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说说话。

片小衲 发布于:

1.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城市。

   拥挤,喧闹。我拉上窗帘,躺在床上,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着。我听见飞驰而过的车声,听见因为高速两旁的隔音板形成的轰鸣气流声。我听见装修的切割声,它好像就在我脑后响着,分辨不出从哪个地方而来。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以及每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凌晨时分在我躺上床之际,总能听见打麻将洗牌的声音。一下子我想到了那个在麻将桌上摇晃的白光灯,也许有两个男人,他们是抽烟的,灯光下看见一缕缕白眼向上翻腾。另外有女人,她不断在啃零食,一边留心着桌面上的牌。剩下的一个上了一整天的班,实在推迟不了于是晚饭还没吃喝了杯咖啡(而她实在是不应该喝的)就来,现在力度上来了心有点儿发慌慌,摸着牌的手都开始有点抖了……

   我转了个身。我想,也许我该出去走走吧,今天可是星期六。或者,可以买本书,喝杯茶再回来——拥挤的公交车、每一个都好像是火车站的公交车站、通向购书中心的地下通道的人潮、行人道上迎面而来的人、地铁中排队的人群……一下子所有这些映像都涌出我眼前,是的,特别是地铁中的人群。每每站在那里面,随着人群一下子挤进车厢,还是一下子被大伙儿推搡着出了车门,我就开始想,在那一刹那,是否我们的思想都变成一致了?或者说,那一刹那,我们都忘记了除了“出车门”(或“入车厢”)之类的其他东西,只有这一个想法?或者说,那一刹那,我们都变成了机器人?我想起了【大都会】,想起了【THX 1138】。上一次搭地铁的时候,我刚走到车门,只看车内都挤不进一根针儿了,后面的人还在推着我,那一刻我就想,也许一瞬间我会被挤成一张小纸片儿,轻轻松松地在站台与车厢之间的缝隙中掉了进去。

   想着所有这些时候,我忽然很想回家。我想起了那间安安静静的肯德基,可以让我看书或是复习,只是你要习惯它里面的广播歌,其实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首,吴克群或者王力宏。这里太浮躁了,浮躁得就算是一个人窝在家中(这里),都不能安静坐着。那切割声又响起了。是这里的生活感太重了,还是我太活在幻想中了?

2. 

   我住着的地方是一栋起码有十年楼龄的四栋连体的房子,四栋房子围成一个方形,就好似希治阁的【后窗】一样。朝窗外一看,你可以看着其他三栋密密麻麻的窗户。只是每一个窗户都塞得很满,如果不是常年遮上窗帘的,就是贴着单面玻璃贴的——一点儿趣味都没有。

   我的小蜗居,是由一个复式房改建的。这里大概就是属于一楼门厅。就在厅的左角,还能看见半截通往上层的楼梯,中间砌上了砖头给封上了。我常想,不知道楼上的光景是如何的。封楼梯的砖是只做了一堵在楼梯中间的墙,还是给一直封到楼梯口?也许楼上的房客不开心的时候,会躲在那半截楼梯上静静的坐着。

   有时候我会觉得好幸运,又好虚幻。我简直不能够相信我居然住在一个公寓里面,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美好得好像是假的一样。没错,我讨厌它下水道不是冲上来的气味,我讨厌它四面都是墙而看不见我最喜欢的阳光,我讨厌这些古旧的缺乏品位的地砖,它丑得就是掉了什么东西在上面,不用电筒照着,或者用脚踩不中,你是找不回来的。但它却是属于我的一个地方,就好像Sheldon的spot——宇宙中唯一属于自己的一片空间。只不过,到目前为止,有多少东西我是真正早就预料到了的?

3.

   我想起一些话。“有些东西是需要等待的”“有些人用了一生去等待”。无论这些话是贬义好,还是褒义好,我都觉得有种羡慕的感觉——毕竟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在等什么。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清楚。我只能判断一本书我喜欢不喜欢,只能判断一部电影好看不好看,能判断一顿饭好吃不好吃。但是在面对琳琅满目的东西之际,我毫无把握——我不想冒险,也不想重复。“我什么都想要,我什么都不敢付出”——【八部半】

   在我自己的认为当中,我不是一个注重结果的人,但一旦着手做一些看似遥遥无尽期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这样做我最后会得到些什么?我知道理想是什么,我亦知道现实是什么,我是不能将两者合二为一。“我什么都想要,我什么都不敢付出”。当然,“认为”也许是认为错了,只是我自己也无从考究。

   我记得米兰·昆德拉说过一句大意是这样的话,幻想自己处在另外一个地方或者做着另外的一些事情,是毫无道理的。

   那么,解脱就只能是面对吗?我真希望自己能有些什么样的信仰。

4.

   已经不能追溯我是什么时候形成这个想法的了,但无论多少人对我说出相反的看法,这个想法却好似一个肿瘤一样(当然,也可以是一根树苗,只看最后于我是好是坏了),只随着时间而逐日加深加重——生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you came,you saw,you conquered.你来过,你看过,你“被击败了”。这就是我的对人生的理解。

   什么永远不会消逝?爱?信念?还是罪恶?spirit never die? 不,它一样会die,除非人类immortal。

   陋室空堂,当年芴满床;衰草枯荣,曾为歌舞场。

   有人会说,你看,这不是有人还记得这里曾有的朝廷命官,曾有的莺歌燕舞?这些对于那些早已黄土白骨的命官还是歌姬又有什么意义?来来去去,尽管你曾爱得轰轰烈烈,尽管你曾上山下海满腹经纶,尽管你曾在贫苦中饱受煎熬,“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还是归于一抔黄土。是的,你是存在过。那有怎么样?

   那些反驳以“Plato Form”,恰如爱、信念等等的,一般认为是永远不死的,因为他们是无形的东西的观点。当欧洲大陆崇尚骑士精神的时候,他们会觉得这种精神终有一天会眼销魂散吗?古人还在做古琴的时候当然会觉得“有朝一日这门手艺会丢失”是个多么可笑的说法,如今,他们都死了,还有谁在做古琴?是啊,举这些例子多么蹩脚,毕竟那是只是“一种精神”,“一种技艺”,而不是“精神”和“技艺”。于此,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是真的这样吗?

5.

   我有时候会想,也许这个“肿瘤”,就是我常常茫然而不知所措的根源。既然一切皆浮云,我又何必?只是这不是个让你“生长”的社会,它要你浮沉,它要你拼搏,它要你成为一个机器,谈何生长?它要蚕食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为它工作。说的这个不是资本主义社会,而是社会。就好似【大都会】一样,你是一个人,有血有肉,你操纵着机器,你也是机器。

   我们都总觉得有股力拖着自己在力不从心地生活。好多朋友在反对我的看法的时候,总是会说同一句话“我不知道人生有什么意思,但我觉得它总是有意义的,我只是未能够找到”。今天我忽然想,会不会就是这一股力?这股让人力不从心的力?当然了,也许力不从心的只是我,却与他人无关。

   究竟贪欲是怎么来的呢?它可以很细小,也可以很庞大。小至一根针,大至范围所及。但它足够毁掉一个人,足够毁灭一个社会。是的,我觉得贪欲就是那股力。

6.

   一切有为法,如幻如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信仰固然很好,宗教固然很好,只是懂了又怎么样?找到了个归宿避得一时风雨,还是总得是回到机器的怀抱。它养你,你养它,谁也离不开谁。

   又怎么样? 

回复 (13) | 收藏 (0) | 179 次阅读 |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