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穿喇叭裤的桐城派和脱了裤子放屁

云起君 发布于:
 
穿喇叭裤的桐城派和脱了裤子放屁
 
安徽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才子佳人聚集的地方,因为傍边的江浙两省的历史太过辉煌,即使在长江中上游的湖南省,也有才子的传统。不过到了近现代——尤其是清朝时期,安徽的桐城派的确风光过了一阵子,可是这种风光因沾染了官场的习气和官僚的作风,使得很多人都要戴上隐形眼镜来看。最近几年,人文科学也玩弄起了“跨学科”研究的花样,这是不是某种科学发展观的体现,我不知道,但是很多原来就没有搞明白的问题,被外行新手一参合,更糊涂了却是不争的事实。
 
前几天,参加了省城图书馆的一个讲座,讲座的名头很漂亮也很不错——“历史学视野下的桐城派”。本来,我想听一场和“文学史视野下的桐城派”易趣迥然的讲座,可是在学习过历史教授的两个钟头的主讲后,我突然明白,在文科里搞“教授跨学科研究问题”显然是一种“不科学发展观”。
 
这位教授很和谐的把桐城派总结成了“五个一”,诸如“一个命运和清政府息息相关的文派”、“一个视文技为末的流派”等等。这些总结不见得错,自然也对不到哪里去,读来似乎属于“基本正确”、“基本属实”的范畴。桐城派功过是非,在历史上,在文学发展史是没有太明确的论断,一众学者最近一窝蜂地跑来给这个于文学没有巨大贡献的文学流派做研究,不知道是否和某某一把手的籍贯有所关联。
 
桐城派在做文的论调上很正确:“言有物,言有序”。在今天看来,这绝对是一种“代表先进文化”的思想。不过,方苞说的很清楚“义即《易》之所谓‘言有物’也,法即《易》之所谓‘言有序’也。”在《周易·家人》里,“物”的定义和今天的“事物”完全不一样。“父父,子子,夫夫,妇妇,而家道正”。这里的“物”乃是指“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恒”的典故。要求的“物”乃是“可常”的事物。至于“言有序”,也不仅仅是要求文字的晓畅和明白。《周易·艮》里说“艮其辅,言有序,悔亡。象曰:‘艮其辅,以中正也’。”既然中正,那么桐城派的散文几乎就是没有什么个性和特色的,实际情况,也是如此。提到韩愈,提到柳宗元,提到王安石,提到苏轼,我们都能回忆起那一篇一篇的经典的散文。而是提到桐城派呢?空吧吧的一篇空白,那么这样的文学流派,才是真正的“言之无物”者。
 
桐城派,以官方为依靠,自然是很清政府的存亡息息相关的。方苞很会写古文,而且写的全是符合科举制度的八股文。在彼时,八股文的地位远高于其他一切文学形式,所以,方苞也备受一帮学子的推崇。而且他很乐意为这些学子“示准绳”,而且这准绳又被皇帝所赞赏,刊以“钦定”二字,自然名动天下。当然,不消说,这样的东西是速朽的。政府当红的时候,能唱唱颂歌,献献鲜花;政府倒台的时候,那也只有唱唱丧歌,送一幅挽联。这是选择道路之后的历史的结果,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柏林墙倒掉之后,东德那些研究马克斯和社会主义的学者顿时丢掉了饭碗和名头,国安局的那些专家只好上街送送报纸——这和桐城派的销声匿迹是一样的。
 
历史教授说,“街上有一个人穿了喇叭裤,算不上什么。如果桐城派赞同了这种做法,甚至自己也穿上了喇叭裤,那么这就是一种新的、先锋的文化的代表”。这是他的最后一句话,我没有听明白个中的潜台词,大概是这个教授想从历史的角度说明“桐城派”是一个与时具进的文学流派,并不固守成规,不过是诞生在了衰落的清王朝里,一并被吞没在了历史的洪流里。但是,倘若真的能与时具进,桐城派还能死掉么?问题的关键不在桐城派是不是穿上了喇叭裤,而是他是不是真的能做到“言有物”——在这前提的照耀下“言有序”并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如果能言之有物,那么便不会和政府“同呼吸,共命运”。这样的文学派别才是“不速朽”的,是不是“不朽”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那些被一代一代中国人传诵了几百年的古文大多是在作者被贬的时候,不得宠的时候所作。穿了喇叭裤不过是表明了姿态——你穿我也穿,你好我也好——但是如果这喇叭裤不透气,搞到桐城派最后连放屁也要脱裤子,岂不是闹了一个多此一举的笑话。
回复 (11) | 收藏 (2) | 2155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

谁收藏了这篇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