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魔鬼与我同生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标签 - 秦昊

命也时也运也——人也

这部片我应该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但一直被这海报耽误。要知道,一张宣传海报对于外貌协会的杀伤力是不容忽视的。这么朴实无华的海报已经很少见,也很容易被人忽略掉。不要说放在2017年的审美来看2009年的电影海报,就连2009年的我,也不会选择。观众总是贪心的,我要你很美也很会演戏,但通常到最后,是由于戏里的一个角色,爱上你的美。


《春》就是这样,《烈日灼心》亦然。看《烈日灼心》发现段奕宏帅得无懈可击,看《春风沉醉的夜晚》发现娄烨镜头下闪闪发光让人着迷的秦昊。在看《月光男孩》的时候,我说很讨厌手持镜头,因为晃动得我好晕。但看《春》的时候,我明知道那是我最不喜欢的手持镜头,可是却着了魔一样,像手持镜头的追踪者,深深地迷恋窥探别人生活的乐趣。我稍微对比思考了一下,原来并不是我不喜欢手持镜头,而是手持镜头的运用,在我的审美里,需要配合光影,太明亮太饱和不行,要像娄烨的电影一样,晃动追踪的镜头跟稳定镜头分配比例得宜,观众才不会太累。


人们都说娄烨的电影写实,从《春》看来,的确挺写实的。这里的写实有两个含义,第一层含义,是镜头的写实,第二层含义是内容的写实。

大量运用手持镜头营造一个偷窥者的视觉,让观众过了把瘾。每个人都像罗海涛,美其名曰私家侦探,实则为自己的窥探欲望名正言顺。然而偷窥者也有该遵守的法则,一旦破坏了法则就失去了偷窥的资格,也像罗海涛一样失去了姜成。偷窥者涉足偷窥对象的生活,硬要开展一段不被记载的姻缘。从头到尾,姜成并不知道罗海涛是王平妻子聘请监视丈夫的私家侦探,早在他们相遇之前,罗海涛已经见过姜成。其实,故事的设定可以再荡气回肠一点,可以再过瘾一点。故事的主角变成罗海涛,在监视王平与姜成的日子里,被姜成吸引,转而监视姜成,在偷窥的过程中对姜成产生好感,再到打架英雄救美。这样丰满又煽情的设定,纵然容易落入俗套,但带上偷窥欲这样道德批判下的消极产物,还是能够回味一把吧。偷窥欲这个东西,明着说于理不合,暗着说谁没有这个欲望?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但电影由于内容写实,并没有按我意淫出来的剧情发展。罗海涛在变装酒吧被姜成的表演吸引(容我说一句,这个变装挺倒胃口的,陈思诚当时一定在看别的地方),在姜成心情低落的时候陪他打架,故意用身体挑衅姜成,不甘心地问,问姜成对自己什么感觉,但自己又把姜成当什么呢?这种没有答案的迷惘,也是我们必然会碰到的境况吧,简单来说就是,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身体就诚实得多。这里的相互吸引其实没有多少感情基础,几乎是发自身体的行为,这就是事实也是现状。




姜成、罗海涛,李静三人的旅游,李静和罗海涛是恋人,可罗海涛和姜成又情浓到时。很多人说这一段拍得极好,我却不大认同,可是我心底里是喜欢这个设定的。三人行,所有人的理想生活模式。从理想层面上来说,这个设定符合大家都这么想这一事实。我记得娄烨在某次采访中说到,他不喜欢二次创作的剧本,我理解为他不喜欢把原有的作品改编成剧本,而喜欢一次成型为电影而生的剧本。那么,这一段是源于人们的理想而符合戏剧性的场景。李静突然消失了,姜成和罗涛发生冲突,没有感情基础的关系经不起抱怨,就这样不欢而散,散落在高速公路无疾而终。

因为一个角色认为一个演员很帅,秦昊是第二个,第一个是段奕宏。段奕宏演戏像野兽,而秦昊的戏很收放自如,他演什么都让人很舒服。在看《春》的很多个瞬间,我以为自己看见张震,但再看,那又不是。那个就是姜成,那个魅惑众生的姜成,秦昊的精在于他把姜成演成了一个万人迷,而让观众仿佛看见张震。姜成的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但是自古红尘多薄命,怨的大概是不得善终的感情。两段与男人的瓜葛,要么死要么散。我把电影某些地方反复看了几遍,电影的开篇,在荒郊小屋,到底是谁说了句“我爱你”?我反复看了,是姜成,我从没想过是姜成。与王平分手后的姜成,心底是恋恋不舍,娄烨用很多镜头语言来表达姜成对王平的不舍,包括在酒吧里易装表演,包括独自驾车的镜头,包括得知王平自杀的悲恸痛哭,到最后影片结尾,从回忆王平在姜成耳边朗诵郁达夫的文章中淡出……从来都只有王平。但看得我最过瘾的罗海涛的这段涟漪,它符合了人们对心动的理解。但姜成的人物性格又注定了他必然周而复始地掉进这样一段又一段循环里去。


电影的细节也处理的很不错,莲花是一个图腾意象,下雨的小屋外,两朵盛开的莲花,屋内两个缠绵的人。影片的结尾,姜成用连枝的莲花纹身遮挡被王平太太割喉的伤口,从来都只是王平。从小老师教我们要首尾呼应,所谓的呼应就是一个圆,东方讲究圆,但更多的时候,圆并不能满,画上的句号也可能只是无奈的感叹号,但一句话,一段情就告一段落了。


冲着这部戏的质量,我准备看《苏州河》《紫蝴蝶》《浮城谜事》,但前两部我应该是很久以前看过的,只是年纪太小没什么印象,而我最期待的是《浮城谜事》,因为那是娄烨旅法归来后的作品,总有条分水岭横在中间,就像《春风沉醉的夜晚》一样。

 

2017-06-12 09:59回复(18)|收藏(3)|1926次阅读
?

Eden皇后 (广州)

女 35岁 双子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