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一根筋

...镜头不说谎...

http://i.mtime.com/defor/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欲望、公正与金钱的力量——观孟京辉先锋话剧《蝴蝶变形记》小记

傲慢雨偏剑 发布于:
        又是个“小长假”(一直觉得这个称呼很别扭)前的夜晚,又是和一对朋友夫妻去看戏,只是这次从国话出品的严肃话剧变成了孟京辉出品的先锋话剧《蝴蝶变形记》(改编自名剧《贵妇还乡》)。有些日子没来蜂巢了,现在改成了“对号入座”,而且在演出前放起了即将上演剧目的“预告片”,老孟在开演前又出现了,呵呵。这是在小剧场看的第七部老孟的戏,前几部看到了廖一梅集痛苦与喜乐于一身的爱情戏,也看到了
       史航古灵精怪的音乐剧,还有老孟招牌的对外国经典剧作的再创作。一个已经在舞台上下“功成名就”的名导,是否还能保有对戏剧最原始的创作热情和敢于破坏、颠覆的激情,从这部有些出乎意料的戏来看,年过五十的老孟还没老,他不是“还没长大就老了”,而是“还没老却又返老还童”了。
        虽然在宣传品和票单上都明确且突出的告诉观众,这是一出“狂躁”的戏,但实际感受仍然超出“心理准备”,所有演员从一开始到结束,都处在一种“躁动”的情绪中,用最荒诞和撕裂人心的方式,演绎着这出人生悲喜剧。从直观感受来说,正如老孟在演出后与观众的交流中所言,演员的表演虽然有激情,却又几乎一直处在一种“80度”的状态,似乎缺少一种更强烈的对比和起伏,因此对观众的情绪带动就显得弱了。也许是因为这一点,或者是这部戏本身的表现手法“实验性”极强,坐在最后一排的我看到至少有10多位观众在中途就离场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孟的戏有观众“抽签”的情况发生。
        其实就我个人来说,看一部戏,不一定要看懂,也不一定要会看,关键是你有没有看到你想看到或从未想过会看到的东西(小绕口令...)。最讨厌的就是有的导演或演员会说,看不懂我的戏的就是SX,看得懂的才是NX,对这样的戏,我只有敬而远之。而如老孟所言之意(原话记不太清了),他和他的创作、表演团队,是希望观众自己去理解这部戏,自己去思考,而不是“被思考”或洗脑。就如我很喜欢的本剧结尾,随着衣服褪去、升起的,是灵魂?是欲望?是救赎?是一切的结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方式。虽然没有机会用老孟原本设想的方式来表达,但我想效果也已经达到了。
       回想全剧印象最深,也是最触动我的一刻,是克拉拉用低沉嘶吼的方式说出“这个世界把我变成了一个妓女,我就要把这个世界变成一个妓院”... ...很难想像这个女人经历了怎样的屈辱和多少折磨,当她成为一个贵妇,以近乎“救世主”的身份回到这座城,却已化身为复仇的恶魔,用最直接又最“婉转”的方式,来杀死她的仇人(也是她的爱人!)、杀死这些曾经践踏过她尊严的人(杀死一个人的灵魂比杀死肉身更残忍、更可怕)、杀死这座城市(即便它已经千疮百孔、破败不堪)。其实这座城中的每个人,自他们听到贵妇将回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堕入地狱的过程,当他们听到“十个亿”的时候,则已经将自己变成了“妓女”,这座城,就成为了“金钱的妓院”,任由金钱的魔爪在玩弄自己的灵、魂、体。
而戏中的欲望,却又远远不止金钱那么简单,黑豹对生存的渴望、克拉拉对赎回尊严的渴求、市长对城市复兴的向往...欲望充斥着这座城市,也冲破了每个人的心理防线。其实,如果真的有一个人(或一堆人)一上来就一枪、或一刀、或一棒子杀S了黑豹,这个世界也许还没那么可怕。正是人们的这种表面上的正义、包容和平静,让一股股越来越强大的暗潮最终把黑豹摧毁(想起了姜文的封禁之作《鬼子来了》和王山的《血色青春》系列某个片断)。
        演出结束后,老孟特意带着演员们,在剧场外的台阶上和观众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交流,足见他对这部戏的看重,也让我和朋友看到了老孟对戏剧的认真、乃至较量真儿!其中他谈到一点,每个人都没有评价或判定别人的权力,这种行为本身就是XXXXX(替有关部门省去若干字)。是的,这世上本无一个义人,又何必把自己装扮成孔夫子的克隆人呢,累不累呀。
        这注定不会是我最喜爱的一部戏,也注定不会是老孟出品的流传最广、口碑最高的一部戏。但在多少年之后,它很可能仍在导演、演员和现场观众心目中留有一席之地,甚至偶尔引发沉思...。我想,这就够了吧。
        PS:祝几天后要入院手术的朋友早日康复,再一起看戏。
回复 (0) | 收藏 (0) | 781 次阅读 |

傲慢雨偏剑 (北京)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