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黑暗中的笑声

{ 电影及其它问题}  快乐来自于渺远,笑声包含一切!

http://i.mtime.com/cinepowe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什么是“抵制”:访德国纪录片导演罗斯维萨·齐各勒女士

黑恶势力 发布于:
  影片介绍:人们用各种非暴力方式拦截运输核废料的列车,甚至包括用水泥把自己浇铸在铁道上、以及建立乌托邦式的“无核社区——故事得从1976年说起:当时,戈尔勒本被命名为 “核废料综合处置场”,在这个处置场内,将建成核废料的最终存放库。当时的政府官员认为,在这个地处偏远、人口稀少的县可以轻而易举地实施该计划。但是20多年以来,这里的居民坚持反对将自己居住的区域变成一个随时可能面临核泄露的危险之地”。这一运动推动了整个德国的反核浪潮。导演从1977年这一地区首次发生农民抗议开始,至今拍摄有关这一运动的记录片共6部,本片是第五部,记录了1977年的一次为时3天的抵制行动。

  导演简介:罗斯维萨·齐各勒(Roswitha Ziegler):生于1950年。在正式进入摄影领域之前,她在一个书店当学徒。后来,她在汉堡的艺术学院学习电影制作。从1976年以来,她就一直在拍摄电影。她是温德兰影视合作社的创始人之一。
 
在德国反核示威活动正引起世界关注的时候,一位德国女导演将她拍摄纪录影片《走开!》带到中国。在影片里,女导演不时地问参加示威的人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是‘抵制’?”我们第一次看到有关于“抵制”这个词的如此五花八门的答案:

  庞克:抵制的意思就是,我反对某件事情,但用和平的方式,没有暴力,或者说非暴力方式。

  警察:每个人对“抵制”的概念都可能不一样,而我对“抵制”下的定义就与问齐格勒女士(本片导演)的截然相反。

  农民: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生存权。我们应该保卫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使他们有值得真正捍卫的生存空间。

  农民:在我们这儿,“抵制”就是对付某种东西,一种使普通百姓感觉受到捉弄的东西。

  小贩:大家好!“抵制”也可以是这样很友好的嘛(向人们抛洒糖果)。

  男人:我的抗争方式是高歌。不错,我唱着歌表示我的抗议,对我来说,这是最适当的抗争方式。

  警察:抵制是电学中的概念电阻,电阻的单位是欧姆。

  庞克:抵制也是以欧姆为单位计算的,而我们这里已经有大约5000个欧姆了。

  带眼镜的庞克:因为参加抗议活动,我的眼镜总是被打坏。今年以来已经是第三副眼镜了,是呀,积极的抗议行动中,总会有无数眼镜付出代价。

  导演罗斯维萨·齐各勒女士接受了我的采访。她的目光看上去略带忧郁,即使是在兴致盎然地品味中国佳肴的时候。

  问:卢恩伯格反对运送核废料的运动从1977年持续至今,而您在70年代拍摄第一部关于这一运动的影片时,有没有想到后来会一直拍摄20多年?

  答:没有没有。

  问:您如此关注这一运动,有没有个人特别的原因?

  答:我从小就居住在这一地区,每一次运送核肥料的火车就从我的身边经过。我的亲人很多也居住在戈尔勒本。押送火车经过的警察在事后就撤离了,但是核废料埋藏地当地的居民还要继续生活在这里,他们是无法“撤离”的。

  问:我在影片里看到一些可爱的年轻人,他们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他们中间有没有您的亲人?

    答:有啊,我的女儿就在里面。

  问:是吗?她在做什么?
   答:在哭。

  齐各勒的影片记载了20多年以来,她的家乡的一个不变的事实:

  (解说词)这些景象20年来都非常相似,它们反映的都是一个事实,那就是:自1976年以来,戈尔勒本地区的人民一直在反对建核废料处置场。他们举行游行、抗议、有拖拉机或无拖拉机参与的集会、发传单、写呼吁书、街头表演、长途旅行(步行)、贴标语、占地盘、怠工、拆设施、征集签名、演讲、筑人链、静坐、自行车示威、编织会、篝火会、唱歌、早餐会、祈祷等等。所有这些活动都是由当地“公民提案会”和一些个人与团体来组织的。

  问:有关这一抵制运动的纪录影片,是您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吗?

  答:是的。但是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前3部片子都是被我的国家禁放的。

  问:是吗?真的吗?

  答:你不相信吗,这的确是真的。因为在70年代,政府和大的公司都在隐瞒核污染的危险。直到后来,核污染的问题逐渐被德国大众和政府认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运动中来,我们的第四部片子才被解禁。而我们的第五部片子,则是1997年应电视台的邀请拍摄的。现在我们正在拍摄有关它的第六部影片。

  问:在您的影片被禁映的时候,我想,您的影片是不能为您带来经济上的回报的,那么您是如何生活的呢?

  答:我还做一些其他的纪录影片。一般来说是这样的:我有了一个“主意”,于是就给各个电影基金会或者电视台寄去我的“主意”,如果他们觉得这是个好的想法,就会出钱支持我的拍摄。比如这次是德国与法国文化频道的邀请。

  问:那么您拍摄的影片都是用胶片吗?

  答:以前的都是,这次拍摄《走开!》是应电视台的邀请,所以没有用胶片。

  问:您一般选择什么题材?

  答:包括一些社会现实问题,前一段我曾经拍摄一部关于菲律宾渔民的生活纪录。还有一些反映人的最基本的问题,比如母爱,等等。

  问:您的“主意”得到基金会的支持是一件很难的事吗?有没有很多和您同样的导演来和您竞争?

  答:当然,很多。

  问:在德国,和你一样,以这种自由方式独立创作的纪录片导演,有多少?

    答:大概有400-500人。

  问:从1977年您第一次拍摄有关这一反核运动的纪录片至今,您自己作为一个记录片导演,您的身份和观点在这一过程里有什么变化吗?

  答:没有任何变化。在影片里你可以看到,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观点。而我就是用我拍摄的影片来表达我的观点。我自己摄像、自己采访、自己撰稿、自己编辑——这很重要——所以表达的是我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们在片中可以看到,有时手持长竿话筒的录音师走进镜头、有时是男声提问、有时是女声提问。所以实际上还是有一个拍摄小组在工作。——问按。)

  问:您一方面是当地的居住者、运动的支持者,一方面又是电影的拍摄者,在情感和工作之间,您是如何保持平衡的?

  答:这并不容易,我有时候的确觉得自己快要分裂成两个人了:面对警察的行动,我经常感到恐怖也有感情冲动的时候,但是同时我又必须保持理智,完成我的工作。是的,这并不容易。

  问:而且,我还想问,您在您的影片中鲜明地表达了您支持抵制的观点,但是这不会妨碍您客观地记录事实吗?

  答:不会,因为我首先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无数的科学家证实,迄今为止,我们人类没有找到一种完美地处理核废料的方式,不能完全制止核泄露的发生。但是很多人被那些大公司的美好说法所蒙蔽,而我就是要使大家看到真正的事实。

  在齐各勒拍摄的影片里,连孩子都清楚地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努力:

  孩子:大家都这么做,所以每个人也帮忙干,因为不能让核废料在这里久放。这么干是希望,核废料没法放到这里来。

  问:为什么不能让核废料来到这里?

  孩子:因为它有放射性,(环境官)麦尔克尔女士说:那些东西很密封,不会有放射性,这可不对,它根本不可能停止放射,也许一万年后才不这样。

  问:你为什么不相信麦尔克尔夫人的话?

  孩子:因为用盖革计数器检测过。麦尔克尔说,根本不会有放射物质泄漏出来。但计数器显示出,已经有部分放射性泄漏出来了。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大家都要倒霉。

  问:您认为,您的愿望或者说大家的愿望什么时候能最终实现?

  答:我说不好。

  问:那么大家不着急吗?会不会发生极端行为?

  答:我们不能着急,因为我们还需要生长。比如,在1977年,那是最开始的时候,参与的人大都是一些环境主义者、知识分子,大概只有几千人。公众对他们都很不理解,视为另类。但是到了1997年,参加的人就增加到了3万人,得到了全国的声援。而且为了保证运输,动用了德国所有的警力。当时有一位警察对我说:如果同时再有类似的问题在别的地区发生,我们就肯定应付不过来了。所以这很给我们以信心,我们要继续努力。

  问:而不是使用暴力。

  答:对。重要的是自身力量的生长。

  问:您在影片里询问很多人“抵制”是什么,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您的答案?

  答:这是个好的问题(笑而不答)。

  我们在齐各勒的影片《走开!》的结尾,找到这样一句话:

  “抵制”到底应是什么样子,我们并不想给它下定义,因为下定义限制了一件事情的本身。最后一句话我们留给阿格诺里,他对中世纪的异教徒曾经这样写道:“他们的信念中闯入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面对出现的弊端和为了要消除这些弊端,最有必要做的就是:要彻底根除引起弊端的原因。”
回复 (1) | 收藏 (0) | 504 次阅读 |

歌达耳 (北京)

男 射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