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一些关于chose a fucking big television的事情

片小衲 发布于:

1.

   我要怎么形容方才的心情呢?我猜想大抵就想在炎炎夏日跳进了清凉的大海中一般的惬意。就在我一边跑着一边乱挥手的时候,【柳条人】中的祭祀场面就好像在眼前一般,Christopher Lee对着伪装岛民的警官说:“怎么如此无精打采呢?要大动作一点,大动作一点才开心。”也就好像【老友记】里面的一集,Rachel最后还是跟Pheobe一样,决定发了疯一样乱跑一气,这才是真正的释放。

   高中的教学楼是一个四面包围的结构,中间是一大片草地,里面有一座假石山,和一个浅浅的池。还当真古怪,我居然想不起来那池里头有鱼没有。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类似的感觉——在踏进一个无人踏足但却又是暴露于人前的位置时候,就好像将毫无防御的颈项暴露于利刃之前一般的。那片大草地就是那样的一个位置,七层楼的教学楼,接近3000人,只要一踏进大草地,就好似听到了整栋楼的所有窃窃私语或是喧哗追逐,仿似余下的二千九百九十九个人都在盯着自己。所以,尽管从没明文规定(操场倒是有课余时间不许经过的禁令),从来没有人会踏进那一片充满邪恶的诱惑力的草地。倒是有一个突发大停电的晚上,一位甚是不得人心的邪恶派高三领导走到草地中央妄想将六层楼全数早已兴奋得不受控制的学生赶回课室静待电力恢复。楼上有位革命烈士率先向“手无寸铁”的领导扔废纸,人群迅速兴奋起来,连未曾闻其恶名的高一小新生们也跟着起哄,五分钟不到,光头领导狼狈地逃离的这片无辜的草地。

   居然五分钟不到我又跑题了,原来一直以来各位语文老师对我的愤慨这么好理解。

   在Rachel之后,哦,是这样的。终于有一天的晚上,我拖着N站在草地旁边,说,“不如我们跑着穿过去咯?”当时的想法是,不够两个月高考完都走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于是我们一鼓作气,在晚修一节小课间的人潮之中,穿了出去,一边大笑着一边跑过这这片草木皆兵的草地。终于又踩上水泥地面的时候,喘着气,快乐得就好像跑过了一个大平原一样。

    又要离题了——其实就算不是要高考了又怎么样?如今回想起来那一天的生活就像发了一场虚幻的梦一样。就算是平时,就算是高中的第一天才开始,那又有什么好失去的?我一边读着【基督山伯爵】的时候,读到苍白又孤傲的伯爵在跟自以为早已见惯世面的年轻人谈话。在年轻人自信地谈论什么是“应该”,什么是不幸,什么是可怕的时候,他们又能够用怎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被囚禁在一个黑暗不见天日的阴冷潮湿的牢笼中十四年这么一件事情?

   【告白】中松隆子扮演的老师在小女儿死后,后悔某一天没有给小女儿买她最喜欢的小钱包。这种故事总是出现在各种各样的电影之中,诚然,这种令人无奈的事情在我们的生活当中也经常出现。【逍遥骑士】中,Jack Nicholson的角色其实就是代表着绝大多数的现代人,他的“我一直都想……”这种句式在生活中大家都早已听惯听熟了吧,而自己口中说出的次数数也数不尽了吧。既然“一直都想”,为什么还只是“一直都想”呢?

   因为我们都以为我们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对时间,对青春,对机会,对人,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并不仅仅是一种生活习惯,一种现象,更是我们拥有的东西,那些其实转瞬即逝的东西,我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他们其实是可以瞬间消失不见的。我并不喜欢【孩子们都很好】这部电影,但它说了一句真话“有时候东西放久了,你就看不见它的,人也一样”。(我又忘了我其实要向哪个方向进发的了。)结果我们都好像Jack那个角色一样,我们控诉着社会的一切,我们嘲笑它,贬低它,不屑它。我们傲慢地宣告“总有一天我会抛弃你的!”,我们好像掌握了一切真相的“知情人员”一样,要挟似的向“社会”宣战:看吧,总有一天我会…… 

 

2.

   于是Jack向Dennis Hopper的角色(长发佬)说:你不能告诉人们他们不自由,他们会让你知道他们是自由的。……他们不会变得害怕,他们会变得非常危险。

   我思疑了好久。每当有人来跟我说教“你就算怎么样也不可能离开社会的,人是群居动物”的时候,我都有种想要把这副可恶的嘴脸撕裂,又或者是指着他严肃的脸捧腹大笑的冲动——你不离开我管你不着,你管我呢?但其实我心底还是认同的。我总不能跟着Peter Fonda或是Dennis Hopper骑着摩托去寻找“America”吧。结论就是我也是那堆光荣又骄傲的“知情人员”中的一员。事情一多了,很多问题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我觉得【杰克和罗斯的情歌】就像我理想中的生活,我带着我的家人一起到一个自给自足的地方,和大自然一块儿,“复古”地活着。当然不尽然与电影中的公社什么的一样。我当时理解的Jack(这位爱尔兰人也叫Jack)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不要被世俗所污染。尽管电影发展下去之后可以知道其实Jack只是守着一个简单的梦想,但我心目中的Utopia大致就是这个样子的了。“The street is dark with something more than the night”,尽管这样很黑色。“事情”都是人搞出来的,“利益”都是得到利益的人搞出来的,我为什么又必须Chose a fucking big television 呢?

   再次离题万丈,我到底是为什么如此厌世青年呢?开来我的各种离题就是我厌世情绪的开端(表示一次杯具)。也许昆德拉小说中精巧的穿插也是“离题”而来的,哈哈。

 

3.

  我终于想起来了。在我欢乐又诡异的“挥手步”跑完之后,我忽然意识到整整一个星期的假期已经过去了。不要紧张,两者没有必然关系(不然我已跑了一个星期步了)。我纠缠了两天才去了楼下(五十米距离,都没有)的卖画店里订了一个画框。我又纠缠了两个小时,最终决定出去走走。我忽然想起前年的夏天,我早上五点半起床,在十点,四个半钟之后,我已经站在了阳光灿烂的厦门的大街上了。我还记得那一条安静的大街,我们拖着行李在古旧的路牌中徘徊,终于在一条狭窄的巷子中找到了那家家庭旅馆的“大门口”。

   那些时候,我总觉得我的时间都是充实的了。而又有些时候,我却感觉时间总是需要浪费一下的,不然怎么感受到那种舒心的“饱和感”?也许这个能够解释有时候对抽烟的一种desperate的需求,也许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在那一刻就真的变慢了。在这些空虚或者忙碌的交替底下,我常常茫然得不知下一分钟要该干什么。

   今天回来的时候,我选了一条平时不常走的路,就在大马路旁边。我耳边充斥着隆隆的车声,空气中包混着浑浊的气味。我看着那些线条和谐,漆色光亮的房车,跟那些油漆斑驳的小面包车,我忽然问了自己一句,都有什么不同?我想到也许从某一天起,我也是每天起来都有一个“必须到哪里去”的任务,成为machine的一份子,为一些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拼搏。我看着报纸中那些卖楼的,卖车的,卖腕表的广告感到恶心,他们告诉你你需要的是什么,他们告诉你什么叫做生活的质量,他们告诉你什么叫做地位。那些广告的策划者,那些拼了命要达到销售配额的人,他们一样诅咒着这些可耻的谎言,但是他们把谎言包装得美轮美奂,让更多人堕进陷阱。they hate the machine,yet they work for the machine.

   又愤青了。吐槽总是让人不快的。

 

4.

   我终于(感谢上苍)想起了我的初衷了,我是被大仲马在【基督山伯爵】中的一句话纠缠着了。他描述亨利十八在听大臣禀奏事务的时候,一边潇洒又认真地标注一本书(我忘了是什么书了)。在他又(巧妙地)标注了一句话之后,他带着自以为颇有见地的人的得意的神情,重点来了——其实他只是在评价另一个人的见地“而已”。

   这段描写真是太妙了。我思筹良久也未能解释得个所以然来。尽管人总是能故作聪明的引用一个故事,引来一阵阵貌似引起了共鸣的笑声(我们是一伙的),但那总是缺少底气的,像个膨胀的气球一样。也许我应该学着怎么把话说得模棱两可,跟个圣人一样。

   昨天我又看了【皮帕·里的私生活】的几个小段,我想我是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简单的小故事呢?也许就是Pippa的故事很单纯,很真实,它属于那种会让人会轻轻嗤笑而过的小哀伤,总是有比它更严重的事情,总是得不到应有的重视,总是得不到该有的安慰。重新出发看似容易,但其实充满了未知的变数,Pippa却显得很淡然。她不会像【孩子们都很好】“啊!从今天起一切都会不一样了!”那些通俗的结尾,总是让我很反胃(你以为我不想阳光一点吗。)。每个人都会有Pippa一样的“私生活”,每个人都有被安慰的需要,每个人都有一片不一样的往事,我总是要提醒自己,才能够慢慢把自我稍稍放开。才二十岁学人说什么生活?谁也没有资格问我这个问题,就宽容地把耻笑我的机会留给十年后的我吧。

 

5.

   有一晚的自习,我坐在那个安静得只能听见翻书的声音的坐满了人的课室中,我想了好久为什么我好像感觉不到其他人的存在一样。如果一个导弹正正落在窗后的停车场中,这里头一百多号人根本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连大呼一句“我命休矣”的时间都没有。其实事情只有两个方面,“发生”,抑或“不发生”,这两者只有“是”或“不是”。生活哪里有什么概率可算的?都只能是50%,“有”,或“无”。所以我很讨厌各种各样的概率。有人会说,这个发生的可能性大一点,那个又怎么怎么样。“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发生”就是“不发生”,什么叫做“发生了一点”?

   故此我得出了结论,其实每天都是一场赌博,“会怎么”,或是“不会怎样”。一下子心脏停了,或者是坚持到我再次回到温暖的被窝。我一下子觉得时间又属于我自己的了。

   米兰·昆德拉的【告别圆舞曲】中有这样一位人物,他每天都带着一颗毒药,一颗足以让一个人毙命的药丸。在他的观念里,这样,他就把人类最大的敌人——死亡,握在手里了。他觉得他这样,就是真正的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了。

   我曾经考虑过要先写下一份遗嘱,以防哪一天我的心脏罢工了,也能够让我的意志再只配一下这个对我再也没有意义的世界。可当我看着我写下的“我的遗嘱”这四个清楚明白的字的时候,一阵心惊胆颤传遍了我全身——看见的人会以为我悲观,会以为我古怪,会以为我灰暗。我一想到那些好奇(过分地)的人们,在我的意志消逝以后,会带着探奇的心情翻我的书本,翻我的笔记,翻我的笔记的时候,我再次想起了阿涅丝的爸爸烧照片、烧笔记的事情,那是多么的正确——死去了的人再无尊严可言。

 

6.

   今天在逛超市的时候,我发现了超市是全世界最让人(我)感到放心又自在的地方。在我离开超市十个小时后,我吐了接近四千字的槽。我不知道“规律的生活”的人们的“存在感”是从哪个地方产生的,我只知道要是我太舒服了,我就得折磨一下自己——例如,快一点了还睁着干涸的双眼盯着屏幕说一堆毫无重点又屡次跑题的东西。

   我想知道是什么总让我在原地踌躇,犹豫不前。

回复 (0) | 收藏 (0) | 186 次阅读 |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