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Par-dela les Nuages

Till human voices wake us, and we drown.

http://i.mtime.com/eldorado/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在人间

比比 发布于:
大概是在夜里,我从某个关于影像的梦中醒来,赶在黎明前喝下一杯牛奶,夜晚的灯是我宁静的知己。我开始努力回想梦中它们的歌唱,尽管没有一个声音是我的。而我此时却为周围深深的沉寂所诱惑,和那些温柔和无畏合并在一起,任凭它们的脚步伸进我凝固的心底。
我想我已无力再去偿还那些记忆,几段人世存在的真实,几次关于城市的幻觉,几盏永恒的梦游的灯火。好多好多也许我无缘见到,比如新桥上的一对恋人,比如沙漠中失了过去的英国病人,比如在庄园中留恋不去的丽贝卡。也许偶尔我会为此感到遗憾甚至懊悔,那些遥远的往昔曾离我那么近,我却无法触及。也许在那时我是尤里西斯,或者可以是约翰马尔科维奇,是伍尔夫甚至是伍迪埃伦。以谁之名出现已经不再重要,它无非是暗示某种精神的信息,作为几个象征的符号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回到家的第二天,我去了以前常去的碟店,把一大堆碟租回来在家里堆了三天后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突然觉得这也许只是一种习惯使然的冲动,那家店可以看的碟在高中时候已经被我看完了。而人总是有太多的希望太多的冲动是无法控制的,比如我在投身一片光影前所必需的黑暗和安静。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要等待黑暗才能安心地投入面前的影像,不知道这种习惯开始于何时。也许就像艾玛里面所说,世上总有一半人不理解另一半人的快乐。而在黑暗中我的确感到了一种安全,我分明地看得到了光的存在,看到光的瞳孔里投射出的喧嚣与骚动,不安的虚浮在其间游荡,看到有什么东西穿越了时间浩瀚的海在我面前出现。当我呆呆的坐在黑暗中望着屏幕上乍现的光明,那一刻我梦想的是在云中的漫步,还是在柏林的苍穹望见天使的飞过痕迹?我不知道。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镜头在眼前闪过后只在记忆中停留了不到一秒,我还来不及在光中用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更不用说手把着世界,去穿过那片在心底铺展的亮光。

我居然害怕去电影院,怕被安放在那个盛满感情的空间里。在那里,每个人的情感都暴露无遗。不随着人笑,随着人哭,好像自己就变成了一种不和谐的存在,而事实上这种不和谐生来就是存在的。我会害怕有人会像艾米丽那样在黑暗中偷偷回过头看人们的脸,又会对出现搏击俱乐部里面彼特那样的放映员满怀好奇和期待。于是我还是决定找一个时间去电影院,在有合适的人陪,有合适的电影的情况下。在这之前,我还是宁愿独自在昏暗的光线中随着塞纳河上那条运煤的船穿过巴黎的夜色,去向远方。

而时常醒来,看到窗外蓝色的海追赶着天空,困惑自己为何会旁若无人的在公车上回忆那些故事,为何这么早就开始回忆。我们都还年轻,还可以在这人世间呆上好一阵子,并没有多少旧事可以怀念,有些故事不如看过便选择忘记。而有时,却又害怕忘记。

我不了解我的生命,妄图在光影象中寻找到它的痕迹,却又不知不觉让影片中那些关于爱过谁爱着谁的追忆融化在了我的四肢里。让我在春逝的时候,还可以用手在沙滩上写出一串故事,再看着它们鲜活的走过,头也不回的去飞行。我看得见时间的眼睛,在一条七彩的眉毛下,它的帘睑被风勾画,它的泪水是云。它是世界上日益增长的温暖,在每个镜头前萌芽,开花,结成一个个鲜活的故事。每一段故事里我们都经历着迷乱经历着背叛,留连于大海的宫室忘了人间,害怕被人声唤醒,害怕在最后一刻的泪光中看见自己。我们像是一群空心人,不断的被多余的情感所填塞,到头来又会有多少人清晰地记得当初的诺言。“说好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曾经那么确凿不移的话语最后也化成了风,不留痕迹的穿过我们的身体,于茫茫的荒野上无所不在。

于是开始怀念那些日子,曾经为了几部电影而变得消瘦,觉得山峦和天空都带上了忧伤的颜色,抖动的水声像是在完成未完的哭泣,甘心让行云和光线以蒙太奇的名义欺骗我的青春。趁我心中的一切尚未迷失前,我尚可在温柔的动作中胆怯地扩张自己的想象,想象自己穿着蓝色大门里士豪那件花衬衫,或辛德勒名单中犹太小女孩的红衣服,独自行走在海边众人游憩的地方,如一个孤独而高傲的游魂。而远处那些看见看不见的人群中,也许就藏着张在威尼斯的阳光下死去的脸,他在地平线上等待着雨的时辰,回答着另一个城市的声音。而我的生命在微笑着,我在路上,时间还很长。

而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机会说不如从头来过,它们在日出前就要离开,那些夜间伴我一起的回忆:巴黎的天空,大片秋天的麦田。从卖花姑娘那里买来的心是湛蓝的,它们将在冬天结冰的湖面绽开,那里曾是容纳它们的大地。下雨时我们在玛格利特的房间里听她讲述关于西贡的回忆,而我们的邻居是一只慵懒的猫。我们用美作筹码进行着赌博,我输掉了眼睛的虹彩,和你送我的头发,还有我们变幻不定的情绪,我们青春时的呐喊,和不知疲倦的人间的追逐。夜跟着时间走了出去,我忘了那时是和谁一起躺在泉水上哭泣,忘了在雨季来临前我们怎样在泥污的空地上死去,却还可以呼吸。
回复 (3) | 收藏 (1) | 403 次阅读 |
标签:

蛋泥丸 (广州)

男 32岁 巨蟹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