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被浪掷的时光

青春都一晌 忍把浮名 换了浅斟低唱

http://i.mtime.com/fal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流金岁月 写日志 | 写影评 | 管理日志

编辑 | 删除 [转]张连康:他来自地狱

法兰 发布于:

作者:宋石男

原文地址:http://siyi123123123.spaces.live.com/PersonalSpace.aspx?_c02_owner=1

一定要记住这个名字:张连康,因为他是地球上所有外语作家的恶梦,一切非中文著作的地狱,以及全部中文读者的酷刑。这个人是我所见过的正版书中最令人发指的出错大师,对他的杰作,甚至极品下流的盗版书商都会不屑一顾。

下面我就简单说说这位地狱来客在翻译中所制造的匪夷所思的罪行。张连康所翻译的这本书是《知识分子与中国革命》,曾任美国史学会主席的史景迁代表作之一,曾获《纽约时报书讯》当年最佳非虚构类图书奖。从中国文化人的角度看,这本书写作方式比较新颖,但是材料挖掘不广,观点分析不深,只能算老外的一种中国普及知识著作,算不上精深,甚至有点花拳绣腿。但是,这并不代表翻译者就可以施展下面的手段来侮辱那位无辜的作者,调戏我们无辜的读者。

初一看,我还觉得此书翻译文字比较明白通顺,而且没有删节,比大陆最近出的同名译作更接近原貌。但很快,我就挨了当头一棒。他竟然用自己中学生的语言叙述康有为的大同书,并且加上引号。随后,我们还可以发现所有原作者曾引用的名人著作片断,翻译者都没有耐心去找出原文,径直用自己中学生的语言强加给鲁迅,徐志摩,闻一多,丁玲……他甚至连《老子》和中共整风文件都不肯放过,统统改成台湾中学生腔。

于是我开始警惕地耸起眼睛,接下来就不断遭遇翻译者有意无意设下的大小圈套,体验了一次全新的冒险式阅读。

这书也可以称作翻译谬误的百科全书。

在人名方面,翻译者将李公朴译成“李刚普”,将“汤化龙“译成“唐华郎”(还不如干脆翻译成郎纳度),将北岛翻译成“白道“(我想北岛可能宁愿被翻译成黑道),甚至将傅雷翻译成“黄书匀“(我至今没有理解这个名字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将陶渊明翻译成“达仁”(也许因为人们一向把五柳先生称为达人,以至翻译者产生这种疯狂的错觉),还把瞿秋白的叔叔瞿菊农降低成“秋“字辈,改名“瞿秋农”。最后,他还把鲁迅公子周海婴的名字,改成我最近发了小财的朋友钟波的老婆的名字“周海英“……

在地名方面,他把井冈山译成“景岗山“(可能跟那个大陆歌星拜过把子),将萍浏醴翻译成“平流里“(前者是萍乡,浏阳,醴陵三地的简称,他竟然三地全错,也不容易),把北京的月坛公园搞成“岳潭公园“(还不如干脆改成日月潭公园)。

在书刊名方面,他几乎不肯把任何一个名字搞正确。萧军主编的《文化报》被翻译成“文化公报”,老舍的《茶馆》被翻译成“茶室“(干脆叫茶餐厅算了!),《骆驼祥子》被翻译成"黄包车",却又在扩号内加注<骆驼祥子>。《天演论》被改为“进化与伦理”,严复可算是领教了信雅达的利害!最后,翻译者好不容易 把《海瑞罢官》的名字写对了,却把作者吴晗写成“吴含“。

在身份方面,翻译者把荣禄称呼为“恭亲王”,在慈禧前面又送上“摄政王“的帽子。我想,旧满清的弈忻和载沣两个亲王,在地下都要气得蹬脚。他并且使用从未登陆中国的“首相“二字,先后形容孙中山,段祺瑞,后来甚至用来侮辱我们亲爱的周总理。

此外,翻译者向来不管年代的一贯性,在1928年让《沙菲日记》初次出版后,不过一页以后再提到,已经变成了1922年初次出版。他也不管同一人物的一贯性。先将丁玲《在医院中》的主角称呼为“刘萍”,后来又叫成“刘苹“,但实际上人家叫陆萍!

他也不管常识,大放卫星 ,提到卢沟桥的时候居然声称该桥全长24公里!并且使用的称呼不是卢沟桥,而是马可·波罗大桥。他还诬蔑最讨厌泰戈尔的鲁迅,在去世前正准备翻译“泰戈尔的死魂灵“!我想,鲁迅和果戈理肯定都很想从地下起来掐他的脖子!

这只是我随便摘录的一些翻译错误,全部的错误至少还在所举的十倍以上。这个人似乎从小就躲进了火星,以至没有任何一点中国古代的,近代的,现代的,文学的,历史的,政治的基本常识。这个人并且拥有比姜维更大的胆子,敢于创新一切未知的人事,真是无知者无畏。

另外,此人还发明了一种新文体,夹译夹评,但是所作注评绝大部分是站在国民党左派的立场,用幼稚园里通用的语言,单方面跟书中人物的言论抬杠。就连台湾的学人,都只好说他是在做一种“反共八股评点全书“。而用我老家乐山的俗话,则是“正事不作,邪事有余”。

一本原来还可以的著作,至少在美国名声响亮的著作就这样被糟蹋了,我想史景迁先生一定后悔认识了这个叫张连康的翻译家。就连我一向温柔敦厚的妻子,在看了部分翻译之后也说:“这个人实在把台湾翻译界的脸丢尽了!“后来,我转述更多错误,直讲到翻译家老张把卢沟桥拉到24公里长的时候,我那温柔敦厚的妻子再也受不了啦,她说:“为什么没有把他逮起来判刑?“

最后这句话有点暴政,不法制,不民主,但我想,所有读过这本地狱式翻译著作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这种念头,并且积极地开始联系公安局。

回复 (1) | 收藏 (0) | 399 次阅读 |
标签:

法兰 (北京)

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