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Par-dela les Nuages

Till human voices wake us, and we drown.

http://i.mtime.com/eldorado/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秘密,房间,床

JAP 发布于:

无论你将来去到何方,住在巴黎的房间、西贡的房间、汉城的房间、台北的房间,

总会有那么一间房,有一张床,将成为你永生难忘的秘密……

 

回复 (1) | 1108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The Science of Sleep

比比 发布于:
  
当我们顺着黑暗的斜坡滑入睡眠,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午夜,不管你的身体白晰或是枯黄衰老,平凡无趣或者长着翅膀,都将毫无抗力地堕入那扇虚假的房门,任子夜把你的时间肆意挥霍。幸好我们还能做梦,梦是睡眠付给沉睡者的报酬,却不允许他们带走一点残余的记忆。
... ...
回复 (0) | 1217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我们要做什么样的一代?

比比 发布于:
我们也许会或甚至不可避免地再一次陷入迷惘,成为新世纪迷惘的一代。与上世纪初在战争年代中的迷惘青年相比,我们虽然生活在富足和相对稳定的物质社会里,可是却面临着更多的变化和不确定。这些不确定使我们感到空虚而无所适从,有时甚至感到恐惧。我们看起来各个都锋芒毕露,外表闪亮无比,就好像八九点钟的太阳,背负着各自的希望,家庭的希望,社会的希望。当我们准备走向这个社会时,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将成为社会不可缺少的一员,世界的未来寄托在我们身上。而此时,一个AV女优用甜甜的声音告诉我们:当我们相信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相当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才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其实我们有时候真的很幼稚……
回复 (1) | 925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Lost In Circus

比比 发布于:
电影与马戏团其实是两个不同的梦境。虽然在早在诞生最初,电影所表现的诸如火车进站,一群工人放工回家,渔民们划船出海的场景,在本质上跟马戏团的杂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早期电影放映的场所也常常是露天帐篷或广场。那时的人们更乐意把电影当作是马戏团一类的杂耍,是现代科学技术供给人们一种新鲜的消遣方式。仅仅有一点不同的是,比起已经司空见惯的马戏,电影显得更为奇幻而不可捉摸,对于当时人们有着一种非比寻常的神秘力量。
……
马戏团的人没有固定的住所,也与荣誉无缘,他们独自唱着自己的歌。我们却不一样。我们已经习惯性地躲在电影的搭建的大帐篷里,习惯呆在巨大的梦的泥土上别人建造的梦幻之城,以至于我们忘记了原来的世界的模样,以至于有时候我们提起现实的严肃性时甚至可能会感到害怕。我们宁可呆在马戏团或者电影这样一个没有杂念的世界,一个短暂忘记了严肃的定义的活泼的世界。而其实现实的世界,这个被我们所试图逃避的世界,也可以是个马戏团,是音乐厅,是诗歌会也可以是嘉年华。这一切其实只在乎你自己的双手,你的想象。
……
回复 (0) | 543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要孤独,要神圣

比比 发布于:


我们很害怕孤独,然而暗恋的过程中却不可避免地充满孤独。即便如此,我们依旧常常提起,单纯的欲望是至高的,想象中的拥有才最是美丽。既然是在想象中,风花雪月生死离别抑或来世还魂都没什么不可以。既然坚定的暗恋者们要注定去背负孤独与神圣,那么他们就理应以另一种方式得到幸福的满足。
回复 (2) | 595 次阅读
标签:

编辑 | 删除 越寂寞越快乐

比比 发布于:
薇罗尼卡对父亲说,我有种怪异的感觉,我并不孤独,世界上不止我一个。她当时并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父亲也不明白,但他对她说,当然不只你一个。

当然不只你一个。人生海海,陌生的人与人之间总会通过一些神秘的事件相连,某一次擦肩,某一次错觉,某一次不经意流露的微笑。有些人可能因此变成你的朋友或者爱人,在日落时相遇,日出时分离,有些则可能让你头破血流。很久以后在某个地点再次忆起,然后发觉原来就是那一次偶然左右了自己以后生活的痕迹,又或许什么都没有。于是又像另一个薇罗尼卡,突然开始担心有什么东西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从生命中消失,突然无端端感到的寂寞,仅此而已。

有些寂寞是无法预计的,电影中人们总是无法保证会在一些诡异的时刻与它相逢,故事里有太多的不确定…………
回复 (0) | 520 次阅读

编辑 | 删除 在人间

比比 发布于:
而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机会说不如从头来过,它们在日出前就要离开,那些夜间伴我一起的回忆:巴黎的天空,大片秋天的麦田。从卖花姑娘那里买来的心是湛蓝的,它们将在冬天结冰的湖面绽开,那里曾是容纳它们的大地。下雨时我们在玛格利特的房间里听她讲述关于西贡的回忆,而我们的邻居是一只慵懒的猫。我们用美作筹码进行着赌博,我输掉了眼睛的虹彩,和你送我的头发,还有我们变幻不定的情绪,我们青春时的呐喊,和不知疲倦的人间的追逐。夜跟着时间走了出去,我忘了那时是和谁一起躺在泉水上哭泣,忘了在雨季来临前我们怎样在泥污的空地上死去,却还可以呼吸。
回复 (3) | 415 次阅读
标签:

蛋泥丸 (广州)

男 33岁 巨蟹座

日志分类

我的所有分类(67)

人间食粮(34)

梦中呓语(7)

云上的日子(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