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小溪的石头

石头大叔自从扎根小溪的那一刻,就暗暗的决定……

http://i.mtime.com/fantua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小米家2,3事

小米饭团 发布于:
        大米饭,女,在石河子大学蛰伏了7、8年,上个世纪90年代当上掌门人,旗下弟子不多,每年2人。2001年收了小米饭团跟小米稀饭,教他们种油葵。油葵花开的季节,大功高成,只身去了北京,求学于中国农业大学,博士,研究环境对作物的微观影响。到目前再没收弟子。
    稀饭和饭团同年加入农科系,入大米饭门下之前两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稀饭来自甘肃天水,脸上有两抹淡淡的红,笑的时候像盛夏诱人的草莓果子,朴实又不失健康。对稀饭来说,最不幸的事就发生在2001下半年,大米饭当了她的导师,这本来是另人振奋的,大米饭在油葵种植领域领先国内,稀饭绝对可以跟着她混到不错的试验项目和数目不小的月补贴,但偏偏有个同门师兄--小米饭团。饭团小的时候极度自我中心,中学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人缘,经过高中3年的教化终于有所起色,靠打篮球和一群年级里的哥们打成一片,但从此,值得发扬光大的个性也几乎被消磨殆尽...(待续)
loading...
        打从刚一进入这所大学,饭团就抱定了一个态度--混,,到了2001年这个念头更加强烈了,因为这个时候上到了大三,对这里的一滴点美好幻想也没有了。在饭团看来,和稀饭一起跟着大米饭种油葵只是离毕业越来越接近的一个过程。饭团还把第一次跟大米饭开见面会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等稀饭回来的时候,饭团诚惶诚恐的凑上去问老板的情况,“是个女的”稀饭回答的特别干脆,表情也很生硬,稀饭很担心怎样跟这个小子一起把油葵地种好...“明天早晨7点,试验田,老板在那等我们”“7点!这么......”饭团话还没说完,稀饭已经转身一溜烟的跑远了。对前途的漠不关心给自己带来了信任危机,但当时饭团不是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女的?年轻的吧?应该好应付”饭团给自己发出了这样的信号,他决定把混的本领发挥到极至...(待续)
loading...
     试验田距离学校大概15分钟的脚程,100多亩优质的沙壤土用围墙围着,墙外是散户农民的种植地。围墙的正门处有一片小桥流水,桥是农民们搭的水泥板桥,水是灌溉农田的污水粪水。饭团到的时候,稀饭的自行车已经停在那了,旁边多了两辆,一辆女士凤凰,一辆老二八。饭团还不晓得,今天是米饭家族成员难得的一次大团圆。远远的瞅见稀饭正跟在一男一女的身后往地头走去,女的有30多岁,头发高高的盘在头顶,一身干练的打扮,她就是稀饭跟饭团的老板--大米饭,大米饭正一本正经的跟那个男的说着什么,男的年纪50开外,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微驼的背,走路的时候鞋里像卡了石子的感觉,一颠一颠的。人不可貌像,听稀饭说,他是我们老板大米饭的导师,也就是我们的导爷,老赖。老赖是四川人,大学也学的是农,毕业的时候支边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呆在石河子大学教教书,带带研究生,一干就是30年,长年出没在农业生产一线,造就了一身黝黑的皮肤,光着膀子冷不丁往黑土地里一钻,你还真找不着他。除了脚上长着骨刺外(种地的职业病),身体棒的不得了,再加上人很健谈,饭团打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老人。其实在饭团和稀饭的眼里,老赖比大米饭更象他们的导师,直到现在,一提起老赖,稀饭眼里都会闪着激动的光,将老赖的英雄事迹娓娓道来,亲的跟爷孙俩似的。
    大米饭简单的介绍了课题项目,给稀饭和饭团分了地头,1亩3分田——未来的6个月这就是小米家的地盘啦,哈哈,接着讲了当前需要着手干的工作和需要注意的事项,最后交代稀饭跟饭团有什么问题直接去找老赖,因为她要去北京开个什么代表大会,忙~~。饭团还没来得及寒暄几句,大米饭就准备打道回府了,靠~~饭团瞄了一眼正低头拨弄土坷垃的老赖“老汉,你被我们老板卖了 呵呵”
loading...
当天下午,老赖给稀饭和饭团上了第一堂课,课名叫做“认真”。试验田里有一片春播油葵,老赖让两人给油葵喷生长调节剂。饭团从库房里背了一大捆塑料薄膜来,按老赖的吩咐,稀饭抱着薄膜卷,饭团扯着另一端沿着划分好的区域扯动前进,每个转弯的地方立个1米多高的树枝做桩,薄膜就像一道乳白色的围墙将这一区域分隔开来。完成之后,整个油葵地被整齐地分割成四个大小相同的小块区域。“呼~~呼~~啊?!”饭团还没来得及喘两口气,后续任务就跟着来了:四个喷壶、两种生长调节剂、一大缸水,配四种不同浓度的喷剂。配好之后,稀饭掂着喷壶小心翼翼地给每块区域喷着,饭团撑着更大地一片薄膜,将自己、稀饭以及被喷的植株裹在一起,不能让喷剂顺着风势飘到其它区域里。远远地看过来,饭团像是裹着一层雨衣,雨衣里包着一大堆的东西......太阳快下山的时候,稀饭喷完了最后一块区域,饭团站在旁边机械地举着“雨衣”,额头被太阳烤地黑亮黑亮的,双眼目光呆滞“干完没?干完了过来嘛”一直在边上跟老农们神侃的老赖突然发话了,饭团惊恐地转过头,近乎绝望地瞧向老赖,“又干什么?还让人活不让人活?”,“娃儿们,累了吧,我带你们刺东西切” 饭团激动地差点没一头栽倒,死而复生的感觉比任何时候都来的强烈......那天晚上吃的什么饭团已经记不清楚了,稀饭跟老赖两个人忘年交一般的神侃的什么也记不清楚了,饭团跟没见过白饭似的狼吞虎咽着“原来饭也能这么香的啊~~”
loading...
回复 (0) | 收藏 (0) | 160 次阅读 |

我们仨儿 (成都)

男 40岁 水瓶座

日志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