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我的裸体沙滩浴场

片小衲 发布于:

1.相遇

 

    不知从何时开始,大家都接受了“逆向思维”的推理方法,甚至运用到日常生活的人际交往之中。于是,这类句子就经常出现在我们的耳边了——“如果他也在乎他才不会管我是否一副冷淡的表情呢!”“她是真的爱我就不会让我改!”“这个也接受不了?哈哈,不过是她没有那么的爱我而已”……开始的时候,这些论证看上去都理由充分,而且还甚有有种“喔,原来如此”的骤然进入了个新境界的清新感。于是,大家都遵循这个情感专家(自己幻想中的),从一段又一段的感情中洒脱地(或者愤怒地)离开,避免了(自以为)许许多多更多的无谓的挣扎(幻想中的充分的理由)。

    慢慢地,大家就会开始发现,这些充斥耳边的或愤慨,或淡然的“最终真理”变得充满了不负责任的情感,这些逆向的“将心比心”变成了强加于他人身上的标签——“她不爱我”“他不在乎”,它们是那么的强而有力,让被标签者也不禁暗暗思索到底自己是不是变成了一个爱情法西斯主义者。那些借助着“逆向思维”的人,轻松地从一段感情,跳到另一段感情,每一次,都充满了找爱的决心,每一次,都是那么的鲜活那么的真切。直到对方的感情需要回应,直到他需要付出的时候,他又想起了上一次的那个希望他戒烟的女人,或者是再上一次想在他家洗个澡的女人,瞬间的惊恐不安,灵敏的警钟开始尖锐的蜂鸣,他赶紧对自己说了一句“是真的爱我就不会必要要我付出!”,再次收拾行装往他处逃跑。

 

2.碰撞

 

    上两次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我都感觉受不了那个用软弱当作武器的特雷莎。她每一次的让步,都让我看见那个同样令我生厌的诺拉——在与姐姐的争吵中落败的她,向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姐夫身上;特雷莎的后退,次次的显得那么的咄咄逼人,她迫使“强者”直面内心的凶猛,让他乖乖的低头认错。她也是有苦衷的,不过是因为托马斯太强,那是弱者唯一能胜利的方法。当然我不是认可这种“行径”,而事实上,一个最容易被我遗忘的点,就是托马斯也在爱着她。他们是同一国的,他们都必须要在“重”之下感受生命的充满了泥土味的气息。大概这也就是我不能理解他们的原因,我并不知道他们在乡下开着拖拉机能有多快乐。我所指的,是我不能明白爱情能有多伟大,直到他们每天都必须与对方共处。

    我不喜欢泥土的气味,我更喜欢在空中漂浮,旋转,跟萨比娜一样。

 

3.欺骗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在挣扎整整一天以后,第二天我就把事情放下了(成功地),那能说明“其实那件事对我并没有那么重要”吗?而在当时那种无能为力的,沉溺于痛楚之中的情况下,当务之急不是要从中解脱出来吗?

    其实我在想的是那天在星巴克的事情。如果说我从来没幻想过“偶遇”,我肯定是在撒谎。当然那天我确实对朋友撒谎了,但事情确实与我的幻想有所出入。人生不就是这么的奇怪吗?在你把事情都开始彻底忘光了的时候,曾经的幻想却变成现实出现了——我曾无数次幻想与他人的偶遇,只是我却完全没想到重点其实并不在偶遇上,而在偶遇之后。而那,正是我从来未曾排练过的部分。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按照“专家”的方法,开始了数算一切坏的方面,直到我又轻松的把事情放下了。而如今,我却开始怀疑,这种每次都行之有效的方法,那些句句充分的理由,与其说是与朋友扯谎,不如说是在与我自己扯谎。

 

4.老去

 

    看完《乱世佳人》让我足足苍老了十岁,就跟《神雕侠侣》一样,再看一次需要十七岁岁小年青的活力,或者是需要七十岁垂暮的淡泊。我两者均不是,我小心翼翼的浮在半空之中,害怕泥土味沾染到我的双脚。

 

5.依靠

 

    我很喜欢阿涅丝,也很喜欢萨比娜,萨比娜像一个永远的局外者,阿涅丝像一个心在外的局内者。阿涅丝被妹妹嫉妒,她第一次狠狠的回击了她假装软弱的长矛,谁知道妹妹真的放下了长矛,后退一步,靠在了阿涅丝丈夫的怀内。萨比娜去到弗兰兹的家中做客,弗兰兹的妻子指着她亲手做的陶瓷首饰说“这个真丑,你不应该带着它”,弗兰兹就站在她妻子的身后,不管他是否愿意,他都是他妻子的依靠,谁也不是萨比娜的依靠。

    我很想知道萨比娜当时的心情,她应该不会在乎这个尖着嗓门说话的妇人,只是这下攻势她大概意料不及。意料不及的事情,我们相信了依靠了多年的脑袋却会瞬间空白一片,出尽洋相以后的它终于又运作正常,又开始在脑壳那方寸之内耀武扬威,高喊着说当时就应该这样那样。    

 

6.逃跑

 

    萨比娜是一个“背叛者”,尽管她内心也曾想过安定,但却总在最后一刻逃跑,自从她离开了她那个嘲笑毕加索的爸爸开始,她的一生都在与“往昔”作斗争,啊不,她并不斗争,她只是头也不回的,离去。

    阿涅丝却不然,尽管阿涅丝也一直在奔跑,她却是一直在忘“往昔”奔跑,她一直都在往温软的童年,深爱着的父亲奔跑。大概小时候大家都曾尝试过这样的一个游戏,在往下行的扶手梯上,奋力向上跑去。一级一级往下行的电梯,就像滔滔忘下奔腾的时间长河,阿涅丝就在这一去不复返的长河之中,出尽全力逆流挽舟而上。

 

7.坟墓

 

    弗兰克死了,他的尖着嗓门说话的妻子顺利的回到了他的身边,在世人看来,只有他的妻子,才有着“最高的”阐释弗兰兹一生的“资格与权利”。

    托马斯和特雷莎死了,在她终于明白多年来她对他的折磨的一天,在他真情地说出他现在最幸福的一天,在这两个世界终于相遇的同一天,他们一同去世了。托马斯的儿子“光荣地”在爸爸的坟上刻上“他要尘世间的上帝之国”。

    萨比娜的遗嘱是遗体火化,并抛撒骨灰。

    阿涅丝的爸爸,在死前的一个星期,把所有的照片、笔记、日记、藏品,都烧个一干二净,他说,人死了,毫无尊严可言,所有的隐私,都被“许可侵犯”了。

 

    我曾经幻想过我的葬礼,葬礼上放的歌,葬礼上放的照片,葬礼上都会有谁出现,墓志铭会是什么……我也曾幻想过我临死的时刻,思踌着说些什么会更有戏剧性的效果,思踌着在那一刻我会想通了些什么纠结了多年的事情。只希望不要有人来请求我的原谅。是的,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在这种时刻,请求原谅的人不需要背弃过错的后果,这是我不能够接受的。希望那一刻我“想通了”的不是这个。

    而最近的几天,我的问题却变成了:为什么要有一个坟墓?人都死了,这都是些有机物的事情,我还需要坟墓来干什么呢?

    看看那些各种价格的石材,各种价格的棺木,各种价格的围栏,各种价格的牌位,各种价格的雕纹刻花,原来到底,坟墓是人类最后的一个名利场。

回复 (2) | 收藏 (0) | 2000 次阅读 |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