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01.08 - 2013

想人认出来就不会改名 发布于:

    手头上堆满各种事情,每一样又都自成一派。每次我想先抓其中某件下手还慢慢开展,脑海里就有个声音在大叫:不是干这个!不是这个!我读小说,心里在想着该先背书。我背书,心里又想统考题目怎么办。我看统考题,心里又想统考又不招这专业我去干嘛还是背书吧。如是这般过了一天半,我样样都干了一点,连开了个头都不算。不过想想,现在我所身处的状态也轮不到我不焦躁,只是让人感觉这般的无力,我好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这里等,慢慢的等。这种生活状态从三个月前开始把我从里到外都扎了一遍。但问题是我好像又什么都感觉不到,唯一的不同是,我活得好冷漠,内心又好焦灼。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我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

    不知不觉新年都过8天了。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一般人都会觉得某个节日,都是一个改变的开始。像中医讲究节气都说,每逢节气变更的那两三天,是重病病人最危险的时候,挺不过去,就也只能如此了。就算我有多厌恶这种关于节日的不科学的幻想,我还是对这种幻想性质的希望有点期望的。结果?我还是一样的毫无生气,不知该到哪里去。

 

    我也不是一个爱好年终总结的人,而且都过去一个礼拜了,也许写年初规划比较好一点。只是基于我目前的状态,也就是我估计我的规划里面变量太多,以致于整个程式里头一个常量都没有。也就更加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OK,所以我2012都干了些什么?首先就是做了一个我人生最愚蠢的决定(除了选了现在的专业外)——我放弃了我的小公寓,选择了回家实习。关于这件噩梦一样纠缠了我半年之久的事情的吐槽点实在太多,而且接着还有半年甚至更多,我想我还是强制保持冷静会比较好一些。

 

    一月份……居然6月以前的事情我一样都想不起来,那段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日子似乎已经离我好远好远了。

    我倒是记得有一个晚上我跟着两个新认识的同学去大学城比赛。那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有人来找我去参加些什么事情,收到短信那一刻的感觉很奇妙。在搭公车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想着以前喜欢的奶茶、捞面、云吞、叉烧饭,于是一下车我就跟另外三个人分手自己去找吃的了去(是吧,看我连跟陌生人吃顿晚上也吃不起)。我一边走过以前的路,想着也许我永远也不会再回来。我发现从前的小捷径,已经搭成了台阶,然后有一处烂地,现在还没有解决。路边仍旧有好多简易小摊位,仍旧有守在各个路口要塞的快递哥哥,仍旧有完全听不清它在说什么的广播,仍旧有好多轻松爽朗的笑声,仍旧有那种糅合了洗衣粉与沐浴露味道的空气在蔓延。最后我去到了找吃的目的地,兜来兜去,陌生的铺面,陌生的面孔,什么都不一样了。

    坐在比赛选手的位置上,我惊觉这居然是我大学以来唯一一次真正地在参加学校活动。两次去羽毛球比赛的更像是一群宅男宅女的活动,没有观众没有掌声。我忽然想到了我那四年也许丢失了的许多东西。不是融合集体所能得到的那种东西,而是我自身的慢慢地丢失了的东西。我想起了我以前是那么的不一样。我想要是我拿出来跟他们讨论,他们肯定又会以为我是在逗他们玩儿。

 

    前天收到了一封邮件,2010年8月31日写的“Dear Future Me”。我想起了当时我是怎么地觉得,天啊我如何有可能会忘记我写过这封东西呢。结果我前天是真的惊喜了一下。那是我搬进小公寓的前一天吧?里面有两个内容,一是第一次自己住有点焦虑又期待;二是一件困扰多年的事情仍未能忘掉。

    读完邮件那一刻我在想:天啊!终于我2012也是做成了点什么的。1、自己住是二十二年来发生在我身上最幸福最美好的事情,这件事情持续了一年半。2、这件事情我终于忘掉了,我用去了七年。这么比较着看来似乎幸福太短,痛苦太长。我忽然想起了那部简单美好的电影——【初学者】。

    里面伊万的角色画了一本插图,说他认为人生初始时是很简单、很美好的。然后,在与世界与人的交往之中,不愉快的事情就出现了,超出了我们能控制的范围。“sadness”包围了我们,我们只能是带着哀伤默默地生活。

    有时候我看着来看病人在痛苦居然感觉不了什么,有很多很多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好似是我们早比他们能够接受不幸。而当我看着他们的家人的时候,看着他们我却感到难以面对。我有种莫名其妙的伤心。

 

    有时候看电影看书,或者是听着别人在说着个什么故事,我会突然萌生出一种共鸣的感觉:啊,我知道他在说的什么了,是啊,就是这样的。然后在很多的时候,我又会发现能连上我的“顿悟”的那些证据,似有若无。大概这是一次吧,大概那是一次吧,追索到最后,仍然得不出个所以然来,似乎我的“顿悟”只是在这些纷繁错杂的故事之中我愿意看见的东西、我愿意看出来的东西。不然呢,不然为什么他不说得更清楚一点,给我多一点线索呢?不然为什么要把这个故事说出来呢?因为真正的感觉,若果说出来,则会太过矫情。除了不能真的把感觉说出来,还会惹来赚人同情的谴责。不过,这个也有可能是我愿意看见的东西中的某一个。

    不久以前(去年),看见电视在播【神雕侠侣】挑拨起了我对这故事的感觉。我本意只想重温下某一个小情节,结果就是我两天什么都没干又迅速把全套从头到尾刨了一遍。

    【神雕侠侣】不是我最喜欢的小说,然而肯定是我看过最多遍的小说。就我这种耐性的人,也就是重看过那么一两本的小说。虽说不论是什么故事,再看总会有点新体会,然而要忍受每次读完一行字就知道下一行会说什么,这个过程也过分折磨我了。

    虽然读过神雕很多遍,然而有两次我印象最深。一次是初一的一个中午我把书放枕头下侧着身子看,正看到杨过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我忽然觉得很伤心,结果值班老师推门就进来了,我慢慢放下枕头解释说我是睡不着。她拍拍我让我赶紧睡下去。后来是大一的一个早上,我在某个空荡荡的科室看到李莫愁在情花火海中一边唱歌一边被烧死我,我立马跑过去车棚踩着单车飞出了校门在外面逛荡了半个小时才慢慢平静下来。至于还有对郭芙三番四次耽误人家的恨意就是一直都有的了。今次我还在期待着能在某一个新鲜的点发现一些全新的情绪,结果我却惊讶了,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李莫愁是不幸,郭芙是刁蛮,郭靖黄蓉是管得太多,程英无双是走不出来,过儿姑姑是无端端分开了十六年……幸也好不幸也好,兜兜转转,其实不也就是如此?

    虽然惊讶,但我对于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我走出来了。尽管还是没有再看一遍【乱世佳人】的勇气。 

 

    我对杨生说其实在我们“认识”前几年我们就说过话,有过一次小交谈。我描述了一次当时的情景,然后杨生说似乎有点印象。我说,你再假装记得也只会更伤我心。哈哈,她是真的不记得。然后她却记得我一次我坐在跑道旁看别人比赛,说那一刻她觉得我是一个很洒脱的人。N及其他某些人也说过一些类似的形容。然后所有的那些我半点儿都想不起来。结果就是我产生了一种不知是记忆还是后来自行脑补的图像:我坐在水果店前那棵大榕树下的跑道上看别人跑步,后面是稀稀落落的椅子。水果店、大榕树、跑道、稀稀落落的椅子、跑步的人都是真的,只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坐在了那里,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我倒是记得我趴过在那里,还甩开了扶着我的同学和老师,我好累好累,从操场那一边东歪西倒地走到过来,我很累很累,什么都不在乎了,然后趴在了跑道上,就在那我有或没有坐在过的跑道上看人跑步的两年前,就在我坐了或没坐的跑道旁边50米的地方,一样有水果店,有树,有跑道,有跑步的人,有椅子,只是那一年的椅子上坐满了人。

    我对我上中学充满了各种感觉(mixed feelings),初中的疯狂,高中的……我也说不清我高中是什么。只是我很不愿意回去,那个会拿起水果刀强迫我同学剪头发的地方。那个地方要把人活生生逼疯。

 

    总有人说要去旅游,要去学些什么,要去读书,要去改变……我从前也喜欢喊口号,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有时候喊了口号、你自己也愿意做、但这个世界不允许、时间不允许。这种时候会有人反驳,哈哈,这下来了吧,又把责任推到时间、推到社会、推到世界上了吧。我很不愿意地引用马克思的话“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现在还是“必然王国”,我们的实践必然受到自然和社会的限制。可这些都是理论啊!他意思是废话。理论怎能来跟现实辩论呢?我也知道。但谁能否认我们却实实在在是被自然规律和人自己创造的社会规则所套牢了。我以前会说,要是你真的想做,你肯定能做得到。可是人越大,有的东西越多,也就是说能失去的东西也就越多,“去做”的风险就更大了。所谓的“要是你真的想做”,也许就不仅仅只是热情那么简单就能解决的事情了。我,现在,还不能去干许许多多我想干的事情。

    最近画画倒是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不过却只是证实了好些我以前对自己的猜想,一种哪里都逃不去的感觉让我好沮丧。我确实是在不经不觉之间丢失了好多好多东西,我以为我赢了,我以为我躲过去了,其实我已经被吸干了。也许我能继续再等多一段时间,几年,时间是我唯一肯定有的东西了。

 

    我想写一段积极向上的结尾,毕竟上面写了一大堆从小所灌输的评价思想体系会评定“负情绪”的东西(至少我感觉是舒服了)。但目前的我是深深地陷进了传说中毕业生的“迷惘期”(后面相继是“否定期”“平静期”“混日子期”)。别人常说你们不必担心,只要跟着走,就能走出迷惘。我估计在听的10个人内会有9个得出“呸,你是萎了,认栽了,投降了”的结论。只是我越来越理解这种做法,又越来越害怕会发生在我身上,然后我又会觉得这过的舒服一点其实没有什么所谓错所谓可惜。真正关心你生活的其实只要你自己,谁也陪伴不了你多久,你是辛苦是幸福,到底也只要你一个人知道。人家看你一份dead end的工作,也许你正是追求每天舒服下班喝茶逗鱼,逢周末登高望远弹琴唱歌呢。

    有人说高人总会给人一个愚笨的感觉,因为你跟他讲话,你只回你一句半句牛头不搭马嘴的话。那人解释高人之所也沉默寡言,是他们是知道就算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因为你没经历过、没受苦过、没寂寞过。所以他们不解释,不反驳,随你各种评论,于他也不过是浮云,因为你不是高人,不是一个channel,话谈不到一块儿去。

    我忘了说高人是想铺垫些什么了。

    而我的焦躁也平静得差不多了。

 

    我也许赢不了,但我还是想看看最后会怎么样。

回复 (0) | 收藏 (0) | 67 次阅读 |

789521254 (檀香山(火奴鲁鲁))

女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