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罂粟情人:乔纳森·莱斯·梅耶斯

Ivy 发布于:

  喜欢看他安静的样子,像高贵的英国王子般傲慢冷峻,像从油画中走出来的法国贵族般遥不可碰;也喜欢他那不多见的灵动,因烦躁不安而疯狂扭动的身体,燃烧着的却是绝望灰暗的火焰。没有人能像乔纳森·莱斯·梅耶斯一样,生得这般浑然天成,美得这般雌雄难辩。哦,请原谅我选择用“美”来形容梅耶斯如此立体的轮廓,因为实在找不出更加贴切的字眼……他就像是一只找不到家的波斯猫,闪烁的蓝眼睛里满是孤独和忧郁,让你忍不住驻足想去温暖他的冰冷。可是当你伸手去抚摸他时,他却远远地逃开,因为你不是他温暖的家,更不是他倾心等待的那个主人。但他就像罂粟一样,是男人女人的精神食粮,无论你被推开过多少次,都没办法戒掉他。

  动荡的童年】

  总想知道乔纳森·莱斯·梅耶斯身上那股凄美、病态的调调源于何处,却从没想过会和一个如此让人伤感的故事联系到一起。虽然梅耶斯一直将爱尔兰的科克郡当成自己的家乡,其实他真正的出生地却是都柏林。1977年,刚刚出生的梅耶斯就随父母举家来到科克郡定居,只因为这里有一家更加权威的心脏病治疗中心,也许可以治愈他先天性的心脏顽疾……很难说是不是梅耶斯天生的缺陷拖垮了原本还算和睦的家庭,自从他懂事以来,父母的争吵就有如家常便饭,从最初和他的病情有关,发展到后来鸡毛蒜皮的小事,直到父亲不辞而别,才为这一切画上了一个句点。虽然当时只有三岁的梅耶斯并没有意识到真正发生了什么事,但妈妈卧室中时不时传出的低声抽泣,却给他幼小的心灵埋下了阴霾的种子。

  爸爸的离去,梅耶斯和三个弟弟的饮食起居就全落在妈妈一个人的肩膀上,挣钱养家的同时还要照顾四个年幼的孩子……梅耶斯童年最清楚的记忆就是在孤儿院寄宿时睡的那张能搁折腰的硬板床。即使生活如此困苦,当父母在梅耶斯六岁那年办理离婚手续时,对于爸爸提出要带走梅耶斯的要求,妈妈还是拒绝了,孩子是妈妈的心头肉,她舍不下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更何况是四个兄弟中身体最差的梅耶斯。

  从小“放养”的生活让梅耶斯一直都不知道何谓生活的责任、纪律的约束,心脏的隐疾就好像一枚随时会夺走他生命的定时炸弹,这种不确定的生存形态让他更加自由散慢,很难管束。由于时常缺勤,梅耶斯16岁时即被退学,从此开始和一群哥们终日游荡在科克郡的大街小巷,或24小时赖在昏暗的台球厅里一边打球一边装颓废……可是令梅耶斯始料不及的是,自己的生命转折之处竟然也发生在这个脏不拉几的台球室里。

  【表演?工作而已】

  乔纳森·莱斯·梅耶斯本姓“弗朗西斯”,后来他将名字改为母亲的姓氏“梅耶斯”,一半是出于对伟大母爱的敬意,一半则是在否定他那不负责任的老爸。“哈伯德演员公司”的经纪人在台球厅里众多半大小子中,一眼就相中了单薄到能被风吹走的梅耶斯,安排他去参加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1994年的作品《钮扣战争》(War of the Buttons)的试镜,然而,虽然连续去了三次,并坚持到最后一轮的选拔,但梅耶斯并没有得到这个角色,他败在了空白的表演经验上。就在梅耶斯打算放弃,另谋出路的时候,却意外收到了一个热汤的广告邀请……梅耶斯一直鲜少提及这个有点白痴的广告,但它却属于他真正意义上的“开始”。而且,工作很快就找上了梅耶斯,虽然只是让他在《无名小卒》(A Man of No Importance)中扮演一个真正的“无名小卒”,微不足道得就连名字都只是“第一个出场的年轻人”。

  短短的两年时间,梅耶斯就爬到了主角的位置,不过这部讲述爱尔兰小镇生活的《芬巴·弗林的消失》(The Disappearance of Finbar Flynn)只在英国上映过。由于影片的后期制作不断延期,长达半年之久,梅耶斯趁着这个空档打算回科克郡休假时,却接到了导演尼尔·乔丹要求试镜的电话……然后,他得到了《迈克尔·柯林斯》(Michael Collins)中那名杀手的角色。尼尔·乔丹在回忆录里是这样评价梅耶斯的:“这个长得像极了年轻时代的汤姆·克鲁斯的男孩带着惊人的自信向我走来,显然,他的自信源于他在表演方面的傲人天赋。”自此以后,属于梅耶斯的命运之轮才算真正运转起来,可是很多人却对他的特立独行持保留态度,因为他的选片标准杂乱无定向,还电视电影两头忙。但梅耶斯却觉得没什么丢人的,对于他来说,表演不过是他能找到的最轻松的工作而已--只要给钱,他就能演,然后一拍两散,各不相欠。

  梅耶斯的事业转折似乎都是以两年为一个时间单位的,1998年的《天鹅绒金矿》横空出世,让世人彻底见识了梅耶斯的中性美。整个故事都是以摇滚歌星布莱恩·斯雷德为中心展开的,对焦在英国70年代的“迷惑摇滚”,见证了多少人狂妄的梦想……从最初的金色卷发、深红长发,到后来的浅蓝色短卷发,以及最后的那一头扎眼的冲天蓝发--这个有着修长的男人身材和精致的女人面孔的尤物,终从“变态”升级为男女通杀的罂粟情人,而梅耶斯的音乐才华,也在这部影片里有了昙花一现的灿烂。当有人不停地为梅耶斯的“美貌”惊叹时,他并不像其他男人那般反感这样的称赞:美人就是美人,没有男女之分。

  【换一种活法】

  当年共同出演《天鹅绒金矿》的克里斯蒂安·贝尔和伊万·麦格雷戈今时今日的地位皆不可同日而语,所以说梅耶斯是个真正慢热兼大器晚成的人。奇怪的是,每年都有平均两三部作品出炉的梅耶斯在聚拢人气方面却显得不大在行,喜欢他的人很小众,但每一个都是死忠。2000年,英国的迷你系列剧《仇云盖堡》(Gormenghast),将梅耶斯再一次拉到一个表演上的高度:他的角色是出身低贱、却异常聪明有天赋的“佣人”,一个不择手段向上爬的卑贱“老鼠”,最终以悲剧收场--他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以错误的身份出生在错误的年代。可是至此以后,梅耶斯似乎因为外表的柔弱迷离被定了型,出演的皆是些以诱惑天真女人为乐的不入流角色,像《提图斯》(Titus)、《普罗萨克王国》(Prozac Nation)、《魔界重生》(Octane)……最近的则是《名利场》(Vanity Fair),如此看来,2002年的《我爱贝克汉姆》(Bend It Like Beckham)中的那个帅哥教练,应该算是他从影这么多年来最“正派”的角色。

  意识到是因为自己外表的“病容”而导致事业上的瓶颈,梅耶斯在2004年专门请了营养师和健身教练,有计划地增重25磅,一直都只是“年轻漂亮”的他,终于开始展现些许男子气概了,甚至还在“男人味”浓重的史诗片《亚历山大大帝》中流露了一下战士般的气魄。就在这时,由CBS牵头,美国和德国联合出资将“猫王”的一生拍成迷你传记系列剧《猫王》(Elvis),并公开招幕“猫王”的扮演者……一石激起千层浪,有超过300名“猫王”的fans前来试镜,除去那些纯粹凑热闹的,也就是说梅耶斯至少让200多人知难而退,才得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就是偶像的魅力,要么毁了你,要么成就你,很幸运,梅耶斯属于后者,在横扫电视类的各大奖项之后,他捧回了一座金球奖杯。

  虽然有人气美女斯嘉丽·约翰逊的助阵,但《赛末点》(Match Point)更像是伍迪·艾伦专门为梅耶斯打造的独角戏,剖析了一个不惜拿婚姻做赌注、一心想要挤进上流社会的过气网球选手的道德沦丧……影片得到了非常高的评价,说是伍迪·艾伦拍的惟一一部能让人轻松看懂的作品,而梅耶斯的角色,也是伍迪·艾伦近十年来所刻画得最完美的一个。今年,你将首次从暑期大片中找到梅耶斯的身影,他会在《碟中谍3》里与汤姆·克鲁斯并肩作战,但梅耶斯并不觉得这是自己交了好运,他总是抿着嘴角不以为然:“我发现,那些在影片中肮脏龌龊的大反派,到现实生活里却是最善良的人;至于那些大银幕上的英雄人物,则总是能做出让人不齿的勾当……”看来梅耶斯还是个心直口快的“君子坦荡荡”,不过如此地意有所指,到底不是一种明智的做法。

回复 (2) | 收藏 (1) | 1927 次阅读 |

日志分类
日志标签
更多 >>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