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The Three Colors Trilogy 红,蓝,白 三部曲

云起弟 发布于:
The Three Colors Trilogy  
红,蓝,白 三部曲 

1994年,当基耶斯洛夫斯基拍完《红色》之后,他便向外界宣布“不会再有下一部了”。从此,基耶斯洛夫斯基永远退出了世界影坛。基氏的退休并不是因为他厌倦了制作电影,而更像莎士比亚的《暴风雨》中的旧米兰公爵普洛斯彼罗——他对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电影创作感到满足,可以把电影放到一边去了。息影之后的基氏准备去过一种“看看书,抽抽烟”的淡定生活。两年之后,56岁的基氏与世长辞。

由于基氏早年在冷战时期的波兰拍片,又因为他步入殿堂级大师的系列电影《十诫》不是很适合现代西方观众的胃口,也不是很符合这个多元且日新月异的社会。所以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获得他该得荣誉和声名。但是这并不妨碍基氏和众多大导演一样——伯格曼、小津安二朗、费里尼、布奴艾尔——洞悉人生、品察世界。倘若我能得知我的大限之日,那么我一定会在限期到来之前去看基氏的电影作品来慰藉自己,或终将发现自己并没苟活于这世上而欣喜不已。

《蓝色》是基氏于1993年拍摄的作品。朱丽叶•比诺什在其中出演了一位在车祸中幸存下来的女人。可是她的丈夫和孩子却死于那场车祸。在她情绪低靡了一段时间之后,她给他丈夫的助手——一个一直暗恋她的男人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她告诉他,他们可以做爱。其实她是想用这种方法逃避她丈夫和孩子的去世带来的打击。可是,肉体上的刺激与事无补。于是她搬出原来的家,到了巴黎的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角落。她不多和别人交流,不结交新的朋友——她想把自己封闭起来。无巧不成书的是,在这里,她遇见了怀有身孕的他丈夫的情人。于是她面临选择——是继续逃避还是勇敢面对?

在基氏的电影中,他一直在表现人的一种漂泊不定的状态,但是在这样的外表之下,他探讨的却是疾病、失去和死亡的关系。在他1994年完成的《白色》中,就表达了这样一系列关联。影片的主角是一个郁郁寡欢的理发师。他发疯似地怀念自己的故土——波兰。终于,在朋友的帮助下,他被塞在一个箱子里,偷运回了波兰。在华沙车站,这个装载理发师的箱子没有顺利地被送到接站人的手上。而被两个小偷偷走,当这两个小偷打开箱子没有发现钱财却发现一个矮小的男人时,怒不可遏的小偷就把他毒打了一顿。这个理发师经历千辛万苦,最终站在了波兰的土地上。“终于到波兰了!”是他最真实的心理活动。

同样是1994年拍摄的《红色》是这三部曲最迷人的一部。影星艾莲娜•雅格布饰演一位叫瓦仑汀的日内瓦的大学生。一天,她不小心撞到了一条金黄色的猎狗。在她的悉心照料下,这条猎狗很就恢复了健康。当瓦仑汀去归还猎狗的时候,狗的主人却把狗送给了瓦仑汀。狗的主人是一个退了休的法官,他整天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窃听邻居的电话,并且从窗户中窥视着邻居们的一举一动。在听了一辈子陪审团的意见之后,这位法官决心要做一个旁观者。他像极了上帝——自从人类有自主的意识以来,上帝就一直在暗中注视着我们,思量着我们的下一步举动。

在这个法官年轻的时候,他有一份美好的爱情。有一天他发现他女朋友的两腿中间夹着一个男人,他明白这份爱情他是永远失去了。从此这个法官一直无法释怀,过着提防和压抑的日子——在暗处舔拭着自己情感的伤口。他开始慢慢地向瓦仑汀诉说自己的故事。渐渐地,瓦仑汀溶入了法官的生活。我想他们一定相爱了——只不过法官迟到了40年才遇上了一个正确的人。40年不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既然哈勃望远镜都能观测到时间起源时的光线,那么这40年光阴也只能算是弹指一挥间。

从《十诫》开始,到《薇洛妮卡的双重生活》再到《三色》,基耶斯洛夫斯基一直和皮尔斯威兹合作编写剧本。基耶斯洛夫斯基回忆说“皮尔斯威兹不知道如何去写一个剧本,但是他很会说故事。”他们俩常常把自己锁在一间小屋子里,烟雾缭绕下,皮尔斯威兹一边说,基耶斯洛夫斯基一边写。基耶斯洛夫斯基在每部电影中都会用一个新的摄影师,因为他不喜欢重复,也不喜欢自己的电影看起来是一条流水线上生产的。

《蓝色》是一出非悲剧的悲剧,《白色》是一出非喜剧的戏剧,而《红色》则是一部并不浪漫的浪漫电影。这三部电影非常形而上学,但决非空洞的理论——他们展示出的是活生生的世界。基耶斯洛夫斯基没有生搬硬套地给观众上课,他讲了三则关于人性的寓言。《十诫》的每一部都是根据《莫西十诫》中的一篇改编而来的,但是人们很难区分哪一部电影确切地对应着哪一诫。在给基督徒、新教徒和犹太人播放的三种《十诫》版本中,影片的顺序是有细微的差别的。也正是这种细微的差别,才体现出基耶斯洛夫斯基是位伟大的人道主义者,而并非一位夸夸其谈的训导员。

套用符号学的理论,《蓝色》、《白色》和《红色》——对应着法国国旗的颜色——分述着自由、平等和博爱的主题。《蓝色》中失去家庭的朱丽叶•比诺无疑享有重新开始生活抑或是消极逃避的自由。《白色》中因性无能而被妻子无情抛弃而回到波兰的理发师,发誓要挣100万,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和前妻平起平坐,来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可是最后,他却落得个人财两空。《红色》中,心存感激之心怀有博爱之情的瓦仑汀跨越了世俗的磐篱,他原谅了那个知法故犯的法官。当老法官向瓦仑汀诉说自己的罪恶时,瓦仑汀像极了听待告解的神父——或者说她更像宽恕一切的上帝。自由、平等和博爱的主题在这里变的统一——唯有自由和平等做前提,博爱才不是奢谈。不言而喻的是,这个在暗处观察邻居们的老法官在积心处虑地学习生活,以便走出情感的阴影。他在逐渐变成自己——或者说——在逐渐变成基耶斯洛夫斯基。

哥伦比亚大学的因斯朵夫教授说“基耶斯洛夫斯基对‘好人’这个称谓当之无愧。他充满感情但却不是个情感用事的导演,他充满激情又审慎自知。他在电影中节制着自己的才华,终做出唯一信念的影像。”。因斯朵夫教授的《双重生命和再次选择: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电影艺术》,无疑是解读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一本佳作。基氏从来没有让他的主角缺乏选择,他的电影从来就是关于选择的——他们为什么这样选择,为什么不这样选择,选择的结果是什么……

大多数导演制作电影的时候,总是喜欢把自己的主角限制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中——缺少选择——他们一味地追求故事。但是生命不仅仅是故事。而电影有关生命——并非是简单的故事。说故事的电影是给儿童看的,而说生命的电影则是准备给成年人的。

在《薇洛妮卡的双重生活》中,有这样一个段落。在车上的薇洛妮卡只顾着拍照而没有注意到波兰的薇洛妮卡。我们设想一下,假如他向车下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在广场上站着,那会怎么样?是时间停滞又被不同的人利用了么?是宇宙中唯一相交的平行线么?基耶斯洛夫斯基从来没有说,他可能也不知道。自从上帝给了人以自由的意志以来,人们就开始自己做决定。这个决定是如何做出来的,基氏的电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而其他的导演却避重就轻地逃离着这个问题。

因斯朵夫说“基耶斯洛夫斯基真正地爱着他创造出来的角色,并且他很直接地指出我们要包容生活。”在基耶斯洛夫斯基的影片中,我们可以随时感受到这些。《红色》中的那个老法官就是这样的,他没有娱乐,他非常苛刻地对待瓦仑汀。和基耶斯洛夫斯基众多的人物一样,他只是一个被自己的生活压抑地无法呼吸的老人。就像在水里潜泳,憋到快窒息的时候跃出水面一看,岸还在远处。

这三部电影在表面上的联系是一个驼背的老太太,她总是想把一只瓶子丢进垃圾筒。可是垃圾筒对她而言有点高。在《蓝色》和《白色》中,没有人去帮她(这两部电影在巴黎拍摄),《红色》(在日内瓦拍摄)中的瓦仑汀帮她把瓶子丢进了垃圾筒。现在——此时此刻——这个老太太在日内瓦做什么?只有在天堂的基耶斯洛夫斯知道。


云起
回复 (0) | 收藏 (0) | 1608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