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冷雨乱涂鸦

一路轻歌,一路浅笑。。。

http://i.mtime.com/fudsun/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游戏规则》:期望失落

幽窗冷雨 发布于:

文/幽窗冷雨

一、电影与社会

  1939年的法国弥漫着一种悲观失望气息,经历了经济大萧条和政治动荡后,一贯崇尚自由、理性和民主的法国知识界日益丧失其滋养土壤。面对法西斯主义疯狂崛起,知识分子与普通大众捍卫正义与真实显得非常无力。世俗社会逐渐抛弃对真理的追求,转而对巨大物质统治产生向往、对权力和光荣充满渴望,这让谎言、非正义、非理性行为成为主流。1929年开始的经济危机在法国持续得异常漫长,直至1935年,都尚未完全摆脱困境,伴随经济危机的是无止无休的政治斗争,从1929年11月塔迪厄第一次组阁到1935年5月议会选举,法国共更换了8届内阁,都因无力应付经济危机先后下台,每届平均任期不到4个月。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在频繁的权力变幻中摇摇欲坠。1935年至1938年,法国人民阵线由勃兴走向解体,1938年10月慕尼黑协定签订后,争取自由的人们彻底绝望了,剩下的只有自欺欺人地生存,或者虚伪地存活于世俗所设定的“规则”。
  对应一战到二战这段独特历史,法国电影界也呈现出独具一格的变迁,从一战后自由挥洒的先锋派电影运动,转入30年代的诗意写实主义。诗意写实电影表现为文本上的自然主义,创作上的人道主义,表现形式上的诗情画意等等。通过用光、明暗对比、画面气氛、音乐烘托以及具有隐喻意义的道具,对现实进行一种诗意再现。如同巴赞所说:“这些影片虽然各具特色,却都无可争辩地具有一些共同点,它们在剧作与风格上的相似是显见的,所以人们往往把它称为战前法国电影的‘黑色现实主义’……实际上,当时法国电影的‘黑色现实主义’是一种悲观的浪漫主义,它是充满社会幻想的‘现实主义’。”它主要强调的是一种普遍晦暗、道德沦丧以及悲观绝望气氛。而诗意写实主义的兴起也有其技术原因,有声电影流行之后,由于在野外拍摄采集声音不便,片场和布景突然变得重要起来,电影也由直接呈现转向气氛营造,灰暗的夜色、寂寥的雨天以及阴沉的街景,常常预示着阴暗的人生命题,这种不安被糅入法国人独有的浪漫和抒情,从而带出一种感伤、荒凉的美感。
  诗意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就是印象派画家奥古斯特·雷诺阿之子让·雷诺阿,他的影像继承其父亲的印象主义画风,崇尚一种介乎诗与自然之间的表现形式,纪录生活时不掺杂主观感情,焦雄屏评价雷诺阿时说,“他的悲观不似迪维维耶或卡尔内那般彻底,他创造的角色固然因为环境而有内在的忧伤,但是最后都以一种平等而温柔婉约的人文主义包容着角色的弱点,从而从作品底层浮现生命和人性的光辉。”
  雷诺阿在政治上与左翼人民阵线较为一致,这使得他的影像呈现出来对现实社会的失落感,与那个时代特征十分恰合。彼时的法国弥漫着悲观与无望,工厂倒闭、工人失业、法西斯主义萌芽,置身其间,个体无力回天。电影正是集体绝望的反映,在《游戏规则》里具体化为一种作茧自缚的规则,沉默的背后隐藏暗涌,上层建筑风雨飘摇。同时,那是贵族绅士的教养受到大众文化严重冲击的时代,两者相互碰撞的结果呈现出两败俱伤状态,这更加剧了整个社会矛盾。就如同《游戏规则》里雷诺阿所构造的贵族和佣人两个平行世界一样,影片开头引用博马舍《费加罗的婚礼》中的句子,“敏感的心,忠诚的心。凡是爱所到之处,谁能逃避?不要这样痛苦。想要改变难道是罪吗?丘比特有翅膀,它不也是一掠而过吗?”表面看来轻松戏谑,却隐藏深深的无奈,在雷诺阿看来,舒马赫并非费加罗,纯粹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教训自大妄为的贵族阶层。影片在争执与追逐过程中,两个阶级的人们行为呈现出惊人的相似,同样争风吃醋,同样虚伪无知。罗贝尔与尤里耶斗殴完毕之后,罗贝尔的一席言语,点出雷诺阿所要表达的内容:“当我在报纸上读到一个西班牙的石匠因为争风吃醋而把一个波兰的矿工打死时,我曾认为在我们的社会里决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没想到竟会有这样的事情,真会有这样的事情。”

二、游戏规则

  《游戏规则》有如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丧钟,上层建筑腐败奢靡景象被具象化为考里涅庄园里贵族们空虚无聊的生活,这些自诩代表社会的精英,却迷失在感情漩涡之中。他们无法控制事态发展,也无法把握自身命运。雷诺阿机智地把一群代表不同阶层的人们通过一场聚会汇集起来,勾勒出一幅复杂多样的社会全景图。而谎言成了编制起这个群体的规则,“铁屋子”里是不需要有真诚者或者清醒者的,就像影片所说“自杀的人是不喜欢让人看见的”,在昏昏沉沉中走向死亡的社会也不需要智者的悲歌。雷诺阿事实上超越了对所在时代的批判,而直指人类本质——一种作茧自缚、自欺欺人的悲剧。社会即是游戏的舞台,每个人都虚伪地生存在面具之下,打破规则者必须被清除。在这里没有善恶之分,更无真假之别,奥科塔乌说,“生活中罪糟糕的地方就是,每个人都有他的理由。”
  影片一开始就定下一种格调:真诚者必不得志。飞行员安德雷·尤里耶跨越大西洋飞行回来,所有人都把他当作英雄,期望在飞机场迎接他时,能听到一番激动人心的话,而他却无限失落。奥斯塔乌一语中的:“你是英雄,但是却表现得像个娇生惯养的孩子。你刚从美国回来,打破了很多纪录,大家把你当英雄一样欢迎,总理都献辞,但你没有虚心冷静地接受,扮演好自己作为全国英雄的角色,也没有让广播观众听到想听的豪言壮语,你却因为克莉斯汀(没有前来迎接你而)委屈不已,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奥斯塔乌看来,克莉斯汀是社会名媛,有着自己的规则,“这也是现在这个社会一个现象,如今每个人都撒谎,药店的传单、政府、广播、电影、报纸……为什么我们这样简单的人也要撒谎?”因为他们身不由己。
  考里涅庄园本是上层贵族醉生梦死的地方,因为混入几个不守规则者而变得不安起来。一个飞行员——安德雷·尤里耶,一个流浪者——奥斯塔乌,以及一个偷猎者——马肖,这三人的闯入打破了原有平静,使受谎言掩盖的真实逐渐浮出水面。尤里耶追求真诚的爱情,奥斯塔乌洞悉世界的荒谬,马肖则把偷情的恶习赤裸裸化,他们的言行不符合那个追求表面平静的伪善社会,雷诺阿撕开那张温情脉脉的表皮,所有丑陋暴露无遗。贵族阶层的腐化与解体,平民阶层的无知与冲动,都令人失望。雷诺阿巧妙地把罗贝尔与尤里耶的决斗、罗贝尔与情人吉娜维芙的争执,和舒马赫对马肖的追逐穿插在一起,把两个不同世界人们所作所为交互剪辑在一起。人们惊讶的发现,这些人本质上竟是如此相似,争风吃醋、伪善狭隘。最终目的却都是为了维护那些可笑的“规则”,更让人大吃一惊的是,维护“规则”的执行者,竟然来自贵族们貌似对立的阶级,那个鲁莽无知的庄园看守者。在雷诺阿看来,不同阶级之间貌似不可调和,实际上十分相似,他们玩的是同样的游戏,遵守同样的“规则”。
  事实上,在《游戏规则》中,每个人对自身前途和感情充满不确定性,没落贵族自欺欺人的白日迷梦,看起来可笑可怜。对于他们来说,所有行为都只是为了填补心灵空虚和绝望,偷情、游戏、猎杀种种。生活如同游戏,而游戏就有规则,遵守也好,不遵守也罢,终有散场的一刻。每个人都是棋子,对整盘棋来说,既不可或缺,又可有可无。这种矛盾状态表现为影片中各个角色对自身前途以及感情倾向的摇摆和不确定性。吉娜维芙对罗贝尔说,“信不信由你,你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不知道因为爱,还是因为习惯导致的。”这也是克莉斯汀对丈夫罗贝尔,以及尤里耶、奥斯塔乌的态度,这种暧昧心情集中体现在影片的结束,当尤里耶被舒马赫错杀之后,本想与之私奔的克莉斯汀又回到丈夫身边,一切恍若没有发生过,每个人都在伪善的面孔下继续堕落、沉沦……

三、黑色的死亡之舞

  《游戏规则》在平和外表之下,潜伏着一股悲观的黑色暗流,影片以考里涅庄园的猎场和室内作为主要场景,叙事空间影调黑暗、气氛浓重。雷诺阿娴熟地运用自《母狗》之后开发出来的景深镜头,这种远景皆清的影像语言,让影片各个角色呈现出平行又各异的姿态,配合大量的移动摄影,雷诺阿勾勒出一幅形态万千的世俗群像。《游戏规则》主要采用中景、近景的取景镜头,直指人物内心,其现实主义特征明显,许多技巧具有独创性。在内容上,影片呈现出和小说一样广阔丰富的包容度,该片人物繁多,各个阶级、各种性格的人们都有展现自己的舞台。情节上十分复杂,线索重重叠叠,多角度地展示五彩缤纷、风云变幻的大世界,具备极其深刻的沉思气质。
  死亡几乎成了弥漫全片的宿命,虽然雷诺阿曾表示,“我们将要摄制一部‘愉快的’戏剧,这是我毕生的一个愿望。”然而《游戏规则》在戏谑的外表之下,却隐藏彻骨的悲凉。影片前部分狩猎场面中,雷诺阿用写实的镜头,描述了小动物死亡场景,枪声过后,一片狼藉,弱小的生命应声落地,在抽搐里无可避免地死去。虽然死亡的是那些小动物,雷诺阿造成的效果反而让人对位到这些狩猎者的命运,贵族阶层衰亡的过程中,这些人又何尝不是这种命运?在滚滚的时代洪潮里无力挣扎。这些人的虚弱同时表现在对偷猎者的暧昧态度,对仆人们恣意妄为的无力控制等。
  影片另一个有关死亡意味的情节就是庄园里的晚会,舞台上死神与骷髅共舞,舞台下主人共仆人追逐,两个场面相映成趣,正好指向那个法西斯主义猖獗、群魔乱舞的时代。舒马赫持枪追射马肖时,宾客们都十分配合地高举双手,那是一种束手待毙的意象。在所有人看来,舒马赫追逐马肖,也是节目的一部分,一切都是游戏,狩猎、舞会,甚至杀戮。正是因为这样,当舒马赫误杀尤里耶时,所有人才会表现得如此冷漠。因为对他们来说,尤里耶是规则的叛逆者,他的真诚挑战了所有人的虚伪,让大家难堪,唯有将之清除,才能消弥恐慌。舒马赫在不经意间,就成了执行“规则”的刽子手。这个阶级的愚昧,注定他们只能成为时代变迁的跟风者,甚至黑暗势力的支持者,被利用的工具。
  影片同时展现出一个行将死亡的阶级内部间的矛盾,他们相互欺骗,表里不一。貌似幽默的对话里满是空洞。他们交谈,但从不真正沟通,或者他们压根就不愿意袒露心扉。中庸主义的处事原则并未造就预期的和谐,绝望夹带着失落,整个社会的种种迹象,传达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慌。

游戏的规则 La Regle du Jeu(1939)

8 .5 / 10 .0

游戏的规则(1939)

影评(42)

收藏(378)

回复 (11) | 收藏 (12) | 2292 次阅读 |

幽窗冷雨 (广州)

男 37岁 天秤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