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两则新闻一本书

片小衲 发布于:

1、愤怒

 

    昨天晚上看到了两则旧新闻。

    其一:海南三亚一名男子在ATM取不出钱来而自焚。

    其二:办公室白领小王因同事经过他座位时吹口哨而一刀把其捅死。

 

    在惊讶兼好笑的情绪下荡漾了五分钟,从后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担忧到了刚才——如果我继续跟我室友住下去的话,保不准那两个夸张的悲剧之一就是我的归宿了。

    在担忧无效之后,我开始寻找各种途径缓解我的愤怒和焦虑。却找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理论:现代人正变得越来越容易愤怒,越来越积压得多愤怒,而这种趋势还将继续发展下去。因为各种“被外界的侵犯”越来越多,尤其是媒体对人的影响。

 

    忘了是从哪里读过的一段话,说的是社会正在变成一个巨大的集中营。我想,上述的“愤怒积压”理论还是颇为之恐怖的一件事情,而且,非常令人不安地,它似乎是正确的。另外,更加可怕的是,它似乎是无可避免的。

 

2、平等

   

    其实“平等”只是一个很可笑的,很荒谬的词语,一个由利益阶层提出来以让被剥削阶层缓解愤怒,坚定自己得益的概念,一个并无任何实际作用的音节。我知道,这听上去像一个愤怒的酒精喷灯。我没有卢梭那么美好的心灵,我不相信理想国,因为理想国是由人类建立的,供人类共有的。至起码,我不相信在我有生之年能有如此的幸运得以目睹这样的一片净土。于是我对自己负责任地说:这不可能!

 

    在“走马观花”与“局部重复”的模式交错之下,迅速地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看完了。我真是极其的佩服这些能够有如此的热情、如此的耐性、如此的智慧(是的这个放在最后)写出一部书的长度的理由,来论证自己观点的人。我时常想,是什么让詹姆斯·乔伊斯写出那么一部长得可怕的【尤利西斯】(我连买下它都没有勇气)。怪不得米兰·昆德拉说在出现全民写作的时候,创作就彻底被毁掉了。都得要速度啊。

 

3、奴隶

 

    “我深深的感到,奴隶是不配谈论自由的。”——卢梭

 

    我深深的感到,我便是这其中之一。且看这句话的上文:

 

    “烈马看到马勒会立即竖起鬃毛,奋蹄抓地,猛地后退去挣脱,而驯服的马耐性地忍受鞭荅和马刺的痛苦;同样的道理,对于文明人毫无怨言默默忍受的奴役,原始人不会低下他们的头颅,他们鄙弃用奴役换来的和平,而选择用暴力去换取自由。

    因此,我们不能从被奴役的人们那里来判断人类的天性是接受奴役还是反对奴役,而应该从一切自由民族为反抗压迫做出了多么巨大的努力来进行推测。我知道,前者不停地歌颂他们在锁链下享受的平静生活。他们将悲惨的奴隶生活成为安宁:“悲惨的奴役,被他们称为和平。”然而,我看到后者为了这唯一的财富(丧失了这种财富的人却十分鄙视这种财富)不惜牺牲快乐、安宁、金钱、权利甚至生命。

    但我看到天生自由的动物,由于天生对束缚的憎恨,将自己的头撞向牢笼的铁栅,当我看到无数鄙视欧洲淫逸生活的原始人,赤裸着身体,忍受饥饿、战火、刀剑和死亡来保卫他们的自由和独立的时候,我深深的感到,奴隶是不配谈论自由的。”

 

4、

 

    卢梭太理想太乐观了,乐观得在一片漆黑之中也能找得着光明,而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一剂安定,只是一个在黑暗之中的绝望的人刹那的幻象。我不禁想,如果卢梭生活在今天,他该有多么的郁闷痛苦。尽管他的著作被皇权、被教会所鄙夷,他被唾弃、被追捕、被驱逐,但总是能把自己的话完完整整地大吼出来。而在今天?就只能落得个禁言的下场,他甚至不能完整的说完一句话。

 

5、

 

    浮躁的心情让我总是不能安静的耐性的把话说清楚说明白,总是不能让我安静的沉浸在某一种美好的事物当中——一本好书、一部好电影、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在投向学习还是投向自身内心的需求之间,我总是摇晃不定。我明白他们所说的关于虚幻的名利、关于忙碌地荒度人生、关于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事情,只是,我能逃到哪里去呢?

    也许我是得改变我早前的看法了。我之前觉得,当社会不为人意志所转移的时候,社会还是人的社会,一个人的沦落在很大程度上是他自找的。就跟卢梭的“奴隶不配谈论自由一般”。而就用卢梭就算再愤怒的指责那些用自己的意志施加于孩子身上的父母,指责那些利欲熏心的当权者,指责那些甘愿做欲望的奴隶的曾经自由的人,他却没有提出任何办法——“回归山林”并不算是一个选择。毕竟山林现在都归国有或是私有的了。

 

    是什么让“人物化”了,而“物人化”了呢?“学校需要你!”“公司希望你的业绩……”“社会需要你……” 那都是什么东西?都是什么破东西?都在为了什么而奋斗?人都变成机器了,一台一台充满了积压着的愤怒的机器,随时爆发——自毁,或是伤人。

 

    就跟“海南三亚一男子”,或是“公司白领小王”一样。

回复 (4) | 收藏 (0) | 670 次阅读 |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