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吾血之血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劊子手最後一夜——麥浚龍》

吾血之血 发布于:

 

相信说起麦浚龙,作为珠三角地区的小孩子,一定第一时间想起的是《耿耿于怀》这首歌。这歌真算是红的发紫啊!在我们还在中学念书的时候真的谁都能哼上一段的啊!我第一次听麦浚龙也是这首歌啊!然后就慢慢去听他别的歌。像《罗生门》、《有人》、《没有人》、《我的失恋女皇》等等的悲情抒情慢歌(我们一般叫口水歌)也是脍炙人口也很不错。

 


05年之前的麦浚龙,个人认为很一般。因为他长得不高又不帅,音色还那么单薄,就更别提什么气息、技巧了……那时对他有印象,全赖我同桌妹子的mp3里老是循环着《耿耿于怀》。这绝对是麦浚龙改走高逼格路线之前的世界名曲。不过说实话,这歌如果拿给一个帅一点或者唱功好一点的人来唱的话……后果一定更加不堪设想。

 


05年起,麦浚龙专辑的发行单位由「环球」变成了「Silly Thing」。Silly Thing的老板是麦浚龙的亲哥哥,算是HK一个独立的音乐厂牌,以前旗下还有eric kwok两口子、吴日言什么的,现在其他艺人都解约了,只有弟弟麦浚龙一个人。进入Silly Thing之后,麦浚龙的音乐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为港乐爱好者所称道的高冷酷炫拽的juno麦就是从这一刻开始蜕变的。

 


不过本人眼拙,并没有第一时间嗅出麦浚龙音乐悄然滋生的「妙」。某年叱咤台上,听到麦浚龙用憋声憋气的假音唱着《弱水三千》时,还是禁不住感慨,这么好的词曲,给个帅一点或者唱功好一点的人来唱的话……后果一定更加不堪设想。

 


值得一提的是麦浚龙也唱了《数码暴龙4》的主题曲。基本上唱过数码暴龙的明星都不会不红,按照动画的顺序:郑伊健、刘德华、林峰、麦浚龙、周柏豪(我就知道第五部了,后面长大了谁还关心小屁孩卡通片主题曲谁唱啊)好像也就麦浚龙势头不足呢!


十分清楚地记得,和麦浚龙同年的男新人是余文乐和萧正楠。那时候,麦浚龙身高外貌乃至唱功均在三人中排行垫底(额 余文乐唱得不好但是人家颜值高啊),偏偏又有一个三人中最好的家境(香港商人麦绍棠之子)。这样一来,无论他做什么,这些背景成了麦浚龙在娱乐圈的“原罪”。

 


然后呢,十年后你还会记得《有人》《没有人》,随时能哼出来。但是现在让我马上叫出当年萧正楠或余文乐的主打歌叫什么,我真的忘记了。

 


当然,麦浚龙还有《耿耿于怀》。

 


后来,他坦承地接受了自己有个好爹的这个原罪,竟然将曾经被看作原罪的“有钱”变成“我懂得花钱”,一口气做了好多张音乐质量相当有保证的专辑。虽然,已经不再是有人没有人耿耿于怀那般朗朗上口能够做到街知巷闻,可是听 Juno 在 Silly Thing 这些年的专辑,还是觉得是一件好有型的事。

 


时间快得太吓人,余文乐和萧正楠已经好久不唱歌,以后也应该不会再唱歌了。而麦浚龙竟然伙同黄伟文出这么一首《念念不忘》,提醒大家他也出道十年了。更要命的是《耿耿于怀》和《念念不忘》这两个词的对应,就像一把刀刺到心底去一样,冷静而残酷。

 


十年,听上去不短,现实中原来快得这么惊人。那时候耿耿于怀的人和事,竟然不知不觉成为了心底里念念不忘的那一块。

 


另,麦浚龙还客串过彭浩翔的《破事儿》与《维多利亚一号》。



同年还和我们的苍老师一起主演并编剧了由黄精甫导演的电影《复仇者之死》,还凭借《复仇者之死》在韩国“第15届韩国富川国际奇幻电影节”拿到“最佳男主角”。



其实,麦浚龙更值得一说的是他当导演的方面。



喜欢麦浚龙的一定知道,我从新关注到他也是那个电影——《僵尸》。



不能说是特别好,但绝对是特别巧,在别人没有这样想到和没有能力时做了,他就是吃螃蟹成功的那个。身为导演新手,一些人看不起他是拍MV出身的,但这些人几乎忽略了,出色的配乐、节奏感、故事性、视觉特效,都是电影里不可缺少的环节,因此他的经历反而为他加分。



试问林正英过世后,港产电影的衰落,又有几人能力挽汪澜?一个辉煌时代的结束,象征着大环境的不景气。看看从前的僵尸片,大多烙上了家仇国恨的印子,就算是喜剧,也逃不了屎尿屁的俗套。



所以从前僵尸片大多为B级片,何谓B级,不外是低预算的电影。翻翻80、90年代的恐怖电影海报,特别是早期泰国海报,劣质、裸女、粗糙,折射了亚洲恐怖片的状态。人们为猎奇而来,看看噱头,恶搞,粗俗,娱乐一把就算了。



林正英的电影给大多数人印象如此深刻不仅是一个时代给我们的烙印,一身正气,遵循传统,家仇国恨,儿女情长,武打动作…正是这些中国特有的情怀,让所有人缅怀曾经的辉煌时代。



一个无法被复制的时代和人物,后人怎么能在他象征的王国上给大多数人一个交代?



不破不立。



索性抛开枷锁,在自己能努力的地方,找人脉,抓技术,强后期,加上精益求精的态度。只要导演是个细节控,把这类粗糙的题材拍出精细和人性深度出来,还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清水崇监制),反而令人耳目一新。



做得巧且让人印象深刻,完成度高。我认为麦浚龙在这点上,绝对合格。



《僵尸》这部电影的出现,给新的僵尸电影踏出了新的路径。它所蕴含的对林正英时代巅峰的僵尸电影的致敬,以及对现在越来越缺失港片意味的香港电影的回归,有了极大的安慰。 


它的最大的情怀,便是让我们这些从小在香港电影的熏陶下长大的人,重新感受到了那个美好的港片年代。 



今年对麦浚龙的喜爱更提升了一个新的高度!就是因为他的新歌!



——《刽子手最后一夜》:


连续听了几天的《刽子手最后一夜》,不得不感叹林夕的功力。我可是黄伟文和周耀辉的粉。没有情爱,却听得无比怅然。刽子手的心理描写细致入微,有代入感。

 


根据麦浚龙自己的说法,这首歌里的『劊子手』是林夕以清末维新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为原型创作的人物。整首歌画面感十足(也许跟Juno身兼电影导演的身份有关),『聽慣肉身崩裂爆響的血溝』等等描写犹如刑场重现。 



按照一般大众观感,刽子手的形象总是决绝果断、冷酷无情的,然而『磨利了刀頭 ,為免死囚顫抖;磨鈍了心頭為我好受 』、『劊子手不理替何人何事出手』、『這雙手剛殺了誰 和誰又牽手』,林夕一举打破传统形象,将其刻画为一个只是按章执法、同样拥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只是因为职业习惯对生死之事已变得麻木。然而即便麻木如他,面对谭嗣同这种“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人也难免被震撼(『你仰首,我顫抖』),为故事情节的发展埋下了伏笔。

 也许是源于身份的焦虑,也许是“刽子手”这重身份带来的影响已渗透至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乃至他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会不知不觉地将她当作是受刑犯,『在吻著看著這頸背後』下意识的第一反映竟然是『想到這血肉,為何未見切口』,进而出现了『難 道 我 失 手』的荒诞幻觉。



一首好作品往往可以从多个角度进行诠释,对于这首歌来说,你既可以说是跟政治有关,也可以说是描写爱情的,我想这种模糊化恰恰就是顶尖填词人在面对不同群体的听众时所展现出来的深厚功力。



《刽子手的最后一夜》:阴冷却平缓的旋律,完整地叙述了一个刽子手有的那种纠结和对生死的理解。谭嗣同的加入使歌曲的政治色彩多了几分。最后一句歌词「一再做人后 积血可会渡扁舟」于血腥中展现着最纯洁的渴望。刽子手本身是无奈的,杀人这种直击人类原始道德的行为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无法想像的。



麦浚龙从来不走寻常路。这一次又选择了刽子手和妓女两大社会少数派。耀辉叔对女主的描写,栩栩如生,十分动人。细节刻画手法娴熟,混合动作和心理描写,展现了那种极端的绝望、痛苦和迷惘。性欲描写,阴晦又巧妙,并且加入了特殊的意象,使得整个「初开」夜再填几分神秘感。出彩的是,麦浚龙人声的变化,尤其是「换来什么 什么」时的那种想要嘶吼却又无力的无奈,让人动容,这可能就是电影表达不了的艺术用音乐来表达!



刽子手的前半生。这张概念新辑《 Evil is a point of view》暂时只出了6首,但是我认为会超过《Addendum》,期待与fi的合作曲。



不过,坊间也有这样的评论,他的专辑逼格高,不过因为他是有钱人的儿子无须在意市场,且请得起那么多牛逼的音乐人,也等得起几年磨一剑。当然,这种板上钉钉的客观因素也无可否认,毕竟有钱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不过,我还是觉得,不是每个有钱人都能用钱堆出逼格来的。



所以,我对麦浚龙的喜爱与赞赏之情,其实是溢于言表的。

 


冷静了一下,补充一点。

 


虽然有钱、有想法、有好的团队傍身,但作为歌手,麦浚龙的唱功始终是软肋。很多词、曲、编一流的歌曲会因歌手本身技艺有限而无法发挥到极致。从某种角度来说,三流声音唱一流歌曲比三流声音唱三流歌曲更让人唏嘘惋惜。当然,我们也可视“嗓音薄、气息弱”为一种风格。



不过,刚刚又听了几遍《锁骨》,我不自觉地设想了一下:如果麦浚龙的唱功能比肩关淑怡的话(好吧,我知道这算是奇想),就算老爸再有钱一万倍,相信麦浚龙也不会被诟病了。。。不,也还是会被诟病,比如怀了活佛的孩子什么的。。。



现时香港乐坛商业气息太浓,也只有麦浚龙这种不计工本不求市场回报的土豪音乐人,才会斗胆集结一群豪华的制作班底去做一些有新意的音乐,填词人也能趁机填一些自己真正想挑战的题材。诸如林夕近年填给麦浚龙的词,几乎把所有偏门题材都填遍了。

 


不过当然“有新意”并不代表一定就是好作品,站在流行乐爱好者的角度,麦浚龙作为歌手而言,本身具备的歌唱技巧只能算是一般,有时选用的歌词太过隐晦蒙昧,编曲时用的电音对普通大众而言太过癫狂,难入路人耳朵…

 


但仅就这次新专《Evil is a point of view》披露的6首歌来看,似乎并没有在小众偏门的道路上一条路走到黑,相信无论是对麦浚龙自身的歌迷,还是对喜爱港乐的路人来讲,新专辑应该都是一张值得期待和入手收藏的佳作。

 


最后,还是用黄伟文演唱会上对麦浚龙的评价收收尾吧!(《耿耿于怀》就是黄伟文填的词呢)大概意思:他是个很努力的人,默默的努力做出一番成绩给大家看的人。不能更认同了,默默努力没出现在公众的眼前之后,刷刷的交出一部《僵尸》,一部值得大家为他的努力由衷赞美的电影!

 

 

后记:


就像麦浚龙自己所说,这已经是他入行的第十二个年头,他已经过了急於向别人证明自己的那个阶段。时间在他身上沈淀,捏出了一个艺术家的淡定气场-一个年轻的老灵魂。3月18日是麦浚龙的生日。希望麦浚龙迈入30岁的门槛后,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多的作品!



PS.麥浚龍第二部作品《風林火山》預計耗資1600萬美元拍攝,是一部合拍片。



美國雜誌Variety介紹,風林火山故事環繞一個曾經參政的探員,與一名罪犯二代的故事。Variety引述麥浚龍形容,他將在電影中「解構這個城市,將觀眾熟悉的香港變得無序」,並顛覆觀眾的既有心理,戲中會出現香港落雪的場景。



預計今年九月開拍。麥浚龍表示將有一線香港演員參演。敬请期待!


 

——最后的最后,你是否已经被 「刽子手的最后一夜」 洗脑?

 

 

回复 (4) | 收藏 (1) | 3406 次阅读 |

吾血之血 (中国香港)

男 28岁 金牛座

日志分类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