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一梦两蓝天/王杨的电影博客

电影就像一辆长长的夜车,夹杂着欲望滚滚而来。

http://i.mtime.com/filmw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卖花女的投降《窈窕淑女》

一梦两蓝天 发布于:


今天看《窈窕淑女》有一个段落非常喜欢 赫本扮演的卖花女在街上和阶级兄弟姐妹们
边唱边跳 过目难忘的表情 我想对于赫本言辞大多已近变得苍白无力 只是突然在这部电影这个角色形象之中看到了光影记忆里许许多多的人 这里的卖花女似乎代表了一种其实传统但是又经久不衰的形象 出身下层 热情善良 天真顽皮 美的脱俗但又被平凡所暂时掩盖
这样的女性形象在现代电影中非常常见 但又百见不厌
片中卖花女热情洋溢的唱到:“我只是想找个温暖的地方 能过使我躲避风寒 我只想每天都能吃上巧克力 我只是想要有人把头枕在我的膝盖上 这个人会对我小心呵护”
她“只是”想得到简简单单的生活 以及自我尊严和受他人重视 我们可以大体来归结以下这种具有代表性的女性形象:具有似乎是天生就有的“平等意识” 带有顽皮和藐视传统性格特点 他们不拘泥于上层社会的体面 也没有中产阶级的伪善 要求自己工作(在片中卖花女曾大义凛然的说要自己工作养活自己的男人)养活自己 他们天真可爱
生气了会向对方摔脱鞋 表示嘲讽会向绅士吐舌头 这简直就是新女性的典型形象
现在我们早已认可了这种形象 因为我们的周围的女人已经这样过活了
从五、六十年代的女权运动到今天的女性时代的到来 这样的“光辉形象”已经司空见惯了
可是对于绝对的女权主义者来说 仿佛仍旧处在一种荒谬的境地
其实男权从来没有丧失其稳固的地位 不仅如此 男权体系在20世纪中对女权体系进行了更为全面的同化和吞并 对于这种“新女性”形象的接受 它其实是男权主义将女权主义提出的想法纳入自己新的适应性更强的新体系得一个过程罢了
此类影片中虽然出现了这样一些新女性的角色 但是这些角色在影片结束时无一例外的获得了“投降者”的真实身份 女权主义更像是男权为了改变自我口味而诱导女人发起的“风格改变” 最终强大的男权将反对自己的力量热情“招安”了
这个社会控制体系得基础仍旧是男性主导下的权力交换活动 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男权是怎么样利用“身体”对女权进行控制的 去看看各种媒体上那些美女照片 去看看男性对于女性“身体”的消费 男性体系更多的将这种“离经叛道”的形象自然而然的想成是一种口味的变化 比如《我的野蛮女友》所揭起的对于外刚里柔的种种想象
体系只是变幻了游戏的规则 而变幻这个规则的权利却没有动摇
在历史中 女人是如何获得权利控制的呢?主要是利用在男性权利之中进行片面的操控而达到的 对于银幕形象来说 过去那种外表温柔 内心险恶的女人形象正是女性在历史权利博弈中的代表性形象 而出现在20世纪后期的“新女性”形象其实更像是男性在女权运动思想的推动下 重新选择的结果 “野蛮女友”式的外强里柔 是不是可以被解读为是男性对于“阴险善于设计”的旧女性形象的厌弃呢? 他们需要的是一种没有真正的反对意识 只是通过外化的强悍无理来证明自己纯真善良的形象 这样的形象虽然外表坚强但是在根本上并不会对男性权利体系产生动摇 男人们更加舒心了静心了 而女性自己也沉浸在这个虚假的形象里面不能自拔 这样天下太平 男人省心 女人安心以至于皆大欢喜
“卖花女”最终失败了 虽然人们认为她已成功 女权主义者的尴尬仍在继续

回复 (1) | 收藏 (0) | 570 次阅读 |

一梦两蓝天 (西安)

男 36岁 巨蟹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