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冷雨乱涂鸦

一路轻歌,一路浅笑。。。

http://i.mtime.com/fudsu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四季商人》:执着?死亡!

幽窗冷雨 发布于:

文/幽窗冷雨

  《四季商人》弥漫着一种彻骨的悲凉,法斯宾德阴冷的基调令人不寒而栗。透过冰凉的画面,我们可以窥见那对西方现实世界深感沮丧的绝望灵魂。法斯宾德并不是一个沉思的智者,他不能如安东尼奥尼一样对世间冷眼旁观。他也不是一个洒脱的人物,不能像文德斯一样对生活满怀坦然。他是一个执着的艺术家,沉湎于现世的痛楚与折磨,他看不到希望,生存的荒诞、人格的异化、沟通的断绝,无不让她倍感失落。法斯宾德的电影,是自己生存境遇的再现,童年的梦魇一次次被翻开,天真的梦想一次次被打碎,遗留下来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要么随波逐流,要么彻底覆灭。
  法斯宾德是真诚的,他把自己一切具象化为银幕中的影像,通过那一个又一个令人辗转反侧的悲剧,呈上自己短暂而辉煌的一生。《四季商人》汇集了法斯宾德对爱的企盼,对融入群体的渴望,以及对世界的悲观和黯然。这种矛盾心理一直纠缠不休,如同影片中的男主角汉斯,这个被自己至亲至爱之人抛弃和鄙夷的角色。从一开始,汉斯的希望就在一点点的被磨灭,直至最后消失殆尽,被死亡吞噬。那是一个不需要梦想的年代,物欲横流、道德沦丧,每个人都戴着面具,假惺惺地追求表面浮华的体面生活,经济地位决定社会地位。在汉斯的母亲眼中,儿子没有按照她的意愿,继续学业,而是选择出国当兵,是没有出息的;因为妓女勾引而被警局开除,让她颜面扫地;做个沿街叫卖的小水果商贩更是难以忍受。在这个富足家族里面,汉斯是唯一的无产者,所有人都高高在上,俯视汉斯。就像其妻子伊尔姆加特的情人安策尔所言,“大家都把他当成笑料”。
  法斯宾德用精简的布景、平实的对白、俭省的音乐,突出人物内心的空荡和荒芜,勾勒出一个找不到精神家园的世界。汉斯原来喜欢播放一张满怀希望的唱片:“没有人能束缚你的理想,即使在你做梦时,也能变成现实。”他原本以为,“假如我学会了做正当的生意,事情就会变好。”但事与愿违,所有人依旧高高在上地审视着这个可怜人,他找不到一丁点尊重和关怀。即使他的姐妹安娜,虽然表现出对汉斯处境的怜悯,也仅止于毫无行动的评头品足罢了。当汉斯想在安娜身边寻求只言片语的安慰时,迎来的只是事不关己的冷遇而已。
  在汉斯的生命旅程中,女人一直是影响其生活的主要角色,压迫其精神的母亲、利用其懦弱的妻子、断送其前程的妓女、掠夺其情感的情人以及当众撕开汉斯脆弱心灵防线的姐妹。法斯宾德根据残酷无爱的现实,构筑起他的世界模式。作为象征着母性与包容的女人,在法斯宾德眼中却是如此冷漠虚荣。《四季商人》中,人是被最大程度放逐的,性格分裂、潜意识压迫,对前途充满绝望和恐惧,正如法斯宾德第一部剧情长片所说的:爱比死更冷。对于汉斯来说,死亡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再害怕的东西,那十五杯穿肠烈酒,是这个在世上独自徘徊的孤独行者对现实的最后告白。家?不再有!亲人?不复存在!母亲、妻子、女儿、朋友、学校、警察局……渐渐模糊起来。
  汉斯的死,并非对世界的抗议,或许他乐于离开,正如安娜对汉斯的女儿瑞妮特所说:“人们对你的爸爸一直不好。如果他想活的话,他一定会活过来的。”汉斯的确想过好好地生活,打骂妻子时的指责:“你不能叫我老鼠,说我逃避责任!去啊,去叫警察,你这个婊子。”表明他自尊仍在,在骨子里,他仍想好好的生存。法斯宾德开头用一个特写的长镜头,描述汉斯在街头叫卖细节,那时他的眼神里还充满希望,叫卖声不仅是对生活的向往,也是对情人的呼唤。不过从一开始,汉斯就注定与这个世界毫不协调,法斯宾德通过封闭式的构图,运用间隔物譬如窗户、门框进行二次框定,造就一个处处受限的世界。停滞的镜头造成一种特殊的审视效果,把人物摆放于世俗的眼光之下。汉斯与妻子之间看起来毫不协调,这个身材矮小的可怜人,面对高挑的妻子,总显得力不从心。一次次甩开妻子,在酒馆里独自喝闷酒的细节令人难忘,汉斯透过窗户望着街上的妻子,两人之间咫尺天涯。那场突如其来的心脏病,把汉斯推向更为痛苦的境地。不能喝酒,不能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这基本剥夺了汉斯作为男人的权利,妻子在汉斯住院时红杏出墙更强化了这一点。汉斯陆续雇佣了两个男人帮忙经营水果生意,但这两个男人的出现只是令汉斯更加尴尬,第一个男人正是与妻子偷情的人,第二个是汉斯的战友哈利,哈利不仅把汉斯的生意经营得井井有条,更把汉斯的家人也“照顾”得无微不至,汉斯彻底成了可有可无的角色。法斯宾德安排了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女儿的学业一开始是汉斯在辅导,但是渐渐地,辅导女儿的事情落到哈利手中,汉斯无事可做,他陷入了沉思。影片安排了一场精彩的对话,卧室里,趟在床上的汉斯望着正在镜子前面做面膜的伊尔姆加特,两人之间的谈话毫无交集。整个过程都是透过镜子的反射拍摄而成,衬托出一种压抑和顾影自怜的气息。汉斯望着镜子里眼前的妻子和镜子里的自己,一切都那么陌生……
  影片绝大部分场景采用自然声响,最令人注意的音乐出现在汉斯沉思期间,当他呆呆地注视着逝去的河水时,悠然的口琴声轻轻响起,他笑了,这一笑,更彰显出他生存境遇的残酷,那一刻,他或许看到了死神的影子。餐桌上,安娜一针见血地对一向蔑视汉斯的库尔特说道:“一个自称基督教会办的报纸,却为了肮脏的政治利益栽赃陷害,这就是你所谓的正当体面的生活么?你有什么资格高高在上地教训别人?如果揭露出来,你们这些上等人可能比谁都下贱卑劣。”这就是现实,汉斯生无可恋。
  其实,法斯宾德控诉的是那个冷漠的世界,所有人都没错,只是他们生不逢时。汉斯的妻子是可怜的,她必须忍受汉斯的打骂,与这个毫无共同语言的男人生活。既然汉斯可以与情人幽会,与妓女调情,自然不能怪伊尔姆加特红杏出墙。从某方面看来,伊尔姆加特忍受的挣扎并不比汉斯少,法斯宾德用一个十分生动的镜头诠释了伊尔姆加特的矛盾,当她与情人正在欢愉时,女儿突然闯入,伊尔姆加特呆若木鸡,继而掩面抽泣,此时,白色的墙角上挂着耶稣受难的十字架……
  社会的眼睛是毒辣的,每个人都活得战战兢兢,为了那微不足道的、虚伪的名誉,就像汉斯的妻子、母亲或者情人一样,在旁人的纷纷议论中走向迷失。这个世界,有谁能做到真正洒脱?又有谁能真正不在乎旁人的眼光?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在社会里如鱼得水,就得像库尔特一样厚颜无耻。汉斯是清醒的,所以只能选择死去。影片的最后,伊尔姆加特请求哈利留下来,和她一起生活,哈利答应了,一切噶然而止,这就是生活……

四季商人 Handler der vier Jahreszeiten(1972)

7 .8

四季商人(1972)

影评(9)

收藏(93)

回复 (0) | 收藏 (0) | 1332 次阅读 |

幽窗冷雨 (广州)

男 38岁 天秤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