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某些丑陋的东西。

片小衲 发布于:

1、

    坐在如今显得空旷了不少的公寓里头,我几乎每张椅子,以及每张椅子的扶手都试过了,努力找出最舒服的位置。我极力想摆出一个Raymond Chandler在多篇短篇中曾多次提及的某一个人(侦探或是美人)的一种姿势(甚至是一种姿态)——“他躺在沙发的深处,舒适得仿似整间房子的靠垫都集中在他的背后(整间房子的重心都集中在他身上)”。

    我倒不是冀望能学到那些蛇蝎美人的百分之零点一,只是我总像那些闲时的侦探那般的懒散——他们总不停的抽着雪茄,或是卷烟,似乎努力在填满他们内心某处的某种空洞;走起路来可以健步如飞,但多数的时间,总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带着缓慢的步伐,好像左脚总在等待着右脚,而就在右脚跨出去(终于)的时候,左脚还在原地留恋着些什么。

 

    这样似乎更好理解Jonathan Rosenbaum关于黑色电影的一句话,“在某些方面,今日对黑色电影的喜好乃是出于对一个从未存在过的过去的怀念——至少,那个过去并不以我们现在所理解它的方式而存在在。”

    如此看来,黑色电影以及那些充满了黑色意味的侦探小说,都更像是“武侠小说”。其差异在于,黑色电影的人物总像是生活在我们身边,香烟、枪支、烈酒、檐帽、汽车、公路……在那个有人胡作非为,有人奋力谋生的年代,但当真要说出是哪一个年代,哪一个地方,却让人难以回答,因为,那都更像是一个“有别于真实生活的”另一个维度。

 

2、

    最近有人说我“活泼”了不少,不会再直一下衣领,绷着脸不发一言的直接走,连道别的声音轻得只有我自己能听得见。我自然是感觉到的,我思前想后,连吃中药的因素也考虑在内了,最终得出了一个模棱两可但是让我甚为满意的结论——那之所以如此开心,是因为我室友(前室友)走了。

    这件事情让我回忆起了约莫三年前的事,那天我下了班(暑假的工作),拿了一小时的工钱买了一包小零食,然后给S打电话。电话中我告诉S我跟某某分手了,S僵住了然后“电电视剧式的”开始安慰我。我走在夏天闷热难当的傍晚,拿起一块小饼干咔叽一声,笑着告诉S,我快乐得要不行了。

 

3、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模糊的场景,小说或是电影。女孩和男孩(大概是比较地痞类型)相爱上了,在朋友面前她说不清为什么,但提到了一个小细节,他们在楼顶往街上吐口水,觉得太快乐了。

    就像【Orangelove】里头男孩带着羞涩的女孩在小巷中大喊大叫,疯狂地释放内心的情绪;或是【和莎莫的五百天】中Summer带着Tom在公园大喊pennies;相比之下我更加喜欢吐口水的情节。奇怪的是,其实或者并没有那么的难以理解,这两对快乐又疯狂的情侣最终还是分开了,我不知道“吐口水的情侣”的结局如何,但我总感觉也长久不了。

 

    毕竟你不能一天10小时都去吐口水,或是每次都在草地上大喊pennies。我所要说的是,每次情绪释放完了,没错,那都很爽,总还得回头面对让人痿软的生活。那正是张爱玲笔下的【封锁】(那是我最爱的张爱玲的作品)。都是封锁时列车中一男一女的交流,非常态的生活。或者平等,或者某一者付出得更多;或者短暂,或者稍长,但结局总还是一样的。

    差别在于张爱玲更加狠辣,没有给那些似乎是真情流露的虚伪一丝怜悯。

 

4、

    我刚才在想,既能有所谓的“无欲无求”,又能够“自在”的境界委实困难。我大概只能到达“没有追求”的状态,我估计这也就是我每天晚上捧着零食就往嘴里塞的原因。

    忽然我又想起了老友记的一个可爱的桥段,Roger(Phoebe的一个心理学家男友),他对Monica说:Easy with that,they're just cookies,not love.

 

    记起一部电视剧的情节,某人说,你看我们的谈话,都是在引据电影、电视、某些故事的情节,就像是两台机器交换信息一样。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的谈话。

    对方回答说,人类发明语言就是用来掩盖真相的……

 

    我眼前忽然浮现了许多我从小说情节幻想出来的场景、或是黑白电影中的一些场景中的那些“硬汉”“美人”。他们在交流的时候,总是冷冰冰的,讽刺、掩盖、揶揄、取笑,就像那些谈论着的东西从来不曾让他眨过一下眼睛,他从不曾关心任何事。

    而奇怪的是,他们(硬汉)的自白,那些措辞精妙的语句却总带着非常细腻的情感,比如说【双重赔偿】中的Fred提到花园中忍冬花的气味,走路时候对死亡的深切感觉;【日落大道】中的Joe说的“奇怪在你死后,人们对你总是那么的温柔,难以相信的温柔”;【历劫佳人】中凶狠冷漠的肥警探在谈到妻子的死时候的勃然大怒和伤心莫名的买醉……

    奇怪他们带着一颗敏感的心,做着冷漠的事。

 

5、

    但女人从不曾有过那样的自白,那些妖艳的,带着疮疤(也许)的蛇蝎美人从来不曾有过一次“真正的谈话”,她们是目的明确的猎豹,她们没有良心(或者没人关心,只要你有漂亮的脸蛋)。

 

6、

    我常劝朋友说,别人的斥责(更多情况下是中伤,斥责过分光明正大了)、别人的看法算个屁?人生如此短暂我哪里有时间理会那么多人的看法。

    尽管在多数的情况下,我总能让自己缓过气来,但一些情况下,我总是不爽为什么有人就是觉得自己有资格去对其他人有所“看法”。他们在肆意的释放他们内心的恶意、积压的愤怒,引用某位心理学者的语句就是“让垃圾堆到人家的头上,大家互相传输负能量,以减轻自己内心的压抑”。

 

    我尚记得那篇文章引用了多个例子,比如说母亲在众目睽睽(酒楼)之下打了儿子一巴掌,转瞬父亲满脸通红举起身边的椅子就往地下砸。母亲的负能量(对儿子的愤怒)转到了儿子稚嫩的脸颊上,儿子的负能量又眼泪和哭喊释放,刺激到了父亲,父亲稍有不慎负能量“泄漏”转到了椅子上,瞬间儿子和母亲都吓呆了。还有车龙中此起彼伏的充满了攻击性的喇叭声、骂咧声等等。

    当时我首先想到的是网络上那些充满了冲击性的留言,网络对那些人来说就是一个公开的大粪坑,一个可以蒙着自己双眼随地大小便的地方。为什么要蒙上自己双眼?不就是掩耳盗铃的故事嘛,当众骂街跟偷金铃一样,是需要胆量的。不然吐口水、喊脏话哪来的快感?

 

7、

    今晚看完了【双重赔偿】,我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被毁灭的,总是集万千宠爱(来自男人)于一身的蛇蝎美人。而毁灭总是来自她的情人,她的爱人,至少对方是这样觉得的。想这部电影,或是【马耳他之鹰】,或是更多Raymond Chandler的小说,或是【唐人街】(Jack的打算是这样的)等等。

    我在想,问题是不是出在“其实他没有那么喜欢你”上呢?

    还是他总能在她身上看到自己,一个令自己都感到恐惧的,贪财的、狠毒的、冷漠堕落的自己,那个清晰的诱惑的恶毒的影像(美人的,他自己的)让他迷恋(充满了男子气概),他充满了想要征服一切的欲望——其他男人、金钱、荣誉,而所有一切都是美人带来的。

    那个影像也让他战栗(撒旦的身影),他在背叛面前、在现实面前,畏缩了,好像麻烦都找上了他,好处捞不了一点。而所有这一切,都是美人带来的。

    于是美人就该遭殃了。其实没有人关心美人的内心想的都是什么。她们在电影中更像是一处点缀,一个美丽的、妖冶的幻影。她们的表情总是一样的高傲,言谈总是一样的若即若离,而你总是不能了解她的内心。你不知道她的想法,只知道她占据了男主角的脑袋“让他干出了许多傻事”。大家都总能原谅男主角内心的撒旦,大家总对他有很多的怜悯,而美人总成为众矢之的,成为了男主角的恶性的替罪羔羊,一次他的“非常态”的牺牲品。史上不就有很多的妃嫔因“勾引皇上”被无情的“赐死”?

    根本没有人关心她们的事情,只要她们有一颗漂亮的头颅。

 

8、

    我不奇怪人总不爱承担责任,但奇怪他们连承认恶念的胆量都没有。尽管这不是重点。

   

    但我又十分鄙夷一种行为。

    一些人光明正大的做不受欢迎的事,侵犯他人的生活,偷窥他人的隐私,向他人倾倒他的“垃圾”。自得其乐地想“只要我是做得光明正大的,是打着锣鼓开着麦的做的,就跟没做错的一样”。请问,你承认你偷窃了,你就是无罪的了吗?你不受欢迎。

    他们是承认了,带着“被认可”的光环,打着旗号做龌龊的事。

   

    所有那些丑陋的东西。

回复 (1) | 收藏 (0) | 648 次阅读 |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