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恶人堡

09到13年的伯恩。豆瓣找我:http://www.douban.com/people/44457357/

http://i.mtime.com/cloudyshe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万箭穿心》:武汉家族的灵与肉

杰森伯恩 发布于:

作为2012年与另一文艺佳作《浮城谜事》一同聚焦“江城”武汉的严肃作品,《万箭穿心》在对电影文学性的回归和对中国社会现实压抑面向的转入上,以灼热的人际矛盾与冰冷的时空状态创造了出色的影像表现力,从家族意识到城市变迁,《万箭穿心》向当代中国挥出了决绝的组合拳。

 

 

在基本的电影叙事结构判别中,可以清晰的判断《浮城谜事》采用了全知全能的第三人称叙事,包含最经典的传统视角,这一方面取决于导演对于原著改编和自我意志呈现的综合考虑,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这个故事很好的代表了亚里士多德的悲剧叙事结构,序幕—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尾声(序幕为搬家,开端为丈夫提出离婚,发展为丈夫自杀,母亲苦撑,高潮为儿子反目,结局为母亲离家,尾声为建建伸援)在导演王竞出色的调控下具备了很具表现力的悲剧步调,中文片名“万箭穿心”与英文片名“风水”共同蕴含的醒目悲剧色彩也是对作品的表层化提炼,本片对于电影文学性的重视与重塑最关键的一部分便来自人物的关系呈现。

 

 

影片最核心的人物关系始终是由三个角色完成,在父亲去世前由父亲马学武,母亲李宝莉和儿子小宝构成,而在父亲去世过后跳跃到的“十年后”时空里则是由母亲李宝莉,小宝和奶奶构成,其中李宝莉一角始终控制影片最主要的发展方向和着力点,而十年前的父亲和十年后的小宝实际上扮演了一个相同地位的角色,即直接“入侵” 李宝莉生活的个体,之所以称之为“入侵”,是因为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武汉女人,有着天生的敏感与防范,丈夫为自己提供了优质生活条件,但李宝莉却依旧把生活的最大乐趣放在了向他人施压和泄怒上,丈夫提出离婚之后,基础的家庭关系开始出现动摇,李宝莉也体验到了这份威胁,于是运用自己的头脑与狠心,欲擒故纵挽留家庭,最终诱发了两种三角人物关系的变化:丈夫含恨投江以及儿子怒赶生母,在李宝莉的计划失控之前,曾出现了一个敏感而饱含深意的镜头,即父亲在儿子的房间教他数学时,母亲的突然介入引起了儿子的极度反感,事实上母亲也曾将儿子作为利用工具和手段来修正本该由她自己解决的夫妻关系,甚至在失手之后向未懂事的孩子泄怒,可以说李宝莉自身的处世哲学造就了所谓“万箭穿心”式的家变狂潮。

 

 

在十年的时光积累被一笔带过后,儿子再次出现已经比父亲更加高大魁梧,而脸上则永远写满了孩子与父亲综合式的焦虑与苦闷,他与母亲的关系由之前不悦的抵触转向了彻底的对立,儿子平日里不与母亲交流,在自己调查得知了母亲的“罪行”后,甚至下狠心将其扫地出门,一方面母亲在丈夫死后,内心所有寄托都转移到了儿子身上,但却由于低文化的限制,无法为儿子提供学习上的帮助,也无法在经济上给予自己好的出路,她只能用一次次用尽全力的挑扁担和一顿顿热干面和街头炒饭来努力攒出儿子的美好未来,好友小景每每为她提出建议,她也总是坚信自己的选择和态度是正确的,她不在乎工作是否优越,自己是否优雅,也自始自终不在乎所谓风水上的“万箭穿心”,但儿子的选择让她始终畅想的“万丈光芒”化为泡影,这也是影片悲剧性最后的爆发,信仰的崩塌只有靠新的信仰的建立来挽救,和十年前的儿子相同,奶奶是一个旁观者式的角色,导演给予了这个人物中庸的处理,她既没有完全原谅儿媳,也不像孙子般绝情,她只是一种情绪过度和旁观状态,而本片最精华的设计实际上来自三角关系以外的第四人延展——建建的存在。

 

建建这一角色是让女主人公李宝莉在极悲情的经历中有了一个光点和让她不被彻底孤立的存在。作为一个同样未受足够文化教育,命中注定“错过”一个十年的底层人物,建建也在承受巨大个体压力的角色,他们都因为突然的变故,而选择了身不由己的新道路,且是同样平凡而卑微的十年,当新的波折出现时,二人也迎来了第二次相遇,而二人在社会中的特殊性在组合之后更显不同:普通民众表露出对流氓分子的惧怕衬托了李宝莉的与众不同,她并不排斥所谓社会地位,面对和自己境遇同样悲苦的扁担同行也能竭尽所能伸出援手,小人物身上的大气节也赋予了故事主角一种蛮力,当李宝莉在最后一夜的烟花和人群中重读人生,并为绝望的自己找回新的出口时,这个人俨然已经赢得了可贵的尊严和惊人的韧劲,当建建放下贫嘴,摇下车窗重新接受李宝莉时,本片完成了一个新家族的构建,这里寄放了武汉底层的魂魄,寄放了这座城中最经得起捶打的灵与肉。

 

影片在人物布局和情感网络的设计中也并非完美,其中尤以儿子小宝这一角色最显牵强。在故事开片的90年代,儿时的小宝和教他作业的父亲最亲,与母亲则由于母亲的没文化、强权及火爆脾气而与之关系脆弱,父亲死后,小宝开始抱怨母亲,直到十年后仍然倔强不与母亲冰释前嫌,这一段算是符合一个正常少年的心理状态和现实做法,但从小宝去调查父亲自杀真相,辱骂母亲与健健,以及最后将母亲扫地出门这几个环节则出现了脱节之感。

 

在电影时空的组合上,导演从人与家的共同命运着手,制造了围绕李宝莉和新房这两个中心展开的不同时空叙述,影片中相当一部分场景都设计在主角家庭的新房内,这是第一层的封闭空间,以长江天堑为背景分割出的汉口在主人公的十年生活中被塑造成了第二层封闭空间,而儿子与父亲“联手”筑起的亲情屏障使第三层封闭空间在无形中完成建构,影片的压抑与绝望由这种渐进的空间塑造完成发展,而在时间层面,首先可以引出《浮城谜事》导演娄烨的旧作《紫蝴蝶》来进行比照,后者运用蓝灰影调构筑出了二战的残酷,而王竞在本片中也十分相似的运用了这种蓝灰影调来描绘现实的残酷。

 

其次,导演在对故事背景中的90年代的武汉汉口的还原是遵从历史和故事的中和选择。人头攒动的汉正街,热干面不离手的铁道口;规整的国企厂房,朴素的宾馆民居;辛勤的扁担,嚣张的地痞;在影片的前半段,相对严谨的空间还原带给了观众较强的代入感,从温和和阴冷的色调处理,在两个时空段落里则辅助了导演的叙事表现,在服务故事性和深层立意的层面上,本片做到了建构“微观城市”的目的,开篇及几处转折对汉口城市群的全景俯拍,再过渡到具有代表性的具体城市场景,最终进入普通武汉一家人“万箭穿心”的新房,本片在整体语调和蕴意上的设计都让人联想到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的名作《东京物语》,同样都是截取一个三代之家的日常生活来释放城市气息的时代特色,只是小津选择了平凡中的温情,而王竞的镜头中是平凡中的隐忍。

 

 

相较于王竞此前的几部作品,《万箭穿心》完成了从实验性主导到成熟性展露的飞跃,不仅在故事性上高质量的从原著中提炼出了精华的悲世感与搏击性,也很有效的将个人电影风格恰当的延续下来,在一个具有史诗气质也着笔细致的经典悲剧故事里释放了一个家庭,一座城市,以及一个民族的时代阵痛,如鲁迅所说:“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其实生活本就不是彻底安全,抑或完全自由的,调节出的不同程度造就不同的人与人群,在《万箭穿心》中,我们始终不能安稳平静,却也明白那里就是最现实的中国,并非每个人最终都有机会留得光芒万丈,但历过万箭穿心的痛仍能记得前方的光芒且步伐不停继续推行,才是每个人,每个家族,每个城市值得深藏的骄傲。

 

第十届广州大学生电影节影评大赛全国50强入围奖
万箭穿心 Feng Shui(2012)
 

7 .7 / 8 .2

万箭穿心(2012)

影评(228)|收藏(674)

回复 (14) | 收藏 (8) | 1749 次阅读 |

黑狗成 (里昂)

男 25岁 白羊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