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日志
相册
电影
好友
专辑
收藏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冲胶片、骑BIKE、看幻灯、游蛙泳、弹吉他、下厨房、懂生物、会养鱼

http://i.mtime.com/gmzyq/

您当前的位置: 社区>> 博客>>

编辑 | 删除 Red 红

云起弟 发布于:
Red 

此时此刻,此地此景。我们和许多陌生人擦肩而过。这些人都会起身离开,并且可能再也不会和我们碰面。即使再次见面,我们也意识不到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其实生命也是一样——不断地见面、坐下,又不断地站起、离开。我们可能只和这里面的一些人有联系,其他的,就永远做了陌生人。

在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红色》中,也有这样一个开放式的画面:那一条电话线独立川行而又和其他电话线交互连锁。只不过生命的来往、联系和离开没有这么显而易见罢了。

回头看看我们的生命,我们总是悲观而又宿命地认为,事事皆有天意,一切全是上天安排好的结果。但是积极一点来看,生命的随机与偶然,决不仅仅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决定事情发展与成败的机缘总是像陌生人一样与我们擦肩而去,这一切,令我们羞赧。

这些,是呈现在基耶斯洛夫斯基数部作品中的真理。《薇洛妮卡的双重生活》中,如果车上的薇洛妮卡能向车下瞥上一眼——她会发现“自己”就站在广场上。这就提供了一个可能——一个延续自己生命而非选择另一个新的生命的可能。可是她没有瞥那一眼。在《红色》中,开始的时候没有人能料到那些影片中出现的人物能相遇,也没有任何的线索来说明他们之间有相遇的理由。

这部电影以日内瓦的一间公寓为开场。这里住着一位叫瓦仑汀的兼职模特,她正在给她的男朋友打电话。与次同此,在对面街的一处公寓内,一个叫奥古斯特的法学院的学生也在听电话。可是瓦仑汀并不是在给奥古斯特打电话,她在给自己远在英伦的男朋友打电话。瓦仑汀很少见到他,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面;或许像那些擦肩的陌生人一样,见过又没有再见面;或许他们会再见面……

一天,瓦仑汀开车撞伤了一条金黄色的牧羊犬,于是她把它带回家,养了起来。这条猎犬的主人是一位退休在家的法官。他每一天都在窃听邻居们的电话。他对邻居的生活了如指掌。很难界定他的这种做法是否罪恶。他没有想窥视别人的隐私也不是个窥阴癖,他的窃听完全出于一种急于了解真相的热情。其实,他是在帮自己摆脱以前的阴影,突然在瓦仑汀和这位老法官之间突然产生了某种不一样的东西——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不知是不是基于两人相似处的彼此的认同,还是各有理由和角度的对对方的同情。但是,他们依然是擦肩相遇的陌生人,至于是不是擦肩而过,电影会提供给我们答案。

到了这里,电影开始变得奇幻,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有什么情节能给我们任何暗示,主角们也是没有具体目标地演绎着自己的生活。瓦仑汀和老法官还能相见么?他们相见会发生什么?结果是好是坏?凡此种种的问题,在《红色》中比比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使得《红色》充满了哲学式的思辨与思考。日常生活中的点滴远比远比我们料想地要深刻和动人。

那个法学院学生的女朋友——卡瑞莲,是一位提供私人气象服务的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听起来,她提供的服务非常私人化、非常为客户着想。但是渐渐地,我们就发现,其实天气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的要求和需要不同,天气于他们而言就变得不一样了。

晚上,瓦仑汀又给她的男朋友打了电话。也许电话那头的男人根本不是她的男朋友,只是瓦仑汀用来逃避那些追求她的、而且生命和她产生交集的男人的借口而已。他们就像陌生人一样——从未再见过面。

瓦仑汀和老法官,可能是一对极其完美的角色搭配。在无尽的时间中,他们的相遇只是一个极微小的对于生命的“促进”过程。也不尽然全像陌生人的擦肩走过一样——于生命没有任何的影响。抑或像是极微小的一个原子——全然不知自己对于万物构成所产生的意义。

《红色》是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三色”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拍完这部电影之后,他宣布了退休。在《红色》的结尾,在一次海难事故的搜救工作中,三部电影的主角依次出现在银幕上。《红色》是这样一种电影,在看完它之后,会有一种急切的愿望去和别人分享你的所得。会有探讨和深入聊天的欲望。

不论何时何刻,何地何景。不管对方是不熟识。这样擦肩而过的,就不全是陌生人了。

云起

回复 (0) | 收藏 (0) | 1783 次阅读 |

云起君 (合肥)

男 天蝎座