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星期三噪音

寂静的世界如此可怕

http://i.mtime.com/fndxm1981/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失魂》的“回魂记”

Wednesday 发布于:

 《第四张画》让钟孟宏拿到了金马奖最佳导演奖,但好像对导演拍片环境的改善帮助并不大。叫好不叫座的现实,让导演在为下一部电影筹措资金时依然困难重重。导演在接受记者访问时也曾开玩笑地感叹:“为什么喜欢我电影的人,都不是有钱人?”于是《第四张画》之后,钟孟宏拍了《失魂》,一部很特别的商业类型电影。

不过,艺术家哭穷的事也要分开来看:票房不佳投资少是真,而借着得奖的东风期待在商业上有所突破恐怕也是事实。导演与投资方互惠也是好事,而对之前电影生涯颇顺遂且成功的钟孟宏来说进行这样的尝试也有一定的吸引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导演“仍可以在包装的底下实践自己内心想要表达的纯粹的东西”。

《失魂》是带暴力元素的惊悚心理剧。在台湾,惊悚恐怖类型的电影是有一定市场的,而且“失魂”的本土味也很浓。青年阿川的身体里“住进”了别的人,并由此导致了一系列命案。不过,导演显然没有要像通常类型片的处理方式那样简而化之——失魂是因为某种恶,杀人也是因为恶,恶被除掉一切就恢复正常了,而恶本身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或设定——不仅要说明失魂的来龙去脉,更重要的还要解释如何来“回魂”。故事以父子关系为线索展开,“人”本身依然是被关注的核心。人面临各种压力,有时候情况特殊,例如永恒又特殊的死亡的影响,人就可能失控。至于如何被拯救,关键还是在“人”自己。导演讲了一个“三个猎人”的寓言性质故事,局面就更复杂了一些。

在影片开始不久,生病的阿川被同事送回老家,途中有个有趣的细节。纳豆扮演的同事在路途中抱怨。他本不在护送之列,但因为觉得“台北很闷,要出来透透气”而搭上了便车。结果却是:风景看一会就腻了,而原本期待的所谓“乡土风情”也没有看到。又因为多了他一个,狭小的车内空间更加局促了,搞得大家都更难受。
充满幻想的城里人,到了城外后,失望了。

精神心理疾病常会被贴上时代性标签,和城市一起成为现代性的特征。远离城市,是否能够远离烦恼呢?回到家庭,是否就能找回失去的魂呢?给出了“回归”设定的导演又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或者说事情没这么简单。

阿川是个厨师,干的是杀生的活,非常频繁地接触死亡,这是阿川发病的直接诱因。因为关于死亡,阿川偏偏是个敏感者,他有童年时挥之不去的阴影:他看到父亲杀死了母亲。他见证了死亡,不仅要承受失去母亲的不幸,他还要面对制造了死亡的父亲,太残酷了(阿川之后选择了或者说只能出走)。按照父亲的说法,他是应身患绝症的母亲的请求而动手的。不管父亲说的是不是真的,至少在那时无法化解阿川的压力与困扰。

阿川生病后被送回家回到父亲身边,有了重修“旧怨”的机会,但结未解之前,回到以前的环境对阿川反而是种刺激。阿川更加失控了,他杀死了照顾他的姐姐。而且失控的人也不只是阿川一人。为了阿川,为了这个重新回到身边的儿子,父亲杀了来找女儿的女婿。父亲陷入一种偏执,为了儿子做什么都在所不惜,不仅为过去,更为了将来。但未来会怎样,他其实也不知道,但他能做的就是守着儿子。带他看病;面对威胁也不会手软。

影片的核心——“三个猎人”的故事——本身并不难理解。看着危险还带有死亡气息的带枪猎人,不仅于“我”无害,还在遇到困难阻碍的时候,帮“我”脱困。要解决问题首先要克服恐惧面对问题。对失魂者阿川来说,就是要直面让他失魂的根本原因:童年时目睹父亲杀母。克服现在的恐惧,才可能拯救那个在那时候就压抑迷失堕入黑暗的小男孩。不能再逃避了,黑暗的种子已经萌芽,再这样下去就只有毁灭了。

故事里的三个猎人,对应到阿川身上又是谁呢,帮助阿川的人在哪里?

因为“三个猎人”有明确的“三”这一数目,所以很明显,在电影中对应的就是被杀死的姐姐、姐夫以及警察三人。杀死姐姐让阿川某种程度上处在了和父亲当年的一样的状态:杀死至亲但其实并没有来自本人(杀人者)的恶意(父亲是帮母亲解脱,而阿川则是“生病”了)。之后父亲杀死来寻找女儿的女婿,就有明确的目的了,那就是要保护阿川。来自父亲的爱,阿川显然也感受到了。他主动要求继续“关”在小屋里,以免继续失控给父亲添麻烦。最后阿川杀死闯入者警察,就不是失控了,而是一种自我保护,为自己也为父亲。这时父子两人因为闯入者已完全处于同一阵线。父子之间的误会消除了,阿川的病肯定将会好转,而父亲也终于得到了解脱。三个死者,也是三个使者,引领着失魂者阿川,走过生命中最黑暗的一段路,回到正途。

“三个猎人”在心理逻辑上可以自洽,但在情节的具体体现上或许会有些问题。被杀死的人都是无辜者,用别人的死亡来拯救自己,旁观者(观众)总会觉得变扭。或许这也就是影片很凌厉深入,但却有点无法真实触人心弦的一个原因。人物,不管是主角,还是那些牺牲者,多少都有些符号化,这或许也是“类型化”一个弊端。

除了父子二人,影片中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人物值得一说。那就是梁赫群扮演的在地警察。他也是阿川的同学,在阿川离家之时他常看望照顾阿川父亲,代了阿川的子职。阿川回归、一系列事件发生之后,他也没有要对付阿川(自己危险时也没杀他),最后还遵照阿川父亲的意愿处理后事。梁赫群这个容易被忽视的人物,其实在整个电影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为故事及主题提供了不可缺少的中介与补充。。他身上有导演赋予的双重身份:他既是可以信赖的“家庭成员”,又是一名有公职在身的警察。这样的特殊性,让他成为外界可以进入到失控父子世界的唯一人(女儿女婿是身份弱势,外来的警察是情感弱势,都是单一性的。)。他也不仅仅是一种联系而已,他进入其中,在这对父子其中一方缺失时,在一定程度上充当其角色,维持适度的生活秩序,使这个失控的世界不至于完全崩塌,并有了恢复“正常”的机会。

《失魂》是部有质量的又很特别的惊悚心理片,在表演、艺术性等方面也很有特色(本文主要就“失魂回魂”尝试解读,其他就不多展开了)。而《失魂》跟钟孟宏导演之前的电影相比,对一般观众来说,会有不小的落差,口碑也有些呈两极化。不过,导演似乎没有要停止在电影商业化类型化方面的尝试,下一部电影《一路顺风》将更加通俗化。那会是怎样的一个新局面?

失魂 Soul(2013)

8 .0

失魂(2013)

影评(11)

收藏(60)

回复 (4) | 收藏 (0) | 277 次阅读 |

Wednesday (苏州)

男 摩羯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