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第七封印】:信仰的回归

片小衲 发布于:

    说到底,观影真的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

    我第一个想到的形容词,是一个英文:intimate,尽管也许并不恰当,但确实很符合我自己的感觉。只是我常常都会忘记,既然是我自己的私人的事情,这也是他人的一件私密的事情。像一个仪式,我有我的想法,他人有他人的想法。很多人都会说,两个世界的相遇、碰撞,是最美好的,可是我想,为什么就不能简简单单的,两者各自保有各自的美好呢?

   

    其实这仅仅是我第三次看伯格曼的电影,第一次的【芬妮与亚历山大】1982,接着是前几天看的【处女泉】1960,然后便是今天的【第七封印】1957。

    对于宗教我并没有多少了解,只是有一种“天然的”抗拒,对于一个无实的(对于我来说)的崇拜在我看来是不可理喻的。于是我对【处女泉】的结尾处理甚是不满,这种过分的刻意让我对导演在之前的努力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之前的剧情都在表演主人翁男城主对上帝“不作为”的质疑。于是所有的挣扎、困惑、痛楚,变成了令我不耻的“回归宗教的”铺垫。

    相反,“相反”是一个色彩太过强烈的词语,修改成“在另一方面”,我却甚是喜欢【第七封印】。在我看来,【第七封印】对宗教的质疑、拷问,最后演变成了对光明的信仰的回归。

 

    电影的人物处理非常出色。

    一个不断提问的,想要搞清真相(宗教的)的骑士;

    骑士的随从:一个无神论者,一个认为人间才是地狱的,认为人生一切虚无的,现实批判主义者。

    一对夫妇,与他们的足一岁的孩子:他们靠杂技表演维生,房子就是一辆马车,在不同的村市中穿梭,愉快的享受每一天。从不质疑什么,也不埋怨什么。

    惊艳的死神、疯狂的小偷、寡言的女孩、放荡的村妇、愚笨的村夫……

 

    电影有两幕令我感触尤多。

    前一幕,是杂技夫妇正在表演的时候,一队奏唱着沉重黑暗的节奏的歌曲的教徒走过,他们鞭挞着自己,折磨自己,向上帝请求原谅,请求上帝原谅他们的罪恶。牧师指着所有正在看表演的村民,要挟似的吓唬他们罪罚将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在村民们都吓得目瞪口呆恨不得也拿起鞭绳抽到自己背上的时候,这对人马又奏起丧钟一般的歌曲,哼着悼文,向前走去。

    后一幕,这一群被“自己的罪恶”吓得无处可逃的时候,都躲进了酒馆咬耳朵,谈着将来到的“末日一般”的瘟疫。这时候,疯狂的小偷借着愚笨的村夫,向杂技队的男人发起进攻,强迫他扮狗熊跳舞,这一下,村民们都乐开花了,一边敲着啤酒杯,一边跟着小偷强迫男人办狗熊跳舞,指着无处可逃的男人笑得前俯后仰。

    你看看那几个被牧师指着的人啊,孕妇、老妇、小胖子,这些“善良的”人们个个都被吓得不轻,又会有人觉得那牧师这样吓唬善良的人才是真正的罪。但你看看,你看看他们看着弱者被戏耍、被嘲弄,他们却为虎作伥,却龇着嘴大笑,难道这样不是帮凶?这样就不是罪吗?这样的人就不值得惩罚?

 

    这就正像全片我最喜欢的一段,就在那两幕之前:批判者随从在教堂外头与画师的谈话。

    画师在石壁上画出最可怖的,最让人不安的画,让人加深对死亡的恐惧,让人不安,让人焦虑。诚然,这样,如同批判者随从所说,会让更多的人们投向牧师的怀抱。

    骑士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但是多年的,借着上帝的名义的十字军东征旅程,杀戮、鲜血、背叛、谎言,让他对上帝的“不作为”产生的质疑,他说:人们必须做出一个偶像,一个对抗恐惧的偶像,那就是上帝。

    回头看一看那个疯狂的小偷,他在强权之下畏缩,在弱者之上施虐,他就像我们所知道的所有猥琐恶心的人物。而在最后,他染上了必死的瘟疫,他开始向周围的人求助,哪怕只有一滴水,哪怕回应他的一句话,我相信,在那一刻,他的心肯定皈依上帝了。

 

    这也就是我的想法。所有宗教的书,都是人所写的。所有上帝赋予人类的权力,实际上都是人类自己赋予自己的。在此引用一段米兰昆德拉的话:

    《创世纪》的开篇写道,上帝造人是为了让人统治鸟、鱼、牲畜。当然,《创世纪》是人写的,而不是一匹马写的。因此,并不能完全断定上帝是真的希望人类统治其他生物。更有可能是人类发明了上帝,以便使其篡夺来的对牛马的支配权合乎神圣法则。对,就是杀死一只鹿或者一头母牛的权利,全人类只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即使是在最血腥的战争年代亦不例外。

    在我看来,上帝是全人类欲望与权力的总和,但归根到底,是跟电影所说的,他是全人类的,反抗最终恐惧的偶像。

    最终恐惧,指的便是死亡。死亡,是人类唯一不能逃脱的,不能,无论你拜了多少佛,烧了多少香,捐了多少钱,修了多少桥,补了多少路,他总是会不期而至。是的,也许有杀人越货而逃过了追捕的,有背夫偷汉而掩人耳目的,但你总逃不过死亡。你看看那些在酒馆里对着弱者放声大笑的“善良人”,他们在牧师的咄咄逼人之前,他们是真的在忏悔自己的罪恶吗?不,他们仅仅是在害怕惩罚。如同一个落单归案的大盗,他在法官大人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痛心疾首曾经的过错,他是真的在后悔自己的恶行吗?不,他是在害怕那吊刑的麻绳。

    在电影之中,你看,在看着画师逼真的壁画上黑死病的患者的批判者随从,他不也是恐惧得了个喉咙发干,额流冷汗吗?

 

    在我看过的这三部伯格曼的电影之中,都有一个共通点:光明、回归。

    在【第七封印】之中,六个人——放荡的村夫、愚笨的村夫、批判者随从、寡言的女孩、纠结的骑士、骑士的妻子,在死神的力量之下,手拖着手,跳着舞跑向了幽国之路。

    杂技夫妇在雨过后清朗的天空下,再次开始他们的新一天。他们的每一天,都像骑士所说的永远珍藏在内心的那一天:新鲜的草莓、甜美的牛奶、黄昏、草地、清风、丈夫的琴声、妻子的微笑、孩子的纯真。

    我猜想,这个就是导演的回归,这不是对宗教的回归,而是对信仰的回归,对大自然的包容、生命的伟大的回归。

    人生纵然不是永恒,但也是关乎感受的,我比较接近那一个理性得让人心寒的批判者随从,我不相信、不接受、不付出,当然,也不会有收获。

第七封印 Det Sjunde Inseglet(1957)

8 .2 / 9 .0

第七封印(1957)

影评(241)

收藏(1328)

回复 (0) | 收藏 (0) | 736 次阅读 |
标签: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