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被浪掷的时光

青春都一晌 忍把浮名 换了浅斟低唱

http://i.mtime.com/fal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流金岁月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转]余秋雨PK蒋建国

法兰 发布于:


  作者:乘风 2006-08-25 14:32:40

  最佳影片奖——《余秋雨、马兰和蒋建国——不得不说的故事》。获奖原因:首先是阵容强大。当代最知名的“文化学者”余秋雨、“黄梅戏首席演员”马兰、“现任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院长”蒋建国、“五朵金花之一”吴亚玲倾情出镜,而后神秘的“合肥新闻媒体隐蔽采访组”、“安徽省委宣传部退休工部梁志”又将“省委副书记”、“社科院张学者”等角色隆重推出,煞是热闹也么哥!其次是情节离奇曲折,令人过瘾。先是《爱妻没戏唱,秋雨鸣不平》,直指马兰“原来的工作环境当中出现了一些对她很不公平的因素”(在这里余大学者实际埋下了厉害的伏笔),等记者采访马兰“原来的工作环境”安徽省黄梅戏剧院院长蒋建国时,蒋建国回应为:“说我们对马兰不公正?公不公正群众自有评论。这是余秋雨个人所说的话,我不敢评论什么。马兰在这里面的原因,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比较复杂!我不愿说。”眼瞅着要息事宁人,这部肥皂剧也就到此为止了,谁知忽然在余秋雨博客上出现了《马兰离开安徽的真相——马兰观众联谊会顾问王涛律师发表谈话》一文,矛头直指蒋建国夫妇和安徽省黄梅戏剧院,接着“合肥新闻媒体隐蔽采访组”、“安徽省委宣传部退休工部梁志”纷纷现身揭露“内幕”,越说越具体,越说越恐怖,越说越震撼,越说越邪乎,余秋雨的秘书又表态王涛的文章“可以代表余秋雨本人的态度”,黑云压城、剑拔弩张,眼看蒋建国就要“崩溃”,忽然又奇峰突起、柳暗花明,余秋雨在自己博客上发表《“姐夫”有话》一文,说自己之前对这些文章并不知情,马兰和自己的博客都是别人打理,“还不可能自己操作和管理”,并且暗讥蒋建国神经过敏,满脸无辜地宣称“都到二十一世纪了,别人说一句家里人以前的‘工作环境’,都会暴跳如雷,这是怎么了”。而蒋建国依然静观其变,未作回应。下一步情节该如何发展,还远未可知。第三是关注度高。余秋雨、马兰的博客点击率自不必说,连消沉多时的马兰论坛也重归喧闹,人声鼎沸,网上基本是一面倒的挺余挺马之声。这样一部明星云集、情节离奇、人气极旺的悬疑大片,荣膺“最佳影片奖”可谓众望所归。

  最佳文字奖——余秋雨。获奖理由:余大学者捧得此奖并非仅仅因为华丽的语言,否则岂不与80后作家同日而语了?主要体现在《“姐夫”有话》一文中对中华语言文字多重寓意的精妙运用。风波伊始,余秋雨和马兰博客不断爆出猛料,兰迷余迷势如破竹,看似占据了压倒优势,实际却暗藏隐患。“吴亚玲太无知了,太愚蠢了”、“蒋建国等人是雁过拔毛的铁公鸡”之类的话已涉及人格侮辱,要是蒋、吴一怒提起诉讼,胜诉可能性极大。余秋雨审时度势,及时抛出《“姐夫”有话》一文,先是无辜叫屈,说自己只是说马兰“原来的工作环境有点问题”,没有讲是哪个省,哪个单位,蒋建国何必跳出来对号入座?虽然马兰“原来的工作环境”除了安徽省黄梅戏剧院之外谁也想不出别的地方了,但我就是没点名,没点名我就没责任了啊,别人怎么想我可不管了。尽管蒋建国只是回应“这是余秋雨个人所说的话,我不敢评论什么”,但还是被余秋雨大学者狠狠倒打了一耙。接下来,余秋雨又不顾之前媒体披露的,其秘书宣称“王涛律师的文章可以代表余秋雨本人的态度”一说,强调自己和马兰之前对这些文章都不知情,更说明自己和马兰的博客都不是自己操作管理的。几句话下来,自己和马兰可能承担的法律后果已经推得干干净净了。然而,直愣愣地喊“侵权的事都是别人干的啊,将来打官司别找我”未免有失大学者之仪,也容易寒了帮闲者的心,此刻余大学者精妙的文字功力的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不说“王涛律师的文章是事实”,而是避重就轻地说“条理清楚,心态平和”,既给人印象是肯定王涛文章,又没留下任何把柄证实王文的内容;不说“你们说的我都知道”,而是文学化地说“家人的声音,我听到了”,既给了帮闲者极大的心理满足,又给力求严谨的法庭留下了大大的回旋空间;不说“博客上说的话惹官司我们不负责”,而说“她的博客,其实是她的观众联谊会的一个平台,主角是观众,而不是她”;在博客上文章已经指名道姓、有鼻子有眼地把蒋建国、吴亚玲埋汰得够呛之后,自己再出面高姿态地表示“那个人很不重要,不值得纠缠”、“马兰的对手,是一种不良体制”,更为自己夫妇披上了“无恨的感恩”的华丽外衣,不仅自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更把蒋、吴置于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反击也不是不反击也不是的极尴尬境地——可怜的蒋建国,假设你要是会用这招,也在博客上把余秋雨、马兰的“丑事”大肆渲染一番,然后赶紧宣布这博客是别人管理与己无关,并且告诫大家对事不对人吗,不要老揪着别人不放,想必余大学者也得尴尬一把。不过这显然只能是假设,这种本领非特定时期特定团体的锤炼不能炼成,蒋建国若有这能耐,那就不是“蒋院长”,也得是“蒋大学者”了。所以“最佳文字奖”授予余秋雨,是当之无愧。

  最“名不副实”奖——王涛。获奖理由:此君虽自称律师,更被余秋雨秘书赞为“肯定是经过调查的,公信力比较高”,还短暂地代表了“余秋雨本人的态度”,但行文中却时常犯有关政策法规的低级错误,频频被人揭穿。例如王律师说 “剧院扣押马兰人事档案”,便被侯露根据干部管理权限 “剧院无权决定马兰去留”一枪打倒;王律师说马兰“从未领过这种工资”,被丁普生以“马兰的工资折子是她本人在1992年5月签字后领走的”一击毙命;王律师说马兰因为被扣档案“无法申请演出证”,被网友以“没有档案就不能演出吗”一问哑口……如此粗疏的律师,无怪乎“姐夫”余秋雨要赶紧亲自出马划清界限呢!

  最佳“窦娥”奖——丁普生。获奖理由:相对于“王涛”、“合肥新闻媒体隐蔽采访组”、“安徽省委宣传部退休工部梁志”来说,丁普生的文章不仅敢于详细披露自己身份,更列举了省黄新戏目录、人事档案存放地、马兰工资折账号、给马兰的邀请信、演出劳务费领取单等有力证据,还掷地有声地质疑“我们剧院从没有接到过这样的文件(文化部要求注意马兰劳累问题),请王律师辛苦到文化部查一下该文的文号,发文部门和发文时间,我们希望尽快看到”!应该说是有理有利。可惜此文到了兰迷余迷眼中,不论其列举的事实和证据,立即因为“因为你还在职,必须为现单位服务”,而被定性为“老蒋雇佣的”,从而一概不认了。当然了,余秋雨虽然和马兰是夫妻,但他来说马兰情况却是不用避嫌,完全可信的;王涛虽然是“马兰观众联谊会顾问”,但他也是不用笔显得,也是完全可信的。为什么?迷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老丁啊,你哪怕拿再多的证据,也只配感叹两句“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最被遗忘奖——吴琼、杨俊、陈小芳、袁枚……。获奖理由:马兰被“逼走”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大学者指出了宏观的原因——体制,大律师点明了具体的罪人——蒋建国,为马兰叫屈声自然是一浪高过一浪。然而几人能想到,马兰再好,一个人也撑不起黄梅戏的天空,当年吴琼、杨俊、陈小芳、袁枚这些才华出众、特点鲜明的优秀演员,也一一离开了安徽,甚至离开了黄梅戏,其原因却少有人提起。当然了,她们面临的主要问题和后来余秋雨描述的马兰遇到的问题差不多,没有戏演。莫非她们的离去也是因为蒋建国的排挤吗?似乎那时蒋建国没这种势力吧?而且蒋建国也没法抢她们的演出机会啊。吴琼至今还郁闷难平,谈起赴香港演出《女驸马》的选角问题尤甚,她指的是谁我不敢说,但肯定不是蒋建国和吴亚玲。》》》吴琼方面的说法

  最佳负重奖——蒋建国。获奖理由:在蒋建国、吴亚玲被点名认定为“逼走”马兰的直接责任人后,余秋雨先生谆谆教诲曰:“马兰的对手,是一种不良体制。”此说看似为特赦蒋建国,实际效果却是把蒋的罪名又高拔了一个层次,再次令人感叹此等功夫非特定时期特定团体不能炼成。可怜的蒋建国,顷刻间成了不良体制的代表,对蒋建国的声讨也升级成了对不良体制的声讨,不仅政治上绝对正确,而且还为自己摆脱了民事责任。于是乎,“官僚”、“历史的罪人”、“小丑”的帽子接踵而至,进而有在安徽混得不如意的,觉得安徽体制限制自己发展的,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于是:因为我被体制迫害了,所以马兰也是被体制迫害的。然而光骂体制毕竟空洞,时间稍长自己也无趣了,蒋建国,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一步步成为了不良体制的象征,承受着知情或不知情人士的脚踏炮打,居然还没倒下,负重能力令人叹为观止,这个最佳负重奖,舍他其谁哉?》》》蒋建国的说法

  最无辜受累奖——余秋雨前妻李红。获奖理由:本来李红女士与这场风波毫无关系,可却被人翻出《余秋雨前妻李红:离开余秋雨日子》一文,用以佐证余秋雨的冷酷决绝和马兰并非“与世无争”,使李红女士无辜被连累进来。

  最精明搭车奖——兰迷小头目黄梅痴。获奖理由:风波初起,兰迷们纷纷表态声援,本来没什么奇怪,偏偏有少数兰迷发觉此乃难得契机,借机往自己脸上贴金,拼命为自己洗白。如黄梅痴大版主宣称“这么多年了,大家至少可以了解到我没有坏心眼了吧”,似乎之前的出尔反尔,换着马甲自吹自擂等勾当都一笔勾销了,虽然谁也看不出这些行径和马兰被“排挤”有什么联系,但在“挺马”的大形势下,质疑下去有扭转斗争大方向之嫌,黄梅痴可称小布什之后最精明利用形势的搭车者。

回复 (3) | 收藏 (0) | 1397 次阅读 |
标签:

法兰 (北京)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