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魔鬼与我同生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淘碟】-剩下蝉叫的那年暑假

Eden皇后 发布于:

淘碟对我来说似乎成了记忆。在还没有MP3和MP4\RMVB\AVI\MKV的年代,音像店很受欢迎。那会儿,我刚小学毕业。在等升中的那年暑假,日子特别长,没有考上区属重点中学,整个懈怠下来的状态,是影碟陪我度过了那个,现在回想起来,只剩下蝉叫的暑假。

 

当然,年代久远,问我当时淘了什么碟,我早就忘了。但自从那年暑假起,只要一有假期,音像店就是我最常跑的地方。书店么?哪个念书的小孩爱跑书店的?那会儿,DVD还是新兴产物,在“租碟”这一服务上,价格还是有区别。DVD比VCD贵,大概就贵几块钱吧我想。再加上,我家那台老式的VCD机,根本就不能读DVD格式影片。所以,我算是用比较划算的费用来启蒙我对电影的喜爱。但后来,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是在DVD兴起的阶段,艰难地寻找VCD格式电影。

 

在我房间抽屉里,还有当年淘来,看完觉得很不错的VCD,直接就买下来了。现在想起来,那是多少人看过的碟呀!学生的交通工具,一直就是一台单车,或者说几台单车。因为,那会儿偷单车的很疯狂,基本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有一次是,我在音像店门口和老板交谈,贼人就在我眼皮底下把我自行车的锁凿坏。我回过头来大孔一声,他还笑嘻嘻不慌不忙地走了。现在回想起来,都是那个时代特有的气息。一直到高中毕业,每一个假期,我都会租影碟看,当然也由VCD租到DVD,然后上大学,我开始有自己的电脑,之后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近10来年的事情。噢,已经近10来年了。电脑有硬盘,也有光驱,但影碟和影碟机并未退出历史舞台。蓝光技术挽救了一部分产业。DVD当然还是出版商赚钱的一个途径,纵然已经大不如前。

 

淘碟于我,并非有什么特别的情结,而是代表着一记岁月的蝉叫,过了那个夏天,再也没有相同的蝉叫和影碟。

回复 (1) | 78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论国内影业-LGBT不应该拿来做噱头!

Eden皇后 发布于:

我们应该庆幸,现在的市场的自由与开放。当然,我这里说的自由和开放是相对的,世间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自由,因为你还在世间上。

 

之所以说,她是自由的,现在的科技发展一日千里,拿着手机就能将道德绑架,随便一拍就能断章取义不分黑白。然而,我高兴更多的人将拍摄转向一个更有趣的内容领域。网络视频作品最初由购买各大电视台节目到自主开拍,再到购买民间作品的路子,也不过十年。科技发展的快,让拍摄设备触手可及,民间资本集结成风险投资,有回报也有亏本,市场本来就有他自己的规律。很快,网络视频作品接踵而来,现在都差不多到了铺天盖地的地步。说她开放,因为网络视频作品形式没有古老的限制,多样化如网剧、短片、电影。近一个月,对我来说,差不多是信息爆炸的一个月。《上瘾》的被迫下架让我知道这部网剧,继而一发不可收拾,连小说都舍不得看完。在查相关资料的时候,发现《逆袭之爱上情敌》《太子妃升职记》《错了性别不错爱》等摄入眼帘,都带有LGBT色彩。这种题材根本不可能在有线电视大台播出,而广电明文里的漏洞就留给了网络世界。现在的下架有那么一点当年净网行动的苗头,当然,净网行动更加让人叫苦连天,现在这小小的娱乐你也不留给网民,多少空虚寂寞冻的人儿结成了石像,找不到任何激动的理由。

 

高兴现在影视作品多元,但有多少是在真正关心LGBT群体?你确定,这不仅仅只是一个噱头?在我看到以上作品之后,这个议题一直萦绕着我。《错了性别不错爱》明显太没诚意,拉着看也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唯一的亮点是米勒179的身高和一身潮牌。和其他演员站在一起,你们都不是一个维度的好不好?米勒的帅,得益于她的身高和打扮,当然,五官也算精致。她是坦荡荡的中性,可另一女主毫无原因的喜爱和讨厌,让我觉得喝着白开水很想吐的感觉。至于剧场、服装、美指、化妆、灯光等,全部业余。爱奇艺收费观看,各位自己看着办。《逆袭》是去年下半年上线的,现在借着《上瘾》的势头,又偷偷地冒个泡,第一集看了5分钟,颜实在不敢恭维。经费有限、资源不足、演员新手,都是能理解的。但这并不是拍出劣质成品的理由。虽然没有赵薇的财气,拍不出《致青春》这样的毕业作还能卖个好票房,但是否急功近利、是否哗众取宠,观众一眼就能看出。当LGBT还未成为一个百度百科名词的时候,因为王家卫的电影,启蒙了我对该群体的认知和关注。我更不希望这是一个被标签化的群体,或者不太应该被划分为一个群体,我们的认知决定我们以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事物。以后,我陆陆续续地关注起同志国外电影。初心很简单,看不得任何不公平的事情,没有谁生下来就应该怎么怎么样,作为人的本质,众生皆平等。凭什么要阻止别人无害的快乐很幸福呢?

 

那个时候,国内这方面的电影和影视作品少得可怜。唯一大家比较熟知而又晦涩的应该是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差一年、一个月、一天都不算。一些小众的作品包括如《东宫西宫》《喜宴》《面子》《蓝宇》《春光乍泄》《自梳》《雪花秘扇》《美少年之恋》《游园惊梦》《基佬四十》《越快乐越堕落》《17岁的天空》《蓝色大海》《花吃了那女孩》《夜奔》等等。香港和台湾方面制度和市场还是比较宽松,所以能出的作品也比较多,很久以前看过台湾的变装皇后为主体的独立电影,名字已经忘记了,可是我还记得那五光十色的舞台(后来查到资料是《艳光四射歌舞团》)。当然,上面能写出名字的都是中上水平的作品。以前,这类电影的存在更加艰难,更多地为冲奖杯而来,因为背着大流来冲票房是明摆着损兵折将的苦差。可想而知,一个导演或者投资人,他们的决心已经企及崇高的边。因为心在那里,能拍不好吗?反观,现在民间资本的剩余,造就了风投到处撒花,拍个影视作品下来,你有好计划书,基本都能借到钱。但钱要还呀!所以又会冲着渐渐抬头的腐男腐女,渐渐忘记了那份初心。又或者,根本就没有立好心肠。

 

大乱之后必繁荣。我们在调整阶段,看过了那么多糟粕,慢慢来培养精贵的胃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之前在豆瓣看了一篇《我们需要什么样的LGBT作品》,有些观点还是比较认同的。我们需要让我们和平共处,互相理解的作品。影视作品、文学作品、音乐作品,对我个人而言,一直都有教化的作用。从作品中去了解未知的领域,从作品中用不一样的角度去感知事物与人物,从而对生活更多宽容。写到这里,是否我想多了?如果把影视作品仅仅当做一个娱乐产业,可以完全地说我是想多了。但存在即合理,娱乐的含义也可以很广,从中获取不一样的感悟,何尝不是一种你娱我乐呢?

 

《东宫西宫》

 

《喜宴》

 

《面子》

 

《蓝宇》

 

《春光乍泄》

 

《自梳》

 

《雪花秘扇》

 

《美少年之恋》

 

《游园惊梦》

 

《基佬四十》

 

 

《越快乐越堕落》

 

《17岁的天空》

 

《蓝色海洋》

 

《夜奔》

 

 《霸王别姬》

 

《上瘾》

回复 (0) | 85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我必须更正,没有人更接近Edie Sedgwick

Eden 发布于:
搜索过Edie Sedgwick之后,才发现,真的没有一个演员能演得更接近,只有她本人。Senna Miller的版本也的确差远了。

回复 (0) | 248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4·1的风

Eden 发布于:

今天的风跟五年前不一样,天气很冷,比同期的天气都冷。我今天感觉不到哥哥的气息,因为已经不一样了,天气不一样了,我也不一样了。五年前,我还在高考前夕,五年前的今天,我还很清楚地记得,天气很闷热,到处都流离着潮湿,是不曾有过的潮湿。回到教室的时候,桌面是湿的,地面是湿的,连书角都因为湿气而卷起。

 

我爱哥哥从电影开始:

1、从最爱说起——1994年《东邪西毒》

这是哥哥参演的电影中,我最爱的一部,其实里面哥哥不算最出色,但总有几个瞬间凿进我的印象中。欧阳锋的孤傲并非偶然,但哥哥的美丽却是上天的一次失误,因为他根本不属于人间。清楚记得,在茅屋里,欧阳锋披头散发跪在地上,左手撑着利剑,在嗜血之后抬起狰狞的脸,笑得我毛骨悚然。

东邪西毒/Ashes of Time(1994) 电影图片 剧照 #04 大图 400X286

2、从最美说起——1994年《白发魔女传》

林青霞姐姐和哥哥的合作,从outlook上本来就很美。姐姐的面型与哥哥的面型有点相似,其实更似姐弟。虽然在《白发魔女传》里,哥哥的风头给姐姐几乎完全掩盖了,但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卓一航。于仁秦的导演风格明快得很刺激,善于浓妆艳抹与热情的背景相配,风风火火的场景把原本气质斯文的哥哥也凑合着拉到花花浪子的位置。

白发魔女传/Jiang-Hu: Between Love and Glory(1993) 电影图片 剧照 #05 大图 617X836

3、王家卫献给回归的香港——1997年《春光乍泄》

《春光乍泄》里,我并不爱何宝荣的自私,更欣赏黎耀辉的包容。对于《春光乍泄》说过的太多,说王家卫献给回归的香港,也是对回归后的香港的思考,同时反应大部分香港人对回归的顾虑与担忧。《春光乍泄》说的不单单是一对恋人的故事,更是以小见大的题材。

春光乍洩/Happy Together(1997) 电影图片 剧照 #09 大图 900X583

4、孤独的小鸟——《阿飞正传》

他不叫阿飞,我不知道王家卫为什么给哥哥的角色叫阿飞,相反地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旭仔,六七十年代,中国很流行的一个名字,养母、生母都是风华绝代的女人,没有父爱的小孩从小便懂保护自己,更懂保护养母。尽管以不同的形式去表达。他对养母不满,对生母又不甘,但其实他从生来就没有爱,不爱任何人,自己都不爱。

阿飞正传/Days of Being Wild(1991) 电影图片 海报 #02 大图 397X602

5、从这里开始爱上哥哥——1994年《金枝玉叶》

很多人说《金枝玉叶》里的家明其实是哥哥自己的其中一面,但每个角色总有一面是你的。《金枝玉叶》里靓靓好真,真的让我跟着以为世界都是美好的。英文译名——He is a woman,she is a man,一直成为我的个性签名直到现在。

金枝玉叶/He Is a Woman, She Is a Man(1994) 电影图片 剧照 #02 大图 490X983

6、苟且偷生十二少——1988年《胭脂扣》

梅姐拿影后之作,苟且偷生的十二少尝试勇敢,我们不能耻笑,因为好多人连尝试勇敢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胭脂扣/Rouge(1988) 电影图片 剧照 #03 大图 531X310

7、身心释放的作品——1999年《流星语》

我从来没有见过哥哥有这个笑容,整部《流星语》感觉轻松,自然,小朋友的角色调剂了电影本身的严肃,看得出哥哥很喜欢小朋友,那种亲昵的肢体语言,看到fans们都嫉妒。尽管《流星语》相比其他作品,没有哗众取宠,更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但很温暖。

流星语/The Kid(1999) 电影图片 剧照 #01 大图 467X350

 

谨以此帖献给哥哥,2008年,你走后的第五年,世界变了,我变了,但我记得你的事情一件不少,从来不变。

 

 

回复 (2) | 1021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自动保存2008-01-29 16:42]EE的博客诗歌

Eden 发布于:

遊園記

 夜半一聚 
 在你為我而設的玫瑰園散步
 遍地的花朵 深紅色的絲絨布

 心數著 踏著 
 刺進五臟裡的每一步
 走在前面的你說
 必卻步 親愛的 漫步

 紅色的香氣 湧入耳鼻
 濃煙淹沒半開的眼睛
 嘴巴吸進你的呼吸聲

 你用心的栽種 
 種出利刃 喚醒我腳底的神經

 赤色玫瑰園
 步出你的心血
 步出我的渴睡症


这是我亲爱的ee blog里的一首诗。阿靓说我像ee,但我却觉得她更像另一个人,呵呵!

 

很久没有写诗,更没有此等雅兴了。因为很少有闲下来看一看,想一想,听一听。就算闲的时候也会完全忘掉了思考。我知道这样会让我失去知觉,在忙碌的借口中,失去冲劲。我可以问自己:你真的那么喜欢某些事情或人么?原来也不,没有一样事情是我能坚持下来的。但矛盾的是:如果是过时了的某些事还要坚持下来,是否变得迂腐与守旧?那么,有没有一个所谓坚持的期限?我要坚持多久才叫坚持下来?近来还有点冲动写个故事,可是完全没有中心。但我还是应该试着慢慢的写下来,嗯,对……

回复 (0) | 500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Wyman×Eason的落花流水

Eden 发布于:

几个小时前,阿靓介绍了Eason的一张旧EP给我《Life Continue》,的确每一首都能听出味道来。只是Wyman又一次瞒过我的耳朵,越来越喜欢这个怪才。

黄伟文第一次让我惊艳的作品是《漩涡》,当然有我自己很偏心的部分,若不是明哥和Cass的作品,也不会如此的抢耳。还有一首让我认不出Wyman的歌词,暂时忘了是谁的歌,可能是千嬅的,进来很喜欢千嬅的歌,但是阿靓话,姑婆教教主的歌听的人都快成整个怨妇了。现在是《落花流水》,虽然知道不是林夕的作品,但出自Wyman之手也确实惊艳。而这首歌的抢耳度也是有我最欣赏的Eric Kwok+Wyman的
结构。


落花流水

陈奕迅   EP:Life Continue
曲:eric kwok eason chan
词:黄伟文

流水像清得没带半颗沙
前身被搁在上游风化
但那天经过那条提坝
斜阳又返照闪一下
遇上一朵落花
相遇就此拥着最爱归家
生活别过份地童话化
故事假使短过这五月落霞
没有需要惊诧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曷无负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

流水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渐化做淡然优雅
自觉心境已有如明镜
为何为天降的稀客
泛过一点浪花
天下并非只是有这朵花
不用为教事下文牵挂
要是彼此都有些既定路程
学会洒脱好吗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命运敲定了要这么发生
讲分开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吻
习惯无常才会庆幸
讲真天涯途上谁是客
散席时怎么分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水点蒸发变做白云
花瓣飘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会过各不留下印
但是经历过最温柔共震

 

 

 

 

回复 (3) | 435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Hilary Swank & Scarlett Johansson

Eden 发布于:

《黑色大丽花》

 

预告海报 #1

英文名:The Black Dahlia
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 Brian De Palma
编剧:乔什·弗里德曼 Josh Friedman
主演:乔什·哈奈特 Josh Hartnett
   斯嘉丽·约翰逊 Scarlett Johansson
   艾伦·埃克哈特 Aaron Eckhart
   希拉里·斯万克 Hilary Swank
   米娅·科什纳 Mia Kirshner
类型:惊悚 片长:119分钟
级别:R(恐怖、暴力与性内容)
发行:环球 Universal Pictures
上映日期:2006年9月15日

 

光是名字就已经非常吸引我,再加上悬疑的题材,还有Hilary Swank已经是我的最爱。

 

剧情相信不用我多说,只要在Mtime随便一搜都可以找到,一具被掏空的,拦腰被截成两半的裸尸,

嘴巴无缘无故被割成小丑咧嘴的模样,一切没有头绪,一切都与美貌有关。

与美貌相伴随而来的性,变态,暴力…… 《黑色大丽花》剧情

 

令我惊艳的不单是离奇的剧情,当然无可否认,悬疑的剧情无论如何都是引人入胜的,但是在the

black dahlia里面,Hilary Swank才是让我兴奋的原因。

对Hilary的喜爱,不能说来自《Boys don't cry》,这里面只是反映一种现状,至于缘由大概是她两届Oscar影后的身份。而且我必须发誓,在《黑色大丽花》里,我没有从她第一次出场就能认出

Hilary来,很想给自己一个巴掌。里面的贵妇造型,端庄,自然,收放自如的演技,还有她笑起来那个有点尖的虎牙,超级口爱face

我怀疑,她才是大丽花的真身,伊丽莎白的惨死只是因为她的欲望与贫穷。

 

 

还有史嘉丽性感无比的声音,第一次知道,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爱她。

黑色大丽花 The Black Dahlia(2006)

7 .0

黑色大丽花(2006)

影评(247)

收藏(1240)

回复 (0) | 641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The Butterfly Effect

Eden 发布于:

前天终于看了The Butterfly Effect,但到后来还是没有想明白名字的由来。要说就是Evan小时候的一些事而引起他身边的人的一连串改变,在我看来多少显得牵强。

A butterfly flapping its wings in Asia could result in a typhoon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这是The Butterfly Effect的原话。第一次知道的时候,甚至觉得荒唐,但原来当一些事情被多次的提及和思考以后,无论如何,你还是会得到结论,尽管不一定正确。只是没有人能断定正确与否,就连1+1的结果一样,只是需要一些前提。

但无疑,电影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至少在它上演到一半的时候还是把我欺骗了。至今还混乱。Evan的记忆只有十三岁以前被记录,七岁那年和十三岁那年,发生了一些事情,但前提他没有办法改变,只能改变结果,用他21岁的灵魂去改变。在不停的回到过去中,他厌倦,厌恶,条件反射,大脑记忆重组,最后,原来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导演和编剧很赞,而且的确,看起来在讲故事的一部电影,但原来只是导演和编剧玩概念的试验品。假设可以改变过去,假设都没有发生过,假设可以回到过去,假设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那个巫师的话:“你没有生命线,你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Evan母亲的话:“在怀上你之前,我就流产了2次”,再到最后,Evan最后一次假想回到过去的过程中,这个2次变成了3次,因为第三次是Evan,他决意让自己“胎死腹中”。这个当时我看的时候就很震撼,在Evan假设自己没有来过这个世界的故事里,所有人都幸福快乐地活着,而他不曾存在过,也就无所谓的痛苦与快乐,其他人的一切都与他无关。或者说与我们无关。

导演的手法很吸引人,运用惊栗片的手法在先声夺人,但其实影片的本身不恐怖。它只是把我们平时的假设都化作画面,把我们平时的思考都形象化,仅此而已。everybody could imagine that!

回复 (1) | 519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暗流——(一)——1

Eden 发布于:
总有人希望时间会停留,总有人希望黎明到来以前仍然光明,总有人希望这里的一切不仅只在这里是自然的。
  在暗流的留言板上我看见了这么一句,突然有一点点的酸,说不清楚的是那个器官的悸动,反正来这里的人们自成一个世界,暂时可以逃离长时间以假装示人的身心疲累。

  看到什么让你这么专注?
  月川递过一只高脚杯,里面装的是咖啡,她从来都知道我不喝酒,何况她这里的咖啡也是很不错的选择。到酒馆不一定要喝酒,到市场不一定要买菜,就像男人不一定要爱上女人一样,暗流酒馆里提供不止一样的选择,所以在昏暗里我们的选择也不一样。

  这里好像来过新的客人。月川调制的巴西咖啡很适合我今天的心情,冰凉的口感有点酸的苦涩。
  嗯?
  这里……”我指着留言板上的那句话,好像是新写上去的。

  哦?是吗?月川仍然满不在乎的浏览板上的照片,这留言板上的事情你永远比我这个老板都清楚,好像就是为你而设的。

  怎么会,这块板不是也曾为你带来过幸福的时光吗?

  说完以后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有点失言,可是并不后悔我说过的话。月川没有再看留言板,转过身去抿着她喜欢的甜酒。以前她说过,再没有别的东西比甜酒更甜。月川的沉默也见证了这句话,她的眼睛一片迷雾。

  既然你曾经在这里找到幸福,为何不尝试看看自己跟这酒馆的缘分,再从这里找到从新的喜悦?
  我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心情。

  月川的眼睛依然一片迷雾。到了十点钟左右,客人开始多了,月川也懒得跟我纠缠这个问题,她还是个称职的老板,开始招呼起客人来。我还是喜欢在留言板上浏览,有些照片里的笑容洋溢着幸福的甜蜜,有些照片上的两个人吻得如饥似渴,有些照片里暧昧的神情成为暗流里最大的公德。只是这一切只能在暗流里发生,只要一踏出暗流,照片里的笑容不见了,接吻的两个人只是好朋友,好兄弟,甚至形同陌路,暧昧的眼神只能留待工作或学习中开小差时慢慢回味。

  看来今天晚上暗流的生意不错,而且我今天晚上的心情也不坏,大概要跟月川借地方睡了。
  月川开这酒馆的第一天我跟前任女友在里面分手,她说要到美国去进修舞蹈,我同意了,她的舞蹈是最初吸引我的地方。但是到了后来,我发现我最吸引她的地方不是我的才华,而是我的金钱。所以她说要到美国进修舞蹈时我没有给太多的反应,我知道她是在暗示学费,也就是钱的问题,我真恨钱给我带来太多希望的同时又让我失望得一塌糊涂。我只是跟她说要好好照顾自己,保重身体之类的客套话。其实我甚至连这些客套话都很懒跟她说,一个爱钱的女人在我看来很丑陋,我甚至觉得很龌醝,为我跟她一起的那段日子。最后她还是摊牌了,你就没有别的要跟我说?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难道不值得留下些纪念?
  只要你开心就好,你喜欢去哪里是你的自由。我仍然装作不知道她的目的,而且我早就已经不在乎,从我知道她是为钱而来的那一刻起。

  你是多么的聪明,也是我爱你地方,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迟钝。她开始点起了烟,我不喜欢抽烟,也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抽烟,她平时不敢在我面前抽的,但是今天不一样,因为我们要分手了。
  我不喜欢她语气中带着的挑衅,可是我还是忍了下来。
  我不是你爱的那种聪明,你以后会找到比我更好的GF
  好啊,你这么说就是要跟我分手了?好吧,那你还是应该弥补我因分手带来的精神创伤吧。她开始抽得有点急,把烟雾都喷到我脸上。

  是你先要离开的,我没有强求什么。我很想笑,在这时候。不知道是笑我还是笑她。
  皇后,你一向都不是这么吝啬的。她得意的神色让我不能再装作什么也不知。
  没错,每个女人跟我要分手费的时候,那副嘴脸都跟你一样,丝毫不差,可是到最后她们一分钱也没有拿到。我为我曾经跟你在一起感到羞耻。钱我是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给的是谁。你们没有这样的资格享用我的财富。
  好啊,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你要知道我这个人就是口直心快,一时对外界说漏了嘴,报纸杂志怎样写我可管不了。这个女人的嘴脸第一次让我厌恶到极点,很难想象我的枕边曾经有她的位置。

  你试试看,你前脚踏进报馆,我就能让你永远不能出来。
  在这一点上她是知道我的厉害的,于是一个气急败坏的女人丢下了烟口拂袖而去。我从落地玻璃看到酒馆外面有个开着奔驰的男人在车外等她,她的脸马上又堆起了我往日常见的笑容,只是这次是对着一个男人。

  独自坐在暗流里的我开始发笑,笑那个爱钱的女人,甚至是为了钱而谎称是lesbian跟我在一起,连她在床上的浪叫也只是她演技好罢了。我偏偏就被这恶心的叫声纠缠了一段时间。难道不可笑吗?
  这一幕都被月川看见了,也许她也没有想到除了自己还这么巧有我们这些人到酒馆吧,她调了一杯特浓的咖啡给我。
  这是我送你的,今天新开张月川的微笑很淡,而且自信。从她从容的气度,我知道我们是一类人。
  这个时候不是更应该喝酒吗?
  你根本不需要酒,你从来都是清醒的。

  我接过月川的咖啡,喝了一口,精神果然很好。自从那时候我就戒掉了酒,可是恋上了咖啡。

  你这是什么咖啡,口感不错。
  我这里的特色咖啡,煮的比较浓,我叫它情浓。月川的手里也端着同样的酒杯,不同的她是里面装的是酒。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在留言板上写些东西吧,好让我留作纪念。

  今天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写的,我早已经不在乎这个女人。

  也不会,每天都是值得纪念的,今天可以纪念昨天,昨天可以纪念前天,前天可以纪念一个星期前,只是看看你最记得的是什么时候。

  我望着这个年纪跟我相差不多的女人,感觉特别的宁静,在她的话音下,我似乎变得很听话。于是我乖乖地写下了一行字,现在还能在留言板上找到,美丽如你也不过轻如薄纱,迷雾里再也找不到真假!

  (to be continue……)
回复 (0) | 257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很久很久~~

Eden 发布于:

今天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写影评了,而我那些所谓的影评,也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只有一个人能看得懂 ——我自己。

但我也没有发现有多少能触动我的电影,值得我去评论,多数也只是一笑而过或有更甚者,不知所云。其实不是没有好的电影,只是我没有遇到。而且,我得承认,热情已经不再,我不可能回到那个夏天的热度,正如我也记不起《毁》在当时于我有多么的不可思议而又向往——越快乐越堕落……

《毁》——张悦然

1.她

1)

我的中学对面是一座著名的教堂。青青的灰,苍苍的白。暮色里总有各种人抬起头看它。它的锋利的尖顶啊,穿透了尘世。尖尖的顶子和黄昏时氤氲的雾霭相纠缠,泛出墨红的光朵。是那枚锐利的针刺透了探身俯看的天使的皮肤,天使在流血。那个时候我就明白,这是一个昼日的终结曲。夜的到来,肮脏的故事一字排开,同时异地地上演。天使是哀伤的看客,他在每个黄昏里流血。当天彻底黑透后,每个罪恶的人身上沾染的尘垢就会纷纷落下来,凝结淤积成黑色的痂,那是人的影子。

我一直喜欢这个臆想中的故事,天使是个悲情无奈的救赎者,他俯下高贵的身子,俯向每一个凡人。

可怜的人,荣幸的人啊,被猝然的巨大的爱轰炸。他们一起毁。天使在我的心中以一个我爱着的男孩的形象存在。天使应当和他有相仿的模样。冷白面色,长长睫毛。这是全部。这样一个他突兀地来到我的面前,我也可以做到不盘问他失去的翅膀的下落。倘若他不会微笑,我也甘愿在他的忧伤里居住。是的,那个男孩,我爱着。将他嵌进骨头里,甚至为每一个疼出的纹裂而骄傲。

围墙,蔷薇花的围墙。圈起寂寞的教堂。蔷薇永远开不出使人惊异的花朵,可是她们粉色白色花瓣像天使残碎的翅羽。轻得无法承接一枚露珠。蔷薇花粉在韧猛的风里无可皈依。她们落下。她们落在一个长久伫立的男孩的睫毛上。他打了一个喷嚏。她们喜欢这个男孩,他纯澈如天使。

2)

男孩被我叫做“毁”。

“毁”是一个像拼图一样曲折好看的字。“毁”是一个在巫女掌心指尖闪光的字符。

我对男孩说,你的出现,于我就是一场毁。我的生活已像残失的拼图一般无法完复。然而他又是俯身向我这个大灾难的天使,我亦在毁他。

“毁”就像我的一个伤口,那样贴近我,了解我的疼痛。伤口上面涌动的,是血液,还是熠熠生辉的激情?

他像一株在水中不由自主哽咽的水草。那样的阴柔。

他在落日下画各个角度的教堂。他总是从画架后面探出苍白的脸,用敬畏的目光注视着教堂,为他爱的我祈福。他动起来时,胸前圣重的十字架会跟随摆动,像忠实的古旧摆钟节奏诉说一种信仰。

男孩的脚步很轻,睫毛上的花粉们温柔地睡。

毁,我爱你,我是多么不想承认啊。

3)

我讲过的,毁是我的一个伤口,他不可见人。

或者说他可以见人,可是有着这样一个伤口的我无法见人。

毁是一个爱男孩的男孩。他爱他的同性,高大的男生,长腿的奔跑,短碎的头发,汗味道的笑。

他是严重的精神抑郁症患者。时常会幻听。每天吃药。他会软弱地哭泣,他在夜晚感到寒冷。他是一个病态的画家,他曾是同性恋者。我们不认识。我们遥远。而且毫无要认识的征兆。他在一所大学学艺术。很多黄昏在我的中学对面画教堂。我们常常见到,彼此认识但未曾讲话。

我有过很多男友。我们爱,然后分开。爱时的潮湿在爱后的晴天里蒸发掉。没有痛痕。

我认识毁之前刚和我高大的男友分手。他讲了一句话,就坚定了我和他分开的决心。他说,爱情像吃饭,谁都不能光吃不干。

我的十八岁的爱情啊,被他粗俗地抛进这样一个像阴沟一般污浊的比喻里,我怎么洗也洗不干净了。我的纯白爱情,在他的手里变污。我做梦都在洗我的爱情,我一边洗一边哭,我的污浊的爱情横亘在我的梦境里,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我承认我一直生活得很高贵。我在空中建筑我玫瑰雕花的城堡。生活悬空。我需要一个王子,他的掌心会开出我心爱的细节,那些浪漫的花朵。他喜欢蜡烛胜于灯,他喜欢绘画胜于篮球。他喜欢咖啡店胜于游戏机房。他喜欢文艺片胜于武打片。他喜欢悲剧胜于喜剧。他喜欢村上春树胜于喜欢王朔。不对,他应该根本不喜欢王朔。

我的男友终于懂得送我蜡烛,玻璃鱼的碟子。可是我坚持我们分开。也许仅仅因为那个比喻。

4)

三月,三月。毁给我一封信。靛蓝的天空图案,干净的信笺。只有一句话:

让我们相爱,否则死。我抬起头,像,像被捕捉的兽。这样不留余地的话,锋利可是充满诱惑。我的皮肤如干燥的沙土一般向两边让开。伤口出现。血新鲜。
我从三楼的窗口望出去,学校外面的街道上,毁穿行而过。衣服很黑脸很白,身后画板斑斓。脚步细碎而轻,手指微微地抖。他像深海中一尾身体柔软光滑的鱼,在我陡然漾起的泪水里游走,新生的气泡从他的身体里穿出。穿进我的伤口。然后破碎。

漾出的,满满的,是一种叫做温情的东西。我觉察到开始,开始,隆重的爱。我注定和这个水草般的男孩相纠结。

我生活在云端,不切实际的梦境中。可是认识毁以后我才发现他所居住的梦境云层比我的更高。他从高处伸出颤巍巍的手,伸向我,在低处迷惘的我。并不是有力的,粗壮的手。甚至手指像女子一样纤长。可是我无法抗拒。

5)

这座北方城市的春天风大得要命。下昏黄的颗粒状的雪,刮到东,又吹到西,却从不融化。所以我仇恨这里的春天。可是我见过毁在春天画过的一幅画。春天帮助毁完成了那幅画,从此我爱上了春天。画上是这座教堂,在大风沙的黄昏。还有一个女孩的半张笑脸。未干的油性颜料,吸附了许多原本像蝶儿一样自由的尘埃。它们还算规矩地排列在了画面上,青灰围墙的教堂上面。变成了教堂用岁月堆叠雕砌起来的肌肤。它们之中的几颗爬上了画中那个女孩的脸颊,成了淘气的小雀斑。小雀斑的女孩眼底一片明媚的粉红色。她一直一直地笑。她从未笑过这么多,她从未笑过这么久,所以后来她的笑容就像失去弹性的橡皮筋,以一种无法更迭的姿势。还有一颗尘埃有着传奇的色彩。它落在女孩的右脸颊上,眼睛下面。位置刚刚好。它是一颗偏大的尘埃,看上去温暖而诡异的猩红色。恰好演绎了她的泪痣。

女孩是我。像一朵浅褐色小花的泪痣千真万确地绽放在我的右脸颊。我爱着对面这个作画的男孩。我对爱情的全部向往不过是我的每一颗眼泪都可以划过我的泪痣,落在我爱的毁的掌心里。这将是那些小碎珍珠的最好归宿。

我相信泪水可以渗入毁的掌心纹路里。它或者可以改写毁的命运。改写他病态的、紊乱的命运,让我,爱他的我,贯穿脉承他的生命。

在我们彼此毁坏彼此爱与折磨后,画仍旧不朽,失控的笑容从画面上散射出来,像阿拉丁的神灯照得我的窄小的房间熠熠生辉。可是这是一盏力量多么有限的神灯啊,至多它改写了我的梦,梦里毁以天使的妆容,以新生的翅膀奋力飞翔。醒来的时候我的泪漂洗着枕头。没有毁的手,没有他的手的承接。所以什么都不可能再改写。

6)

事实上我对毁的一切一无所知。我所知道的所有关于毁的故事都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曾自杀过。喜欢过男孩。有不轻的幻听症。没有固定的居所。有时很穷有时富有。信奉基督。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爱我不渝。

我相信所有毁讲的话。那些我听来悚然的故事被我界定为他的前世,与我无关的惊涛骇浪,至多使我更安然地希冀毁以后的生命风平浪静。

毁在我学校外面的街道上穿行,在教堂高耸的围墙下穿行。时光永远是这样的一刻,无论他多么不堪,可是我还是认定他是救赎我的天使,纵然残缺了翅膀,纵然失去了所有法力,甚至连自己的幸福都无法争取,他仍旧是他,以水草的洁绿拯救了我污水一样的爱情。

7)

毁一直最喜欢的童话是《睡美人》。他当然并不曾把自己想象成魁梧的王子,但他还是很喜欢公主在围墙高高的花朵城堡中安详地睡着,然后王子来到。公主在梦里闻到王子身上微微的花粉芳香(毁说王子要爬过长满蔷薇藤蔓的高墙,所以身上一定有花粉香),就甜甜地笑了,双颊是绯红的。王子走近时,两颗心都跳得很快。然后他走近她。他犹豫着,她在梦里焦急着。终于他吻了她。他吻了她。花粉从他的脸颊和睫毛上落下来,落在公主瓷白的肌肤上,痒痒的。她在梦里咯咯地笑。然后穿过梦,醒来。

毁总是把童话讲得细腻动人。他曾经讲过许多童话给我听。我也会像那位公主一样咯咯地笑。可是他讲《睡美人》时很不同。因为他讲完便吻了我。

他吻了我。花粉从他的脸颊上和睫毛上落下来。落在我的脸上。痒痒的,可是我没有笑。我哭了。眼泪带走了花粉,是醇香的。我宁可我是在一个梦里,或者可以穿进一个梦,不醒。我在那个黑色夜晚,在那张白色脸孔前无助地哭了。他无比不安。他迅速和我分离开,可是他胸前的十字架钩住了我的衣服。藕断丝连,藕断丝连啊,我们注定这样。

他把十字架从颈上摘下,为我戴上。他说,你看,上帝替我锁住了你。

十字架的绳子很长。“十”字很沉。它沿着我胸前的皮肤迅速划过。光滑,冷澈。它繁衍了一条小溪。在我干涸的心口。欢快地奔流。

毁牵着我的手,穿过一片灌木丛,来到教堂的背面。闪闪发光的花翅膀的小蝴蝶惊起。我发现毁没有影子。真的。他的身后是一片皎洁的月光。因为他没有人的丑恶的灰垢。他干净得不会结痂。

8)毁把他为我画的画送去一个不怎么正规的画展。一些像他一样的地下画家,和狭小的展出场地。同一个夜晚,讲《睡美人》、亲吻、赠予十字架的神奇夜晚,我们约定明天一起去看画展。他们集中了所有的钱,印了些入场的票子。很漂亮,比我收集的迪士尼的门票还好看。

他在学校门口等了我一个下午。因为我们从未交换过任何通讯方式,还有地址。我们的每一次相见都是一次心有灵犀的邂逅。他把入场券给我。他说明天在这里等我。他要走了。这是一个无缘无故使分别变得艰难起来的夜晚。是什么,使爱变成绵软的藕丝,浅浅的色泽,柔柔的香气,摇曳成丝丝怅然。毁啊,我爱上了你,你是病着的,可是我来不及等你康复了,来不及,我已经爱上了,我是多么不想承认啊。

我们在路灯下道别,我强调路灯是因为我在灯下寻找他的影子。他干净得没有影子。

他问我借十块钱坐计程车,他身无分文。我递钱的时候前所未有地紧张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有计划的约会。我怕我们明天错过。真的,彼此一无所知的人,从此失去下落。

我掏出一枝笔,在钱的反面写上我的电话。他格外开心。他说,是吗,你肯留电话给我?他上了计程车。我们仍在道别。再见再见再见。我们讲得没完没了。坏脾气的司机吼了一句。他才关上车门。走远。

我们还是断掉了所有联系。第二天他没出现。我在教堂面前等等等。等等等,黄昏时我抬头凝望天空中被教堂尖顶戳破的洞孔,我看到逃逸出来的血色。我怀疑我那没有影子却病着的天使身份的爱人已经从这里离开。

我对他一无所知。甚至名字。我去过大学艺术系。我细致地描绘他的样子。认识的人说他在半年前因自杀退学。从此杳无音信。

我只好赶赴画展现场。那是那个萧条画展的最后一天。不得志的画家早已拿着微薄的所得各自散去。剩下几幅代卖的画。我找到了那幅毁为我画的画。我想要它。可是没有人可以鉴定画里模糊的半张脸是我。没有人愿意相信我和毁从三月延续到九月的没有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维系下来的爱情。

我决定买下那幅画。它便宜得使我心痛。

我搬回了画。我常常在教堂围墙外观看。花朵或者天空。黄昏的时候在残碎的绯色云朵里想象那个出口。或者毁早已经由它,离开。

我的电话常常接起来沙沙地响,却没有人讲话。奇怪的是我总觉得沙沙的声响传播着一种香味。蔷薇花粉的香气。它维持我健康地活下去。

2.他

我在那个奇妙夜晚和我爱的女孩道别。那是一场我们宁可选择延续延续再延续的道别。再见再见再见。我们讲个没完没了。坏脾气的司机吼了一句。我才关上车门。走远。

她给了我一张钱。上面有她的电话。这是第一次,我们有了联系的方式。这对我很重要。我是个病人。我不敢要求什么,甚至一个电话号码。我吻她时她哭了,我在那一刻信心被粉碎。我的怪模怪样的病们瞬时全跳出来,幻听,妄想。可是现在她给了我电话,她邀请我进入她的生活。她的确爱我了。我欣喜若狂。我爱这个号码这张钱。

我忽然,忽然舍不得花掉这张钱。记载了她爱上我的一张珍贵的钱。车子已经开出很远很远了。我才忽然喊停车。我说我没有钱。我下车。司机好像喝了酒。脾气坏极了。他定定看着我手中的钱。他说你是有钱不付啊。我赶忙装起钱,说没有没有。他气急了,开始下车殴打我。我知道我完全可以记下号码,交出钱。可是你知道吗,我第一次想勇敢一点。我一直怯懦。我甚至喜欢过男孩。我强烈要求保护。

可是现在很不同。我爱一个女孩,发疯地爱啊。我在她递过电话号码时就决定保护她。所以我不能再怯懦。我决定拼死留下这张钱。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打架。我知道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我从不会打架。我的还击是那么无力。可是我仍坚持这是一场双方的打架而并非挨打。我们越打越凶。钱死死攥在我的手中。我是一个男孩,男子汉,我要开始学习保护我的爱人。这是我的第一课。

我发现了他晃出的凶器。他也许只是想吓住我,他晃得不怎么稳。刀子是我用过的啊,我曾用相同的武器自杀,所以我不怕。可是真可笑,我多么不想死啊。此刻,他一遍遍要我交出钱。只是十块钱。他一定是生气我慷慨激昂地还手了。他是我曾经喜欢过的那种很男人的男人,他们往往只是为赌一口气。从前我喜欢这样的人,后来我羡慕这样的人。现在,我也要成为一个这样的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唤起勇气的战役,不可以输。刀子进入身体,纯属意外。因为他的表情比我的还要恐惧。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我知道我死定了。可是我活了。这一次,我知道我要活,可是血啊,流失得毅然决然。这是他不想看到的,他显然是个流氓,可他未必杀过人。他逃走了。他放弃了死人手中的面值十元的票子。

嘿嘿,我胜了。我身体里的血欢快地奔涌出来,庆祝着。我要死了。

六个月前我爱上第一个女孩。

六个星期前我为她画了一幅笑容延绵的画。

六十分钟前我吻过了她。

六分钟前我开始我的第一次打架。

六秒钟前我胜利了。

我还有一口气。我在我最后一口气里有两个选择。我可以记住还未开远的杀人凶手的车牌号,带着我仇人的信息去另一个世界清算。

可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记住我的爱人的电话号码。我未来的居所未知。啊,我飞了起来,那么快。好像芝麻开门的咒语,可以洞穿她纯真的灵魂。

我在人间的最后一个动作是展开我的钱。记住号码。

回复 (1) | 294 次阅读

Eden皇后 (广州)

女 35岁 双子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93)

幻觉(71)

幻听(8)

墨宝(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