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一梦两蓝天/王杨的电影博客

电影就像一辆长长的夜车,夹杂着欲望滚滚而来。

http://i.mtime.com/filmwy/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十字街头

一梦两蓝天 发布于:


我一直在想 我看到的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对于庞大的中国社会中渺小的我们来说
现在与未来所带来的引申含义总是模棱两可或者说若隐若现
当曾经年少的孩子们在急变的社会变化中猛然抬头 十字路口般的选择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这个时代看起来很安逸 在商业化的美好嘉年华之夜 一切都那样的安好可人
衬托出太平盛世的美好 但是 我们仿佛变成了做在原地 表情木讷的小丑
渐渐得 我们发现我们的过去很模糊 我们的未来更模糊
80年代出生的孩子们 在自己的”花样年华”里似乎正呈现出一种集体失语的窘境
我想 我们是焦虑的 面对这个世界橱窗中的五颜六色的商品
面对自我和国家未来的未知答案 以及精神家园的虚无和困惑
我们究竟何去何从?

无法质疑这样一个时代是”美好”的 就像我们没有办法质疑我们自己的存在一样
时代既然和处在时代中的人们相重合 那么带来的必然是无可奈何的自我肯定
时代带给了我们什么呢?是良好的生活环境 丰厚的学习资料 包罗万象的讯息
教育理想的破碎 流行文化的侵袭 最后变为自我方向的迷失
我们成为了商业社会的”我们” 这仿佛是一个”它者”的称谓 变得陌生和诡异
每一个时代的人都需要在自己的时代框架里证明自我的存在
就像60年代的嬉皮士们 用迷幻剂大嘛和无政府主义泛和平主义等等
在大街小巷里证明自己一样 他们外表上的”崩溃”并不代表他们在历史上的崩溃
如果他们用反抗”平安社会”来维护世界的和平 我们并不能说他们的行动就没有价值
相反的 我们渐渐发现我们这一代人正面临一种历史集体的失语
特别是当代中国社会的图景 更加剧了年轻一代的”未来焦虑症”

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焦虑? 我想原因在于我们生活在一个太过于现实化的社会
伦理道德的最终起身离场 文化的断裂 和对于社会父权的茫然颠覆 商业主义的大行其道
这些并不是什么革命性的创举 它们带来的反作用已经现露出来
中国新启蒙运动的试验品们已经长大了 他们诡异的挤眉弄眼 俨然一个个怪物
致使他们的长辈们不得不感叹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来了
但是 这或许并不是某种核泄漏污染 也不是松花江水污染
而事实上一个新的物种诞生了 就和他们所处的时代一样 丑陋沉闷但又光芒万丈充满生机
他们与长辈们的隔阂 就像中国历史的阶段性隔阂一样 让人咋舌
国际局势的变化 东亚的政治角力 ,民族历史苦难 和新的警惕及新的霸权主义宣泄
使得这代人必然生活在惶恐不安之中
就像谁也不相信2001年9月11日两架飞机冲进美国世贸大厦一样
我们谁也不敢肯定的说 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 中日中美就不会交恶
国内法制的不够健全 传统”人治”主义的失控 使得这些孩子们一方面对于改造国家
具有万分信心另一方面对于这个问题多多的祖国 变得逆来顺受或者同流合污
全面的自由主义 由于 政治说教的不恰当表达而显得变本加厉

反对教条主义的年轻人 往往无可奈何的重新被拖进强大中国社会的教化所里
理想主义并没有消亡 但是 现实主义独断专行的做风将它们的理想淹没在滚滚洪流之中
如果以前还是某种硬性的权利系统统辖一切的话
那么现在便是一种软性的权利系统在左右人们的想法 使得身在其中的人们跟本丧失了反抗的可能
就像一个拳击手遇到一个太极大师
80年代生人的孩子们之长辈已经无法改变切完全适应了这样一种节奏
虽然80年代出生的孩子们也正在学着慢慢适应 但是即然属于这个时代的”现在时”语系
那么必然是和这个时代保持了暂时的同步 以及影响这个社会的最终可能性
在我们的出境下 文化心态的建设和创制现在看来是最最重要的
这是个缺乏文化的社会 你也可以说它属于一个不文明的社会中的一员
我想这些改变的力量 大多是我们无法凭空掌握的
而是深藏在这代人的血液里面的基因 人总会长大 扯断枷锁的日子必将到来
社会发胀和个人理性的复苏 之间的矛盾必然会越来越大
最终 这个现在看来历史上最稳固的社会图景 也将会在这矛盾的冲击下分崩离析
从而创制出适合于这个年轻物种们的世界 我再次声明这绝不是什么核子泄漏事件
作为催化剂 我们确实需要时代的总结者以及再造者 需要时代精神的整合者
我们最最需要呐喊者 需要行动者
如果有一天 我们真的可以在这骗人社会的温馨图景里一觉醒来
那么我们会萌发改造这个世界以及创制这个时代的决心 十字路口也仅仅是一个插曲而已
说真的
我并不担心我们在这十字路口前选不对方向
而是担心我们对这个十字路口望而却步害怕承担这时代的责任
近而与过去同流合污 须知我们在劫难逃 唯有面对
回复 (0) | 收藏 (0) | 332 次阅读 |

一梦两蓝天 (西安)

男 36岁 巨蟹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