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cissy

我的座位,在天堂的第四排,地狱的第三排,破碎的第二排,梦想的第一排。

http://i.mtime.com/ciss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试水

cissy 发布于:

最近很奇怪地迷上了金基德,其实他的电影很早就听说过,被誉为情色大师,这种调调一向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就是那么奇怪地迷上了。

贴一些关于他的评论。

金基德游走于现实与虚幻之间,慵懒的生活在自己创造的电影世界中,乐此不疲 。

“我随时睡着,似醒非醒间,会出现人们所说的多维空间,那些空间里有许多混合的形象。 我执著于将那些形象表现在自己的电影里。”--金基德

水,是金基德影片中出现最多的物象,它固执的存在着,却又是那么无声无息,它小心的画出一一道远离喧闹的界线,静静的守护着金基德心中的那块心灵净土。世间的痛苦与魔难在这里都毫不掩饰的展现出来。如果说水能洗净世间的污秽与丑陋,那乡间泥土的清香才可以让他回归生命的本体。

金基德:我喜欢自己到处走走,平时去农村看一些自然景色,有时也会去看地方的工厂,收集一些素材。有时候,到城市里最繁华的地方,好长时间看着那些忙忙碌碌的人群。

这个乡间的工作室,与他电影中展示的一般,够安静,够简单。但就是这个无加修饰的地方,金基德完成着解救灵魂的天职。他编织一个个饱含深意的故事,试图去剖析人类心底那块最隐秘之处。在这里他构建着未来,也存留着过去。

关于空房间:

金基德:这次是关于高尔夫球秆形象的一个内容做了一个影片,我不认为会成为一个侯选影片,但是在威尼斯影片中成为了侯选影片,我觉得非常的惊讶。

这个影片我想通过它给人们一个希望,不要放弃对于未来的一种新的生活的憧憬,对此不要放弃。

这是一个不经意间发生的故事,陌生的空间,陌生的人,却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李丞涓(女主角):他是作为一个有实力的导演被认可的,但是导演的一个影响力他是在于创意性的一些作品,是他的一个特点。大家对于他这种创造性有很高的评价,大家都叫他是一个天才,

才熙(男主角):我是在韩国也是个新人,与非常有名的导演一起合作来做这个新的影片感觉到非常的荣幸,

李丞涓:这里面感觉到了大家对他的一种热情,以及要他的合影和签名,碰到这么一个好的一个导演,是自己的荣幸,希望以后跟他有更好的合作,有更好的作品的产生。

投资人:我认为金基德导演的电影成长与韩国电影的成长轨迹很相似。金基德导演的作品的特征,起初并没有被观众所喜爱。但他每年都会出几部电影,而且通过釜山电影节等等,渐渐被观众和电影界的人士认可而成功的。金基德导演最初被认可的是在欧洲,他自己特殊的表达方式,受到欧洲观众的欢迎。

对人类本性的揭示是金基德电影当中最喜欢涉及的话题,他总是试图从事物的表象入手去探究我们内心深处的隐晦。而山水交织的美景同样也是他惯用的手法,他将我们抽离于被世俗浸染的现实,进入由他搭建的世外桃园。清澈的溪水为你沐浴,湖面的晨雾遮挡污秽,故事就有这似梦似幻之中发生了。

金基德::电影里头的一些故事,也有我自己亲身体验过的,但是我觉得,生活在同样的社会,很多故事同样发生在每个人的生活中。

电影在金基德的眼中,就好像是一面照亮心底的明镜,他亲手将那些阴暗的,丑陋的,罪恶的东西拨开给我们看,让我们在痛苦当中得到心灵的净化。回顾金基德的作品,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现这些主观意图的存在。《漂流欲室》,在这个远离城市的静谧之地,人们的欲望被无限制的扩大,原本想逃避罪恶,以求清静的人,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欲望的诅咒。而片中那条被割去肚皮的鱼,面对诱饵再次以身相搏的场面,最终击毁了我们最后的一道心里防线。原来,我们与鱼一样是这么的经不起考验。

金基德: 我觉得是电影改变了我,缺陷是不好的装饰,但是不可避免的是每个人都有这种缺陷,所以在拍电影的过程中,我不断克服这种缺陷,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这也是一种磨炼。使我改变最深的是在拍摄《春去春又来》的时候。

如果说《漂流欲室》让我们看到了欲望无法扼制的毁灭性,那到了《春去春又来》金基德已经开始寻求神明的庇护了。《春去春又来》是一个讲述犯罪与赎罪的故事,在他的作品中,这是宗教色彩表现的最为明显的一部。他用一年的四季来表现世间的轮回。选择寺庙这种禁欲之地来展现人在欲望面前的脆弱。他们在纵欲与禁欲之间痛苦的挣扎,寻找解脱。

金基德:我的灵感也是来自不同的地方,比如说,《撒玛利亚少女》的灵感是在看电视新闻的时候突然想起的,

其实每部电影的故事情节刚开始都是极为简单的,然后慢慢充实而成的。

有人说,金基德的电影只传递两个讯息,一个是揭露,一个是寻找。他想寻找到一种使心灵回归平静的方式。在《春去春又来》中他试图用归依佛门来实现对灵魂的安抚。而在《撒玛利亚少女》当中他又在寻找另一种解脱。

关于撒玛利亚,圣经里有这样的表述。撒马利亚原是北国以色列的首都,北国被亚述打败后,很多以色列人被掳到亚述去,外邦人则来到他们的地方居住,留下来的以色列人与外邦人通婚,成了一个混血的民族,在南国犹太人眼中,他们是不洁净。犹太人憎恶这个混血的民族,称他们为撒马利亚人。

“撒玛利亚”给影片中的女主人公穿上了不洁净的外衣,但是,金基德却给了她一颗赎罪的心。尽管赎罪的方式有些让人难以接受。片中的小姑娘想用同样的方式,偿还自己与好友所犯下的罪孽。但是,游离于法度之外的赎罪,同样会遭到法的谴责。她的行为,使得父亲痛不欲声,甚至大开杀戒。而她自已也因为死亡而开始忏悔,她在梦境当中给自己判了死刑。而身为执法者的父亲也最终选择接受法的审判。

金基德:我觉得在韩国的众多导演当中,我是比较自由的导演,说自己想说的话,而且投资者也没有对我施加压力,不干涉我的作品。还有都是自编自导的。因此拍摄当中如果有问题能够很自由的改变故事情节的发展。

自由,有时也就意味着放弃。一为追求电影的艺术性,你就不得不放弃部分观众。选择小成本制作,就不得不放弃明星演员的加盟。而这些放弃所换来的就是金基德风格的从一而终。

金基德:我觉得,任何电影都有它能生存的理由,每个人对每部电影的看法都不一致,过去喜欢我电影的人,现在不喜欢我的电影,过去不喜欢我电影的人,现在又喜欢上我的电影了,就像是我自己在改变一样,每个人的思维也在改变,因为对电影的需求也在改变。

尽管金基德说,对电影的需求是会改变的,但是他影片中独有的,那些只属于金基德的叙事模式好像从来就没有改变过,它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容易感受到。原自中国山水画中留白的功夫,不知什么时候被他学了去,如今已经成为金基德惯用的技法。水在这里化作自然之音,独自演奏心灵的乐章。

金基德:我觉得沉默也能给人家一种深奥的感觉,并且我觉得语言并不能代表一切。我的电影对话是很少,我的第四部电影开始就明显减少对话,第七个电影叫《坏男人》也没有对话,还有《空房》,然后还有《弓》都没有主人公的对话。本身我们所生活的环境是缺乏一种信赖感的社会,而且电影要打入欧美市场,或者是亚洲市场,翻译后的语言并不能完全体现剧中的内容,因此我觉得以动作来代替语言,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有人说,金基德的电影看起来有一些晦色难懂,但是却总能让我们感觉到心底的隐隐作痛。影片中近似吝啬的对白给我们留了大片空间,可以用各自不同感情去填满。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大概就是这样的效果吧。不知金基德所倾注于电影中的那些独特的关注与感悟,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也许就是从这里。

金基德:对导演来说,我的经历确实有些不平凡,教育方面,我小学时就辍学,在受到了有关农业的教育,步入社会以后也换过许许多多的工作。而且当了四年的海兵。退役后,在教会也画过画,也读过神学,

在电子产品制作公司也做过,木匠活也做过,然后也去过汽车修配厂都做过。

丰富的个人经历给了他旁人所不曾拥有的人生感悟,而四年的神职工作,又让他对人类最本原的东西产生了好奇。他想去探究,想去述说。也就在此时,他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说话方式。

金基德:在法国我觉得画画太难了,也需要很大的资本,而且收入也不稳定,因此又回国了。回国之后,我参加过电影剧本的选拔赛,当时,作为当今学员都劝我继续写剧本。因此我也步入了电影行业。

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电影专业学习的金基德,就凭着一股敢于尝试的勇气,开始了自己的电影旅程。但是,面对陌生的事物,不免还是会有些信心不足。

金基德:我一直认为自己的缺陷是,因为学的不多,而且在社会中下层工作过,在韩国社会里,普遍认为每个人文化程度决定他的生活环境。因此,刚开始对自己也没有多大的信心。

我写了很多的剧本,其中一个被制作人看中,而编成电影作品,第五次选拔赛我被选上了,之后,有许多制作人找我合作,从此就稍有名气了。

记者问的问题:

金基德:他是一个喜好电影的人,当时他来找我说,自己可以筹点钱,问我有没有意向跟他合作,其实他筹到的钱并不多,我们刚开始就用那个钱开始了电影事业。拍第一部戏的时候也非常辛苦,曾经也跟投资者有过分歧,因为这种压力,我的第一部电影拍了整整四个月,当时觉得拍电影是一个非常难的事业。

艰难的事业,在金基德的坚持不懈中,渐渐有了眉目。放眼国际市场的他,不厌其烦的远征欧洲的电影节。同时,他也没有放松对近邻的亲近。04年在北京举行的韩国电影展,一向沉默的金基德也出现在了新闻发布会现场。

身处于俊男美女之间,头带棒球帽的金基德着实被抢走了不少风头。但是,刚刚接过两大国际电影节重要奖项的他,还是引来了不少记者的追逐。

《世》:导演你好,我想问一下就是,我觉得我也是看过你的好多片子,然后我觉得就是有人说你的片子是在现实和梦想中间,来回的一个,能够完美地做到跟现实当中和梦想之间互相转换,然后我很想知道您下一个片子还是这一类的东西,

就是会关于什么题材还是以小题材为主的,就是像这种风格的吗?

金基德:其实我的电影确实是梦想和现实中来回的这种电影题材的。我下一部的电影名字叫《弓箭》也是梦想和现实当中的一种中间的一种形式。

《弓》已经是金基德的第十二部影片了,那种梦想与现实交织的幻境仍然存在,只不过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它向现实的靠近;象征纯净与隔离的水依然存在,只不过它从原先的湖,已变成了如今的海;被感情缠身的女孩还在,只不过她好像被海水洗刷过一般,变的纯洁而可爱。时隔一年,他的第十三部电影终于现身,一向拍片神速的金基德,这个酝酿许久的影片,又会带给我们什么不同的心灵体验呢?我们静静期待!

金基德新片《时间》近期在海外上映,它没有做宣传,也没有做相关报道

回复 (6) | 收藏 (0) | 328 次阅读 |

cissy119372 (武汉)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