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Par-dela les Nuages

Till human voices wake us, and we drown.

http://i.mtime.com/eldorado/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第64届戛纳电影节:艺术电影最好的时节

JAP 发布于:



在经历去年的一个小低潮后,六十四岁的戛纳电影节又重新找回了电影艺术风向标的自信,也许当
2011年过去,不少人在列年度十大电影名单的时候,会发现其中可能有一半是在戛纳的竞赛片中产生。面对达内兄弟、佩德罗·阿莫多瓦、阿基·考利斯马基、泰伦斯·马力克等大师级人物,以及惊艳的中生代乃至层出不穷的新人,罗伯特·德·尼罗领导的评审团注定要做出艰难的决定,好在最后的奖项分配还算完满:大师们都很好,女导演有收获,年轻影人被鼓励,这个5月,因为有了戛纳,成为近两年来艺术电影的最好时节。

 

获奖影片:从地球诞生到世界末日

 

在揭晓最终赛果的22日夜晚,有两位获奖电影的导演缺席了颁奖典礼:一个是隐士般神秘的泰伦斯·马力克,一个则是因为失言称“同情希特勒”而被逐出戛纳的拉斯·冯·提尔。有趣的是,马力克在《生命之树》中展示了地球诞生,冯·提尔在《忧郁症》中则讲述了世界末日,二者在银幕上均呈现出瑰丽壮美的视觉奇观,同时又有着复杂而让人困惑的影片主题。就在昨晚,前者拿下了最高荣誉金棕榈奖,后者则将克尔斯滕·邓斯特捧上了影后宝座。

 

这两部片传达出的,是戛纳电影节对“高雅而深邃”的一贯追求,尤其是金棕榈大奖的《生命之树》,泰伦斯·马力克通过这部耗时多年的精雕细琢之作,将其电影的视觉语言又推向了一个新的维度,观众被拉进他的宇宙中,经历不同的旅程,通过不同的情节,找到在宏大的背景下,找到与自己的生活相通的私密一面。这部电影站在的是生命的高度,探讨的是人类的经历、自然的神性、生命的意义,从影片立意到最终呈现的效果,都配得上金棕榈的厚重,唯一遗憾就是让这个奖项稍微缺乏了惊喜。

 

而《忧郁症》能够出现在最终的获奖名单上,则又体现出了评审团对“文化与政治不应混为一谈”的坚持。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因关于纳粹以及希特勒的错误言论,被戛纳官方宣布成为“不受欢迎的人”,当他离开戛纳的时候,很多人相信这部影片的夺奖之旅也就此宣告终结了,有犹太团体更炮轰他唯一应得的奖就是“年度歧视者”。但他的错误却并没有掩盖住女主角克尔斯滕·邓斯特在片中的光芒,看过电影的人便会觉得,邓斯特在片中是将全身心都交给了导演和他的影片。事实证明冯·提尔对演员的调教相当有效,算上邓斯特,已经有三位与他合作的女主角先后登上戛纳影后宝座(另两位是《反基督者》中的夏洛特·甘布斯,以及《黑暗中的舞者》的比约克)。

 

 

品质上乘:最能影响电影气质的盛会

 

今年4月,当本届戛纳电影节的入围名单宣布时,人们惊呼:“2009年的辉煌又将重演。”在前年,迈克尔·哈内克、简·坎皮恩、昆汀·塔伦蒂诺、阿伦·雷乃、肯·罗奇、佩德罗·阿莫多瓦、拉斯·冯·提尔、朴赞郁等大导演抢滩戛纳,热闹非凡。相比之下,去年的戛纳其实势头并不弱,但是对比起来就显得分量过轻。现在看来,戛纳“大小年”的不成文规律似乎已经形成,组委会也许有如此自信,这12天来造就的高潮以及对艺术电影的影响,足以让人回味整年。

 

评委会大奖破例同时颁给了两部影片,《单车少年》和《安纳托利亚往事》,这是当晚最能表明戛纳喜好的奖项。《单车少年》的导演让·皮埃尔·达内和吕克·达内兄弟是近十几年来最受戛纳电影节力捧的导演,他们的每部电影都在戛纳亮相并拿奖,而且从1999年的《美丽罗塞塔》和2005年的《孩子》,他们在6年之间拿下两座金棕榈奖,连他们自己都感到惊讶不已,所以当《单车少年》入围的时候,有人开玩笑说,也许不应该再关注他们是否拿奖,而是关注他们会不会成为史上第一个三夺金棕榈的导演了。至于努里·比格·锡兰,则是中生代中的“戛纳宠儿”,算上新片《安纳托利亚往事》,他已经是四度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四次入围都让他载誉而归。

 

但当然不能说他们得奖只是因为受戛纳宠爱,在今年强手云集的竞赛单元,这两部影片都是具有夺金实力的作品,《安纳托利亚往事》被安排在电影节的最后放映,却成为了不少影评人的心头好,并看好它像2008年的《墙壁之间》一样,在最后一刻冲上最高奖项的宝座。不过相比最后夺金的泰伦斯·马力克,评审团可能觉得努里·比格·锡兰还有再继续修炼的潜力——至于达内兄弟,三座金棕榈加身也的确太过夸张。

 

其它奖项上也能闻到一些戛纳的态度,麦温·勒·贝斯柯凭《警察》获得评审团奖,代表电影节对女性导演的肯定。去年英国女导演罗丝·托尤森曾征集了千人签名的请愿书,抗议戛纳电影节的“性别歧视”,今年电影节为表明姿态,共有四部女导演的作品入围了竞赛单元,除《警察》外,还包括朱莉娅·李的《睡美人》、琳恩·拉姆塞的《凯文怎么了》以及河濑直美的《朱花之月》。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获得最佳导演,则是戛纳对勇闯好莱坞的年轻欧洲影人的鼓励。对于雷弗恩来说,《亡命驾驶》除了让他第一次入围戛纳电影节外,更是他挺进好莱坞的敲门砖。在此之后,他将和瑞恩·高斯林和凯瑞·穆丽根再度合作,导演华纳新片《我不能死》,这也将是他首次执掌好莱坞大制作。《亡命驾驶》虽有商业元素,但处理手法却让人耳目一新,可以说,他的获奖寄托着电影节对年轻一代导演的希望。

 

 

华语电影:不止是一个“小年”

 

日本电影两部入围但空手而归,韩国电影只有金基德凭借苦行僧般的《阿里郎》夺得一种关注单元的大奖,与之相比,势头最弱的还是无一片入围竞赛的华语电影。说亚洲电影的风光不再纯属夸张,光是看回去年,就有泰国片《布米叔叔的前世今生》以及李沧东的《诗》捧奖,但华语电影在戛纳的衰落,却是这几年看得见且愈发明显的势头。

 

也许有人要反对了,华语影人在戛纳相当活跃,双冰走红毯不亦乐乎,电影市场卖片热火朝天,参不参赛,拿不拿奖的事情,还能比挣钱重要?可是转念一想,美国人也玩商业,好莱坞明星也走红毯,电影买卖也做得最红火,今年拿下金棕榈的却也是美国片。当下中国的主流电影导演,多是拍艺术片出身,在三大电影节上也都曾获嘉奖,近些年却都集体投入到追求票房的大潮之中,而这届大师云集的戛纳,让我们看到自己距离世界电影的发展水平越来越远,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艺术品位上,甚至是最基础的讲故事的能力上。中国以前就搞艺术,不搞商业;现在就顾着搞商业,又瞧不起艺术。不知在戛纳忙着走秀的华语影人,当中有多少进电影宫去看了电影?如果真的有,那么他们都应该知道,华语电影今年的缺席,恐怕不能再用“大小年”来敷衍解释,因为长此以往,等待我们的只会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年”。

 

网易娱乐专稿)

第64届戛纳电影节 64 festival de cannes(2011)

8 .9

第64届戛纳电影节(2011)

影评(11)

收藏(26)

回复 (0) | 收藏 (0) | 595 次阅读 |
标签:

蛋泥丸 (广州)

男 32岁 巨蟹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