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马耳他之鹰】:牺牲

片小衲 发布于:

    We are such stuff as dreams are made on, and our little life, is rounded with a sleep.

        ——Shakespeare[The Tempest]

   电影的结尾,警察指着那只赝品黑鹰,问:这是什么。

   Bogart意味深长地回答:The,uh,stuff that dreams are made of.

   尽管电影情节并不复杂,而谜题均以解开,但我总感觉这电影里头有种暧昧的晦涩,莫可名状让我甚是迷茫。


   作为一部黑色电影(Film Noir)的classic,【马耳他之鹰】基本具备了黑色电影的所有特征——私家侦探(浪子般的)受雇于蛇蝎美人,昏暗的场景,光影的转换(如投影在Spade办公室地面上招牌“Spade and Archer”),华丽的配件(Spade 的香烟,凶杀案中发现已停产的手枪,檐帽),危险或是古怪人物(杀手Wilmer,富豪Fat man,和Peter Lorre扮演的娘娘腔Cairo)等等。而标志性的,当然就是剧情上的峰回路转,怪事百出;人物上的剧烈的心理变化或利益纠纷转移;少不了不可收拾爱上了危险的蛇蝎美人的主角;而在所有标志之中,最最重要的,当然就是机智的,针锋相对的对白,以及,我称之为“肮脏的人性”“无奈的现实”一类的,”令人欣慰的希望“和”令人绝望的现实“的强烈对比。


   在观片的时候,下意识中我一直将我早前看过的波兰斯基的1971年【唐人街】(Neo Noir)跟此片作对比。相形之下,【唐人街】的表白更加显浅,也更让人深感现实生活的无力和令人绝望,那种无奈、心痛的悲观让人久久不能忘怀。而 Jack的那句“As Little as possible”更加令人心痛不已。Jack他尽管厌恶现实,以一种过街老鼠式的行为来逃避,躲藏。但是在他冰冷无光的双眼之下,他的内心仍是燃烧着炽热的希望,仍然相信着光明。直到最后丑恶的现实(真相),让他的人生再次分崩离析,满目疮痍。

   而【马耳他之鹰】在很大程度上让我非常疑惑。我感觉入手点在这一段话上:


   When a man's partner is killed, he's supposed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 It doesn't make any difference what you thought of him. He was your partner and you're supposed to do something about it. And it happens we're in the detective business. Well, when one of your organization gets killed, it's-it's bad business to let the killer get away with it, bad all around, bad for every detective everywhere.


   一直以一个机智、内敛、冷静的绅士外形出现的侦探Spade,在说这段话的时候不单止不冷静,你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不安,他那种压抑着的强烈的情感。他的眼神游离不定,我甚至觉得他的双手应该是冰冷的,他想逃跑,他害怕他将要说出来的东西。

   这时候,Spade正在将自己准备把Brigid交给警方的理由向Brigid讲述。就凭他慌乱的表现,和多次重复那一句“我不会上你当的”的时候,Spade的感情是全剧的爆发点,他一下子絮叨了好多话,还拼命要Brigid集中注意力(双手紧抓着Brigid双臂)。尽管他口口声声说着,“我也许爱你,也许不爱”,“我今天把你送去警局,我也许会失眠几个晚上”。但已经很显然,他确实是爱着Brigid。

   在这里可以看到,Spade的理由是那么的“古怪”,但是他却坚信那是“正确的”的事情。“因为这对整个行业做成了创伤”,所以“我必须得把凶手找出来(尽管我爱着你)”。在电梯门(里面是被逮捕的Brigid)关上的那一刻,Spade显得那么的绝望。这让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正义”的做法吗?Spade是一个正义的人吗?


   电影在整个发展过程中,Spade的道德观表现其实非常模棱两可,让人难以捉摸。而也许,Spade自己也搞不清楚。在Brigid问:“倘若那个雕塑是真的,我们有钱了,你对待我会不一样吗?”Spade不假思索就回答:“也许会。”

   在Spade与Fat man的首次见面中,他说自己也许代表Brigid,也许代表Cairo,要视乎情况而定。再或者,他代表的就正正是他自己。显然,这里的“视乎情况而定”,指的便是报酬了。

   在电影的尾声,Spade与Fat man,Cairo,Brigid,外加年轻杀手Wilmer的“讲数大会”中,Spade说首先要找个替罪羔羊,然后他才把雕塑叫出来。在这个时候,Spade就与那三个毫无道德感,仅为利益而生存的人不相伯仲了。

   结尾,仅收了100美金的Spade在Fat man等人走后,马上报警将所有人供出(打电话的时候有强烈的压抑着的愤怒)。接下来就是跟Bridig告白的时间了。


   如果必须说“正义”的话,出卖(容许我使用这个令人不安的字眼,它更加的贴切)Fat man等人的行动,与其说是正义,不如说是报复。Spade得不到甜头(报酬),也能得到赞誉,或者说报复才是真正的动因。交出Brigid看上去是正义的,但我觉得事实上Spade的行为,仅仅是因为“这是一个规矩”(同样,并非正义)。

   因此我粗略地得出一个结论,这里的Spade是无奈地败给了现实。相比之下,Fat man就比他高竿太多了。


   Fat man寻觅黑鹰17年,终于今年从Spade手中接过了雕塑。他急不可待的用小刀刮开表面的黑漆,在发现是铅制的赝品之后,他发狂地更加用力地刮那个雕塑,就好像向一个可恶的人下刀一样。但是,这位愤怒的商人很快便回复理智,他笑一笑,把檐帽往头上一戴,宣布要回到伊斯坦布尔继续寻找那一件梦幻珍宝,带着还泪眼痕痕的Cairo轻松又乐观地离开了。这也是我全剧最喜欢的一幕,他那么的乐观,那么的坚定,让人不自觉之中只觉得感动。

   都是因为一个梦想。

   Fat man因为自己的梦想,狂热又持久的梦想,不惜耗费重金,大量的时间,连杀人越货也不在乎。我并不知道Spade的梦想,也不知道他想要的什么。但我知道他就因为一个“规矩”,把心爱的女人送进了监狱,甚至有可能是死刑。他绝望又痛苦。


   电影伟大之处,不仅仅在于剧情的意味,更在于个中人物的表现。对立、联盟,其感情、立场的变化,丰富又真实。演员的表现及绝妙的台词让人物的形象强大又独特,它将人性的复杂多变在电影中的体现变得可行。利益的纠纷,人情的冷暖,成为了全剧的最振奋的表现。


   莎士比亚说,人生如梦,是梦想造就了我们。而哈密特(Dashiell Hammett)要说,是现实葬送了我们。

   为寻求一个我相信的结尾之际,我想起了1900(【海上钢琴师】)那句不羁的童言:


   Fuck the regulations!!


马耳他之鹰 The Maltese Falcon(1941)

7 .8 / 8 .0

马耳他之鹰(1941)

影评(83)

收藏(462)

回复 (2) | 收藏 (0) | 500 次阅读 |
标签: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