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黑暗中的笑声

{ 电影及其它问题}  快乐来自于渺远,笑声包含一切!

http://i.mtime.com/cinepow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研究电影

范倍 发布于:

[大卫·波德维尔 / 范倍 译]

 

 

人们通常要讨论他们所看到的电影,有些人会就那些电影为报纸和杂志写点东西。然而,作为一个学科,电影研究应该是怎样的,它与那些更为常见的谈论与思考电影的方式是一致的吗?我以为,这两种方式并非毫无干系,但其间的一些差异值得关注。

首先,关于电影的日常话语集中于电影的评价。“那部电影太伟大了!我喜欢!”“真的吗?我认为它非常糟。”同样,电影评论家也把电影评价作为他们的首要目标,或褒或贬,或指出是否值得为之买票。电影的学术研究能够包括评价,但是,对于大多数电影学者来说,评估一部特定的电影并不是,或者,并不总是目的。

其次,日常交谈倾向于忽略史实,在这种意义上,这部或那部电影不会被当作是传统或长久趋势的一部分。多数评论家追随这种倾向,很典型地,他们缺乏把一部电影放置于电影历史语境之内的空间和理性。当一个评论家求助于历史语境之际,通常是这样的:他往往是把一部电影作为当前社会潮流的反应。

第三,也是最为重要的,关于电影的典型谈话是很不分析的。它不以系统的方式去探索电影的某一部分与另一部分如何发生关系;不去剖析情节的建构策略或风格的方方面面;也不追究电影可能执行的意识形态花招。一个评论家可能提起这诸种因素,或多或少不自觉地但一再涉及(“跳跃蒙太奇”,“不连贯动机”,等等),但很少有空间或意愿去检测其实质。

于我而言,电影研究似乎是理解电影及其制作与消费过程的一种努力。电影学者要设法解释电影为什么是它们这样的,它们为什么要拍成这样,为什么又这样被消费。绝大多数有关电影的日常交谈及电影新闻并不问“为什么”的问题,或者不会问得这么远。

解释任何事物至少都在某种程度上包含了对它的分析。分析是一种把整体现象分解为相互关联的局部并说明它们怎样一起产生效用。因此,一个对1930年某个特定制片厂如何运作感兴趣的电影史家将要去辨明那个制片厂的种种活动(制片厂各部门,意见,或者电影制作过程的各阶段)。一个从事学术的电影批评家则会把一部电影进行切分(场,段落,“动作”),以便搞清它的整体结构如何运行。解释某些事物也包括对它进行描述。一位试图解释1930年某个制片厂如何运作的电影史家会对它的日常活动进行描述;这是解释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一个从事学术的电影批评家也会详细地描述某个场景,因为这对于理解它为何能够传达出特定意义或达到特定效果是非常必要的。在日常交谈和电影评论中很少见到分析和描述,这既因为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也因为电影学者感兴趣的是那些其他场合并不迫切需要的东西:解释(explanations)。

解释也有各种不同的类型。历史学家通常寻求因果解释,在时间的推移中,某些事件或情形X和Y如何塑造了事件Z。电影分析者和理论家通常寻求功能解释——X和Y如何一起生效,在任一既定时刻,如何产生出整体Z。此外,这些重要的事情通常不会出现于日常言谈或一般电影评论中。

当电影学者谈起电影,他们通常还要做出阐释(interpretations):其目的在于指出我们能在电影中发现的隐晦的含义。阐释可以被看成是功能解释的特殊组成部分。阐释假定电影的各方面(风格,结构,对话,情节)都服务于其整体含义。对于这个问题,我在《制造意义:电影阐释的指涉与修辞》(Making Meaning)[1]一书中作了详细的探讨。

最后,我认为最好把电影研究定义为提出并试着回答问题的一个过程。绝大多数日常交谈都服务于另外的目的——分享信息,进行社交活动,更多了解其他人的品味。毫无疑问,电影研究也有这些目的,但是,就像其他学科一样,它也是以系统的方式追寻问题的答案,展开讨论和批评的可能性。因此,电影研究集中于各类确实的问题:那些问题要求以解释作为其答案。

然而,有一种谈论电影的方式与电影学术研究十分近似,那就是影迷的讨论。影迷亚文化群常常热衷于无比细致地描述他们最喜爱的镜头,有时,他们也进行分析。影迷在他们的讨论中也进行高度评价(“the lightsabre duel [2] 难道不酷吗?”),在这种迷人的方式中,影迷所掌握的特定话语与学者的研究并行不悖。有足够的理由这样假设:理论、史料和电影分析都在努力给出一些有说服力的解释,解答那些特定的问题。

 

[1] 游惠贞、李显立将书名译为《电影意义的追寻:电影解读手法的剖析与反思》(远流出版公司,1994),似乎阐释过渡,并有背作者本意。
[2] 不详,待查。

回复 (2) | 收藏 (2) | 673 次阅读 |
标签:

歌达耳 (北京)

男 射手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