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黑暗中的笑声

{ 电影及其它问题}  快乐来自于渺远,笑声包含一切!

http://i.mtime.com/cinepow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公开地与小卡蜜兄再探讨:为了一个不可有的梦想的默默无语地一点点积攒

黑恶势力 发布于:

書籍封面 (約13K)


Gilles Deleuze 著 / 黃建宏
初版:92/10/01 . 出版:遠流出版
開本:正25開 . 裝訂:平裝
類別:美術類 . 央圖分類號:987.01
頁數:496頁 . 重量:580公克
ISBN:9573250195 . EAN:9789573250197

定價:450元 . 優惠價: 405 元 (紅利30點+375元)
>台灣地區免費寄書,海外買書請參見郵資表

  首先要说明,这次改称“兄”,盖因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不知能得卡蜜先生之认可否。至于“师”之称号,亦绝无他意,“三人行必有吾师”,尽管我们只是二人,并且仅仅通过文字在虚拟“行走”,但我的确从你那里受益甚多,呼为“师”,是为表达敬意和谢意也。我一向特别尊重严肃、认真、深入探讨问题者。故兄若自称所作皆“恶”,那就继续地“恶贯满盈”,才是我真正欣喜的。

  “概念产制”一说,自然不是我的附会以及对哲学的无端攻击,此词乃是出于德勒兹在该书最后所作之总结,也许,其中包含某种自我解嘲和辩护。我当然不认为哲学仅仅只是为了制造概念。我自己读哲学书,一是想要寻找某些问题的答案,二是想要弄明白,究竟怎样,才能理解我们的心灵、生活和世界。或许还有比较搞笑的目的,比如智力PK,诸如此类。卡蜜兄可能因此而认为我不够严肃,倘若如此,祈谅。如果可以继续开玩笑,我觉得一边躲在深闺刺物绣花,一边思考哲学问题,就如斯宾诺莎一边研磨镜片一边研磨哲学,未必不是好玩的活法。补充一句,德勒兹《时间-影像》一书,除了湖南美术之授权中文版,亦有台湾远流的繁体字版。台湾版比湖南美术版要早出十多年,忝列源流“电影馆”丛书。窃以为,台版要比湖版更接近德勒兹的原意。而且,仅就中文文辞而言,台版也比湖版高出太多。

  说到“怨气”,我的确需要有所反省。如果真的有怨气,那也仅仅是对当前读书界滥施批评术,又加上一帮不愿意花一点精力于文本本身的滥用反叛权的文化暴徒推波助澜之浮华现状略加抱怨而已。扯远一点说,我还没有够上舍勒所说的那种“怨恨”。另外需要申辩的是,我也并没有把概念产制、空谈和虚华当作相同之物而痛加鞭笞。我公开申明的,只是对于浮夸学风的厌烦。我想,卡蜜兄定能理解我心中之“块垒”。

  “愿望有可能成为文化精英的一小部分中国人比如爱艺术的爱哲学的等等热爱文化的青年,能够有一个好的知识准备,文化氛围,或者说自觉地创造这样一个文化氛围,从自身做起。”为了一个不可有的梦想的默默无语地一点点积攒”。我举双手赞成,这也是我一直试图四处宣讲的一种为人为事之态度。我也十分希望有心之人能不断地以此为切入点,略微改进我们的生存语境和文化状态。愿我们以此共勉。

===========================================================================

以下为小卡蜜儿的留言,我受益良多。公之于众,是为与原意潜心思考我们的生存状态和文化氛围的各位朋友共飨:

隐约敏感到你有把哲学,概念产制癖和空谈,虚华当一个意思来讲的怨气。我无益单挑整个中国大众传统对哲学的长城那么长的偏见,呜呼!哲学如果只是概念制造?!那我宁可回家躲在深闺学刺绣去……以自己眼瞎耳聋为安乐的人,绝非小女子力所能及。

事实上我要说的,并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只是愿望有可能成为文化精英的一小部分中国人比如爱艺术的爱哲学的等等热爱文化的青年,贾樟柯在这一周的南周上也表达了同样的焦虑,(于他可以说是焦虑,于我只能是说愿望,是一种大家共勉的愿望),能够有一个好的知识准备,文化氛围,或者说自觉地创造这样一个文化氛围,从自身做起。这样想和做,不是期待中国也有陈丹青提到的那种《哈利波特》的作家,或者吉斯洛夫斯基,塔科夫斯基这样的电影人,只是为了一个不可有的梦想的默默无语的一点点积攒,这难道也成了虚华浮躁?你说的所有人都会举双手赞成,这是社会整个氛围的问题甚至我们可以说是整个中国文化历史的问题政治历史的问题,是民族性情的问题,还有当下的文化的市场机制的问题。但是我要说的是,文本的关注,这个德里达始终强调的“文本”问题,是现在各个学院的口头禅,其实也是个相当复杂深入的问题,文本的关注认不认真对于真正有文本意识的人即有问题意识的人(在解释学的角度讲,问题意识在先哪怕只是模糊在先直接导致对文本的切入角度)不会是一个问题,但对于不认真的人,别说对文本,对什么,认真都是一个问题,唯独认真对它不再是一个问题,这个讨论已经倾斜到我们的讨论之外。

其实,我很不愿意看到,你一上来就对我的学科分类的误解,我宁可无故以为这个误解是你故意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因为这不符合你的品位。

最后我们说到《L,IMAGE----TEMPS〉,…………,实在喜欢,就买了本湖南美术出版社的中文,扉页上说“根据午夜出版社1985年法文版译出,并获授权独家出版中文简体版”,那怎会有两个中文版,你读过这么多,那是不是说以后可以多多指教呢。老孟子说“人之恶好在为人师”从你的称呼中已经感到了你对我“恶”的可恶了。

回复 (3) | 收藏 (0) | 648 次阅读 |

歌达耳 (北京)

男 射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