2001年,好莱坞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和汤姆·汉克斯根据这本书拍摄了电视连续剧《兄弟连》,让全球更多的人认识到了E连。

 

客观地讲,在二战中有许多类似E连的部队。比如称为姊妹篇的电视剧《太平洋战争》中,那些在太平洋作战的海军陆战1师中也有一些类似的故事。也就说,这些兄弟情是普遍存在的,只是有人将他们呈现了出来。

 

第二个问题,E连的意义是什么?

 

我认为E连是一个绝佳的样本,具有研究价值和历史意义。

 

不管从军事角度,还是从组织角度,E连都能提供很多的案例。比如,新兵入伍后的训练科目是如何设置的;官兵的晋升机制是什么;军队的文化建设如何开展;军官的领导力如何展现;新兵如何得到老兵的认可;官兵如何应对冲突等等。

 

除此之外,E连的幸存者作为战争的参与者,他们的记忆可以还原很多战争细节,这是历史意义。

 

对我而言,分析这些案例都是为了解决自己面对的问题,尝试去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但是,如果环境变了,同一个问题的处理方式可能就会不同。所以,想要解决问题,经验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利用动态的眼光去看问题。

 

最后,愿世间再无战争!

回复 (0) | 收藏 (0) | 49 次阅读 |
标签:

四少 (潍坊)

男 水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