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我在韩国看电影

韩国电影已经非常牛逼了,中国电影还在傻逼的路上

http://i.mtime.com/doulv/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狩猎的时间》:年度期待变成了年度鸡肋

斗驴 发布于:

先用一个非常流行的病句做开场白吧——《狩猎的时间》是我今年最期待的电影,没有之一——这个病句非常流行,也令人非常费解,“最”是唯一的意思,既然都唯一了,怎么还会有“之一”呢?

 

这部电影的导演是拍出过《守望者》的尹成贤。《守望者》是尹成贤的处女作,讲述了关于青春的故事,有着青春应该有的样子,因为,青春就是用来放血的。时隔九年,尹成贤带来了自己的第二部作品《狩猎的时间》。我记得罗大佑似乎说过一段话,大意是,一个人的第一部作品成功之后,这个人在做第二部作品的时候压力是巨大的。有个导演叫杨庆,他在拍完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夜店》之后充电了很长时间才拍了自己的第二部电影《火锅英雄》是不是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说《守望者》是一部独立电影,那么,《狩猎的时间》就是一部商业电影,我想,这大概是两者最大的不同之处。而在李帝勋(两部电影均为他主演)眼中,两者最大的不同之处则是吃的方面——拍《守望者》的时候,吃的常常是便利店里面卖的盒装泡面;拍《狩猎的时间》的时候,已经有餐车专门伺候。

 

《狩猎的时间》里面的演员方面也延续了《守望者》,不仅有李帝勋,还有朴正民,以及在《守望者》里面扮演父亲角色的赵成夏。众所周知,由于疫情的关系,很多电影都放弃了院线,转为了线上,在中国,有《囧妈》、《肥龙过江》、《大赢家》等等;在韩国,《狩猎的时间》卖给了网飞。《狩猎的时间》最初原定四月十日公布,后因国外发行公司与本国制片公司打官司败诉,两个公司再次谈判,重新商定时间,改为了四月二十三日公布。《狩猎的时间》在今年的柏林电影节进行了展映之后,卖出了几十个国家的版权,后又因为疫情关系卖给了网飞,这样,其它国家的版权就打了水漂,因此,官司输了也属正常。

 

这部电影集结了韩国的当红小生,而且都是实力派,没有一个小白脸。看过电影之后,我根据他们在这部电影里面的表现做了个排列,仅供娱乐:朴正民>安在洪>朴海秀>崔宇植>李帝勋。大概由于李帝勋在《守望者》里面表现得太过出色,与这部电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他的演技排名垫了底。导演在访谈中也学马丁西科塞斯说道,虽然是线上播放,但还是希望观众用尽量大一点的屏幕观赏。为了响应导演的号召,我动用了是手机屏幕九倍画面的笔记本电脑观看了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的鸡肋就是故事情节。前三分之一真的非常精彩,几个人物的性格经过几个青年演员寥寥几场戏的勾勒,轮廓基本就出来了。最近,韩国的青年在电影里面出现的样子都是衰衰,包括在李沧东的《燃烧》里面,包括在奉俊浩的《寄生虫》里面,等等。时代在发展,各种各种的诱惑在形成,物价在飚升,房价在上涨,但是,年轻一代的未来还是他妈的没有希望,还是他妈的一片黑暗。于是,在没有光明的地方,黑暗成为了一盏指引他们寻找光明之路的灯,在这个无望的世界,除了干一票之外,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别的出路了。刚出狱的李帝勋策划了打劫地下赌场的计划。他在监狱里认识了一个来自台湾的大佬,大佬告诉他,只要他能拿出二十万美元,就答应在垦丁给他一块地,给他经营一份生意。于是乎,这成为了他的梦想。无论怎样,有梦想总比没梦想好,甭管为了这梦想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周星驰不是都说了吗,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在李帝勋坐牢的三年时间里,他的两个狐朋好友也试图依循社会的规则制度循规蹈矩地生活,但是结果还是一样,没什么变化,他们还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如此这般活下去,再过三十年也扭转不了乾坤,成王败寇,他们只能背水一战。社会既然可以形成阶级,人类也是可以打破阶级的,正常途径得不到,又不想蝇营狗苟地活下去,干一票似乎也合情合理地成为了他们的赌注,这个世界从来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的游戏。

 

三分之一之后,故事就开始无聊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开始上演,对白少之又少,永远都是一方在追,一方在逃。当无限重复这段戏码的时候,观众的审美疲劳就开始降临了。然而,最奇葩的一幕出现在追的一方抓住了逃的一方,追的一方用枪指着逃的一方的脑门,说,给你五分钟,你跑吧。作为观众的我当时一下子跳了起来,脑袋差点撞到天花板上。这是他妈的什么谜之操作?后来一想,这情节怎么这么熟悉呢,我想了一想之后终于想起来了,这原来是金知云导演的电影《看见恶魔》里的桥段,李秉宪当时对崔岷植就是这么干的,不过,在《看见恶魔》里面出现这样的桥段是非常合理的,而在《狩猎的时间》里面出现却实在是让人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我看了一下进度条,顿时明白了,是啊,电影这才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而电影的体量是两个多小时,现在干掉李帝勋,电影还怎么进行下去?

狩猎的时间 Sanyangeui sigan(2020)

6 .7 / 6 .0

狩猎的时间(2020)

影评(4)

收藏(11)

回复 (6) | 收藏 (1) | 2862 次阅读 |

斗驴 (水原)

男 天蝎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